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5

小說﹕地產佬之戀2.4

21167157_860257227458685_54942869212878020_o

(IG: writerkenneth / FB Page:  香港作家胡世君  )

 

阿安跟他一起大半年,他第一天已佔據了她的身與心。對著他,她根本不能自己。朋友都說他是個Playboy,但她不以為然,未來的事天曉得?

 

勸說她的還有Eddie。雖然Eddie不認識他,但專職服務基層的Eddie,和這位活躍社運份子有頗多共同朋友。他的事Eddie聽過不少,知道他不是好東西。Eddie曾婉轉勸說阿安分手,甚至直斥她愚笨,但她就是不聽。某次阿安和Eddie因為他而吵架,當晚阿安卻在男朋友失約後,找Eddie陪自己吃飯,Eddie仍欣然應約,更用盡十成功力去哄她。

 

不少男孩聽媽媽的話善待女孩,卻換來傷心的「好人咭」。那些以欺負女孩為樂的壞男人,卻得到擁戴。女人相信愛要轟烈,然後受了傷,便找好男人治療,傷癒後再戰壞蛋,週而復始……

 

男不壞女不愛?或愛情盲目?

 

愛人名聲不好,你會替他開脫,告訴朋友:「他不是這種人。」

 

他對你不細心、不體貼、不負責任,你不介意:「愛他就要接受他的性格。」

 

跟他一起看不到未來,彷彿過得一天得一天,你說:「也許我明天便死了,何用想太多?」

 

你找到他出軌的蛛絲馬跡,你趕快丢掉,不會多看,不欲回首:「最起碼,這一刻我們在一起。」

 

愛情盲目?若能真心地眼蒙耳聾不也是一種幸福嗎?
「汪汪﹗」

 

是村口的兩頭唐狗蝦餃和燒賣。一白一黃的牠們,樣子不算可愛,卻表情誠懇。每當牠們熱烈地搖著尾巴,殷切地向阿安跑來時,她也會停步跟牠們閒聊一番。有時阿安會帶小吃給牠們,又或拋出樹枝讓牠們拾回來。她其實怕狗,偏偏蝦餃燒賣卻甚得她歡心,因牠們總視阿安為世界中心。

 

今晚阿安卻沒心情理睬牠們﹕「你們多好,每天吃和拉,睡飽了便出外媾女,甚麼都不用管。」

 

阿安猶豫地碎步向前,很快便回到「家」。她輕輕踏上樓梯,來到單位,站在門前發獃。

 

兩星期前,她要求跟他居,之後便再找不到他。給他短訊已讀不回,後來甚至沒被開啟。打給他只跑到留言信箱、來到家沒人應門。某夜她等了一整晚,他卻沒有回來。若非蝦餃燒賣陪她徹夜不眠,她早已冷死街頭,或被壞人拉到山邊。

 

她自問要求合理。既是戀人,而她每星期也會在此過夜,怎麼不能簡簡單單給她一把鎖匙,二人堂堂正正一起生活?

 

「我,不是你女朋友嗎?」

 

阿安從袋中掏出鎖匙,是她私下複製的。她非要先斬後奏,又或偷窺他的私隱。但既然二人快要同居了,何時配製鎖匙不也一樣嗎?她輕輕把鎖匙插進去。

 

「咦,怎麼了﹗」

 

打不開。

 

她一再嘗試。

 

打不開。

 

他換了門鎖。

 

阿安不能置信,這男人不止沒有回覆她,甚至秘密地換了門鎖,不再讓她「回家」。

 

「可惡!我不過隨便說說搬進來住,你竟然換掉門鎖?他媽的仆街!」不知所措的阿安,彷彿聽到屋內傳來聲音,男的女的。她不確定,懷疑是幻聽,卻認為必須弄個明白。她本想按門鈴,卻怕打草驚蛇。

良久,她決定了。

這是村屋的二樓,游手好閒的原居民業主以「一劏三」出租,他租住了200呎開放式單位,屋旁放置了一些雜物,包括一個木櫃。阿安拉著地面單位的窗框,忍著手痛向上爬。她花了五分鐘,終於爬上櫃頂。只要站直身子,她便能窺見屋內情況﹕「這裏經常有人出出入入,他們只是一大伙人在開會吧﹗我不如先回家,別阻著他們開會。」

 

她還有家嗎?

 

騙不過自己,謊言並非次次有效。她咬咬唇,深呼吸,小心翼翼站起身,半個頭剛好可以探進窗內。

 

她跟一對眼睛四目交投。

 

那雙眼剛看到阿安時立即瞪大,就如碰上不速之客﹗然而,兩秒後對方不僅不再驚訝,還展現出挑釁的笑容。

 

阿安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幕。

 

「吖……吖吖……入來,你是我的,吖……」

 

阿安認得她,那女人是社運份子,正職好像是老師。她們曾經共同行動,一起睡過馬路。她也常在這裏開會,可是二人交流卻不多,她都不太理會自己。但阿安百份百肯定:「她知道我是他女朋友。」

賤人。

 

他下半身不斷上下起伏,在濕潤的地方來去自如。

 

淫聲愈來愈放肆,誓要滿街聽見她的快感。她用力抓著他的背,指甲深陷肉中,留下紅紅抓痕﹕「給我,吖……全都給我,你……你是我的……吖……」

 

床上女人的鼓勵,令男人動作愈來愈快、力度愈衝愈猛、高峰愈逼愈近。

 

窗外女人的手愈來愈震、心愈刺愈痛、靈魂快要消散掉……

 

快感滿滿的她忍不住閉起眼睛細聽撞擊聲,卻勉力撐大眼皮,用力看清偷窺者充滿血絲的眼睛。

 

「吖吖吖……」二人一起喊叫,靈魂衝出體外﹗

 

他身體抖了幾下,無力地癱軟在她身上。

 

她向她,展示勝利笑容,再撫著大男孩的頭髮﹕「你是我的私人玩具,我要你怎樣便怎樣,知道嗎?」

 

他連連點頭。

 

她向窗外送出一個飛吻。

 

我的作品
1. 小說《地產佬之戀》,於本Blog / FB專頁連載中
2. 自由行天書《澳洲任我行 (悉尼、坎培拉、臥龍崗) 食買玩一本OK》
3. 愛情攻略《戀愛不是請客食飯》
4. 深度旅遊分享《打工旅人——工作假期六國誌》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