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0

[舊影重觀] All my optimism was an illusion – 我的希望全建於假象

作為Woody Allen的一個超級粉絲,作者近日再重看了一遍我最喜歡他的一套作品,Magic in the moonlight。一如既往,我希望先從故事的內容進行討論。

 

當一個極端科學理性主義者遇上一個解釋不了的法術,從而讓他全盤否定過去所堅定,甚至是冷酷地相信的價值觀,到底會發生怎樣的化學反應?Woody Allen作出了一個有趣的嘗試。他認為,那一個堅定的理性主義者會重新找到生活的樂趣,能用一個正面的態度擁抱人生。其實,這背後的意義是想來比喻希望對我們人生的影響。當你絕對理智,科學地計算未知未來,就算是全知全能,能帶來幸福嗎?或許你心底深處也想著Mrs Catledge所問的,”Why would God go to so much trouble if everything comes to nothing?” 那一絲的未知,那一點對未來的盼望,才是生活的動力。

 

故事的第二個階段是探討當騙局被拆穿,了解正常是否一定正確。幸福的假象,真實的痛苦,我們應該要怎樣選擇。電影到了後段,主角與女主角進行了一個短暫的爭論,本人略嫌太為簡短,如果在這能技巧地伸展一點,整個故事的哲學性以及深度將會更為可觀。電影中在這裡引用了Nietzsche的一些思想,我認為是片面的。(就是那個説了上帝已死的德國哲學家) 沒錯,尼采是有提出過謊言對生活是必需的,但他的主要目標是想帶出這樣的價值觀是可懼及應被質疑的。當然,回到故事上,用情感及道德的思考去決定應否拆穿騙局,去破壞那假象般的歡樂,電影並無答案。

 

我個人認為故事在整體中還藏有一份更深的意義,一條貫穿始終的問題。什麼是真實?記得女主角在後段反問主角他怎麼肯定祈禱沒有用,怎麼肯定不是其他人的禱文被天主聽見?這一觀點看似胡鬧,實際上我認為很有意思。就算主角能複製出女主角做到的事,他能肯定女主角是騙子嗎?何況什麼是真,主角偽裝一名中國人來進行日常的魔術表演是真還是假。

 

故事的述說手法,用學院派的角度來分析,是有明顯的缺陷。電影的結局過份地討論主角與女主角的romance,卻嚴重地忽略了主角應如何處置騙局真相這個理應解決的主線。再者,故事用來對抗主角的理性,用來破壞主角的理智論的,竟淪為那一絲對女主角莫名其妙的愛情,令人失望。I do want to say I expected more.

 

可是,無論如何批評此電影,看戲始終是主觀的事,我還是很喜歡這一套作品。恰如其分的笑話,含蓄的音樂選擇,加上對Emma Stone的熱愛,每一次的觀看都為我帶來美妙的九十分鐘。Woody Allen近年從Midnight in Paris開始的愛情輕喜劇別樹一格,風格鮮明,往往笑到最後總用一兩點輕描淡寫的小元素為這道菜餚加入些許苦澀的餘韻,由其是最新的Café Society。

 

最後,無論大家理性與否,樂觀還是悲觀,我希望分享一句Aunt Vanessa智慧之言以結束本文。”That the world may or may not be without purpose, but it’s not totally without some kind of magic.”

~~~~~~~~~~~~~~~~~~~~~

太久沒在這邊更新,從今天開始我會重新寫一些新舊戲的影評,再加上一些世界各地餐廳的食評,重新出發。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