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26日

男人的Fantasy (一三零)《瘦啲好》

2017_05_26_sit menclub photo
 
網上資料圖片
 
啱啱過咗三十八歲生日,望住日曆,成日感覺到人生已經過咗一半。不過死我其實唔係好怕,只係覺得人生如果無咩變化,就算俾你活到齊頭一百歲都係白活。
 
但係求其搵啲手藝去學,又或者係搬間屋,都好似唔能夠喺呢個「年紀」做到變化嘅效果。我諗咗好耐,都係諗唔到,最後身邊有一個人同我講,如果我十一月十號前,可以減到好似彭于晏咁,佢就請我食一餐大餐。
 
「彭于晏咁」到底係一個乜嘢概念,我不禁搵返套《激戰》出嚟睇一睇,睇完之後,再上網搵吓減肥節食健身嘅食譜,嘩…啲乜嘢唔可以食碳水化合物呀、食雞唔可以食皮之類之類嘅做法,我呢一世仔真係諗都未諗過。我起身最中意食茶記沙嗲牛公仔麵加多杯凍華田,午飯晚飯食咩都好都會食到十二分飽,一個唔小心去到半夜仲未瞓,就會著住對拖鞋去麥當當等佢個早餐通粉加多塊芝士先過癮。
 
相比之下,我跟住落嚟要食嘅嘢可以話同屎無分別。啲唔准用油煎嘅柴皮雞肉同埋無味西蘭花,無味加埋無味最後都係無味,但係正正係咁,我先覺得好玩好正,食完全唔同嘅嘢,食啲好似受苦咁嘅嘢。最後習慣佢,喜歡佢,再喺佢身上得到你想要嘅效果,呢個就係我想要嘅感覺。
 
人唔可以太自由,如果你真係好幸運地可以好自由,請你自虐地俾返少少約束自己。人有絕對自由係最無自由,我講緊嘅係個心同份精神。有賽道嘅人生先有目標,一塊大草原俾你狂跑三日,最後你會唔知自己想跑去邊,目標又喺邊。男人最忌就係咁,最易迷失都係咁。
 
七月尾將會有一個新工作,希望到時可以用一個我想要嘅新形象示人,去展示一下自己嘅另一面,亦考驗一下自己嘅意志力。
 
身為男人要去照顧好多人,點樣都係健康啲、瘦啲好。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
2017年05月19日

男人的Fantasy (一二九)《出軌但不要殺人》 

2017_05_17_薛可正MenClub Column
 
出軌,但唔好殺人。
 
呢個年代,伴侶之間嘅出軌機率,我個人認為百份比已經去到……嗯,你哋可以唔同意,但我覺得已經有八成以上,仲要已經係保守估計。
 
我成日都強調,科技發達,無論係溝通嘅工具,定係做假圖嘅威力,都好容易將「出軌」呢一件事簡易化。呢一種文化嘅演變,對我哋人類普遍偽善嘅道德觀上,起咗一個非常大嘅衝擊。
 
即係去到一街都係出軌經驗嘅人群當中,我哋依然要抱住個舊有嘅偽善道德觀示人,定係強勢咁去衝擊人類一直以嚟都奉行嘅一夫一妻制最好?
 
既然出軌已經變到成行成市咁,咁出軌係咪已經變到無咁討厭?我個人認為又唔係,需知世上最可貴嘅嘢就係「層次」,我哋習慣搵到所有事入面嘅層次,你嘅世界觀自然就會大好多。
 
正所謂,出去叫雞又係出軌,溝咗老婆個姊妹都係出軌,但其實分別又大唔大呢?
 
答案係大嘅,因為一個男人你就算叫雞,出去搵乜春PTGF都好,呢啲只係你單方面破壞你同你另一半嘅感情。但如果你溝嘅係老婆個姊妹,你仲破壞緊你老婆成個世界。
 
感情出事就友情補位,呢啲永遠都係千古嘅定律,好少人失戀會搵老豆老母傾,因為自古親情友情愛情就有不同職責不同位置,你依家炸人基地都已經夠無良,仲要斷人後路?唔係趕到咁絕呀吓?
 
好多人出軌原因係貪玩,貪玩貪到炸咗身邊人成個世界咁滯,咁又真係幾好玩。呢個世界盜亦有道,你可以賤格你可以仆街,呢啲屬於個人修養嘅事。但去到因為玩而毀滅其他人一生,你哋有冇諗過,其實做人可以自私到一個咩程度?
 
愛情入面,最重要唔係長情,而係同理心。如果你驚俾人用把刀斬,記得唔好因為玩而搵把刀拮人。
 
一啲都唔好玩。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
2017年05月12日

男人的Fantasy (一二八)喇叭女人

2017_05_13_薛可正MenClub Column_喇叭女人
 
網上資料圖片
 
以前聽過人形容一種女人,就係把口唔收,有咩事都要周街講。
 
但我覺得呢個講法係唔成立,因為一個人除咗痴線之外,無咩可能會周街同人講佢自己想講嘅嘢。正所謂人要面樹都要皮,佢係口疏,但應該唔係弱智。
 
但自從有咗互聯網之後,我開始信呢個講法。以前成日見啲女人喺Forum上面,用好多假戶口,去講自己身邊所有事。有公事有私事有人事但最多就係性事。但諗諗吓又覺得正常,當年仲係互聯網人事未太發達嘅年代,見個網友都好似好大罪咁。人與人之間嘅距離,其實體現喺現實世界入面,仲未算太近。
 
直到Facebook嘅出現………
 
「夠膽你以後唔好搵我,我唔一定要取悅你。」
 
有一日見到我朋友阿雄女朋友阿姿嘅Facebook有呢個status,立即就打俾阿雄。
 
「你同阿姿鬧交咩?」
 
「係呀,你又知嘅?」
 
「我睇佢status嘛,佢仲話佢唔一定要取悅你,雄哥有咩睇法?」
 
「仆街正八婆嚟,叫咗幾多次唔好乜都拎上網講。」
 
阿雄好少講粗口,喺我面前鬧阿姿仲係第一次。但宏觀咁去睇阿姿嘅行為,鬧佢仆街係有少少唔客觀,但鬧佢八婆呢兩個字真係唔過份。
 
阿雄話俾我知,原來佢哋鬧交嘅內容,只係阿雄要加班加到十點,返到屋企佢見阿姿原來一早煮到成枱都係餸,但從來無通知過阿雄。
 
最後阿雄講下次如果佢煮咗飯,可以早少少同佢講聲。
 
阿姿答佢,呢個係驚喜,如果你唔中意呢個驚喜,ok fine!
 
望返阿姿嘅status,已經出現一班阿姿一早知道會出現嘅跟車港女:
 
「姊妹我撐妳」
 
「男人係咁,唔需要理佢哋。」
 
「今晚飲嘢啦baby。」
 
「妳值得更好,姿姿。」
 
多到好似臨記咁嘅朋友不斷走入阿姿個status鬧,由唔開名鬧到開名,再由生活事鬧到私人事,件事愈搞愈大,最後搞到阿雄叫分手。
 
「我唔明呢啲女人諗咩,同最親近嘅人鬧交,反而去搵一班同自己平時完全唔close嘅人去幫手鬧。」阿雄問我。
 
「四個字形容哂,個腦裝屎。」我答
 
「精警。」
 
「多謝。」
 
存在感每個人都需要,但絕對唔會係用糾黨同踐踏變出嚟。女人修養有好多種,把口就係其中一個必修科。
 
相比起嚟,我諗我都係中意安安靜靜識解決問題嘅,就算脾氣大啲都無所謂。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
2017年05月05日

男人的Fantasy (一二七)龜密

2017_05_05_薛可正MenClub Column_photo
網上資料圖片
 
呢個年紀,同一班老死出嚟食飯,話題點都離唔開湊仔。
 
幾年前約食飯簡單得多,幾個男人,一個地方,買兩打大啤就先到先等。邊有話邊個遲到邊個早到,早到就食先,叫到一枱都係,唔係串燒就係打冷。遲嚟嘅自己知自己事,要食大眼雞尾,又或者係夾到碎屍咁嘅茄子,一樣大大箸咁夾入口,唔理有邊個口水尾都食得開開心心。
 
次次食飯,無凌晨三四點都唔願散。其實傾嚟傾去都係嗰幾樣。日頭返工太多討厭嘅人,搵一班有親切感嘅朋友同兄弟,去重覆講住一啲大家仲識笑嘅事,已經係好好嘅回復。
 
好多人睇到呢度,一定講呢啲就係「男人的浪漫」,但我幾討厭呢啲濫用咗嘅所謂潮語。連阿婆都識講嘅,真係好難再講得上「潮」。恰當少少,求其叫做「龜密」仲好。一班龜公縮埋喺個角落頭度講秘密,中。
 
但每一個人又或者係每一班朋友都會有唔同階段,總有三幾年時間大家會約唔齊人。跟住慢慢就會有成員離開,有人加入。有人會呻大家嘅友情返唔到以前咁,計我話你都低能,日日瞓隔離嘅情侶都會有山高水底啦,何況係一班日忙夜忙嘅麻甩佬。
 
喺你地最黃金嘅十年,你哋會拍拖,結婚、生仔、創業、失戀、離婚等等,無可能每一個高低都會有大家喺身邊,因為每個人嘅路口唔同,我轉咗份返夜晚嘅工,其實就已經唔見咗好多同朋友見面嘅時間,但呢份工又可以一個月俾我多一皮嘢供樓,所以有好多取捨都係必需。
 
少咗見朋友係唔係等如無咗班朋友,就睇你同大家嘅感情有幾深。回魂夜個周星馳話齋,個信念一鬆嘅時候,好多嘢都會控制唔到。你對呢份友情有幾肯定,會成為你哋仲會唔會聚埋一齊嘅一份決定。
 
近兩年,好多朋友都做咗爸爸。偶爾一個飯局,成員已經唔同晒。我哋唔會再一枱都係啤酒,由食串燒到食一啲比較適合小朋友食嘅晚餐。唔好再坐大排檔喇,搵個舒舒服服但係風口位唔好咁凍嘅。七點你哋班人好嚟到喇,我個仔眼瞓要瞓喇。
 
我哋唔再講太多男人話題,起勢咁捉住個一年未必見到兩次,但真心覺得佢好可愛嘅世侄玩。叫我叔叔定哥哥,又或者叫邊個阿嫂做姨姨定阿婆。形式一樣,對白全改,但我哋一樣開心。
 
愛情要歷練,其實友情都係。唔好見少一兩年就覺得大家友情不在,因為喺某一日,你哋因為投契先會成為朋友。如果你願意,呢份投契依然會一世跟住你哋嘅。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
2017年04月28日

男人的Fantasy (一二六)飲杯酒

2017_04_28_薛可正MenCLub Column
 
網上資料圖片
 
「喂,唔好飲喇。」星林拎走我手上嘅杯,再隨手將一塊生果放入我口裡面。生果係甜嘅,但我覺得太無質感,幫唔到我呢一個時刻想要解決嘅事。我一手搶返杯走,再一啖倒晒入個口度。
 
「樂哥,好小事咋係咪呀?」星林向住我攤攤手,有種不屑但又關心嘅感覺。
 
我叫周子樂,同女朋友Yumi分咗手二十七個鐘。
 
「小事?咁飲杯酒都係好小事之嘛。」我無望住星林,我唔想同佢拗任何需唔需要飲酒,或者愛情有幾大件事嘅觀點。
 
我咩都唔想諗,快快手飲醉我就可以瞓覺。
 
「點解你唔可以理智少少?女人無咗咪搵另一個,你工又唔返,晚晚落club又叫女又開酒,張張單都成皮嘢,你好寂寞咩?你要女人嘅洗幾百蚊去叫完雞咪返屋企瞓囉,你已經周身卡數喇樂哥。」
 
「我唔係要叫雞呀星林哥…我叫你出嚟…唉…算喇。」
 
「我知道你心情唔好,但可唔可以做啲理智少少嘅做法呀?」
 
「點先為之理智?」我坐直個身,望住星林。
 
「正面啲囉,有唔開心就去做運動,無女咪使幾百蚊去叫雞囉,叫雞呀,再唔係使幾千蚊搵個乜嘢PTGF陪你行街睇戲,使乜坐喺度飲埋啲傷身嘅嘢?目標為本好唔好呀?」
 
「嗯,好建議。」
 
「咁我哋走啦,唔好用啲無謂錢。」
 
「但我想飲埋先。」
 
星林拉我起身,我又坐返低。我喺呢間CLUB已經連續第三晚,搵咗一個叫suki嘅小姐陪我,都已經係第三晚嘅事。如果你問我點解會呢個狀態,可能就係yumi對我嘅態度令我變成咁。
 
做咗幾十年人,拍過好多次拖,有經歷所以有經驗。一個人打算離開自己,你會感覺到。我可以話俾你知,呢一種感覺係天下間最討厭嘅事嚟,嗰一種好快被人離棄嘅預兆,係最難以招架。
 
呢一種被離棄嘅感覺,會勾你人生入面所有被離棄過嘅畫面,正面衝突根本就係一件折磨自己嘅事,因為你永遠鬥唔過「感覺」呢個魔鬼。
 
我搵一個熟悉嘅地方,搵幾個熟悉嘅人,每一日可以俾我不停咁飲,因為一路飲到個頭痛我可以唔使諗太多無謂嘅事。我見到最好嘅朋友,同一個用錢換返嚟坐我身邊嘅女仔,係我知道佢哋都唔會走,唔會突然離棄我。
 
個頭好痛,我諗唔到嘢喇。
 
最後一句,我知道星林所講嘅嘢都係啱,身為一個唔需要飲酒嘅人,係完全有道理講出一返又健康又正面嘅訓話。我會抄低哂佢,下次再同星林講,喺佢又俾女朋友飛嘅時間慢慢講。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