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1日

裝修、自然、歷史

Honiton019

與客人第一次見面時,他重複兩次問我們:「你們是否能確定可以保留原有的柚木地板?」我們回答:「是的,要花一點金錢和一點力。但是絕對可行。」結果,客人就是因為這一個好像微不足道的承諾,選擇了我們。事實上,他說有些設計師都不敢應承。就是這個客人與設計師的共同追求,對木材、大自然和歷史的尊重,我們成為了朋友。

這個設計案子在西營盤,位於一座超過四十年樓齡的大廈內。客人在幾年前購入單位時,第一手的柚木地板,厚厚的實木大門和鐵閘都被這位有心的新業主保留了。幾年後的今天,因為小朋友開始長大,他們需要重新設計家居以便適合未來十年的需要。解決家居內間隔問題是直接的,但是屋內的歷史就是活生生而且一直在發展的。

我對客人說:「這些柚木地板是我小時候家裏的地板,是80年代出生的集體回憶。如果可以保留及翻新,這不單止是你的情意結,也是我和同事的情意結。」結果我們在工程中,逐塊逐塊揀選較為完整的木條,加以打磨和上蠟。然之後把有較多瑕疵的木條收集,鋪在衣櫃底和床底。這樣調來調去,除了保留着木材,也提升了整個地板的完美度。地板成為了屋內博物館主要的展品,讓兩位小朋友知道香港80年代的設計潮流。被吹捧的潮流可能曇花一現,但有手工藝和材料品質的潮流,卻經得起時間考驗變成經典。或者對很多人來說,這個地板是平平無奇,但對客人和我們,這是一個畢生難忘的工程。我們沒有注入新的設計,但希望將舊有的設計延續他的生命。當然除了客人和我們,居功至偉的還有不怕麻煩不怕辛苦的師傅手足們。

除了木地板外,在這個設計案子裏的另一個驚喜,就是六七十年代家居房門上面的氣窗。以前冷氣機並不普遍,門上的氣窗成為了通風的主要來源,令房間有空氣對流。但隨着冷氣機普及,新的室內設計都沒有這個智慧了。當師傅清拆現場舊有裝修時,發現每一扇房門上面都有舊氣窗,但是被上一手業主用木板封了。客人和我們都很雀躍,覺得這是大廈原有的歷史,我們都想把它延續下去。當然,畢竟現在都用冷氣機,而且有隔音的需要。所以我們用梗玻璃窗代替了活動氣窗。除了還原40年前的外貌,也讓小朋友睡覺時望見出面點點燈光,有多一點安全感。

在設計路上遇到這些客人是幸福的。以人為本,人人都懂得說。但人背後,我們還有歷史,還有大自然。沒有這個懂得珍惜歷史和地球的客人,我們又少了一間柚地板的住宅,恐怕又要浪費多一點木材了。Honiton006 Honiton009 Honiton011 Honiton012 Honiton013
Honiton022

 

Read More
2018年04月01日

長大後還可以儲玩具?

這對客人是第二次委托我們設計住宅。第一次是他們準備結婚,而第二次是他們的小朋友出世後搬大一點的時候。記得第一次為他們設計,他們和我都是未夠三十的青年,我初創業,男客人則在事業剛上軌道。那時屋子還不算很大,但給兩口子新婚安居則總算綽綽有餘。兩夫婦是玩具收藏者,也是時裝愛好人士,那時我們簡單地解決了家居日常生活的設計,接下來就是如何展示他們收集的奈良美智和Kaws的限量版公仔和手搞,Paul Smith椅子和地毯,非常直接。

 

七年後,收到他們的電話,說準備搬大屋要找我們設計新居。那一刻我很高興,回頭客永遠是最大的鼓舞。現在大家已經是三十中,男的事業有成,女的是賢良淑德的媽媽,而我也由七年前的Home office 搬到設計室了。由七年前客人盡量展覽收藏品,到七年後什麼考慮都以家庭為先;由七年前我花了很多心思為了打響名堂,到七年後我花的心思都在他們和小朋友的生活細節上。見證著客人和自己的共同成長,是很感動的。

harbourside_158

 

誰說有了小孩後要永久收起男主人的玩具?我們從博物館的展覽櫃得到啟發而設計的玩具展示,收藏了奈良美智的簽名玩偶和Kaws的限量版珍藏。

很記得女主人的一句話:「兩個仔可以玩Thomas and friends,但不可以攤哂出來唔收。」於是我們設計了電視下方的玩具櫃,大大的抽屜讓小朋友自己收拾玩具,而且手抽是穿透的,避免夾到手指仔。


harbourside_001 harbourside_022 harbourside_044 harbourside_045 harbourside_054 harbourside_128 harbourside_164 harbourside_167 harbourside_171

Read More
2018年02月09日

超越五感飲食文化

剛剛在K11文化論壇中與孖人廚房、陶藝家Niko和廚師Waynie討論超越五感的飲食文化。五感為視覺、嗅覺、味覺、聽覺和觸覺。所謂食物的色香味俱全,其實只包括頭三種感覺。至於聽覺和觸覺其實都不難理解,例如餐廳的音樂,和食物的質感。何謂超越以上五種感覺呢?當中我們其中一個討論十分有趣,就是說食物放在器皿上,而器皿又放在餐桌上,其實餐桌都是一種器皿。餐桌放在空間內,空間又變成一個更大的器皿。空間置身於城市內,成為城市的一部份。就像洋蔥從外到內一層一層撕開,從城市到空間到傢俬到器皿到食物,探討由外到內的飲食文化。在這裏,嘗試給讀者一個貼地的例子,香港有一個普羅大眾都會去的地方叫做旺角,旺角載着很多小食店,小食店的各種器皿載着魚蛋、燒賣。除了色、香、味之外,篤魚蛋的人聽着旺角的叫賣聲,感受着夏天特別熱的街道,自由行在你查身邊擦身而過,這一切一切成為了篤魚蛋的經驗。可能,個別的經驗對你來說不是太享受,但是所有加起上來才是食魚蛋的滋味。試想想,把魚蛋和燒賣放在五星級酒店,要你聽着爵士音樂享用,我相信大家都不太享受。飲食和設計一樣,沒有不對的設計,只有不合適的設計。作為廚師和設計師,就是要將合適的設計或食物放在合適的場合給合適的人使用。

1ec79db3-6365-4996-aec6-d8b9a0a5e624

上年完成了與孖人廚房一起創作的咖啡店。位處於中環,一個我初出茅廬成長的地方。一個中西合璧、新舊交流的地方。由於孖人廚房對廚餘和外賣器皿的環保十分講究,所以室內設計上都用上全天然和可循環使用的材料,就是硅藻土和黃銅。硅藻土是很東方的材料,從十六世紀開始已被廣泛使用,是一種全天然的批盪材料。它代表了東方思想和踏實的性格。至於黃銅是英國人一向常用的建築材料,它堅固耐用,而且隨着時間變化,會由金色氧化到啡色。這兩種材料強烈的對比,一個踏實,一個華麗;一個東方,一個西方。我嘗試用這個對比來比寓中環的文化和歷史。大概這就是我對飲食文化超越五感的見解,他關乎一個地方的人、歷史、文化和自己的情意結。我希望在這裏飲咖啡的客人,除了得到五種感覺的體驗之外,最重要有一種無形的感覺,就是回憶。

DSC05286 DSC05142 DSC05071 DSC04944

 

Read More
2017年12月28日

是車房? 還是藝術?

IMG_8195

作為一個喜愛汽車的室內設計師, 從來沒有想過車房會有室內設計可言。即使有精心設計過,也只是想像中Fast and Furious 的電影場景 ,更不要幻想一間以日本古代建築作為藍本的車房? 有天駕車經過土瓜灣,這間店的門面吸引我的注意,可是綠燈亮起,我又開車離開,不知道什麼葫蘆賣什麼藥。是餐廳? 是居酒屋? 還是私竇?直至一位傳媒朋友告訴我他是一間修補車身的車房,名字叫做「大國手」。

上星期終於有幸拜訪,參觀了「大國手」的室內設計。最初我以為一切只是gimmick,用來宣傳他的日本噴漆技術。可是原來實情並不簡單,他們認為修理汽車的師傅並不是普羅大眾所說的車房仔或油漆佬,而是日本人所說的正宗職人。我以前在其他文章也說過,一個小學畢業的電工師傅,教識我室內裝修的供電原理和其計算程式,設計師絕對不會認為一個所謂電燈佬是低下階層,反而他們的手藝及膽色都比設計師優勝。大概「大國手」用日本傳統裝修和武士制服就是要讓客人和大眾重新為汽車職人定下新的身份。日本武士的盔甲代表仁、義、禮、智、信、忠孝、勇和名譽。 大家不要說這樣太誇張,反而我覺得汽車師傅和所有職人的確要擁有以上八種特質才稱得上專業,才會對得住客人、工藝和自己。

「大國手」只針對車身損傷地方進行修復,盡量保留原廠珍貴車漆狀態。一般應用於車身的原子灰、底漆、噴油等塗料,需要完全乾透的話,約需時2~3星期。大國手引入日本技術,雖然施工程序較一般繁複,卻確保底漆、噴油、力架,令每塗層達至極致乾透絕無遺漏 ,無刮痕及砂紙痕等後遺症。 說到這裏,我亦向老闆分享了丹麥木椅子Series 7 chair的製作方法,這張經典椅子使用了七層橫直橫直的木皮壓製而成,當中加入了棉花令椅子堅韌耐用,而且每層木皮都要完全風乾才貼上第二層。做木傢俬和汽車修復都是同出一轍, 如果木傢俬可以被視為收藏品,那麼修復汽車油漆的技術其實都應該被視為一種藝術。

店舖內放滿台灣水墨大師張榕珊的作品。水墨畫題材圍繞着賽車手和油漆技師的雄姿,與日本傳統室內設計、日本武士道和油漆職人技術的意境相輔相成,帶出另一個境界。 汽車、工藝和藝術融為一體,令車迷甚至是非車迷重新定意甚麼是汽車維修。

http://grandtycoon.com/

DSC05383

DSC05371

DSC05386

Read More
2017年08月16日

三個大男人,一個故事

這是所有男人都夢寐以求的玄關吧。 是怎麼的人,怎樣的地方,和娶了甚麼老婆才有這些機會?
IMG_6560

 

 

說來已經是兩個月前的事,我的設計系同學Rosly從京都帶來了幾位大男人,其中一位貌似張耀揚(安藤: 左),其餘兩位也滿臉鬚根(笠原:中,福本: 右),man到不行。他們就是京都建築設計事務所FHAMS的主腦。

 

IMG_6556

 

 

FHAMS在日本除了設計外,也有自己的施工團隊。他們探訪香港的幾天,我一盡地主之誼,帶他們到我設計的工地視察,交流一下設計和施工的心德。一向聽說關西人很隨性率直,今次真的能親眼見識了。他們沒有一般日本人的拘謹,一到工地便毫不客氣地詢問每項工程造價等。幾小時的相處中他們幾乎沒有間斷地搞爛gag,即使我聽不懂日語也明白他們的幽默。

 

IMG_6557

 

後來知道,FHAMS幾位主腦是識於微時的好友,同一所大學畢業後各奔前程一陣子,又聚首一堂創業。

FHAMS 在京都己經成立了十三年,我問身為香港人的Rosly在這間公司工作有沒有不習慣的地方?她説除了語言有點不通外幾乎沒有。第一天上班的迎新飯局已經感到他們完全沒有架子。幾個大男人,各自獨當一面,做設計的難免會有各持己見的時候,十多年來如何相處?原來他們太老友,各自都熟悉大家的脾性,所以可以在各自擅長的崗位發揮。外表剛強的安藤(左),原來是鐵漢柔情,當團隊出現磨擦時充當和事佬角色。有點淘氣的福本是公司的設計總監,雖然偶爾有點藝術家脾氣,在團隊中恰好建立上司的威嚴。笠原則比較低調寡言,可是他一絲不苟追求完美的性格,嚴格控制公司出品的質素。

 

Tama Hotel Phnom Penh Tower, Cambodia:

IMG_6558

 

 

Rosly説:「雖然公司氣氛很好,但絶不輕鬆。他們三個都是落手落腳實幹的設計師,很多時最後一個離開公司的都是他們。」公司定期會請員工去旅行,聯誼之外,一起出外看設計,令到團隊的美學知識提升,對公司也是很重要的。最近福本成家立室,他的府邸也是FHAMS團隊建的。他泊於玄關的電單車,恐怕是很多騎士的夢想吧。

 

福本先生邸宅,當然是自己設計:

IMG_6559

 

 

十幾年來的合作,有笑有淚。大家互相見證成家立室,生兒育女。開始時幾個人屈就於一個很迫的單位為作事務所兼宿舍,同吃同穿;今天已很有規模,京都、東京、甚至拓展到香港。以前差點兒鬧反的事蹟;今天成為了與新入社員分享的趣事。聽著他們奮鬥的故事,作為同為白手創業的室內設計師,不禁感到熱血沸騰。由同學死黨,生意夥伴,到今天已經成為了密不可分的巴打。這種情誼和默契,就是男人的浪漫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