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6

《粗口的浪漫》

2018_01_26_蔣薇MenClub
 
網上資料圖片
 
粗口,細細個阿媽就教落唔好講,老師又會話唔好講,但依家咁大個人,有邊個敢話自己唔講粗口?唔識粗口?
 
仲記得小學嗰陣要鬧人係點?「你去死啦!」「你食屎啦!」已經係好Powerful嘅粗口,好似對方真係食咗屎咁,小學雞時代嘅粗口係可愛嘅,亦少咗好多身體部份同形體動作;到中學時,開始識講「仆街」「撚樣」「屌你」之類,大家發育到咁上吓,開始覺得缺乏性暗示嘅粗口唔到肉。
 
最高鋒嘅粗口時代應該係高中,開始無王管亦放縱,大家互屌好似家常便飯咁,八字真言,十六字真言同二十二字真言都係當時學返嚟;反而上咗大學,大家無咁熟之餘仲要懶係成熟,粗口講少咗,英文講多咗,更唔駛講出到社會,再唔開心你都只可以係心中暗屌,面上仲要奉迎住客人。
 
粗口分為兩種,一種係屌完佢會搞到無彎轉,另一種係朋友之間互屌,好似鬼佬講:”How are you”"Good thanks” “How are you”換成「喂,屌你!」「點啊撚樣!」。
 
點樣分辨同一個人有幾熟?其中一個方法係觀察一下你同佢會有幾多粗口交流,如果你哋開口埋口都係「仆街」「撚樣」「屌你」「收皮」,重重重點係,講完好似無講咁,下次又會再見面又會再互屌,咁呢種只可以話係真兄弟了。
 
曾經認為,粗口係一種攻擊,我講粗口鬧你,你就會受傷,而互屌之下睇吓邊個有更高嘅粗口技巧,好似九品芝麻官入面嘅比武咁,但人大咗,你會發現鬧對方並唔會受傷,而且成個情況變得好市井,好爛仔交,反而對件事失焦。
 
後嚟我會覺得粗口係一種發洩,講粗口,唔係要去鬧其他人令人受傷,而係講完之後令自己個心好過少少,就好似大悲咒咁,講完你會覺得治癒了,對麻煩客,對仆街老闆,你唔會當面鬧佢,但你暗中講粗口或者同朋友呻時講,你個心都會舒服咗。
 
粗口,今時今日已經唔再係難聽,做得人耐,你會發現世上有好多情況係難聽過粗口。
 
諗返起當年嘅二十二字真言,我覺得啱啱聽到句:「我唔認為自己係一個無誠信嘅人」難聽得多。
 
蔣薇
www.fb.com/maydream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