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3月10日

[舊影重觀] All my optimism was an illusion – 我的希望全建於假象

作為Woody Allen的一個超級粉絲,作者近日再重看了一遍我最喜歡他的一套作品,Magic in the moonlight。一如既往,我希望先從故事的內容進行討論。

 

當一個極端科學理性主義者遇上一個解釋不了的法術,從而讓他全盤否定過去所堅定,甚至是冷酷地相信的價值觀,到底會發生怎樣的化學反應?Woody Allen作出了一個有趣的嘗試。他認為,那一個堅定的理性主義者會重新找到生活的樂趣,能用一個正面的態度擁抱人生。其實,這背後的意義是想來比喻希望對我們人生的影響。當你絕對理智,科學地計算未知未來,就算是全知全能,能帶來幸福嗎?或許你心底深處也想著Mrs Catledge所問的,”Why would God go to so much trouble if everything comes to nothing?” 那一絲的未知,那一點對未來的盼望,才是生活的動力。

 

故事的第二個階段是探討當騙局被拆穿,了解正常是否一定正確。幸福的假象,真實的痛苦,我們應該要怎樣選擇。電影到了後段,主角與女主角進行了一個短暫的爭論,本人略嫌太為簡短,如果在這能技巧地伸展一點,整個故事的哲學性以及深度將會更為可觀。電影中在這裡引用了Nietzsche的一些思想,我認為是片面的。(就是那個説了上帝已死的德國哲學家) 沒錯,尼采是有提出過謊言對生活是必需的,但他的主要目標是想帶出這樣的價值觀是可懼及應被質疑的。當然,回到故事上,用情感及道德的思考去決定應否拆穿騙局,去破壞那假象般的歡樂,電影並無答案。

 

我個人認為故事在整體中還藏有一份更深的意義,一條貫穿始終的問題。什麼是真實?記得女主角在後段反問主角他怎麼肯定祈禱沒有用,怎麼肯定不是其他人的禱文被天主聽見?這一觀點看似胡鬧,實際上我認為很有意思。就算主角能複製出女主角做到的事,他能肯定女主角是騙子嗎?何況什麼是真,主角偽裝一名中國人來進行日常的魔術表演是真還是假。

 

故事的述說手法,用學院派的角度來分析,是有明顯的缺陷。電影的結局過份地討論主角與女主角的romance,卻嚴重地忽略了主角應如何處置騙局真相這個理應解決的主線。再者,故事用來對抗主角的理性,用來破壞主角的理智論的,竟淪為那一絲對女主角莫名其妙的愛情,令人失望。I do want to say I expected more.

 

可是,無論如何批評此電影,看戲始終是主觀的事,我還是很喜歡這一套作品。恰如其分的笑話,含蓄的音樂選擇,加上對Emma Stone的熱愛,每一次的觀看都為我帶來美妙的九十分鐘。Woody Allen近年從Midnight in Paris開始的愛情輕喜劇別樹一格,風格鮮明,往往笑到最後總用一兩點輕描淡寫的小元素為這道菜餚加入些許苦澀的餘韻,由其是最新的Café Society。

 

最後,無論大家理性與否,樂觀還是悲觀,我希望分享一句Aunt Vanessa智慧之言以結束本文。”That the world may or may not be without purpose, but it’s not totally without some kind of magic.”

~~~~~~~~~~~~~~~~~~~~~

太久沒在這邊更新,從今天開始我會重新寫一些新舊戲的影評,再加上一些世界各地餐廳的食評,重新出發。

Read More
2014年08月28日

不爭氣

LoveYourself_275223659_std

今天晚上和一個同學吃飯,我們説起幾年前在高中時候他示愛的一件往事。他現在最深刻的,不是當初自己多麼愛她,她多麼的不珍惜,反而是後悔自己當日因為失敗頹廢了兩個月的幼稚。現在看來,多麼刻骨銘心的初戀,也許也比不上對那個不爭氣的自己記憶來得深來得痛。

繼續閱讀»

Read More
2013年09月25日

薄情歌,薄情的是時代

歌詞,往往是描述一個時代最合適的文學。一篇好的歌詞需要的不一定是非凡的文化底子,只是要一個故事,一些感慨,一段旋律就可動筆。而題材,永遠不必是什麼憂國憂民之說,生活周遭的人事物便可。所以,一個時代的漸流便誕生出一個時代的流行歌。

近日,李純恩的一篇香港樂壇已死觸發了音樂人一連串的反擊,一個個站出來力撐香港的作詞人,其實,筆者認為雙方都有失公允。對李純恩而言,這個時代的歌詞當然不能像上一個時代的那樣觸動他的心靈,因為這些歌詞所說的故事從來不是來自他多愁善感的那些年。感動緣自於身同感受,當他不會再與人促膝把酒傾通宵又如何會明白舊知己變不到老友的無奈,當他出入的是高級餐廳,名貴場所時,又怎麼體會我們黃金廣場內分手,在時代門外再聚的樂趣?因此,作為一名法律學生,我深信對比只能出現在同一條件下,不同的背景應採用不同的準則。黃霑林振強故然精采,但夕爺Wyman卻不失為我們這一輩人的時代之筆。

可是,我卻不是指香港樂壇沒有濫竽充數之流。我對香港樂壇的小見解是好歌多,爛歌也多,君不見莊冬昕一首食軟雪糕引起多大的公憤。是我們這年代的填詞人壞了嗎?我不這樣認為,我覺得問題是在從前,壞的填詞人沒方法把「巨作」公諸於世。但是現代的科技發達,YouTube, Youku, Facebook,形形色色的網上平台讓這些另類創作人發表作品,這就構成了樂壇良莠不齊的説法,加上某些媒體以一貫嘩眾取寵,以偏概全的手法推波助瀾,才令人們人云亦云的說香港樂壇已死。參加過YY concert,陳奕迅,容祖兒,何韻詩演唱會的人如何會說香港樂壇一代不如一代。

進步是因為我們不聽大人的話,同樣的,發展是因為我們不再跟隨舊的一套。一首薄情歌,道出作詞人的心酸,更道出了時代改變,潮流劇轉的不留情。如Wyman所說,有什麼比為我們寫的歌,教聞者不心酸直行直過更令人苦。

人不變,感慨不變,是那薄情,沒感情的時代在轉。

Read More
2013年08月21日

我不會因為你的獨立,而放棄愛護你的責任

女孩子們常因一句我自己可以倔強地拒絕了他想幫忙的善意,男子們又因這一句我自己可以賭氣地放棄這個照顧她的機會。理由總是他累了,她嫌我麻煩這些假設,簡單來說就是想太多。

女孩子們,其實當男孩子跟你說讓我來時,他不只是單純地想幫你,更多的是想借此告訴你他很在乎,不想你受做這件事的苦,所以如果你讓他來的話其實更能令他快樂。有時候男生不是怕苦,而是怕他自己的苦不值得,而你的笑容當然是他覺得最值得的回報。

男孩子們,女生說她可以自己做的時候十有八九是怕你辛苦,而不是真的她自己想做。這時候你應該放棄詢問,自己主動去擔起任務。讓女朋友們過得更輕鬆愉快本來就是我們自己的責任。

筆者其實更想說的是一種女生。她們驕傲而倔強,總是認為自己可以處理任何事情,覺得麻煩別人是一種罪。這樣的她們獨立而有主見地生活著,即使交男朋友也是幫助他們多,需要少。 而作為她們的男朋友或追求者常常會感到無所適從,不清楚自己應該不要管她來成全她的驕傲,又或是搶先幫她分擔工作,即使會讓她生氣。誰要你來幫往往是她和身邊的男生們吵架的開首,而惱羞成怒的他們亦大多數拋下一句我以後不再管你就離開了。但想深一層,我們喜歡的,正正就是她們這樣子的倔強,憐惜的,亦正正是這樣子的倔強。

男生們要怎麼辦?其實真的沒有,他們能做的就只能是繼續做他們能幫助的,反正這樣的架又不會真的被她放在心上,更重要的是做久了,讓她們習慣了就行,反正厚臉皮是男生們必需的。

我想對這些驕傲女孩們說,即使你能自己處理任何問題,即使你對自己的柔弱多麼的不屑一顧,我也不會因為你的獨立,而放棄愛護你的責任。

images-2

Read More
2013年08月15日

小時代,這是我們的時代

小時代可以說是中國這暑假的震撼,女孩們爭先恐後地走進戲院裡重拾那五年追小說的浪漫,男朋友亦衝着三位美女難得地心甘情願的投入故事。當然,也少不得那一群站在道德高地帶着質疑目光的影評人例行公事地看完電影,然後拿出那預先寫好的稿子作出批評。

10BCEFC

對的,小時代提倡物質,演繹浮誇,可是,這不正正就是我們的時代嗎?作者想說的不是背景,而是眾位角色的故事。

有誰的身邊沒有一兩個平凡的林蕭,大刺刺的宛如,聰明倔強的顧里。當然,如夢的南湘可能就是大家那個襄王有心,神女無夢的女神。而一個個發生在周遭,和朋友交織的故事,正正就是組成我們自己時代的磚塊。

或許,富二代的生活在劇中太誇張了,但筆者郤毫不這樣認為。筆者的身邊存在着為數不少這樣的人,而小小的我當然如林蕭般不顯眼地活在他們身邊。筆者想說的是,他們不是想以高貴的姿態來扮演落泊的貴族,而是社會要求他們生活得像平凡人一樣。就算你家財萬貫,擁有司機就是可恨的奢華,到高級餐廳吃一頓就是敗家的行為,這種要求不是更虛偽嗎?

images

當然,平凡的筆者更感觸的是如林蕭所說的,我們或許有時因不同的原因短暫地走進那五光十色的上流世界,卻只是安靜地退出,不曾融入。這是膚淺拜金嗎?可能,但對更多的人來説,這是原動力。

電影名字改得很對,我們正正如戲中那些女孩般,以自己的努力來在這大時代中活出自己的小時代。

images-1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