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31日

小說﹕地產佬之戀3.4

21993091_871061833044891_8211204535503177428_o

(IG: writerkenneth / FB Page: 香港作家胡世君 )

 

她的手不安份地遊走肥華身上﹕「不如我們先吃消夜,然後我今晚去你家過夜,我再慢慢替你下火。」

 

「哈哈,來我家會很累啊。」肥華亁笑兩聲。

 

「好像爬山般累。」

 

「不會阻你做生意嗎?」

 

「臨近月尾但又未出糧,那有生意。」

 

「剛才也有客啊,他離開時還嘴角含春。」

 

「當然,我服務這麼好﹗但整晚就只有他,我還給了50元折扣,所以沒有請他喝汽水。」

 

肥華大口抽著煙,心裏想著想著。

 

Shirley曾去過幾次他的家,他們照樣歡好,有時還不止做一次,慢慢來,不用擔心門外有人,偷聽他們的對話和呻吟聲。

 

在他家,他們會一起喝紅酒、看網上短片、細心聊天,就如情侶。

 

最重要是,不用付錢。

 

在不自然的紅燈下,他們在性交跟買賣。在肥華的家,是做愛和談情。

 

你以為男人都只用下體思考,只要可以發射其他都不重要?

 

大錯特錯。

 

李志華,80後,獨居男人,每天努力工作賺錢,但朋友不多也沒甚娛樂。女朋友?誰要200磅的「麻甩」臭男人?可是他也需要愛,需要一位有交流的女人。然而在一個多月前,肥華收到Shirley的電話:「記得你說今晚有空。」

 

「怎麼了,想念我?」

 

「知你這肥佬貪吃,我買了菜,今晚去你家煮飯你吃。」

 

「我的工作有改動,今晚有事,對不起。」

 

其實肥華晚上沒事,他也渴望一個女人陪自己睡,互相取暖。但這通電話讓他知道,有些事需要停止,他不想涉及任何感情瓜葛。

 

「不要停,不要停,我要你啊,吖吖吖……」眼前的她跨坐在自己身上,發出淫聲浪語。肥華感到她今晚格外落力,然而自己卻有點心不在弦。

 

在想誰?

 

「咦?怎麼多了100元?」Shirley習慣性地點算數目。

 

「因為你很正﹗多給你一點也值得。」

 

「那……多謝了。老闆。」

 

肥華離去後,Shirley點起一根煙默默坐著。近年她很少抽煙,唯有感覺落寞,需要幾分溫暖時,才會燃起這微弱的一點光。自己知自己事,她只是一個妓女,做著社會不認可的活動,就連工作都稱不上,稅也不用納,政府不要自己的骯髒錢。三十多歲人,跟丈夫糾纏不清,卻獨力養著小孩,誰會跟這賤女人一起?然而她也是普通女人,需要別人愛錫和關懷。她每天見盡不同男人,大家來尋開心,儘管也有帥的和溫柔的,但歡場無真愛,她還執著甚麼?

 

曾有客人熱烈追求她,每星期來找她、約會她、頻密的短訊、不時送上小禮物,甚至說要努力工作,讓她做「少奶奶」不用再拋頭露面。偶爾她會感動,憧憬某天找到真愛,跟他擁有簡單而穩定的未來。她自問要求不高,只想男人有正當職業,愛錫自己和小朋友。她不奢望做「少奶奶」,她能跟男人一起吃苦,只要相愛就夠。可恨男人都薄情,今天視你為女神,明天就跑到別的溫柔鄉。那男人追了她兩個月,當她還在考慮時,他突然杳無音訊。後來有姊妹告訴她,那賤男經常「追求」不同鳳姐,旨在靠甜意蜜語偷呃拐騙,然後便可以吃「霸王餐」免費召妓。

 

又一個人渣。

 

Shirley心死了。現在的她不求甚麼,只想有個伴,解解悶。撫心自問,她愛上肥華?愛個屁﹗那臭肥佬沒有甚麼好,賤肉橫生,沒錢也不帥,性能力亦不過一般。但和他聊天卻感覺舒服,不用太多隱瞞。二人相處,自然舒泰便夠了。

 

但,也只是普通客人吧,何必想太多?

 

肥華步出大廈,走到另一條街,倚著欄,點起煙。他抓了幾下屁股,再騷了騷頭皮的痕癢。

 

他不明白。

 

莫名的感覺再次襲來,明明沒有甚麼,就是一個男人遇上一個女人,然後女人說要到男人家過夜,僅此而已,煩惱甚麼?即使不喜歡她,只要拒絕了便好。何況他從不討厭Shirley,她樣貌身材不錯,性技巧好,性格也溫柔貼心。

 

他現在單身。

 

他家沒值錢東西,不怕她偷。

 

到他家不用付錢,而他剛才付了600元。

 

她更說過要煮飯給他吃,他多久沒吃過「住家飯」。
「我知道,我知道,大家以為我介意她的工作,但其實我沒有,或者應該說我沒有資格介意。你說她出賣身體,那麼我每天東奔西跑,捂著良心叫人買豬欄,『167呎開放式單位只售600萬,樓只會買貴不會買錯』,我何止出賣身體,更是出賣靈魂!」「只要能賺錢,我對任何人都可以笑。為了達到目標,我一天到尾都只想著『賺得一元多一元』。如果努力賺錢天經地義,那麼她和我,不也是一樣嗎?」

 

他有想過和她再接近一點,唯內心的回音再次提醒他﹕「別想太多﹗」他只想感受到別人體溫,濕潤一下身心,讓乾涸的生活不致枯死,在煩厭的社會中仍有一點生趣。

 

他的心,容不下別人,不容別人亂闖。

 

肥佬算吧,快點回家餵貓。

 

我的作品
1. 小說《地產佬之戀》,於個人FB專頁 /本blog連載中
2. 自由行天書《澳洲任我行 (悉尼、坎培拉、臥龍崗) 食買玩一本OK》
3. 愛情攻略《戀愛不是請客食飯》
4. 深度旅遊分享《打工旅人——工作假期六國誌》

Read More
2017年10月26日

小說﹕地產佬之戀3.3

21950065_871061009711640_4851218365296651251_o

(IG: writerkenneth / FB Page: 香港作家胡世君 )

 

當看到單位門外掛上「歡迎光臨」的牌子,肥華或會按按門鈴,看看應門小姐的樣子和身材。有些也會令他心動,但他總不光顧,直至來到5樓這一間。

 

「請等候」。

 

望著門外的牌子,肥華抓了幾下屁股,點起一根煙,把公事包放在地上靜靜等待。

 

單位傳來呻吟聲。

 

肥華看看手機訊息,某人傳來一張照片﹕「這間房子在那裏?我想看看。」對方的個人照是兩頭狗。晚上十時多,正在等候美女幫自己減壓的他,實在沒有回覆肥妹的理由。

 

抽了兩支煙,肥華想過離開但雙腳不能移動。走了這麼久經已很累,可以有個地方休息嗎?

 

門終於打開,一個男人剛踏出門外,房中的女人卻輕輕拉著他的手笑口歡送﹕「你今晚這麼厲害,想幹死我嗎?快點再來找我,想你啊﹗」

 

男人並沒回應,卻滿足地笑了笑。他離開後肥華對女人說﹕「你的嘴這麼甜,看來很快賺夠退休了。」

 

「退休?你養我嗎?」

 

「哈哈,我那養得起你。」

 

她倚著門邊﹕「如果找到一個真正深愛的男人,我養他又如何?進來吧。」

 

女人身型嬌小,上圍卻豐滿,在半透明的連身裙之下,她偉大的胸脯若隱若現。

 

門上寫著﹕「小鳥依人E Cup Shirley」

 

套房內沒有多餘東西,只有雙人床、小電視、雪櫃、衣櫃,以及鐵架上一張張大毛巾。房內依然以紅光為主,但已較屋外明亮,足夠看清對方樣貌身材,卻隱沒了臉上的風霜。

 

Shirley替肥華脫去衣服﹕「今天累嗎?喝點東西?」

 

「可樂,謝謝。工作那會不累……今次我只想按摩。」

 

「怎麼了?一星期沒有找我,竟不想『曳曳』?我的好姊妹已替你解決?」她逐粒逐粒解開他的鈕扣,手指在他胸口遊走。

 

「沒有,只是有點累。」他一口喝掉半罐可樂。

 

「先洗澡吧。」她引他進入沖涼房,把熾熱的水射向他,她知他最愛滾燙的感覺。

 

「噢﹗爽吖﹗」

 

她細心替肥華沖洗,尤其下體,他漸有反應﹕「看來你還不太累,很有活力啊,愛死我了﹗」

 

「哈哈,都說你嘴巴很甜。」

 

「我的嘴,何止甜。」Shirley慢慢蹲下。

 

肥華準備閉眼享受之際,電話突然聆聽大作。

 

「停停,我要聽一下。」

 

「這麼夜了還有電話,女朋友打給你?」

 

「不是。」肥華抹了抹身便衝出浴室,他向來不想錯失任何一個來電。但當他看到電話號碼卻皺一皺眉,最後還是決定接聽。

 

「你做人可否有點心肝?已讀不回這種壞事,你作為專業地產經紀怎可以這樣?」

 

「噢,又是你﹗都已十一點了,我打算明天才找你嘛。這麼晚,也找不到業主吧。」

 

「但你不可以已讀不回啊,這很不禮貌你知道嗎?」

 

Shirley一面在聽電話筒傳來的女聲,一面替肥華拭去身上水珠,再把毛巾蓋在他身上以防著涼。

 

「那……sorry囉﹗我明天再找你。」

 

「『Sorry囉?』你這是甚麼服務態度?小心我投訴你!我跟『生果動新聞』的記者很熟啊!我這小女孩在鏡頭前灑兩滴淚,全世界都會相信你是無良地產經紀,專門欺負女人。你儘管試試吧!」

 

「XXXX!你這肥臭港女竟然恐嚇我﹗還不知廉恥地自稱『小女孩』?XXXXXXX!」肥華心裏痛罵,卻努力克制自己。

 

「明天。明天我找到業主立即打給你。」

 

「明天甚麼時候?我快要露宿街頭被野狗吃掉了,你這殺人凶手﹗」

 

「早上十時。」

 

「九時半。」

 

「九時二十九分﹗」肥華差點怒吼﹗

 

「別以為這句很幽默。」

 

掛線後肥華立即大罵髒話,Shirley把餘下半罐可樂遞給他。
「那些客人真的發瘋,給一點錢便要求多多!幹﹗」

 

「唉,算吧﹗香港人給了錢便當自己玉皇大帝。」

 

「她更只是一個租住劏房的窮肥妹﹗」

 

Shirley輕掃著他的背:「可憐的肥佬……也許她剛受了老闆氣,所以不小心對你發怒,別太介意。」

 

肥華點起煙大口吸吮。

 

「香港人工作壓力大,我很明白,所以這麼多男人來找我減壓。好像上次那一個,明明談好了價錢和服務才進來,怎料入房後又要求多多,叫他加錢又不肯。我來想趕他走,卻怕他傷害我。後來做完了,他竟主動跟我道歉!說因為工作壓大才這麼無禮,最後還給了我100元貼士。」
「竟有這種人?」

 

「多的是!除了給100元貼士。」Shirley拿開肥華背上的毛巾,從後抱著他,胸口緊貼著他的虎背,密不透風。

 

我的作品
1. 小說《地產佬之戀》,於個人FB專頁 /本blog連載中
2. 自由行天書《澳洲任我行 (悉尼、坎培拉、臥龍崗) 食買玩一本OK》
3. 愛情攻略《戀愛不是請客食飯》
4. 深度旅遊分享《打工旅人——工作假期六國誌》

Read More
2017年10月25日

兵士或紳士?

636414194692139723-kingsman-the-golden-circle-epk-DF-24830-rgb

(IG: writerkenneth / FB Page: 香港作家胡世君 )

 

男讀者及男友人問得最多(沒有之一)的感情問題﹕「為何女孩這麼喜歡收兵?」對於這問題我沒好氣,不懂答,只知道﹕「人皆自私,當然想多個人對自己好。難道有得投胎做陳冠A,你不要?(問心那句)」我反問﹕「何以這麼多男孩喜歡當兵?」

 

真的,很多,有心或無意。

 

聽說日本女人需為男人倒酒,儘管只是朋友或同事關係。她們「服務」男人概念根深蒂固,我在澳洲生活時遇過一些日本女孩,情況也類似。但在香港,男人卻多會倒酒給女士,除了「意圖不軌」,也覺得這是禮貌,甚至視為「等我照顧一下你啦﹗」

 

這種行為,我想起四隻字﹕「紳士風度」。

 

香港曾為英國屬地,受英國彬彬有禮的紳士文化薰陶,港男總有一種「照顧女人」的想法。優雅衣著和談吐舉止港男也許學藝不精,但適當時候我們仍會展示紳士之風,如讓女士先行、為她開車門、約會後送她回家、感謝她赴約……也許不情不願,但當聽到女孩子那句﹕「怎麼這樣沒風度?」男士們還是會「軟下來」(I mean態度)。「女士優先」,是常識吧﹗

 

有些人「當兵」因為被女神迷倒,她叫他去死,他會狗衝落地獄(別以為能上天堂)。有的男人雖對女神有兩分幻想,但從未申請入伍,仍然不知不覺間被呼來喚去,原因之一是受到「男人要有點風度」的潛移默化﹕「不幫她,好像不太好……」

 

政權移交十九年,我們被港共統治,他們巴不得盡除英國傳統,紳士風度難免日漸褪色。加上有些歷練的男人也明白,自己可以當紳士叫女士feel good,卻不應隨傳隨到,以免自降身價(尤其軍餉不足時)。女士們,若某天你感到身旁男士「變了」,除因為自己年老色衰,也可能是他們「長大了」﹗更甚是,他到底只是兵,或「扮兵食女神」,真的未可知也,娘娘請看路﹗

 

我的作品
1. 小說《地產佬之戀》,於個人FB專頁 /本blog連載中
2. 自由行天書《澳洲任我行 (悉尼、坎培拉、臥龍崗) 食買玩一本OK》
3. 愛情攻略《戀愛不是請客食飯》
4. 深度旅遊分享《打工旅人——工作假期六國誌》

(圖﹕《皇家特工》劇照)

Read More
2017年10月18日

小說﹕地產佬之戀3.2

21950062_871060773044997_1108546743633432155_o

(IG: writerkenneth / FB Page: 香港作家胡世君 )

 

又一整天辛勞,晚上九時多他回到公司處理手尾,他咬著麵包打電腦,電話響起。

 

「怎麼了,一整天,有沒有屋?」

 

「有有有老闆,嘻嘻嘻,但可否說說你找甚麼屋?」

 

「啊﹗原來你忘了,可惡﹗今天我說要找細單位或大套房,你還說問了業主就會回我。怎麼男人都如此沒心肝?」

 

他想了一秒﹕「啊,是你……當然記得,只是每天都有很多電話打給我問資料,所以要問清楚。」

 

「到底有屋嗎?」

 

「有有有,明天……」

 

「我要露宿街頭了,你忍心一個小女人睡在一班流浪漢身旁嗎?我一個……」

 

肥華最怕難纏的女人,剛巧店內有兩串吉套房的鎖匙,都在油麻地,他便約她隨便看看,就當塞著她嘴巴。

 

「她的聲音有點熟,嗯……應該是美女吧。」她whatsapp的大頭照,卻只有兩隻唐狗。

 

港鐵站等。

 

「是李先生嗎?」

 

「是是是。」肥華堆起笑容轉身……

 

眼前是一位黑衣少女,鬆身大碼衫、短髮、架著一副黑框膠眼鏡、不施姿粉、踢著拖鞋,沒神沒氣,彷彿下樓買宵夜的樣子。

 

是一個肥妹。

 

肥華喜歡瘦一點的女孩,儘管他自己賤肉橫生,雙重標準是常識吧!

 

幻想灰飛煙滅,他在心裏一沉後重新展現專業笑容,帶她到鄰近的洋樓。單位頗陳舊,也有點嘈雜,百餘呎的大套房,租金7、8千元。而跟電話內的焦急完全兩樣,少女全程興致缺缺,不過隨便看看,拍幾張拍照,錄下肥華的介紹內容,說回去再考慮。

 

理想有別於現實,他今晚中了伏,頓感她的聲線比通電話時難聽十倍﹗肥妹離去,他為白忙了一晚而納悶,點起煙,不自覺想起那夜的黑風衣和白背心:「不知道她有否被警察抓呢?」

 

那夜回家後肥華瘋狂瀏覽相關新聞,看到警方大舉拉人,武力繼續升級,他感到背後一陣寒。被拉、受傷的近百人,當中不乏學生。有一個畫面他很深刻,一名學生被打得頭破血流,卻仍被警察追打了幾棍,直至倒在地上,便立即被鎖上手扣。畫面在網媒中直播,但電視台卻沒有報道,他愈看愈無力。

 

貓咪妹妹一直坐在他大腿上,偶爾抬頭看看那張圓渾的臉,再悠然自得的伏下休息。

 

「人類真奇怪,經常自尋煩惱。喂奴才,罐罐快吃完了,還不補購?」肥華聽見貓兒說。做貓好過做人,但在重新投胎前,被肥妹租客玩弄了一番的他,只想到一個地方、找一個人,可以令他舒暢一點。

 

走過兩條街,轉過街角後,眼前畫面立即熱鬧起來。街上有不少男人放慢腳步,他們彷彿在尋找甚麼,更多的像遊客,欣賞沿途風光。他們有的在竊竊私語,對所看到的「風景」評頭品足。也有人看到適合的,停下來查詢詳情,了解價格。

 

「老闆,新女,功夫一流。」一個中年男人向肥華招生意。

 

跟在男人身後的,是兩位性感女郎,一紅一黑,指的是她們露出的胸圍,底下是正欲彈出的堅挺雙峰。人間胸器,不知謀殺過多少男人……的錢包。

 

這裏是香港著名紅燈區,街上除了客人和性感女郎外,還有一些替女孩當中間人的「馬夫」。他們除了協助拉客和安排工作外,也會替她們排難解紛,看看客人有否古怪,以免遇上警察臥底或壞人。雖然在香港做性工作不犯法,但招客和充當中間人卻會被控,尤其選舉期間,政客為了拉票,都會找他們開刀,叫警察出力抓人以討好選民。但不論如何打壓,這裏仍舊燈火通明,有求便有供,燈紅酒綠永遠不滅。

肥華偶爾會來亂逛一下,尤其心裏納悶時。他不一定會找女人,可能只在街上抽支煙、目光放肆掃射一番便滿足。而今晚,他決定一如以往到達同一棟大廈。由地下望上去,窗戶透出紅或紫的光,他上到12樓,走廊更是一片紫紅。牆上貼有裸女照片、預約服務電話號碼、色情網頁廣告,以及安全性行為的宣傳。

 

每次來到,肥華都有些猶豫,他經常跟自己說:「這是最後一次。」但身體的渴求卻蓋過那無名的不知所措。是的,不過是生意,明買明賣,跟自己做地產經紀、Sales賣衫、老師教書一樣,都是用勞力去換錢。香港工作壓力大,大家都不過社會機器的一顆小配件。彼此也在熬世界,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工作賺錢已夠辛苦,來放鬆一下何罪之有,還要自尋甚麼煩惱?

我的作品
1. 小說《地產佬之戀》,於個人FB專頁 /本blog連載中
2. 自由行天書《澳洲任我行 (悉尼、坎培拉、臥龍崗) 食買玩一本OK》
3. 愛情攻略《戀愛不是請客食飯》
4. 深度旅遊分享《打工旅人——工作假期六國誌》
(圖﹕yahoo)

Read More
2017年10月15日

共住可行嗎?

21767983_870980779719663_5047044257173046082_n

(住在澳洲開恩茲 Asylum Cairns Backpackers Hostel,愉快的共住經歷。with日本妹和泡菜仔。)

 

「共住」並非甚麼新概念,不管是當年草根階層的「七十二家房客」、分租單位(share house),抑或宿舍形式的背包客棧(backpackers),和別人共用廳廚,既能以廉價租房,也可廣交好友,實屬寫意之選。我在澳洲時大部份時間均與人共住,認識來自世界各地朋友,有的結為知己,也有的在hi, bye之後過目即忘。由於大家年紀相近,說說笑笑自自然然便聚在一起,唯當中也有「父母級」住客,其實代溝不多。只要互相尊重,年齡完全不是問題。

 

然而「共住」必須留給適合/適應的人士,這是一種life style,而非逼於無奈的下下策。若政府想借此解決「土地問題」,便是本末倒置的低能之舉﹗香港人,大多追求私隱空間,或一家人聚在一起享天倫樂。共住是「開放式」居住狀態,必須要放開懷抱,才能住得快樂﹗例如室友會經常找你聊天、喝醉了要你幫手善後,甚至「借用」你的物品,你得接受這是「正常」的鄰里關係(不代表含淚接受)。

 

要是情侶只想兩小無猜卿卿我我,室友不僅會「騷擾」他們,甚至成為他們吵架的導火線﹕「怎麼我們如此沒用,連一間正常的房子也租不起……」林鄭啊林鄭﹗你若有心解決土地問題,你要處理的是丁權、地產商囤地、富人專用高爾夫球場……「共住」留給 大桐共宅 Tai Tung Co-housing 去搞便夠,不用林鄭你搞,你做點實事吧﹗

 

睇多D﹕
我的小說《#地產佬之戀》#1.1 https://goo.gl/HqcDev
香港01 【香港都有・共居生活2.0】九月將落成 「書匯」下的新共居時代
https://goo.gl/wGAmQe

 

我的作品
1. 小說《地產佬之戀》,於FB專頁/本blog連載中
2. 自由行天書《澳洲任我行 (悉尼、坎培拉、臥龍崗) 食買玩一本OK》
3. 愛情攻略《戀愛不是請客食飯》
4. 深度旅遊分享《打工旅人——工作假期六國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