2018年06月13日

解構北韓建築:共產主義「迪士尼」

祖國解放戰爭勝利博物館中豎立著年輕金日成的肖像

祖國解放戰爭勝利博物館中豎立著年輕金日成的肖像

 

今年 6 月 12 日,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將於美國總統特朗普於新加坡舉行歷史性朝美首腦會議,是自 1953 年韓戰結束以來兩國首腦第一次會面,並正式就朝鮮的棄核問題、簽定朝鮮和平協定等議題進行磋商,為全球和平穩定帶來曙光的同時,北韓這個封閉的極權國家就如金正恩一樣,吸引著各地民眾的目光。

 

與此同時,作為全球少數的共產主義國家之一,其首都平壤一向予人神秘的感覺,獨特的社會建設和特徵更加吸引了不少外國媒體爭相報導,成為一時佳話。與前蘇聯及其他共產國家一樣,共產主義的建築風格永遠有其歷史地位,其中,朝鮮的共產主義建築更可以說是「青出於藍」,在政治渲染和宣傳方面來得更加「奇幻」和徹底。

 

近年落成的朝鮮科學技術殿堂

近年落成的朝鮮科學技術殿堂

 

「個人崇拜」主導建築
1953 年,美國與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代表在板門店簽署停火協定,標誌長達 3 年的韓國戰爭正式結束,並且以由東至西橫貫朝鮮半島、全長 247 公里的北緯 38 度線為停戰界線,現在統稱三八線。當時北韓的「國父」、前朝鮮勞動黨委員長和總書記金日成在戰後著手戰後重建,開始確立其富有朝鮮特色的社會主義建築風格。

 

作為一黨執政、世襲專政的國家,北韓的建築設計以歌頌國家領導人為重心。1991 年,金正日曾經發表了一篇長達 160 頁有關建築的論文,為北韓建築風格進行了定義:「對於協調整個城市的建築空間…基本要點是集中於領導人的雕像,以及確保雕像發揮主導城市的建築模式。」將個人崇拜凌駕意識形態。自此次後,所有公共設施及建築必須擺放金日成及金正日的銅像或畫像。

 

絕大部份的國家建設必須擺放金日成與金正日的肖像及銅像

絕大部份的國家建設必須擺放金日成與金正日的肖像及銅像

 

北韓國家領導人金正恩現場指示工程

北韓國家領導人金正恩現場指示工程

 

建築,在朝鮮人眼中代表國家的榮耀及發展,在執政勞動黨眼中卻視為最重要的政治宣傳工具,受到執政黨及最高領導人的嚴格監控,任何國家的建築或者設計若然未能符合要求,往往需要面對嚴重的後果。

 

數年前,北韓國家總工程師馬元川負責建造平壤新機場的設計,當時他所遞交的初步設計由於未能符合要求受到國家領導人批評,最終遭受處決。當時國家元首金正日對於處決表示:「設計師未能擁抱黨的思想及建築美學…建築的存在、靈魂及本質就是要保存國家的身份。」

 

最終平壤新機場的設計借用了朝鮮傳統的韓式屋頂,以及將白虎及藍龍這兩種朝鮮國家標誌運用機場的佈置上,設計以文化宣傳作為最終目的。

 

平壤新機場

平壤新機場

 

雖然擔當北韓勞動黨建築師「身負重任」,然而建築師的名稱一般不會出現的建築物中,或者作為設計的負責人得到嘉許或表揚,因為每一楝建築均屬於集體付出的成果,有乃領導人的指導。

 

「童話式」社會主義建築風格
韓戰時期,北韓城市被美國炮火移為平地,在戰後重建時期,金日成參考了同樣是共產主義國家兼盟友蘇聯的建築風格,尤其是史太林的新古典主義。但是北韓很快便演變出屬於自己的設計風格。簡單來說,北韓的建築主要以「金日成主義」作成主體思想,除了必須以領導人為中心外,另一最大的特徵便是奉行「童話式」的社會主義風格。

 

平壤地鐵月台的設計取自莫斯科富麗堂皇的建築

平壤地鐵月台的設計取自莫斯科富麗堂皇的建築

 

這種設計方針從來不是其黨刻意隱藏的秘密。位於北韓的主體思想塔前曾經出現「讓我們將整個國家變成社會主義者的童話。」的宣傳標語,是朝鮮勞動黨為了營造出一種有如「烏托邦」般願景的城市氛圍,正如英國《衛報》建築及設計專欄作家 Oliver Wainwright 曾經表示,以建築物作為平台,以政治宣傳手法「麻醉」(anaesthetic)及「童化」(infantilise)當地人民。

 

北韓的「童話式」社會主義建築風格獨特,最大的特點作於建築物外觀及裝飾強調色彩的運用,不論是街道的樓房,抑或是政府基建設施,例如當地最著名的圖書館—人民大學習堂的長白山壁畫、東平壤大劇院的玻璃外牆,以至五綾羅島一體育場,都用上了粉紅、粉藍、粉綠等一般只會在幼稚園或者童話世界才會出現的顏色。

 

簡樸的樓房在不同色彩襯托下富有特色

簡樸的樓房在不同色彩襯托下富有特色

 

人民大學習堂大堂的金日城石像及白長山壁畫

人民大學習堂大堂的金日城石像及白長山壁畫

 

東平壤大劇院正面

東平壤大劇院正面

 

為了窺探北韓神秘的一面,外國機構及團體襯著當地發展旅遊業,近年開始與當地進行了不同領域層面的交流活動。2015 年,定居新加坡的英國建築師 Calvin Chua 與英國建築聯盟學院(London’s 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曾經在平壤舉辦一個夏季建築課程及工作坊,與當地建築師進行交流。那次的經驗讓他見識到北韓建築師獨特的地方。

 

「北韓建築師技術上十分了得。」Calvin Chua 說:「他們能夠很快的設計出一個數碼模型,而且成像(rendering)相當好,但是他們好像只關注建築的外部及表達含意。」

 

好大喜功、急於求成的施工文化
在北韓,除了部份由中國投資興建的項目外,大部的建設和規劃也由國家、即領導人指導的,為彰顯國家的發展,北韓領導人均會舉行名為「獎杯項目」的國家重點建築項目,包括近年完成的馬息嶺滑雪場,以至至今仍在趕工的未來科學家大街。

 

為了向人民展示出勞動黨的能力,領導人除了對建築設計要求十分嚴格之外,亦十分講求效率。在傳統上,獎杯項目會由軍方參與以加快施工速度,領導人一般會以「速度」來比喻工程的效率。一位北韓導遊在接受外國媒體訪問時表示,領導人會以不同的字眼來比喻建設的速度,例如平壤在發展的初期屬於「千里馬速」,然後是「平壤速」,近年則以「馬息嶺速」(當地新建成的馬息嶺滑雪場只花上 10 個月建造)。

 

如此高效的施工速度,不禁令國外的建築師及媒體嘖嘖稱奇,同時對北韓建築的方法及安全產生了關注。 Oliver Wainwright 曾經於 2015 年遠赴平壤拍攝當地的設施,但是在拍攝施工地點的時候卻遇到阻止,Oliver 表示縱使地政府對自己的建築工程效率十分自信,卻甚少公開建築的方法。

 

另外他舉例說,一些建築從遠處看的時候十分宏偉,但從近距離觀察就會發現建造過程落後,混凝土注入草率,牆壁與地板排列不均,有如中世紀的建築。在 2014 年,當地一楝 23 層的高樓放在建造時倒塌,幾十名居民被活埋,負責項目的北韓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崔庸健因為失職被處決。該宗意外不禁令人假設是因為施工太快,缺乏監測所致。

 

在平壤最具代表性的建築柳京飯店,自 1987 年落成至今仍未開放予遊客入住

在平壤最具代表性的建築柳京飯店,自 1987 年落成至今仍未開放予遊客入住

 

共產主義「迪士尼」
為了振興經濟,近年北韓積極發展旅遊,新落成的旅遊勝地包括馬息嶺滑雪場及紋繡戲水場等先後落成,外國遊客在那裡可以盡情享用滑雪場、過山車、迷你高爾夫球場、游泳池和 4D 電影院等娛樂設施,更可以外型有如大白鯊的海洋館欣賞海豚表現。若然想一睹當地新興的建築,可參觀宏偉的平壤凱旋門及富有現化建築風格的朝鮮科學技術殿堂等。平壤當局期望到 2020 年,每年有 200 萬人前往當地旅遊。

 

紋繡戲水場

紋繡戲水場

 

平壤地鐵中的巨型領導人壁畫

平壤地鐵中的巨型領導人壁畫

 

6 月 12 日,該國領導人金正恩將於美國總統特朗普於新加坡舉行歷史性會談,然而一個國家的未來不會一場政治秀而得到改善。作為世界上最貧困、最封閉的國家之一,北韓政府過往幾十年將金錢和將來押在核武及軍事上,絕大多數北韓人民生活困窘,每週的收入仍然不到 40 港元,就算連國家領導人金正恩也沒有一架像樣,能夠順利飛往目的地的客機。

 

自韓戰以來,「烏托邦」式的社會主義思潮成為了北韓人奮鬥的目標,這種願景由朝鮮領導人及勞動黨透過莊嚴的銅像、宏偉的建築進一步加強,整個城市彷佛成為社會主義的童話世界,一個脫離現實環境、自成一角,繞圍著金日成、金正日和金正恩這三位故事主人翁的朝鮮「迪士尼」。

 

資料及圖片來自:The Guardian,The Independent,Wikipedia,Google

Read More
2018年05月24日

【劏房文化】香港人的精神監獄, 政府、發展商、房東的人道責任

上月,香港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將把就 18 個土地選項,展開為期 5 個月的諮詢,關係數百萬港人幸福的「土地大辯論」終於展開。政府的《香港2030+》未來規劃中,提到本港未來面對逾 1,200 公頃的土地短缺的問題,卻未有把改善人均居住面積、擴充醫療服務、考慮大灣區及經濟發展等因素計算在內,嚴重低估日後的土地需求。其中,政府對於改善人均居住面積的議題避而不談,在房屋問題再一次迴避了社會的訴求。

電影《鬼店》劇照(網路相片)

電影《鬼店》劇照(網路相片)

本地建築師 James Law 想出以水渠改建為住宅

本地建築師 James Law 想出以水渠改建為住宅

 

有別於其他國際大城市及金融中心,例如是英國倫敦、美國紐約,甚至澳洲悉尼,香港現時並沒有有關私人住宅單位最低面積的限制。面對不斷上脹的樓價,近年發展商為了獲取更大利潤,紛紛推出更容易讓買家「上車」、尺價比例更高昂的蚊型單位,或者劏房樓,而且「愈出愈細」。另一邊廂,發展商不時向政府提交蚊型住宿單位的計劃書,改變大廈用途,包括 2016 年一份計計書中,將一幢商業大樓改建為 68 伙的公寓,部份公寓面積僅為 61.4 平方尺,比標準監獄牢房更少。

 

對於港人居住面積,本地組織團結香港基金較早前表示,如果香港人均居住面積要求由現時的 170尺增至新加坡的 270 尺水平,那就額外需要 3,530 公頃土地中,再加入 760 公頃的配套用地,批評《香港2030+》沒有談及改善居住面積的訴求。

自1970年代起,香港政府約每十年便檢討全港發展策略,讓策略能夠與時並進,滿足新的需求和期望。 上一輪檢討為2007年公布的《香港2030:規劃遠景與策略》 (簡稱《香港2030》)。

自1970年代起,香港政府約每十年便檢討全港發展策略,讓策略能夠與時並進,滿足新的需求和期望。

 

沒有最小,只有更小的居住面積


香港人均居住面積每況愈下,在最近一次有關港人的住房情況,政府預料最少 200,000 人居住在城市的貧窮人口住在 15 平方尺的劏房,面積比半個私家車車位更少,或者本地的高切備監獄牢房更細小。另外,根據獨立研究機構 Shrink That Footprint 報告指出,香港的住宿單位面積平均是世界上最小,只有 484 平方尺,比紐約曼哈頓的平均面積為 716 平方尺,以及倫敦的 550 平方尺為低。

 

過去七年來,香港一直是全球最昂貴的房地產市場。今年三月,位於薄扶林一個 209 平方尺的單位售價更破破錄 790 萬港元成交,成為本港蚊型公寓的最高價格。面對香港目前只升不跌的樓價升勢,香港的單位的建築面積將進一步縮小。物業管理公司仲量聯行預測,到 2020 年香港將會有 2100 個蚊型單位推出市面。

圖片來自英國《衛報》

圖片來自英國《衛報》

圖片來自英國《衛報》

圖片來自英國《衛報》

 

樓價上升,入息增長緩慢,香港的「劏房文化」近年已經超越日本。然而,這種狹窄的生活空間對住戶又有什麼影響?對小童又會有什麼壞處?

 

近日英國《衛報》刊登文章,題目為「Pipe dreams: can ‘nano apartments’ solve Hong Kong’s housing crisis?」內容講述香港劏房住屋問題,以及劏房對住客的心理影響。先不論文中本地建築師 James Law 設計「水渠屋」或者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力推的貨櫃組合屋是否可以舒緩房屋短缺,外國心理學專家就警告,指居住在狹窄的空間可以對住客,尤其是小童構成嚴重的心理影響。

 

有如軟禁監倉,或出現「幽閉煩躁症」般症狀


根據美國內華達大學雷諾分校環境心理學家 Dak Kopec 發表的研究指出,在狹窄地方生活不但會令住戶,尤其小童出現撤離和難以集中等負面影響,更會提升家庭暴力和濫藥等情況。

「一個人獨居於狹窄的地方會出現『被軟禁』的狀態,並且希望逃出空間,情況與幽閉煩躁症(cabine fever)類似。」該美國環境心理學家表示:「牢獄囚室之所以那麼細小,因為它們是用作懲罰犯人的。」

 

Dak Kopec 表示人需要足夠空間進行舒壓及重新整理應對能力。對於住宅的生活空間的要求,他認為政府應該對住宅單位的面積進行規管,確保地產發展商、房東等以「符合人道」手法營商。

 

去年,香港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與香港賽馬會災難防護應變教研中心對有關劏房對住戶的影響進行調查,訪問了 104 個住在劏房的家庭,並發現其中 8 成曾受精神困擾。在去年 10 月的一項後續研究中,10 名受訪家庭中有7個表現出抑鬱或焦慮症狀,兩名被訪者被診斷出患者精神障礙。

 

有利可圖,劏房文化大行其道


正如較早前所說,發展商、房東為了獲取更大利潤,紛紛推出看似更優惠「上車」盤及租盤,其實尺價比例更高。根據由物業管理公司仲量聯行的預測,到 2020 年香港將會有 2100 個蚊型單位推出市面,其中位於雅仕圖遠東置業興建、位於長沙灣元州街的私人住宅,以及恒基兆業旗下、位於香港仔田灣街的南津.迎岸,它們的最小單位面積分別只有 171 及 195 平方尺,「超越」長實集團在 2014 年推出的嵐山。

恒基兆業旗下位於香港仔田灣街的南津.迎岸

恒基兆業旗下位於香港仔田灣街的南津.迎岸

雅仕圖遠東置業興建位於長沙灣元州街的悅雅

雅仕圖遠東置業興建位於長沙灣元州街的悅雅

 

愈來愈多劏房樓出現,最終令這種不適人居住單位名正言順成為家居生活的 「新標準」。

 

大玩設計,忽視用家身份和尊嚴


除了劏房湧現,近年為了舒緩房間短缺,不論政府或私人機構都開始從「設計」的途徑去尋找解決辦法。例如在上年 9 月,香港政府開始研究興建貨櫃組合屋,作為過渡性房屋的可行性,發展局局長黃偉綸曾經表示興建貨櫃組合屋的預製建築技術已在歐亞地區發展成熟,並研究以科學園和香港大學的宿舍作為「先行先試」計劃並預製組裝。今年,筆者曾經於《建築日誌》分享本地建築師 James Law 想出利用「水渠」建造住宅,以舒緩香港住屋問題。

 

對於一系列具「創意」的住屋解決辦法,香港建築及設計事務所 PMDL 合夥人之一 Paul McKay 對這些設計方案存有不同看法:「我認為最近一些設計缺少了家庭的象徵,例如是尊嚴…你能夠想像學校的孩子生活在水渠更改建的房子?」他認為傳統的家居能夠給予居者應有的身份認同和尊嚴。

相比起以極具創意解決住屋問題,筆者較為傾向 Paul MacKay 所提出的其他方案,以不影響現有土地供應舒緩房屋短缺的問題「這可以是共享住宿,雖然那不適合每一個人,或者是將棄置或未被充分利用的建築物重新打造為住宅。 」他表示需要謹慎的設計和靈活的審批程序。

 

共享住宿,新世代的生活方式


當政府與團體開始探討共享住宿的可行性的時候,外國大城市對於這種前衛的住宿概念的要求與日俱增。外國資訊網站 Tech Crunch 剛發表了美國當地共享住宿的地區分佈及企業透過眾籌集資的情況,發現共享住宿主要集中紐約或舊金山灣區(美國地價最高的區域),目標住客將會在大城市上班的專業人士, 90 後或更年輕的新一代。

 

樓價高企、家庭價值觀改變、生活需求及人際互動的模式改變,對於在大城市成長的新一代來說,與其窮半生積蓄「上車」,他們更偏向「遊牧」般的生活方式。

 

位於美國紐約的共享住宅

位於美國紐約的共享住宅

 

本月 19 至 25 日,本地組織全港關注劏房平台,於九龍城牛棚藝術村舉辦了名為「室宿一覺」視覺藝術展覽,以藝術作品反映劏房惡劣的生活情況,並提議政府參考聯合國訂立的「適足住屋權」,當中包括住屋權保障,可負擔性,服務,材料,設備和基礎設施的供應等,建議政府以此作為房屋政策目標,例如在可負擔性方面,組織提議重設租金管制,調整幅度為上一年度差餉物業估價署的「私人住宅 – 各類租金單位指數」的變幅,並為輪候公屋3年或以上的申請人提供租金津貼,以落實基本居住標準。

 

「室宿一覺」展覽設「生存」,「生活」和「出路」三個部分。「生存」設有展示劏房現況的裝置藝術,例如以半透明板建成劏房,入面放置一個廁所,從外觀到房內人如廁的動作,顯示劏房環境缺乏私隱。「出路」中,有建築設計師提議將閒置7年的聖若瑟英文中學改建為過渡性房屋,估計可提供 100 個單位。

 

本地組織全港關注劏房平台,於九龍城牛棚藝術村舉辦了名為「室宿一覺」視覺藝術展覽

本地組織全港關注劏房平台,於九龍城牛棚藝術村舉辦了名為「室宿一覺」視覺藝術展覽

由全港關注劏房平台發放有關「室宿一覺」展覽的相片

由全港關注劏房平台發放有關「室宿一覺」展覽的相片

 

政府、地產發展商的人道責任


對於政府「視而不見」、縱容發展商不斷推出愈來愈小的住宅單位,英國城市設計及心理健康中心總鹽兼心理醫生 Layla McCay 說:「如果這種小單位容許被興建,我相信發展商與城市規劃部門應該共同合作,以承責問責的態度去研究如何防禦及協調住戶出現的精神病。」她例舉出不同的解決辦法,其中包括安全、有親和力、老少咸宜的室內外公共空間。

 

香港,雖然是全球最競爭力的地區之一,但是普遍對於自身健康意識及生活質素的要求卻遠遜於歐洲國家,政府長欠以來都是擔當「後知後覺」、「人做我先做」的角色,大部份有關
食品安全、藥物管制、環境污染的措施都是跟從歐美國家,就算在迫在眉睫住屋問題上,香港政府仍本着頭痛醫頭的管治方針。

 

官員自身利益為先、大眾福祉為後、發展商唯利是圖,大多數處於被動的香港人縱使沒有能力改變樓價高企帶來的困境,但也必需意識到眼前的居住條件對我們甚至下一代的影響。

 

資料及圖片來自:The Guardian, Hong Kong 01WikipediaGoogle全港關注劏房平台Tech CrunchGoHomeBloomberg

Read More
2017年12月12日

建築的巨人 #5 「救世主」Elon Musk

2017 年 11 月 15 日,Tesla 及 SpaceX 創辦人 Elon Musk 登上了美國《滾石》雜誌的封面,將這位 46 歲的企業家稱為「明日的建築師」。 作為美國近年最成功科創企業家,他最廣為人知的是由他生產的電動汽車 Tesla Model S 系列改變了「電動車不及汽油車」的觀感,在幾年前興起一股電動汽車的熱潮。

《滾石》雜誌為 Elon Musk 在 SpaceX 拍攝的照片

《滾石》雜誌為 Elon Musk 在 SpaceX 拍攝的照片

 

然而,在這位同時創立 PayPal 及 SpaceX 工程學大才眼中,Tesla 電動車商業上的成績,對他來說只是協助他實現理想的一小步。簡單來說,幾乎他所有的心血也只是為了實現其「太空計劃」。

 

Elon Musk 被《滾石》雜誌選為 25 位打造未來工程師、科學家、醫學家、活躍份子及其他領人士之一

 

 現實中的《蝙蝠俠》 X 《鐵甲奇俠》

若要拿 Elon Musk 與超級英雄相提並論,他除了沒有《鐵甲奇俠》電影情節的飛行盔甲之外,他的工程學天才、財富、拯救世界的決心和正義感,可能比起 Bruce Wayne 及 Tony Stark 二人加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被《紐約時報》稱為「或許是世界上最成功和最重要的企業家」的 Elon Musk,在 46 歲之齡已經曾經創辦或營運了四間市值愈億的跨國企業,包括網上付款平台 PayPal、電動汽車 Tesla、可循環火箭系統 SpaceX 及 太陽能發電 Solar City,每家企業都是業內翹楚。

Elon Musk 被《滾石》雜誌選為 25 位打造未來工程師、科學家、醫學家、活躍份子及其他領人士之一

Elon Musk 被《滾石》雜誌選為 25 位打造未來工程師、科學家、醫學家、活躍份子及其他領人士之一

 

更令人嘆服的是,幾乎每一樣他染指的行業或科研領域,其背後的目的都是為了改變世界,甚至如他所說的:「延續人類文明」。大家可能覺得筆者阿諛奉承,事實上 Elon Musk 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防止科幻電影,例如是《星際啟示錄》 、《智能叛變》這些威脅人類文明的悲劇的發生,對我們來說「改變世界」、「拯救人類」只是虛偽的口號,然而對於這位童年飽受欺凌、受著父親折磨的工程學天才,to save humanity 就是其生存、奮鬥的目的。

 

出生背景

Elon Musk 於 1971 年 6 月 28 日生於南非的比勒陀利亞。他的父親 Errol Musk 是南非機電工程師,亦是一位機師和水手;母親 Maye Musk 是一名加拿大利載拿的模特兒兼營養師。Elon Musk 的祖母及外婆分別是英國人及美國人,他同時擁有賓夕法尼亞州荷蘭人血統。

幼年 Elon Musk 與母親 Maye Musk

幼年 Elon Musk 與母親 Maye Musk

年輕時的 Elon Musk

年輕時的 Elon Musk

 

他童年熱衷閱讀,在 10 歲時,他已經對 Commodore VIC-20 (當時早期的電腦)產生興趣。12 歲開始自學電腦程式,並且透過 BASIC 寫成一款名為 Biaster 的電腦遊戲,以 $500 美元賣予 PC and Office Technology 的雜誌,網頁版的 Biaster 遊戲可以在網上進行。

 

痛苦的童年

Elon Musk 由出生至 8 歲一直與父母居住,但由於他們工作關係,甚少與他們接觸,大部份時間由管家照顧他。「我沒有保姆或其他人(照顧我)」他憶述:「我只有一個管家,她只在乎我有沒有打破任何東西。她沒有真正的照顧我。我不是在看書的時候,就是製造炸彈或者火箭,或是製造一些惹來殺生之禍的事,(幸好)我十只手指竟然原好無缺。」他不奇然提起手指逐一考量,然後低聲道:「我從書本、書本,以及父母中成長。」

 

他喜歡閱讀科,性格溫和。由上學的年紀較少及個子比較細,在童年時成為同學欺凌的目標。「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是學校裡最年少,同時最細小的,因為是學校收生最遲出生日期-- 6 月 28 日,我是大器晚成吧,多年來作為班裡年紀及身型最少的學童,學習內的童黨經常以我為欺負的目標。」他近年接受記者訪問時憶述。

 

童年就讀於南非的英語授課的私校 Waterkloof House Preparatory School 及 Pretoria Boys High School ,他不斷受到同學欺凌,有一次他被一群男孩拳打腳踢,並且掉下樓梯至不醒人事,最後被送進醫院治理。

 

不斷飽受欺凌的這位工程學天才,最終放下了書本,嘗試反抗及保護自己。他學習空手道、柔道、摔跤等武術訓練,加上發育時期他 16 歲時長高至 6 尺,令他變得更加自信。「我以牙還牙,用相同的武力對待他們」他說。

 

在 15 歲的時候,他在學校與身型最大的惡霸打架,並用了一拳把他擊倒,之後發現那個惡霸再沒有找他麻煩:「那教懂我一事,如果你與惡霸爭執,你不能討好他」Elon Musk 然後肯定地說:「你揮拳向惡霸鼻子,發現惡霸只會欺凌那些不會還手的人,如果你強硬起來,揮拳打向他的鼻子,他會一定會打你一頓,但不會再找你麻煩。」

 

父與子,邪與正

除了書本,深深地影響 Elon Musk 的人生觀的便是其父親。當他 10 歲的時候,他的父母離異,而母親擁有三名女,包括他自己、Kimbal 及 Tosca 的撫養權,他說:「我為父親感到難過,因為母親有了三名子女,他好像很不開心、很孤獨,所以我想:『我可以陪伴他』。」

 

「是的,我為父親感到難過,但我當時不是很了解他是什麼樣的人」Elon Musk 然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對於決定留在南非與生父生活,他這樣說:「這不是好主意。」

 

Elon 曾說其父親 Errol 智商極高:「工程學上無與倫比,真的」。曾經是南非最年輕獲得專業工程學資格的工程師。當 Elon Musk 來到約翰內斯堡郊區的孤山(Lone Hill)和父親一起生活的時候,Errol 從事危險性極高的建築工程和翡翠採礦行業而發大財,富有程度「連夾萬也裝不下」。

 

「我工程學天賦是繼承父親的」他說:「對於一般人相當困難的事,我很容易辦到,有一段時間,我以為我認為很顯淺的事,所有人都應該明白。」

 

他舉例說:「好像是家居裡的線路,斷路器、交流電和直流電、電流和電壓的設定、如何混合燃料和氧化劑來製造炸藥,我以為每個人都知道怎樣做。」

 

然而,在 Elon Musk 的眼中父親是一名十惡不赦的人。「他是一個很差勁的人」他一路憶述,聲音開始震顫:「你無法想像…他詭計多端,小心計劃可怕的事情。」

 

Elon Musk 的父親 Errol Musk

Elon Musk 的父親 Errol Musk

 

這位傳奇的科創企業家在記者面前強忍眼淚,繼續談論其父親:「你沒法想像他有多差勁,他稱得上壞事做盡,幾乎所有你可以想像到壞事,他亦曾經參與。」

 

Elon Musk 最終沒有將父親做過,他認為是壞的事情具體化,只是不停重複着:「真的很差勁,簡直難以置信。」最終, Elon Musk 在記者和公司同事前哭了出來「我不記得上一次哭是何時。」他同事說:「你沒有見過我哭。」

 

Elon Musk 稱其父親表示他從來沒有威脅或者傷害人的意圖,並且沒曾被起訴,除了一次,Errol 說他開槍擊斃了三名入屋爆竊的持械劫匪,最後被判自衛殺人而無罪。

 

看到這情景,記者發現在鏡頭前瀟灑風趣的 Elon Musk 童年時期的痛苦及掙扎。他的生父 Errol 不但成為了反面教材,亦間接為他培養出獨立、正義、將世界變得更好的情操。

 

離開南非,前往北美

17 歲的時候,他決定其生母的出生地加拿大升學,並且與他的母親及弟妹團聚,可惜當時他的父親冷言相向,嘲諷我會在三個月內返回南非,說我不行,什麼也做不來,經常說我是個白痴。「這些(說話)只是冰山一角」他說。

 

「在我經驗,你無能為力(改變他)。」他的經驗令他明白到父親死性不改「什麼也不行,什麼也不行。我嘗試不同方法,威嚇、獎勵、理性討論、情感的討論,一切可以令父親變好的方法,但他…不行,只是每況愈下。」

 

根據 Elon Musk 的說法,我們的性格 8 成是天生,餘下的受後天影響。他有這樣的說法或許他沒法改變了其父親,同時他的父親亦沒法改變他。不論同學的欺凌,抑或父親的影響,最終 Elon Musk 在 17 歲年那年離開了南非、離開了這個給他痛苦的地方,追逐他的夢想。

 

Elon Musk 人生的轉捩點是從他離開南非開始。

 

在 1989 年 6 月移區加拿大,Elon Musk 那是他差不多 18 歲,並且透過其母親關係入藉加拿大,入讀當地的京士頓 (安大略)的皇后大學(Queen’s University)。兩年後,他由皇后大學轉校到美國費城的賓夕凡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他分別在文理學院獲得物理學學士學位,以及在沃頓商學院取得經濟學學士學位。

 

畢後的 Elon Musk 前往加州史丹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準備攻讀應用物理和材料科學博士學位,但是入學僅兩日他便放棄了學位,並向當時十分流行的互聯網行業邁進。

 

創立 Zip2 及 PayPal,賺取第一桶金

1995年,即是他放棄史丹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物理和材料科學博士學位的一年後,他與弟弟 Kimbal 網絡軟件公司 Zip2,並從一班天使投資者身上籌集到資金。為報紙雜誌,包括《紐約時報》及《芝加哥論壇報》提供網上城市指南。當時 Elon Musk 希望成為 Zip 2 的 CEO 但是遭到董事會成員反對。

1998 年 Elon Musk 與 Peter Thiel 創辦 PayPal

1998 年 Elon Musk 與 Peter Thiel 創辦 PayPal

 

在 1999 年 2 月,當時美國德州一間儀器公司 Compac 以 3.30 億美元的現金和3400萬美元的股票期權收購了 Zip2。Elon Musk 從些單買賣中獲得了 7% 折合 2200 萬美元的回報。

 

同年 3 月,Elon Musk 投資了 1000 萬美元,與拍擋聯合創立了 X.com、一家在線金融服務和電子支付公司。一年後 X.com 與矽谷一間軟件公司合併,合併後的公司在一年後易名為 PayPal。

 

PayPal 早期的增長,主要透過病毒營銷(Viral Marketing)驅動的,招募新客戶使用服務會獲得收入。 Elon Musk 提議將 PayPal 在 Unix 的基礎架構遷移到 Microsoft Windows 而與其他公司領導層產生意見分歧,其後他於 2000 年 10 月辭去 PayPal CEO 的職務(當時他繼續留在董事會)。2002 年 2 月,eBay 以 15 億美元的股權收購了 PayPal,Elon Musk 獲得了 1 億 6 千 5 百萬。在售賣前,他是 PayPal 最大的股東,擁有該網絡付款平台 11.7% 的股份。

 

同年,他正式成為美國公民。

 

實踐畢生夢想,實現火星殖民

Elon Musk 在透過 Zip 2 及 PayPal 賺取了其個人的第一桶金,除了證明了父親的錯誤,同時為他提供了足夠的資金實現童年的夢想,就是拯救人類文明。

 

受科幻小說 Isaac Asimov’s Foundation 啟發,他口中拯救人類的終極方案,就是實現太空計劃,將人類變成多行星居住的生物,預防地球發生大災難,而第一步便是火星的殖民計劃。在該小說中,的作者 Hari Seldon 利用人群行為製訂了一套科學方法來預測未來,這名美國作家預視人類將步入 30,000 年的黑暗時期,並且制定了一個計劃,把科學化的殖民到遙遠的行星上,以減低這個不可避免的災難。

 

「Asimov 的確很有影響力,因為他的看法與 Edward Gibbon 的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羅馬帝國衰亡史》異曲同工,但前者應用到一個現代銀河帝國。」他解釋道:「我從那裡明白你應該嘗試採取一系列行動去延長人類文明,如果黑暗時代不能避免的話,便應該去將之縮短。」

 

他曾經多次在公眾場合表示,地球滅亡迫在眉睫:「一顆小行星,或是一座超級火山可能會摧毀我們,而我們面臨恐龍從未見過的風險:(例如)一個人為的病毒;無意造成的微型黑洞;全球暖化造成災難;某種未知的技術,這些隨時可以導致人類滅亡。雖然人類經過數百萬年的演變,但在過去的六十年中,原子武器令我們擁有自我毀滅能力。 遲早,我們必須將生命帶離開這個綠色和藍色的球,否則就會滅絕。」

 

他眼中的地球的充滿危險。

 

「如果我們是多行星系的生物,就可以避免一場,不論是人為抑或自然的事件而將人類滅絕,好像恐龍一樣。從化石樣本中(地球)曾經出現 5 次大規模滅絕事件,然而我們不理解他們發生的原因。除非你是一隻蟑螂、蘑菇,或者海綿,你便遭殃。」Elon Musk 在一次訪問中大笑。「(太空計劃)是對人類生命的保障之餘,人類亦可以穿梭不同星間,並且定居,那是很具啟發性的。」

 

創立 SpaceX,致力航天工程

為在研究火星殖民的可行性,Elon Musk 第一步放眼發展火箭及太空船技術。2001 年,他開始研究「火星綠洲」,在火星建立一個小型的溫室種植食物,試圖讓世界再次提起對太空探索的興趣。同年 10 月,他與大學時期的好友 Adeo Ressi 及團隊前往莫斯科,希望購買一枝翻新的第聶伯洲際彈道導彈(ICBM),藉此將若干重量的物件載入太空,他當時與當地知名的飛行器設計局 NPO Lavochkin 及國際太空公司 Kosmotras 的會面,但是遭到部份人輕視,無功而還。四個月後,他帶同更多具專業知識的人士一同前往莫斯科,最後該俄羅斯航天公司提出一支火箭做價為 800 萬美元,完全超出 Elon 的預算,會面不歡而散,同時激發起他自己製造火箭的決心。

 

根據一位早期 Tesla 及 SpaceX 的投資者 Steve Jurvetson 透露,Elon Musk 估計製造一支火箭的原材料只需其售價的 3 %,他只要掌握整個生產線及工程軟件模塊化方法,SpaceX 便可以將發射價格降低十倍,同時享有 70% 的毛利。最終,他最終創立了 SpaceX,並訂下了「航天商業化」的長遠目標。

SpaceX 肯尼迪航天中心發射台 39 A

SpaceX 肯尼迪航天中心發射台 39 A

 

成立 SpaceX 後的 Elon Musk 是該公司的 CEO 及 CTO (Chief Technology Officer),總部設於加州霍桑。SpaceX 專門研發及生產太空運載火箭,推進火箭技術的發展。正如 SpaceX 創辦人熱愛科幻小說的性格,其火箭及太空船分別取名自《星球大戰》及《魔法龍帕夫》的 Millennium Falcon 及 Dragon。在 SpaceX 成立後 7 年,公司成功製造出 Falcon 系列型號的火箭及Dragon 系列太空船。2008 年 9 月,SpaceX 的 Falcon 1 成為了首支私人的液體燃料火箭發射將衛星投入地球軌道。2012 年 5 月,Dragon 太空船停泊在國際空間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簡稱 ISS),成為歷史上第一家商業公司發射和停泊到國際空間站的太空船。

2006 年起,SpaceX 與美國太空總署(NASA)開展合作關係,包括開發和測試SpaceX Falcon 9運載火箭和龍飛船,將貨物運送到國際空間站,並且取代其已經退役的穿梭機。

 

2010 年美國總統 Barack Obama 與 Elon Musk 視察 Falcon 9 發射場

2010 年美國總統 Barack Obama 與 Elon Musk 視察 Falcon 9 發射場

 

為了完成其夢想,實現火星殖民計劃,SpaceX 的技術集中在可回收及循環再用,Elon Musk 認為降低成本就可以降低收費,令其項目太空載人服務商業化,維持公司收益及持續研究。在 2015 年 12 月 22 日,SpaceX 成功將 Falcon 火箭推進行自動返回發射台,大幅降低火箭發射的成本。2016 年開始,火箭的推進器均自動返回設在海上的無人駕駛大空港。

Elon Musk 最終目標是將人類太空旅程的成本減低 10 倍。2011 年一次採訪中他表示,希望能在 10 – 20 年內將人類送上火星表面,並在 2040 年前建立一個擁有 80,000 人口火星殖民城市。由於火星缺乏氧氣,當地所有的交通工具需要使用電力裝置(令 Elon Musk 期後集中發展電動汽車 、 太陽能城市、真空管運輸工具「Hyperloop」等)。

 

在2016 年 6 月,Elon 預計大型火星殖民轉運飛船(Mars Colonial Transporter,簡稱 MCT)將實現第一次無人飛行,並在 2022 年前到達火星,並在是 2024 年首次載人火星飛行。

 

SpaceX 火星殖民計劃中的火箭發射回收示意圖

SpaceX 火星殖民計劃中的火箭發射回收示意圖

SpaceX 火星殖民計劃

SpaceX 火星殖民計劃

 

注資 Tesla 與 Solar City

Tesla ,原名稱作 Tesla Motor,是美國企業家 Martin Eberhard 和 Marc Tarpenning 於 2003 年 7 月 1 日所創辦。Tesla 這個名字是紀念物理學家 Nikola Tesla。 在公司成立不久,著名工程師 Ian Wright 加入成為公司的第 3 號員工。它是美國最大的電動汽車及太陽能公司,業務包括生產及銷售電動車、太陽能板及儲能設備。

 

為了達成火星殖民計劃,Elon Musk 開始涉足可持續能源,包括電動汽車及太陽能領域。2004 年,他乘着 Tesla Motor A 輪融資時進行投資,並成為 Tesla 最大股東及董事長。Tesla 是世界上最早研發自動駕駛汽車生產商,並利用這些道路經驗來改進產品,開發基於神經元網絡的自駕人工智能。 2016 年 11 月 17 日 Tesla Motor 收購了太陽能發電系統供應商 Solar City,其後把公司名稱改為 Tesla Inc,進一步把電動車業務,拓展到住宅及商業太陽能蓄電系統領域,打造為清潔能源企業,向客戶提供端到端的清潔能源產品。

 

Tesla 研發的第一輛車是以英國蓮花跑車 Lotus Elise 為基礎的純電動跑車Tesla Roadster,是第一輛使用鋰離子電池的汽車,也是第一輛充電能行駛超過200英里的電動汽車。其跑車型號從0 加速到 60 mph只需3.7秒。根據公司的環境測試,能量效率為 Toyota Prius 的兩倍。從 2008年至 2012年,公司在 31 個國家銷售超過 2250 輛 Roadsters。公司在2010年開始為英國和愛爾蘭市場生產右側行駛的Roadster,並擴大銷售至澳洲,日本,香港和新加坡。公司從2011年停止在美國市場為Roadster接受訂單。

 

其後推出公司在 2009 年 3 月 26 日為全電動豪華車 Tesla Model S 揭幕,預期基礎價格為稅前57400 美元,引發全世界電動車熱潮。 2010 年起接手新聯合汽車製造公司的舊廠區,成為北美生產中心。

 

防範人工智能的威脅

為了防範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簡稱 A.I. 的威脅) ,2015 – 2016 年,Elon Musk 分別創立及聯合建立了非牟利組織 OpenAI 及 Neuralink ,它們的總部位於美國舊金山一座新落成三層辦公室。

 

有別於 Tesla 及 SpaceX 清晰明確的目標、產品,Neuralink 和 OpenAI 屬於類非牟利組織。OpenAI 的成立是為了減低人工智能對人類的威脅,Neuralink 則研究將電腦科技植入人腦,與神經系統連接。

 

Neuralink 和 OpenAI 的共同目標,是為了讓人類(人腦)在未來能夠與人工智能競爭,如果人腦能夠擁有電腦般的運算速度,再加上我們的文明及睿智,就可以駕馭人工智能。

 

Elon 對於能夠製造出安全的人工智能,他說:「成功的機會大概只有 5 至 10 巴仙。」

 

Elon Musk 曾經在社交平台 Twitter 發言公開表示對人工智能的憂慮

Elon Musk 曾經在社交平台 Twitter 發言公開表示對人工智能的憂慮

 

另外,OpenAI 作為非牟利組織,研究需要的資源及支援遠遠不及 Google’s DeepMind,而為了知悉其研究進度及發展,他更成為了 Google’s DeepMind 的投資者。

 

發展人工智能需要大量數據支持,對此他說:「Facebook、Google 及 Amazon,以及 Apple,他們好像關心個人私隱,他們掌握你的個人資料比你記得的多」他解釋著:「權力集中(在這些機構)存在很大風險,如通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簡稱 AGI,是具備與人類同等智慧,或超越人類的人工智能,能表現正常人類所具有的所有智能行為)是一種程度可怕的武器,怎可以只由數位 Google 職員去監控,而且沒有監管。」

 

Hyperloop 及 The Boring Company

在實行火星殖民計劃的初期,Elon Musk 開始在地球研究不同電子運輸及交通工具的可行性。其中,在 2013 年 8 月 12 日,公佈了一項高速運輸系統的概念,該系統在減壓管內,利用空氣壓縮機驅動氣墊為載人艙加壓,在由安裝在艙內的直線感應電機駕駛。研究人員正在洛杉磯地區和舊金山灣區之間開始建造有關的設施。

 

Hyperloop 的外觀

Hyperloop 的外觀

 

今年 7 月 20 日 Elon Musk 聲稱他獲得當地政府「口頭批准」,在紐約市與華盛頓之間建立 Hyperloop,並停在費城和巴爾的摩設立車站。可是期後大部份牽涉的州份及政府部門均否認有關的協議。

 

2016 年 12 月 17 日,Elon Musk 在塞車途中忽發奇想,在社交平台 Twitter 寫道:「(我)要建一個隧道,然後開始挖掘……」並且把公司被命名為「The Boring Company」。 2017 年 2 月,該公司開始在洛杉磯 Space X 公司的辦公樓內挖掘 30 英尺寬、50 英尺長和 15 英尺深的「測試槽」,可是 Elon Musk 沒有透露更具體的方案。

 

像 Elon Musk 一樣思考

Elon Musk 的成就吸引很多人膜拜其營商及思考模式。對於其個人成功之道,他多次表示是透過「第一原則思考」去引導思考。以研發產品為例,不應隨便接納那些習以為常、人云亦云的意見、方法或標準。譬如你希望製造一輛貨車,那麼你只要知道貨車是用作「可靠地將貨櫃由一處運往另一處」,以及要守現有物理定律。此外,一切皆可討論及研究,最重要是明白目標不是去「改良」一輛貨車,而是去製造一輛最好的。不論新的貨車是否與以前的類似。

 

透過這種思考方式,這位 21 世紀的資本家、工程師、夢想家,利用了其他企業家窮一生也沒法理解的客觀性去認識行業本身。

 

「有人對我說根本不可能,說我是個大騙子」Elon Musk 在創立 Tesla 早期時說:「但是你可以嘗試駕駛由我製造的車輛,它不是怪物,是真的車輛,你駕駛的時候就會發現它很神奇,你怎可能予以否定。」

 

Elon Musk 表示,人類最不幸的本性,就當他們對一件事件的看法作出定論後,便會堅持下去,縱使它與事實不符。「這很不科學」他說:「『物理學』這種東西非常科學,透過它找出真相十分有效。」

 

「科學的方法」(Scientific Method)一詞是 Elon Musk 尋求點子(Idea)、解決問題及決定經營某類生意的思考方式。

 

Elon Musk 科學化的分析,所謂「第一原則思考」共有 6 步:

1. 問一條問題;

2. 對該問題儘量尋找答案,愈多愈好;

3. 根據證據製定公理(Axiom),並嘗試為每個答案求出一個真實性的百份比;

4. 根據它們的真實性作出結論,考證:公理是否正確,是否存在關聯,是否需要它們來得出結論,如果需要,概率又是多少?;

5. 嘗試去否定自己提出結論,並且邀請別人去反駁,否定你的結論;

6. 如果沒有人推翻你的結論,你應該是對的,但不是一定對的。

 

「這就是科學性的方法」他總結着說:「這方法對於找出問題晶結十分有效。」

 

但是大部份人不會這樣思考,他說,因為他們自圓其說,逃避反駁,人云亦云,透過別人在做什麼、不做什麼去作結論,他們所謂的「理性」結論往往是:「這是真的,因為我說是真的」而不是客觀的真實。

 

「對於成立 Tesla 的初衷,最起碼是我的願景」用停頓的口氣解釋道;「便是加快可持續能源的來臨。所以我開放了專利,這是唯一轉化為持續能源的方法。」

 

害怕孤獨的天才

不論是童年的陰影,抑或他眼中的地球危機四伏,作為天才工程師,他情感上十分依賴。

 

Elon Musk 曾經結過三次婚,育有三名子女,與現時第二任已離婚妻子 Talulah Riley 的關係曖昧,若即若離。「如果我沒有墮入愛河、如果我沒有一個長期的伴侶,我便不能快樂。」最近一次的訪問中他向《滾石》雜誌的記者道。

 

「我不能與其人一起生活根本不會快樂,我不能一個人睡。」他不斷的搖頭:「我不敢去想像那種感受:置身空洞的大屋之中,腳步聲在走廊裡迴響著,一人也沒有。沒有枕邊人。媽的,你怎能夠在這種環境中獲得幸福。」

 

「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說過一件事」他對記者重複著:「我從來不想孤獨…我不想孤獨。」

 

資料圖片來自 Wikipedia、Rolling Stone

Read More
2017年12月12日

序:建築的巨人 #5 「救世主」Elon Musk

斷斷續續,寫了建築日誌已經三年多,當中花上最多功夫做 research 、整理資料、起承轉合 ,除了寫建築大師貝聿銘的的人物傳記,便是剛剛完成那一篇 Elon Musk

 

第一次認識 Elon Musk 的名字,大概是一兩年前從 Facebook 的外國新聞 feed 中,內容關於一些航天、Tesla、人工智能的新聞。起初,對 Elon Musk 是一絲好感也沒有,覺得佢是個富二代,假大空 make bold statements 博見報,又話去火星 blah blah blah…此外,作為企業家、公眾人物來說,他的說話技術係比較差。比較 Barack Obama、Donald Trump,甚至馬雲差,差既程度我想同維基解密創辦人  Julian Assange 不相伯仲。我個認為表達技巧好反映一個人的信心及邏輯思維,所以從 Elon Musk 的談吐令我對佢大打折扣。

 

但久而久之,有關外國媒體他的新聞及追捧愈來愈多 ,先有 New York Times 稱佢為 arguably the most successful and important entrepreneur in the world,上月再登上 Rolling Stone 封面,更封佢為 Architect of Tomorrow,好奇心驅使便開始去了解佢多啲,然後發現佢的出身背景十分特別,人生觀好單純但又好高尚,所以選他為下一篇建築系物傳記的主角。

 

Elon Musk 的痛苦童年

尼采名言:「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這句說話去形容 Elon Musk 十分貼切。

 

Elon Musk 繼承父親 Errol Musk 的血脈,係天生工程學天才,同時亦精於電腦 programming、又係科幻小說迷,係個不折不扣的 geek,加上生於南非富裕白人家庭,父親係工程師,母親係 model,應該贏在起跑線,大有前途。

 

可惜好景不常,Elon Musk 父母在他 8 歲時候離婚,他不忍父親孤苦無依而留在非南,母親就與另外兩名子女私居加拿大,之後發現父親除了工程學了得,更加係一個犯罪專家(根據他在滾石雜誌的訪問中透露),壞事做盡但可以瞞過法眼,曾經有一次槍殺了幾名入屋行劫的人而被判自衛殺入。可能是性格的歧異,父子的關係一向不好,Errol 覺得兒子天真怯弱,Elon 覺得父親十惡不赦。

 

另外,因為 Elon Musk 性格純良,加上年齡、體格比起學校同級同學小,由小到大都是校內欺凌的目標,經常被拳打腳踢,有一次更被推落樓梯至入院,一度不醒人事。最後,Elon Musk 為了保護自己而習武,最終「無穿無爛」完成中學生涯。

 

中學畢業後,他離開傷心地南非,到加拿大投靠母親並升讀大學。他自食其力,靠打工和獎學金完成了物理學及經濟學學士學位,畢業後與弟弟創立當事十分盛行的網站公司,在短時間內再創立 PayPal,然後賣了予 eBay,二十多歲便賺了人生第一桶金。

 

Saving Humanity

有了金錢,Elon Musk 便立即去實現其童年夢。由少至大,他深信地球面對很多危機,其中包括令到恐龍滅亡的大滅絕事件、人工智能叛變、核武戰爭、超級病毒爆發、無意造成的微型黑洞、全球暖化造成的災難、等等,他認為任何上述的單一事件一旦發生也足以令人類從宇宙永遠消失,而對於他來說,拯救人類最有效方法將人類變成他口中所說的 multiplanetary species (多行星生物),而將人類成為多行星生物的第一步,就係實現人類火星定居。

 

他身體力行,將在賣 PayPal 所得的大部份錢投放在千禧年代不流行航天業(60-80 年代航天業風靡一時,千禧年最炙手可熱的行業非科網莫屬),成立了 SpaceX,亦是這個原因 Elon Musk 的名聲在美國以外大不如 Bill Gate、Steve Job。為了實現將人類帶到火星,他研發火箭生產、發射及可回收技術,降低成本的同時,實現航天業商業化,確保公司有資金營運而持續研究。最終,他把火箭發射成本大幅降低超過 90%(因為 SpaceX 負責幾乎所有火箭生產及科研,無須從第二方購買儀器而大大折省成本),並成功發明可以前往火星的巨型火箭 Falcon Heavy (Falcon 名字取自星球大戰故事中的 Millennium Falcon)。

 

SpaceX 肯尼迪航天中心發射台 39 A

SpaceX 肯尼迪航天中心發射台 39 A

另一邊廂,他為了建設火星城市,開始研究電能及太陽能(在火星因為沒有足夠氧氣,不能燃燒石油),先後收購了 Tesla 及 Solar City,將 SpaceX 成功的商業化營運模式應用在這些公司,將地球當作他的「實驗室」,為建立火星城市所的硬件打好基礎。

 

今個月 12 日,Elon Musk 在 SpaceX 發佈會上公佈了 Falcon Heavy 火箭第一次試射日期,在多次延遲後將鎖定為 2018 年 1  月, Falcon Heavy 將會是人類迄今最大型的火箭,將會肩負起運載太空船到火星的任務。他在發報會上笑言 Falcon Heavy 將有一天會載有 Tesla 旗下的電動車一同前往火星,並播放 David Bowie 經典的 Space Oddity。

《滾石》雜誌為 Elon Musk 在 SpaceX 拍攝的照片

《滾石》雜誌為 Elon Musk 在 SpaceX 拍攝的照片

Elon Musk 預期人類最遲可以於 2040 年前登陸火星。

 

救世主 ?

月前,這位創科巨人接受滾石雜誌記者訪問,當被問及與父親的關係的時候,Elon Musk 不禁淚灑當場,令在場所有工作人員,包括 Elon Musk 的助手、雜誌記者都無所適從。父子的關係、童年的遭遇的確影響其一生,既是疤痕,亦是磨練。咬緊牙關度過的童年令他長大後更強韌;父親多年來對他的謾罵唾棄,令這位智商極高、思考獨立創新的企業家更加經得起世俗的質疑甚至惡意中傷。其實自古以來,許多備受後世膜拜的革新者、先驅,在成功前都飽受世俗的白眼,Thomas Edison、Steve Jobs,甚至是 Elon Musk 都是一樣…

 

 

…「Not a hero we deserve, but a hero we needed.」

 

資料圖片來自 Wikipedia、Rolling Sto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