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9

小說﹕地產佬之戀2.3

21167451_860256994125375_5001239895195544481_o
(IG: writerkenneth / FB Page: 香港作家胡世君  )
她悄悄走到唐樓旁的後巷,點起香煙,呼吸一口清新空氣。Eddie傳來短訊:「我知我的話不中聽,但我只想你安好。(笑容圖案)如果你突然有空看戲,或想做其他事,我隨時可以陪你﹗(單眼圖案)」

 

其實阿安不介意Eddie的話,他未有資格讓她介意。他是好人,待自己很好,跟他相處有安全感,因此她一向視他為哥哥。

 

當她咬著煙準備回覆短訊之際……

 

「阿安姐姐。」

 

轉身一看,是明仔媽咪。阿安有點不知所措,連忙拿掉嘴上的煙。

 

「沒事,沒事。我年輕時也抽,只是後來有了明仔才少抽了。」

 

阿安仍覺不好意思,跑到路邊的垃圾桶擠熄煙蒂。她轉身堆起笑容:「補習班完了,你還沒有接明仔回家嗎?」

 

「他外婆先帶他走了,我正幫手準備明天的活動,你也來嗎?」

 

「啊……這個……我不來了,最近有點忙。」她對此事沒印象。

 

明仔媽咪看著阿安,有點遲疑:「其實你最近臉色不大好……沒事吧?」

 

阿安剛想開口,明仔媽咪搶著說:「是跟男朋友吵架吧!唉……別看老娘現在這樣子,那些年我也有不少觀音兵,同樣愛得轟轟烈烈!少女心事,逃不過我法眼。」

 

「你現在仍然吸引,還可以收很多兵。」阿安發自內心。

 

「哈哈哈,真懂哄人……還有煙嗎?」

 

「吖……有。」她替明仔媽咪點了煙,自己也點上一根。

 

「有時別太執著,偶爾抽抽煙,放鬆心情。男人喜歡你便會來找你,如果你太著急,死纏難打,不矜貴啊!」明仔媽咪呼出一口煙,輕輕閉眼。

 

「我也不知道,到底他有多愛我。」阿安摸著手機。

 

「那你愛他嗎?」

 

「愛﹗我經常都想見他,但他卻叫我成熟點,別阻著他工作。早陣子我們有些事談不合,便冷戰來起。」

 

「冷戰,何必呢?」

 

「我也不想,但他好像在躲我。」

 

明仔媽咪向天慢慢吐煙﹕「愛情不能太單向,你以為自己付出很多、很懂他,到頭來隨時痴心錯付,苦了自己。」

 

「我有努力去了解他、做好自己,但……他就是說我不夠成熟,太愛粘著他、限制他自由。我二十歲,不年輕了,但未夠成熟不也是正常嗎?」

 

「男人就是這副臭德性,常常說要自由。自由?媾女的自由吧﹗血液經常留在下體上不到腦袋的動物,不可靠。」

 

阿安低頭抽掉最後一口煙。

 

「如果不甘心便跟他『攤牌』吧!男人總是吊兒郎當,不見棺材不流淚。做女人,難免碰上幾個壞人令自己變得聰明。若他是好人,他會珍惜你。若他是仆街,早些知道起碼不用再浪費青春。很久沒抽煙,煙很香,卻傷身,可惜。」

 

「謝謝開解。」阿安感到簡單的暖意。

 

「你年輕又漂亮,才不怕沒男人。」

 

「若有你當年一半受歡迎程度,我已是女神了。」

 

「哈哈,小丫頭嘴真甜。」

 

與明仔媽咪分別後,阿安向老闆告了病假,她決定去一去他的家。那地方,也算自己「半個家」,從前每星期總有一、兩晚在那裏過夜。有時在他家趕論文至深夜,又或一大伙人開會商討行動。更多時不過聊聊天、抽煙喝酒,通宵達旦。

 

有時候她和家人吵架了,便跑到他的家要求收留。

 

更多時她不過想念他,需要他的吻,翻雲覆雨,靠他充實自己,感受滿滿的愛……

 

原來她已兩星期沒上過這個「家」。

 

兩星期前。

 

他點起事後煙,你一口我一口,交換口腔內的氣息,延續剛才的水雨交融,為呼吸平整後再來一次更激烈的做好準備。

 

阿安伏在他的胸口上,輕撫他結實的胸肌,淘氣地撥弄豆點讓他發痕。他毫不客氣大肆反擊,大大的手掌握著她胸前的小玩意,用力按摩。

 

「吖!」她輕聲呼救。

 

一張豐唇隨即壓下去逼她消音,她企圖掙扎,卻永遠失敗,任由宰割,毫無保留。

 

再一次親密,熱烈地填滿身心。此刻她腦袋空空的,甚麼學業、親人、社會大事全然忘掉。唯有肉體的連接,才最真實;唯有這個他,叫她放開一切。

 

死也願意。

 

一再燃起事後煙,他把溫熱的空氣吹進她口內,用靈魂灌溉她,快高長大。

 

「我想說……嗯……我可以正式搬進來和你一起生活嗎?」

 

「甚麼?」

 

「若我搬來住,我可每天煮飯給你吃、打掃、服侍你。」

 

「你當自己賓妹嗎?」

 

「我是你的女人啊﹗賢良淑德,溫柔體貼,你敢說不是?」

 

「是是是。但我又不是小孩,那用你照顧。」

 

「你在街上吃太多味精不好啊!而且這裏近我上學,放學後我可以快點見你。」

 

他避開她殷切的眼神:「Come on阿安,你也知道我需要自由,你不要來管我。」

 

阿安從床上彈起,雙手捧著他的臉:「我知道,我知道,我不會煩著你的!你需要空間時我可以躲在廚房,又或到街上走走。我只想多帶幾件衣服過來方便替換。」

 

他沒有理她,點起香煙:「你要知足,我已給了你不少時間,你也知道我很忙……這些事再談吧,你先回家,我約了朋友談事情。」

 

阿安從後抱著他,手指輕輕在他胸口打圈:「嗯,我等你。」

 

又一輪熱吻。

 

我的作品
1. 小說《地產佬之戀》,於本Blog / FB專頁連載中
2. 自由行天書《澳洲任我行 (悉尼、坎培拉、臥龍崗) 食買玩一本OK》
3. 愛情攻略《戀愛不是請客食飯》
4. 深度旅遊分享《打工旅人——工作假期六國誌》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