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3

[關於行醫濟世這回事...]

日前小弟對DSE放榜日眾尖子的就業取向發表了一些感想,瞬即得到各界不同迴響。各名尖子不約而同的選擇醫科為大學學科,並希望能幫助更多的人云云。在我看來,倒不如直接承認讀醫是最賺錢,還值得讓我尊敬。

 

maxresdefault_副本

 

從醫或做律師在社會上算是高尚的職業,也被普遍人認是社會的菁英份子,打著的旗號高尚漂亮,卻沒有人願意承認揀選這些行業其實是因為最易賺錢。觀乎所有尖子的訪問,他們的回答與理由幾乎是統一的,不外乎就是「做醫生可以幫到好多人」及「有親人曾入住醫院,獲醫生悉心照料,故立志要成為醫生回饋社會」;如果有人選擇讀法律的話,回答也不外乎是「彰顯社會公義」及「希望人人都在法律面前獲公平對待」。Come on James! 其實要回饋或報答社會有很多方法,很多行業也可以,你相信就只有這些行業可以拯救社會?

 

你以為他們最貼地,其實他們才是最離地的一群。香港人的核心價值是甚麼? 是賺錢! 是置業! 小學生尚且已可以回答將來的目標是買樓,大學生也在大學時期開始申請公屋,務求有一屋在手,中學生竟然告訴大家因為專注學業,對社會政治就沒有多留意,你相信嗎? 在這個資訊已達泛濫程度的社會,你縱是萬不情願也不可能不知道或接觸不到這些每天都見的新聞。如果是這樣不貼近時事現實,那末又憑甚麼說做醫生可以救人很有意義? 意義在哪? 你知道香港需要甚麼嗎?

 

公立醫院的醫生或牙醫人工尚有ceiling, 私人診所就沒有了,要做到「月球人」可謂輕而易舉,不如就在受訪時說讀醫是為了賺錢,不要說得自己要打救世人一樣。憑這些尖子的實力要對香港有貢獻有幫助,真的不只是從醫或讀法律才成。他們其實有多少是真的有那股熱誠熱血,還是人云亦云,覺得人中龍鳳就應該做這些relatively較高尚的職業切合身份? 所有所謂的菁英份子選擇從醫實非香港之福,我是很堅持這一點的。就算你說是香港教育制度問題,尖子們也可以是有見地有見識呀! 看國際時事新聞,看多點書就可以做到,不是一句是香港教育narrow minded 就可以為他們開脫的,因為narrow minded從來是那批尖子,是人的問題,不是社會。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