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4日

男人的Fantasy (一五五) 「男人的第一次科技」

10b8c688-143a-4258-acaa-22112bb6ce3d
 
網上資料圖片
 
細細個睇電視睇得多,但睇還睇,其實對於電視機我無咩認識,因為結構複雜之餘,又無咩壞,所以對於電視機嘅認識,我係只限於開關掣。
 
我人生中第一次接觸電器,又或者話係近距離接觸科技,應該係錄影機。
 
我四年班開始就研究錄影機,點樣開、點樣閂,我點樣可以放盒錄影帶入去睇,而最重要係,我點樣可以睇到神不知鬼不覺,同遇上危急時,我識得應付。
 
一切一切,都係因為三年班我幫阿媽摺衫時,發現老豆櫃筒,有一盒日本咸帶收喺佢堆熊貓牌底褲下面。
 
呢類帶多數都無名無姓,齋盒一個咁穩藏於衣衫一角。老豆心明最危險嘅地方係最安全,所以我都摺咗成年衫先發現呢盒嘢。
 
當時仲天真過龍珠入面個孫悟空嘅我,對於無名嘅錄影帶只有一個概念:入面係空帶嚟,應該係老豆準備用嚟錄「歡樂滿東華」或者「勁歌金曲」。但好快我小小嘅腦袋又分析:
 
「如果係空帶,咁點解唔放返去錄影機隔離堆空帶度?」
 
終於有一日,我襯屋企無人,我偷偷地拎盒帶出嚟研究,最後確定真係無名,我就放入錄影機睇吓入面係咩嚟。
 
就係咁,人生第二次嘅「男女愛情動作片」情節出現喺我眼前(第一次係阿嫲帶錯我去寶石戲院睇早場),嗰份震撼感我夠膽講係驚天地泣鬼神。
 
正當我睇咗大約幾分鐘之後,我知道自己要收手,老豆老母係隨時會返嚟。但呢個時候問題就嚟,我唔記得咗我由邊度睇起,因為我一開始時已經係戲玉,我唔記得咗邊度睇起!俾老豆發現點算?佢會唔會同我脫離父子關係?
 
最後我求其將盒倒返三幾分鐘,求求其其就放返入櫃入面,但之後老豆每次打開櫃筒,我個心都會有種好驚嘅感覺,好彩最後都係無事。
 
但呢盒錄影帶實在太有魔力,小小嘅腦袋發揮大大嘅潛能,我開始諗,我點樣可以隨意觀賞佢,而無人發現。
 
就係咁,我開始研究,最後俾我發現timer reset呢個掣。呢個掣,就係我通向世界嘅大門,就係我雄性荷爾蒙生長嘅源頭。
 
亦都因為咁,我人生識得解決錄影機食帶嘅問題,都係咁樣學返嚟,人喺危險關頭就會發揮潛能,特別係你喺阿媽仲有十五分鐘就返屋企時,遇上錄影機食咗餅咸帶嘅生死存亡,無嘢會再難到你。
 
寫呢篇嘢嘅靈感係來自我九歲嘅仔仔,有一日佢想同我minecraft online ,我因為忙隨意咁講咗句「搵唔到server」,隔一個星期,佢就話俾我知佢自己上網學識,自己砌咗個server出嚟了。
 
我開心嘅除咗佢有我當年天份,更開心嘅係,我嘅魔力係可以媲美老豆當年盒日本咸帶。
 
成就。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
2017年11月17日

男人的Fantasy (一五四)《讀書好》

2017_11_17_薛可正MenClub
 
網上資料圖片
 
細細個成日聽過一句說話,叫「細時唔讀書,大個做運輸」。細細個聽就覺得好似一個恐嚇咁,但慢慢長大,我就覺得呢句說話只係話俾你知,應該點樣面對人生,先唔好難為自己。
 
每個人嘅天份都唔同,呢一樣係我哋唔可以否認。但唔否認係唔夠,及早知道自己嘅天份喺邊度,再去發展,呢個先係我哋人生中最可以快樂嘅因素之一。
 
做咩呀,唔明呀?好簡單,你唔係一塊讀書嘅材料,就要及早放棄讀書。呢句說話係咪聽起上嚟好荒謬?但其實小弟我就係一個完全唔識讀書嘅人辦。我天生記憶力差,對閱讀同英文都有障礙﹝我自己覺得﹞,無論我點用腦,點花時間,我都係讀唔入腦。但當年嘅我又點會知道呢個事實,最後折騰幾年,唔係我放棄讀書,而係讀書放棄咗我。
 
我無諗過自己可以成為一個作家,但我讀書時中文作文又真係幾好,曾經試過有老師將我篇作文好似故仔書咁喺堂上面讀出嚟,同學們都幾好反應。咁既然我中文幾好,但讀書唔叻我可以點做?我好幸運咁,細個時候未有電腦,無互聯網嘅童年係呢個年代想像唔到,我哋可以玩又唔使錢嘅玩意唔多,唔係執吓爛紙皮就係玩捉人仔,而我仲有多一個嗜好:執公仔書睇。
 
公仔書即係港漫,當年咩龍虎門如來神掌,只要有字有公仔嘅我都照睇,睇完無嘢做我再睇,好多文字就係咁樣根深柢固地成長起上嚟。到後來廿幾歲,有一次喺一個論壇入面,我嘗試寫故事嘅情況下,幾十年港漫嘅習慣,令我一直走到今時今日,都仲有人問,你讀書時中文係咪好叻?
 
我係一個中三未讀完嘅懶學生,到後來知道書唔夠用,先去報啲文校中五呃張沙紙搵工,但今時今日我覺得自己中文比好多大學生好,呢個唔係驕傲,係事實,因為相對地我嘅英文都比好多幼稚園學生差。天生我材係必有用,唔好狹隘地俾框框自己,亦都唔好界限自己嘅發展,唔好覺得唔讀書就一定死,除咗真正嘅離世,係無「今次死喇」呢回事。
 
我成日用呢個諗法去教仔,佢唔想做嘅我唔會逼佢,就算佢好似佢老豆我當年咁讀唔成書,佢總有自己天生嘅能力,做爸爸嘅有能力幫佢發展,總好過叫佢個個星期去學非洲鼓,去競爭一啲佢本來唔需要嘅經歷同成長過程。
 
人認知自己先係最大價值,知道自己個燈掣喺邊,你總有一日可以發光。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
2017年11月10日

男人的Fantasy (一五三)《同另一半工作》

2017_11-10_sit menclub
 
網上資料圖片
 
好多男人都好怕同女人共事,因為男人同女人天生嘅基因、思想、情緒處理等等等等問題都好唔同,如果有得揀,我諗大部分男人都係想搵返男人去做同事。
 
另一半就更加唔使講,男女一齊要決定一件事本來就已經煩,你仲要搵埋人生上已經要同你做大部分決定嘅人,去進佔埋你工作上嘅範疇?咁咪真正成條命都比埋佢?
 
好多女人唔講事理係真,但好多女人能幹都係真。喺一個父系社會入面,男人作為一個領導者角色,點都要相信世界上好多必然嘅定律,就好似無一樣事情係絕對壞一樣,就算係屎都可以用嚟施肥,女人做事又點會一面倒無用?
 
我個人好持平,我係好鍾意同另一半共事。先講,女人體質其實大部份都係外柔內剛,忍痛同捱苦都比好多男人好,好多時為咗証明自己存在,會主動付出更多去配合。
 
嗱,就係咁,男人咪做少好多嘢囉,比啲機會佢哋,去啦去証明自己啦。
 
男人同男人因爲太熟悉大家,所以當一件苦差大家都唔想做時,就會落入一個糾纏嘅漩渦,過程中鬥智鬥力,推卸責任,最後件事毫無寸進,不進反退。
 
我哋清楚女人脾氣,摸住石過河,發揮一加一大於二嘅精神,咁先係真正領導者嘅決策思維。
 
再者,有另一半同你衝鋒陷陣,喺事業上唔孤單係好重要嘅事。最起碼喺你打拼到好攰時,有一個人痛你所痛,一百巴仙咁明白你,我包你第二朝起身,又係開開心心咁繼續努力落去。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
2017年11月03日

男人的Fantasy (一五二)《周身骨痛》

12424588_688910537915175_1627274616_n
 
網上資料圖片
 
我開始覺得,男人除咗怕甩頭髮之外,仲有一樣嘢都得人驚嘅,係身體上突然有啲無名痛楚出現。
 
當然「無名」係我哋一廂情願嘅諗法,著實呢啲徵狀,係我哋身體慢慢衰弱嘅警號,講得精準啲,即係你老咗喇叔叔。
 
但人又點會唔知道自己一旦老咗會變成點,只不過係唔知道會咁恐怖,同埋無助。
 
話說努力咗半年之後,小弟做導演嘅電影《起底組》終於煞科。學《回魂夜》入面個周星馳話齋,當我個意念一鬆嘅時候,隻左手有一晚無啦啦就痛。
 
唔係撞傷唔係割親,由手肘慢慢去到手指尾咁痛。開頭我唔理佢,以為過幾日就好,但我太天真,個世界唔係我諗到咁簡單。至少隻左手唔係咁簡單。
 
我第一次痛到瞓唔到覺,「瞓唔到覺」我一直覺得係好誇張嘅說法嚟,成晚流流長幾個鐘,點會少少都瞓唔到,但你無錯呀,我真係瞓唔到,隻手好似有個起駁器咁,啲痛係一下、一下、一下咁跳住痛。
 
一晚,足足一晚。
 
嗰一晚我有少少崩潰,肉體嘅痛我忍到,眼瞓我都忍到,但無助同無力感我忍唔到。
 
我曾經係一個以為有信念就咩都唔怕嘅人,但痛完一晚之後,對唔住我收返呢個信念,原來好多事可以無聲無息咁嚟,將你殺完一個措手,然後再來一個不及。
 
我好似傻咗咁四日睇咗四次跌打,由第一日揀個唔係太痛,到後來搵個唔知好唔好,但出名痛到甩肺嘅鐵打師傅去幫我。
 
一星期後,我終於減輕咗大部份嘅痛,但無助感喺我心入面不散。人原來可以控制到嘅嘢真係唔多,所以我要控制好我可以控制嘅事,包括習慣、包括心態。
 
唔好太操勞,唔好怕睇醫生,唔好比藉口自己去太攰,消耗咗嘅嘢就係消耗咗,追唔返的。
 
人到某一個年紀就要識調節,心理又或者生理都好。消化然後迎合,呢個係我哋一生嘅功課。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
2017年10月27日

男人的Fantasy (一五一)《再見兄弟》

man-praying
 
網上資料圖片
 
我成日強調男人一生之中,有好多唔同嘅階段。呢啲階段會發生一啲令男人成長嘅事,令佢哋可以更強大咁面對人生路上剩低落嚟嘅每個難關。
 
不過有一啲階段,如果可以揀嘅話,我寧願一世都唔會觸及,永遠都唔需要喺呢一部份成長。
 
我有一位好朋友,阿斌,
我認識二十幾年嘅阿斌、
我識得足球以嚟就陪住我踢波嘅阿斌、
曾經無所不談,晚晚一齊打機嘅阿斌、
亦係「我們怎麼了」入面嘅阿斌。
 
上星期某一個夜晚,突然離開咗呢個世界,離開咗我哋一班朋友。
 
男人其中一個階段,應該係一生中最重要嘅朋友離開之後嘅啟發同感受。
 
阿斌離開嘅一晚,我用咗幾個鐘去冷靜自己。我試圖去消化呢件事,但其實有乜嘢需要消化?
 
成長路上嘅朋友離開,連帶最開心嘅回憶,以後都會劃上一筆黑色嘅痕跡,無嘢需要消化,就係破碎咗嘅感覺。
 
朋友群組入面,大家都安靜咗一晚,第二日大家心情回復,又繼續開開心心咁傾偈。我讚成呢種處理,悲傷嘅事唔需要延伸,阿斌性格內斂,但我知道佢想留低俾我哋嘅,一定係佢嗰份內斂嘅幽默感。
 
但每日睇到好多有關阿斌嘅事,個心都係痛到唔識形容。佢踢波鍾意扮簡東拿、佢唱歌鍾意扮郭富城,呢啲都係我唔會再搵得返嘅風景。
 
有一晚,我試圖將阿斌嘅離開,向九歲嘅阿仔解釋生死嘅事,阿仔望住我冇出聲,最後問咗我一句:「爸爸,咁你仲有冇嘢想同斌叔叔講?」
 
阿斌嘅離開,係切切實實咁將我以前當做理論嘅事,狠狠咁幫我實習一次。邊個話你知朋友一定可以到老?邊個話俾你知你哋大把時間相處?
 
做人,總要緊得且行且珍惜;呢個階段嘅領悟,好沉重,好痛。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