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19日

小說﹕地產佬之戀 1.3

21200600_860256414125433_4908271565879894225_o

(Facebook / IG:  WriterKenneth )

 

一路上除了逃走的行人和示威者,還有愈來愈多的警察,他們把封所鎖線拉得滿街都是,一輛輛「豬籠車」亦已在路邊侍候。

 

「去那裏?」警察喝問﹗

 

「我女朋友剛被暴民撞倒,我想快點帶她離開。」

 

「走左邊,別擋著警察工作。」

 

「是是是……謝謝阿Sir﹗」肥華作敬禮狀。

 

二人半走半跑,也不知走了多遠,終於來到一個幽靜的公園,昏暗的燈光下只有他倆。遠離煩擾的人聲,彷彿另一個世界。

 

「嗄……做運動真的不適合我,腿很酸,嗄……」肥大的胸口上下起伏,是肥華的。

 

少女緩緩脫下外套,肥華秒速取回,在昏暗中反覆檢查﹕「死啦,有沒有弄破?又要花錢乾洗,也不知能否洗乾淨?」

 

少女打電話,未能接上,再按一趟,耳邊依舊傳來﹕「對方暫時未能接通……」她放下電話,摸著自己的左手。

 

「很痛嗎?」

 

她沒回應,再打一次電話,結果一樣﹕「我要回去……」

 

「傻的嗎?這麼辛苦才走出來,現在回去比警察抓嗎?」

「誰叫你多管閒事﹗我也沒說要走。」少女狠狠瞪著肥華﹗

 

肥華不忿﹕「你有否長腦袋?你以為自己是誰?有本事便去打仗吧,逞甚麼英雄﹗」

 

「現在還有很多義士在那邊,他們可能正在熬警棍,或被胡椒噴霧弄瞎了眼,甚至被拉被判黑獄﹗我們不過為了香港好,對抗暴政,錯不在我們,為何要閃閃縮縮?」

 

「你顧好自己才說,乳臭未乾,上過班了沒有?有本事先讀好書、找份工作養活自己才說其他吧﹗」

 

「就是你這種人,甚麼都不管,但求自保,香港才會淪落至此﹗」

 

「我甚麼也不管?我就是多管閒事,看到你仆街這麼可憐,做好心,才救你走。你現在竟然恩將仇報?好啊﹗你立即走﹗回去給警察抓著,到時不止拉你去暗角毒打,更隨時捉回警署強姦。滾﹗去為國捐軀﹗」

 

少女心口發燙、雙脥通紅、胸口隨著深呼吸急速起伏﹗

 

公園再度沉默,一頭黑貓走過,牠停下來觀察兩位胡亂闖入的人類,看看有否帶來罐罐。牠不理解人類世界,既已衣食豐足,還要爭取甚麼?自尋煩惱的事,貓兒沒興趣,牠慢慢走回草叢,在輕輕回牟過後,撇下兩位膠著的無聊人。

肥華看了看少女,她只管垂下頭,不作聲,一動不動。他本想離開,但又不想丟下她在這僻靜之地。進退不得,他拿出香煙點上一根﹕「好心沒好報,現在的女孩到底怎麼了?收兵好過嫁人,她以為全世界都任她差遣嗎?」

 

「啪﹗」

 

肥華感到小腿被碰了一下,原來是少女的背包。雖然沒被直接擊中,但這算「襲擊」自己嗎?他拿掉嘴角的煙大喝﹕「喂﹗幼稚夠了﹗」

 

他直瞪著她,正思考如何「教訓」這麻煩女孩時,她卻開始啜泣。

 

「喂﹗痛的是我,你哭甚麼?」其實一點也不痛。

 

少女啜泣。

 

「喂﹗說一句好嗎?」

 

少女啜泣。

 

「喂﹗」

 

肥華看到少女右手摸著左手,他頓感上帝賜他話題突破窘態﹕「啊﹗原來手痛所以哭。」

 

他慢慢坐近她,幽幽的問﹕「讓我看看好嗎?」

 

他輕輕捉著少女前臂,見她沒有反抗,便溫柔地提起她的手﹕「我只想替你檢查傷勢,不會亂摸的。這裏痛嗎?動一動手指看看。」

 

手腕雖然有點腫,但應該沒有骨折,卻擦傷了,需要清洗一下﹕「有否急救用品?」

 

她搖頭。

 

「生理鹽水呢?」

 

她指了指背包。

 

「幸好你還懂得帶這些基本裝備。我只想打開背包找生理鹽水,我不是壞人啊,你也沒甚麼貴重東西吧。」

 

她繼續抽噎,淚水總算止住。

 

肥華著少女拿電筒照明,他替她清洗傷口,用紙巾輕輕拭去水份,再於銀包內取出兩片膠布,小心奕奕貼上﹕「擦傷了一大片,膠布只能蓋著主要傷口,你最好快點回家再消毒一下。不過沒大礙,我小時候打架經常受傷,現在依然長得肥肥白白,所以你將來都會像我這樣肥。」

 

蚊子飛過。

 

冷笑話無效,肥華轉移話題﹕「你還是別回去好了,這晚很亂,你一個小女孩受不了。他們妄想自己是被逼害的猶太人,卻每每殺得性起。何況你連玩具盾牌都沒一個,回去只有送死。咦,你的黑色風衣呢?」

 

「剛才中了黑警顏色水,趕緊脫掉丟了。」少女終於開口。

 

肥華想了想,不情不願,再次把外套套在她身上﹕「夜了,秋涼,穿回家吧,別生病。」

 

她不作聲,氣氛令人納悶。「喂,你剛才不是很多說話嗎?怎樣就是不回應?手還很痛嗎?」

 

突然,少女雙手抱著肥華,額頭「扑」一聲敲響他的肩膀。淚水嘩啦嘩啦湧出,她放聲大哭,響徹香港島!

 

「喂!你幹嗎?你這樣抱我要付錢的。」

 

「嗚啊!」她抱得更緊,哭聲更大,涕泗縱橫,肥華濕透的肩膀在街燈之下閃閃生輝。

 

「你別弄得我像在強姦你般……死了,衣服報銷了。」

 

肥華環視四周,怕自己被誤會欺負女人,但就連剛才的黑貓亦不見踪影。無奈,唯有讓她哭個夠,卻感到肚餓。他決定離開公園後,第一眼看到那間餐廳,便仆進去瘋狂點餐﹗她的鬼哭神吼很快把他由餐廳帶回公園,他一向心軟,眼前的背心少女正緊抱著自己,作為一條硬漢,他也想憐香惜玉。他雙手早已放在她身後,距胸圍帶只有兩吋。

 

「我也不過想安慰她。」

 

他雙手放在她肩背上輕掃:「沒事的,不痛。乖乖,待會請你吃雪糕……」

 

也不知哭了多久,少女止住了淚,放開肥華,用手指擦著眼淚:「我不吃雪糕的,會肥。」

 

肥華看了看她,我見猶憐,他傻笑一下:「佔用了我的肩膀還想我請你吃雪糕?你豈不佔盡便宜?收兵也要派軍糧吧﹗」

 

少女失笑。她繼續揉著眼,彷彿睡眼惺忪,有點可愛。

 

「沒事便好了,待會我帶你……」

 

她突然吻了他的唇。

 

「派糧了。你好好抱,肉肉的。」

 

她脫下西裝外套,拾起地上的背包,霍然站起:「謝謝!See ya。」

 

肥華看著她的背影,手摸著自己唇上的微濕,半响:「喂,你……」

 

她頭也不回,消失在靜夜裏。黑貓一直在二人身旁,目擊了剛才一幕,但牠沒好氣,只伸了個懶腰。

 

他鬆了鬆肩膀,喃喃自語:「我是大將軍,要很多糧餉,一個吻不夠。」

 

公園漸冷,孤單的男人,唯有靜靜回家。

 

洗澡、吃個泡麵。

 

獨居的肥華有一頭叫妹妹的小貓,已養了近十年。當年他在街上把牠撿回家,只因牠的媽媽被汽車輾斃,若沒人照護這隻小女孩,牠必定冷死街頭,帶牠去愛護動物協會又怕「有入無出」。那些年從未養過貓的肥華,因為一時好心而大著膽子把牠帶回家。誰料當年的小可憐,現在竟成為獨居肥佬的最大心靈慰藉。他每晚回家的原因除了睡覺,就是餵牠、抱抱牠、和牠聊天。

 

「你要吃麵嗎?」

 

「喵﹗」

 

「休想﹗你剛才已吃了罐罐,還貪心想吃我的宵夜?都長這麼大了,卻不上學又不賺錢養我,正廢青。不對﹗人一歲等於貓七歲,你已七十歲,廢老。」

 

妹妹伴著失眠的肥華,牠坐在他大腿上,時而定睛看他,時而伏下小休。有說貓兒很自我中心,不特別親人。然而妹妹卻常常粘著肥華,從不丟下這孤單男人。他輕輕撫著妹妹,看著電腦熒幕,卻不住回憶﹕她那特別的眼神、小臉、抽煙的表情、淚水、白背心、輕輕一吻、「See ya」……

 

他腦內有畫面,有聲線,卻欠溫度與質感。這斗室是一座空空的死城,冰冰冷冷。還幸妹妹的體溫實實在在,令寂寞的心未至乾涸枯萎。

 

他認真敲打鍵盤。

——————————-

我的作品

1. 小說《地產佬之戀》,於FB專頁連載中
2. 自由行天書《澳洲任我行 (悉尼、坎培拉、臥龍崗) 食買玩一本OK》
3. 愛情攻略《戀愛不是請客食飯》
4. 深度旅遊分享《打工旅人——工作假期六國誌》

 

Read More
2017年09月18日

吹氣娃娃的愛

21246379_860237104127364_5281612083481819045_o

早前獲邀參觀「亞洲成人博覽」,當中看到很多吹氣娃娃,質素參差,我不能想像如何X得下去。即使漂亮真實的,也沒體溫、沒互動,真的有人會愛上嗎?偶爾玩玩還好,但聽說有人視「她」為女朋友,十分詭異﹗

 

愛情也一樣,有的人只求滿足自己,最好另一半言聽計從,甚麼都順自己心意。是的,這應該比較安心,不怕自尊受到打擊。曾有女友人跟我說﹕「你不明白,很多男人不像你,他們不需要溝通。」的確,我很重視溝通,儘管過程總有異見,甚至衝突。但若跟另一半欠缺交流,便彷彿和吹氣娃娃做愛,任我如何出力,對方都沒有高潮。娃娃不會有高潮,也不懂投訴男伴床技差劣、不說甜言蜜語。換句話說,跟娃娃做愛永不會「失敗」。換作是愛情,那便是不會痛心的一段。可是不痛心,又真的有觸動人心的燦爛一章嗎?

 

談戀愛要冒險,奢求百分百安全的關係,不過自欺欺人。不怕受傷,才配得擁有真愛,no pain no gain。

 

但話說回來,在一段關係裏需要樂趣,不能因為「習慣」而躲懶。在床上,多玩花式、買玩具增加情趣實在需要。畢竟我們都是血肉之軀,不論口有多硬,身體另一部位也難以時常「金槍不倒」。適當使用道具助慶一番,對自己和另一半都有益。至於在床下,也不能缺少拍拖的時光。儘管經己「老夫老妻」,但愛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感情需要不斷建立,二人不止生活拍檔,更是一世的情侶。

Read More
2017年09月15日

小說﹕地產佬之戀1.2

21167636_860256190792122_3220313975334563610_o

( FB Page / IG:  胡世君 )

 

肥華把熱狗包裝紙拋進垃圾筒,大口大口喝著可樂,打了個噎,點起香煙。他剛完成灣仔樓盤的工作,天已夜。這個市區盤的單位動輒也過千萬,竟然超額認購50倍,兩天內沽清。發展商急推貨尾單位,加價10%。

 

香港人愛買樓,不管領綜援、住公屋、居屋、私樓……總之全都愛磗頭,分別只是買不買得起。但錢再多,也鬥不過發展商,他們專蓋蟻窩比人搶,就像把冷飯菜汁灑進豬欄,港豬卻吃得津津有味。發展商吸血維生,肚滿腸肥。港豬困著夢想、花掉人生,生命只剩三百呎,附送三個環保露台。

 

香港人的DNA出了甚麼問題?

 

肥華呼出一口煙,看到近千人坐在馬路中間,警察圍在附近,氣氛尚算平靜。

 

「『萬籟世宙』,神經病﹗叫『幽冥地府』才對,墳景兩房單位也賣六百萬﹗1997過了這麼久,香港人愈來愈智障。」他把煙深深吸進肺內,用力呼出。他按著計算機,把銀碼一次又一次相加,笑得甜絲絲。

 

一位少女走來,穿得黑漆漆的,停在垃圾筒前點起香煙,時而滑著手機,時而左顧右盼。

 

肥華斜眼上下打量她,個子小小,穿上不稱身的大碼黑色風衣。短髮、大大的眼、小小的臉、皮膚白晢,黑臉指數仍然全球第一。肥華正欲把煙蒂擠進煙灰碟,少女卻搶先把只吸了兩口的煙擠熄,隨即戴上黑色cap帽,再取出黑色口罩,卻因為手震而掉在地上。肥華和她同時彎腰拾起口罩,恰巧近距離四目交投。看到她的眼,肥華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她輕聲道謝後,連忙戴上口罩走向人群。

 

肥華身後一陣騷動,不知那裏跑來一堆黑衣人,全都遮了臉,有人拿著大聲公、旗幟、盾牌……連跑帶跳衝往馬路。旗幟寫著﹕「永久擱置23條惡法」、「傀儡特首下台」……

 

面對突如其來的黑武士,警察不敢怠慢,立即高舉紅旗﹕「停止衝擊,否則使用武力」。紅旗刺激示威者神經,頓時噓聲四起﹕「黑警食屎﹗」、「Hong Kong is not China」……示威者把旗幟舉得更高,不少人用手機拍攝,把畫面即時傳遍香港,甚至全世界。一機在手,有片有真相。

 

真的嗎?

 

全副武裝的警察手持警棍、拿著胡椒噴霧,躲在警盾築成的保護牆後。雙方對峙,氣氛僵持,卻早已見怪不怪。

 

「又來。」肥華深深吸了幾口煙,見勢色不對,他決定離開,但轉身走了不到幾步,路旁幾棟大廈和本已關門的商舖湧出一隊隊藍衣壯漢,戴著頭盔和眼罩,揮舞著警棍,有條不紊的兵分多路衝向示威者,行動迅速、身手敏捷。

 

「這麼快便出動速龍小隊,看來警察早已收到情報。」他想起剛才的黑衣少女,多麼單薄的身軀,又怎能抵擋警棍襲擊?

 

不少地方都封了路,加上人群亂竄,肥華無路可逃,唯有先到某大廈梯間暫避。

 

「兄弟,江湖救急﹐可否借根煙?」是一名金毛MK仔。

 

肥華替他點起煙,略略打量他﹕「怎麼了,你又來示威嗎?」

 

「沒有啦,只是大佬叫我來工作,說要製造一下混亂方便拉人。」

 

「你幫警察做事?」

 

「我才不跟他們同流合污﹗但銀紙沒好壞,就如金正恩所說﹕『不管黑貓白貓,捉到老鼠便是好貓。』」

 

「哈哈竟然是金正恩……那你還不出去?」

 

「去了去了,先抽支煙。X﹗外面『龜』太多,正所謂『君子不立傻強之下』,我只是等人沒這麼多才出去……大佬沒接我電話,不知是否取消行動。X,車錢都賠了。」

 

肥華沒好氣,決定先行離開,臨走前MK仔還多「借」了一根煙,說江湖再見,定當十倍奉還。

 

「警方呼籲,立即離開,否則發射水炮。」廣播令示威者更鼓譟,向水炮車投擲雜物。

 

肥華想起某條小路,他立即掉頭趕過去,但求盡快離開,事不關己。

 

然後去吃碗雲吞麵。

 

叫喊聲響徹耳邊,任他如何閃躲,也逃不掉陣陣吶喊聲。他想起那一年,記憶猶新,卻不堪回首,但求避之則吉。除了骯髒的政棍,在殺戮中並沒勝利者。藍或黃,都不過棋子。有人說「政治是妥協的藝術」,他認為只說對一半,這更是「棋盤的佈局」,我死一隻馬,去換你一隻砲。被犧牲的無分大將或兵卒,只要有利可圖,幕後黑手根本毫不在乎。

 

「哎呀﹗」

 

突然有人跌倒在肥華面前,左手按在地上,卻沒能支撐身體,在地上滾了一圈,剛巧滾到肥華腳前。原來是一位少女,個子嬌小,唯白色背心下的身材卻呼之欲出。弊﹗她受傷了……肥華定一定神,才看清楚那不是血,只是顏料之類的東西。

 

「你沒事嗎?」他扶起她,二人對望,感覺很熟。

 

剛才的黑衣少女。

 

她左手擦傷了,手腕不太能動。

 

「我要找我的同伴。」她企圖甩開肥華。

 

「喂﹗你這樣走不遠,身上沾了水炮的顏料,很快被警察認出,他們單憑這個便會拉你。」

 

少女眼神無奈,不知如何是好。肥華猶豫了半晌,脫下西裝套在她身上,抱著她的肩﹕「今時不同往日,警察抓人絕不手軟。我帶你走小路離開,你只管垂下頭,別跟任何人有眼神接觸。」

 

還未得到同意,他已趕緊帶著她走。

 

我的作品

1. 小說《地產佬之戀》,於FB專頁連載中
2. 自由行天書《澳洲任我行 (悉尼、坎培拉、臥龍崗) 食買玩一本OK》
3. 愛情攻略《戀愛不是請客食飯》
4. 深度旅遊分享《打工旅人——工作假期六國誌》

Read More
2017年09月13日

小說﹕地產佬之戀1.1

201709012023264542_600w

( FB Page / IG:  胡世君 )

 

夫婦正在客廳左顧右盼,查看牆身批蕩有否脫落、雲石地板是否完好無缺,然後望著窗外景物耳語亂指。其實也沒有甚麼,只是山腰有一些灰白色的東西,一座接一座,彷彿大沙發,左右兩邊伸出雙手環抱著。每天對著這些「沙發」需要一點勇氣,尤其農曆七月。

 

大門站著一位穿黑西裝的男人,左手拿著公事包,右手悄悄伸往身後,滑到腰間以下,在深溝之間愉快地上下移動。抓著抓著,他不小心放了屁,半晌,他勉力忍著,看到那對夫婦沒有反應,他才小心奕奕放鬆股肌,讓氣體一點點洩出。

 

「肥華。」

 

「來來來。」男人立即堆起招牌笑容,不過五步,他已來到夫婦面前。

 

「上次你介紹的屋子,還勉強算是靜中帶旺,這次怎麼了,竟然給我們看『墳景』?我們向你租屋多年,也經常介紹生意給你,但你竟這樣『優待』我們﹗」女士雙手交叉胸前,她一身典型OL裝束,手袋雖然有點舊,卻是數萬元的名牌。妝容略為掉落,但她仍奮力撐大眼睛保持氣勢。

 

「我專誠請兩小時假來看樓,就沒有好一點的嗎?就如上次那一間也不錯。」

 

「幹﹗既然上次這麼好你們又不買?」肥華沒有這樣說。

 

他再次把兩脥的肌肉往上推,堆出可掬笑容﹕「哈哈哈……陳太,每當有好貨我便第一個想起你們,但大家都知道,中原領先指數再創新高,樓價不停升。最賤格是業主,一有機會便反價,但上次你們又說要考慮……」

 

陳太厲了肥華一眼,他識趣地轉話題﹕「雖然是元朗,但小巴5分鐘便到西鐵站,來回中環不過45分鐘。你們看看,名牌屋苑,用料一流﹗牆很結實,地板也沒有破裂。業主是飛機師經常不在家,因此這裏保養得新的一樣。你們大可即買即住,無需裝修。」

 

「但這是墳場景啊﹗怎住?」

 

「怕甚麼?世界上最恐怖的是人,這裏遠離人煙不是更好嗎?市區人多車多『自由神』也多,下班回家我寧願清靜點好好休息。」

 

肥華打了個呵欠,趕忙以手掩口﹕「哈哈哈……還有,你們看看窗外。」

 

「就是樹和墳墓囉﹗」

 

「只要晚上天全黑,墳景消失,你們便感受到大自然的憩靜,就像身處澳洲藍山,那份仙氣多多錢也買不到。日間在公司打拼,晚上回到家,迎著晚風,在星光下的露台喝著紅酒,wonderful life﹗」肥華展開雙臂。

 

其實又有多少業主,有閒情逸緻享受自己的物業?

 

「也對,我們日間很少在家。」陳生首度開腔。

 

陳太厲了老公一眼,他垂下頭,不作聲。

 

「來來來,看看房間……」

 

「房間這麼細,窗台卻這樣大,傢具都要訂造。」陳太比劃著房間大小。

「只要善用窗台,床、書桌、衣櫃、酒吧枱……做甚麼也可。來來來,拿著。說中華地產肥華介紹,有折。」肥華遞上一張裝修公司名片。

 

「再來。」肥華按下浴室燈掣。

 

「黑廁,好潮濕。」

 

「山景乾爽,通風裝置又是意大利名廠,抽風力特別強。」

 

「但只得企缸,想浸浴也不行。」

 

「節省水費又環保,慳得一元得一元,適合精打細算的你們﹗雖然是企缸,但足夠兩個人站著鴛鴦浴。」肥華太胖,不敢擠進企缸示範轉身。

 

「主人房有個沒用的工作平台。」

 

「是你們清幽的私人酒吧。」

 

「沒有廚房。」

 

「開放式,增加空間感,專為你們這種『無飯夫婦』而設。」

 

「飯廳放了餐桌後連門口都出不了。」

 

「可用摺疊式『蝴蝶枱』,需要時才打開,適合靈活變通的你們。給你,說中華地產肥華介紹,有折。」肥華拿出一張傢俱店名片。

 

「但六百萬真的太貴了,可以再和業主談談嗎?」

 

「兩房新淨,45分鐘便輕鬆到達中環,才五百九十八萬,超值啊﹗而且保證銀行估足價,樓可能會買貴,但肯定不會買錯。只要能夠負擔,甚麼時候都可以入市。老人家智慧,磚頭最保值。」

 

「那有錢?你老……」陳生在喃喃。

 

「請坐。」肥華一屁股坐在大廳窗台左邊,刻意遮掩窗台上的水漬,是昨晚下雨漏水所致。

 

「我們再考慮一下。」

 

「嘻嘻嘻,還考慮?這種盤賣一個少一個,我很辛苦才找到,怕被搶,所以才約你們早一點來看。灣仔新樓盤開售我也不理,反而陪你們入來看這間『筍盤』,只因你們長期關照小弟。你們看看,報紙也有說,樓價還在升,預計明年再升20%。」

 

肥華打開手機內的新聞照片……電話響起。

 

「喂,對對對,我在『萬籟世宙』的鎖匙盤。哪個?就只得一間罷了,兩房新淨交通方便,但六百萬也不用的那個『超筍盤』啊……是是是,有五組客想上來看嗎?未,還未,他們說要考慮……」

 

肥華把公事包蓋在水漬上,在客廳踱步,拉大嗓門﹕「老闆半小時後到?那你們快點啊,早點下班去打邊爐。還想出灣仔那個樓盤?不去了,明天約了十組客……哈哈哈,錢賺不完的,老闆多的是,樓價不停升……」

 

陳生拍一拍他肩膀,肥華看到他手上的東西﹕「喂,晚一點再打給你。」

 

是支票。

 

「這裏是5%細訂。」陳太拉著老公手臂,略帶緊張看著肥華。二人彷彿咬著皮球的小狗,等待主人回應,唯沒有巴尾可搖,相似度只得90分。

 

「立即簽約。」陳太既興奮又帶點誠惶誠恐。

 

肥華展出笑容﹕「嘻嘻嘻,你們不應該給我支票……簽咭啊﹗簽咭可晚一點才付清,還能賺取飛行里數,換機票去一趟日本後便可遷進新居,享受人生。」

 

「供樓後,只能夠去長洲。」陳生苦笑。

 

肥華電話響起。

 

「喂,是是是,這樣嗎,明白明白……業主打來,說反價3%,你們,還買嗎?」肥華收起笑容。

 

陳生陳太面面相覷,正想取出計算機計數……肥華電話第三度叫喊。

 

陳太一手搶了他的手機﹕「不用接了,我們買,立.即.簽.約﹗」

 

嘩哈哈哈哈﹗﹗﹗

 

陳生陳太拿起合約自拍,小心避開背後的墳墓,然後傳送到Facebook: “Home sweet home!  Reward after hard working!  Can’t wait to live in our paradise! (心心圖案) ”

 

他們終於自置物業,榮升傳說中的「人生勝利組」﹗勝利與否言之尚早,但花掉598萬買墳景卻是千真萬確。

—————————

我的作品
1. 小說《地產佬之戀》,於FB專頁連載中
2. 自由行天書《澳洲任我行 (悉尼、坎培拉、臥龍崗) 食買玩一本OK》
3. 愛情攻略《戀愛不是請客食飯》
4. 深度旅遊分享《打工旅人——工作假期六國誌》

Read More
2016年01月02日

婚外情,你我有份

10391883_563642333786844_7426582505834254915_n

明愛向晴軒於數天前發表最新調查報告(星島日報報道,21/12/2015),研究了480個婚外情個案,發覺不同婚齡都可能有婚外情,結婚少於五年、多於三十年的個案各佔一成多,其實「偷吃」又管他甚麼「七年之癢」?大部份婚外情個案曝光後,雙方都會發生衝突,四成人甚至想自殺、殺死對方/第三者、全家同歸於盡………死死死,那些平時只顧上班、照顧小孩、進修,甚至閒著也不太理睬伴侶的人,何以在對方出軌後,又突然極度緊張二人關係,甚至視他/她比生命重要?

 

愛情有「排他性」,尤其當結婚後,大家背著「一生一世」的誓盟,覺得大局已定,他/她是屬於我的「私產」。我怎樣「用」我的財產是一回事,別人插隻腳過來卻絕對不可﹗「分享」是美德,唯獨不適用於愛情。然而,我們還得承認人類「天生多情」,一對一的關係本來便違反天性,而現代婚姻制度的歷史很短,短得你我根本仍未適應。因此即使道德珈鎖再多,「烈士們」依然勇於出軌,結果得嘗所願壯烈犧牲﹗A1頭條的倫常慘案我們還看得少嗎?

 

「婚外情」可說避無可避,最徹底解決方法,就是廢掉婚姻制度。退一萬步,則大家要明白出軌並沒甚麼大不了,因這乎合人性。或如擅長情慾研究的港大教授何式凝所說﹕「婚外情有什麼可悲?覺得婚外情可悲,因為你以為婚姻是完美的。但根本上,所有關係都不會完美,總有缺撼,總有不足。」(quoted from Refine Magazine, vol. 4)

 

看到這裏,我知道,你想向我擲雞蛋﹗且慢﹗真相永遠醜陋,接受與否由得你。但請起碼在心裏打個底,若某天「烈士」殺到,你仍不至於像個傻仔。當然,要預防婚外情,或保衞二人關係,我們可以做的其實很多。例如你跟另一半的關係,到底是「戀人」,或已淪為「合作伙伴」?我經常強調不論二人結婚多久、關係如何穩定,仍需要談情、拍拖、單獨約會。若你們的對話只剩下﹕「幫孩子檢查家課了沒有?」、「明天要到超級市場買東西。」、「這個月電費漲價了。」、「早點睡吧,明天還要上班」……你倆可能持家有道,卻肯定失去了愛情﹗跟失敗的情人在「公事」上合作愉快,等於埋下出軌的伏線。人皆需要愛,那管「工作」有多成功。就如你倆,難道當初是因為「工作」而非「愛情」才結合嗎?

 

我們都需要愛。預防婚外情,不是左防右守便可,「即使跟蹤你來臨案發現場,牢牢看守著你,提防你搭上這一個她。下個她都會趁我看不到誘惑你,明白如你要這樣易變心,哪到我害怕。」(《三角誌》,盧巧音)久守必失,請主動追擊愛情﹗現在就回憶一下你們曾經最浪漫的事、笑得最開心的經歷、那些令對方甜絲絲的情話……這都是愛情開花結果的原因,也是滋潤一生一世的養份,請繼續付出、好好維繫。愛情需耕耘,別躲懶說甚麼「老夫老妻」不需要這套。好啊﹗你是老夫老妻,他/她便出去找fresh food吃囉﹗大家都忙,忙卻不是大很晒。要是你認為做家務比另一半重要,他/她及不上BB尿片最要時,你又怎能怪在你眼中比屎更低級的他/她,另投他人懷抱?

 

BTW, 最後提提你,出軌的可能不是對方,請別只懂怪責別人。  (原文刊於she.com)

 

密切留意我的新作《澳洲任我行》將於不日出版。
《戀愛不是請客食飯》及《打工旅人——工作假期六國誌》繼續熱賣﹗

 

「自由寫作人 胡世君」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歡迎來信 kennethwu66@hotmail.com

 

(網上圖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