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20日

男人的Fantasy (一七四)金像初見

300px-HK_尖東海濱平台_TST_East_Waterfront_Podium_星光花園_Garden_of_Stars_香港電影金像獎座_December_2016_Lnv_2_02
 
網上資料圖片
 
第一次進入金像獎會場,心情完全可以用「爽」嚟形容。首先我要澄清,我唔會諗下一年自己有冇可能參與到金像獎,開心亦唔係因為我憧憬自己可以喺呢個舞台上面擁有啲乜,開心只係單純地,可以接觸到一個一直都好想觸摸到嘅舞台,那怕只係一個小觀眾。
 
另一個好想入場嘅原因,係因為「起底組」有三位成員都有份提名角逐,用朋友身份去睇朋友拎獎,都係一個有型嘅事嚟。金像獎前席,我分別向鄧麗欣、鄧月平同我嘅攝影師譚運佳送上祝福,莫論結果如何,佢哋喺我心目中都係最好。
 
行入會場,衣香鬢影。著到好似出旺角睇戲嘅我當然搵個地方匿埋先,不過見到好多人情百態,都幾過癮。最開頭當然會見到一眾紅星,佢哋一出場就前呼後擁,粉絲們大叫嘅大叫,缺氧嘅缺氧,明星就係需要呢份支持,你哋唔瘋狂,佢哋就搵唔到自己存在嘅價值。
 
我又見到一啲電影圈邊緣人,一日到黑都話自己有十幾套戲要開,但次次見親佢,唔係以記者身份去食人哋嘅慶功,就係見到佢喺電影閃過三幾秒,然後再睇到佢放喺Facebook不斷重覆。
 
又再有一啲朋友,根本同電影圈係沾唔上關係,頂多都係監製個朋友嘅朋友個朋友,但依然著得隆重過周秀娜,仲俾我見到佢扮唔小心行入紅地毯,超級興奮咁向兩邊好多記者揮手。我聽到有記者問:「呢個阿姐邊個嚟?」無人答佢,其實已經無人需要答佢。
 
呢幾種場面,見慣不怪,亦無好壞之分。行入電影圈呢段時間,令我最大啟發就係,唔好死。
 
要喺電影發展,你堅持唔好死就得。係咪好熟面口嘅情節,係咪諗起喜劇之王入面個周星馳?呢個圈子一日一個朝代,只要你唔死,唔知邊一日你就可以憑一個你自己都諗唔到嘅原因大紅,當然我係講可能啦。
 
用心做好自己嘅事,再堅持自己唔好死,你總可以喺電影圈入面,做到自己想做嘅事。我想做一個講故仔嘅人,無論係編劇定係導演,或者係用文字定鏡頭去影響人,呢個工作都係我一直都好想做嘅事。
 
行入金像獎,我視為探索電影圈最後一步,往後唔再係無見識嘅新人,所有事都要自己處理。
 
最後,我三位好朋友都唔可以得獎,但唔緊要,大家一齊再努力,唔死就得架喇。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
2018年04月13日

男人的Fantasy (一七三)肥仔做運動

2018_04_13_ Sit menclub
 
網上資料圖片
 
成日都話人到咗一個年紀,點都要做返小小正事係咪?呢句說話我講就講得多,最近終於都的起心肝去做返一件需要做嘅事。
 
呢件事,叫運動。
 
首先講明先,我係一個肥仔嚟,係由細肥到大,唔算好肥但又唔會覺得係瘦嗰一類。有口德嘅朋友會話我係「大隻」,賤少少嘅會形容我做「大件」,最賤同時亦都係最多人做嘅係多數直接叫「肥仔」,不過叫咗三十幾年,慣哂。
 
要做運動要減肥,其實唔係因為怕俾人叫「肥仔」。而係年近四十,開始學識愛身邊嘅人,先唔好講到俾咩錦衣玉食佢哋,最基本俾一個好嘅身體去陪住佢哋,已經係最好嘅表達。
 
但個人懶就係懶,由我諗自己要做運動開始,我第一樣就係諗去邊度買一個跑步時可以裝住我電話嘅套。你知啦,一個人跑步好悶架嘛,仲要無嘢分散嘅話,強大嘅信心好快就會支撐唔到,所以我第一件事就去買個電話套。
 
點知行完又行搵完又搵,單單係浪費喺呢個電話套上面,我已經用咗成個月時間,去咗好多運動店都搵唔到,呢個時間我有一個覺悟
 
「可能係個天唔想我運動,話唔埋可能跑跑吓心臟病發或者俾個女司機成架車剷上行人路撞死,一定係咁。」
 
正當我個智志力一鬆,覺得個天唔想我跑嘅時候,個天真係俾反應我,佢叫我唔好亂講,上天有好生之德,拯救一個肥仔變肥豬咁有功德嘅事佢又點會唔鼓勵呢?
 
就喺嗰晚,我行行下信和,睇緊公仔書之際,無啦啦俾我喺一間電話舖入面見到我想要嘅電話套,仲賣三十蚊兩個。
 
「老闆俾兩個我,一黑一白丫。」
 
就係咁,我就開始咗我嘅跑步旅程。我首先計劃自己第一晚跑兩公里先,因為啱啱跑返,唔想操得太勁。我Download完個跑步App,計算好行程,著埋對洗到乾乾淨淨嘅跑步鞋,大叫一聲就開始跑。
 
良好嘅天氣、積極嘅心態加上整齊嘅裝備,最後我跑咗大約700米就停低。無睇錯,係700米。唔知係咪我開始跑時跑得太快,我真係跑到700米就跑唔到落去。周杰倫首「等妳下課」都未播完,我就下咗課先。
 
「薛可正你係廢柴」呢個諗法開始圍繞住我,平時我見個師奶都閒閒哋跑半個鐘,我宜家幾嘢就無課,我點接受得到!!!
 
由嗰日開始,我每日都跑,由700米跑到1700米,最近慢慢進步到3700米……
 
雖然好多人眼中,呢個仲係一個微不足道嘅距離,但對於我呢個腳傷嚴重同時懶根更嚴重嘅人嚟講,可以搵到一樣訓練恆心嘅事已經好難得。我好享受一路聽歌一路跑步嘅私人空間,雖然偶爾會有啲意想不到嘅事發生(例如比狗追)。每日有一點點嘅進步,唔使望住太強大嘅目標,滿足到自己就已經好過癮。
 
肥仔做運動,其實就係咁簡單。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
2018年04月06日

男人的Fantasy (一七二)佛系作家

2018_04_06_sit menclub
 
網上資料圖片
 
最近好興佛系,意思就係咩都唔做,坐喺度等緣份到,聽落好似好消極,但諗諗吓其實又未必。
 
就好似以我做寫作為例,長期一個人工作,我任你諗到乜嘢絕世好橋,你都只能一個人去享受。因為諗到好橋只係個開始,跟住點樣寫返三五七萬字去完成呢條好橋,先係最難嘅地方。個過程冇人會幫到你,你唔可以亦無可能向外求,非常孤獨。
 
到寫完本書,出書之時,假設你好好運本書好受歡迎,當遇到讀者時佢好開心咁走埋嚟同你講
 
「我有睇你本書呀。」
「多謝你。」
「你寫得好好呀。」
「哈哈,多謝你。」
「幾時會再寫呀?」
「啱啱捱完十幾萬字你咁快問我幾時再寫?」呢句就心諗啫,呢句先係真
「好快喇,哈哈,多謝。」
 
跟住,就好似曾路得首歌咁,我哋已經唔知講咩好。可能係我個人其實唔外向,唔知點解每次有人兜口兜面同我講「我有睇你本書」我都係唔識答佢。
 
我研究咗好耐,我發現好多中途出家嘅作家都係咁樣,不擅詞令唔識交際,慢慢個人會愈嚟愈摺。就算俾你出到三兩本書係反應好,出版社想搵你做多少少同讀書見面嘅聚會,你都會慢慢咁猶豫,因為自己信心本來就唔大。
 
加上讀者好多都無咩忠誠度,又或者可以講佢哋唔需要。所以當你有一兩本書紅完之後,你嘅注目度就會降低。再無咁多尖叫聲時,你就會開始愈縮愈後,開始連出版社都唔交際。內心有超強嘅自卑感,覺得其實人哋都唔係好需要你。
 
就係呢一種狀態,個人愈來愈無自信,慢慢開始連最鍾意玩嘅專頁都無嘢講,一個月先出一兩個帖,仲要係廣告嚟。咁樣點會做得好,慢慢連個專頁都唔喜歡我哋,出咩帖都無咩人睇,谷底再向下,原來仲有谷底。
 
就係咁,唔諗新故、唔交際、唔見讀書、唔玩專頁,一日到黑發呆,唔知喺度等咩,緣份到咗,自然會有第二本爆紅嘅書。
 
呢個就係一個佛系嘅網絡作家。
 
睇到呢度如果你覺得我哋好慘,以後我哋出書時,麻煩幫我哋做多啲介紹俾其他人,日日喺FACEBOOK放我哋本書出嚟大叫「好好睇」叫到我滿意為止。出街時行到悶就逐間書局問吓有冇我哋嘅書,如果有嘅問佢點解唔放個當眼嘅位,如果書都無晒就問佢點解唔入。
 
只要你哋俾心機咁做,就可以救到我哋一班佛系作家,阿彌陀佛。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
2018年03月29日

男人的Fantasy (一七一)給爸爸的信

2018_03_28_薛可正MenClub
 
網上資料圖片
 
「小時候,你已經常常往返內地工作,老實說小時候真的感覺不太大,反正每個週末都會看見你回來。
 
但到了每個星期一,你要走的時候,上學的我也會有一點不捨的感覺。
 
我們的感情也大抵如此,積聚很深,也埋得很深。
 
有時候放長假期,媽媽也會帶我和姐姐到蛇口找你,你的宿舍很熱、很悶、也很簡陋。
 
我記得那個大廈外的地盤,也記得那一間我只愛吃芝士火腿三文治的餐廳,印象最深的,是一部紅色的單車。
 
都已經三十年了,再強逼自己去記一些細節,跟折騰自己沒有兩樣,都記重點吧。
 
我記得宿舍外的花草,也記得你工廠離宿舍也有一段距離,你跟媽老是叫我不要把單車開得太遠,我每次也很聽話,不去太遠,就只比你們限定的範圍多兩倍而已。
 
又有一次我到處亂去,不經不覺踩到了你工廠那邊。當時我和你工廠的距離,就只有一條馬路那麼遠,一條來回加起來有八條行車線的馬路。
 
忽發奇想,我天真地認為如果我越過這條平均每秒有三至四輛汽車經過的馬路,把單車駛到你面前,你會有驚喜甚至嘉許我的可能性,因為一個八歲的小朋友經過你工廠門外那條馬路來到找你,這份誠意你真的不能不感動。
 
在一輛大拖頭經過之後的三秒,我決定向前衝過去。
 
還是很記得那個情景的沙塵很大,天色已有點暗,我一口氣衝到來回線的中間,就是兩邊各四條行車線的中間。
 
司機們都可能害怕一個小朋友為什麼會在那個位置出現,很多個都為我擔心,但由於他們在開車途中,著實不能對我做出什麼樣的支持和關懷,唯有每個司機都做出他們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 響(鞍)。
 
一時間到處響個不停,我人也慌了,真的沒有看車的情況下再衝四條行車線走到工廠的門口。
 
到門口的一刻,有點很怕的感覺。
 
走進去,放好單車,正要坐升降機之時,突然發現原來升降機出現故障了,再細心聽一下,入面有人大叫,是你!!是我的爸爸!!!
 
那一刻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害怕,我猛力拍打升降機的門大叫「爸爸!!爸爸!!是你嘛?」
 
你的回話很小,我聽不到你說什麼,你也很害怕吧?就算是成年人在一個被困的情況下也應該會很害怕吧。
 
『@)*#(#)$….找……*@(#)#*…..找人….」我盡力把耳朵貼近,也只是聽到你說這些。』
 
你是叫我找人幫手嘛?
 
我第一時間想起媽媽
 
「爸爸你等我,我找人來開門。」
 
我推著單車就走,走出工廠就發力狂衝的回宿舍,那條八行車線馬路?早已不理了,一股氣已給我衝過去。
 
很快很快我回到宿舍,用最快的速度跑上樓梯,內心有點怕,也有點興奮。
 
我很像有機會立功了,嘿嘿。
 
回到宿舍我打開門,,媽媽坐在床上,我大叫…
 
『媽媽!!爸爸在工廠……………..』
 
我已沒有說話,因為你在媽媽旁邊走出來….
 
『薛可正,你去了那裡,我為什麼找不著你,你走很遠嘛?』
 
我沒回答,一聲不響地走上床,面向牆壁。
 
媽媽:『可正,剛才你說爸爸什麼?』
 
『沒事了。』
 
雖然已經三十年,但那種非常尷尬的感覺我還記得很深。」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
2018年03月23日

男人的Fantasy (一七零)比較是魔鬼

2018_03_23_
 
網上資料圖片
 
人去到某一個年紀,只可以揀適合自己嘅嘢。因為去到某一個階段,你會發現所有曾經追逐過嘅事,都只會留喺「曾經」,可以留得低嘅,好多時已經物是人非。
 
你追逐過名,喺一間大公司入面同另一個對手鬥過你死我活,每日工作十五小時,不眠不休付上幾年時間,最後你得到自己想要嘅位置。同你鬥過要生要死嘅對手老早就俾你趕走咗。
 
你得到名,你覺得非常有成就感,可惜你開始發現阿仔唔係太同你傾偈;阿女升中學,不過你唔知道佢間中學喺邊度,有一日一家人一齊食飯,就喺某一秒定格入面,你見到兩個仔女只對老婆講笑,同你反而有一層似是而非嘅隔膜,你唔使懷疑,因為過去幾年你得確無將時間放喺佢哋身上。
 
時間過咗,就係已經過咗。
 
你渴望利益,因為你出身窮苦。十五歲就搵兩份兼職嘅你,自步出社會就只諗到點樣搵錢。你好聰明,慢慢你由屯門住到去銅鑼灣Apartment,最後喺半山,你用八萬蚊一個月租咗一個一千呎單位。
 
就喺你坐住啱啱用三百萬買返嚟嘅靚車入面,你收到一個喺大陸打嚟嘅電話,兩年無見你嘅爸爸因為急病,離開咗呢個世界,離開咗你。
 
你好孝順,但每個月四萬蚊嘅家用,最後都唔可以將佢留喺呢個世界多一分鐘。
 
你覺得好傷心,喺蘭桂芳買醉,就喺你飲到接近不醒人事之前一分鐘,你見到當年俾你逼走嘅公司對手,佢拖住個仔同老婆,好開心咁喺中環行過,佢面上嘅笑容,係你近幾年都未曾擁有過。
 
然後你,又坐喺蘭桂坊十字路口,離十呎遙望住你架價值三百萬嘅靚車。你望住佢十五分鐘,但佢最後都係無同你講過一句說話,因為死物永遠都係死物。
 
呢一刻,你輸咗,如果呢一世都企唔返起身,你就係輸咗一世,呢個到底係一個咩概念?我認為,係一個「公平」嘅概念,每個人有生亦有死,你有高峰時我亦有低谷,我哋從來都唔需要乜嘢對手乜嘢假想敵,因為只要有比較,我哋個心入面就會有魔鬼;我哋可以有追求,但唔可以有魔鬼,因為魔鬼代表毀滅,魔鬼代表消失。
 
我哋每一個人都係活在當下,回憶帶唔走,未來看不見,唯有喺當下你先可以僅僅觸及,生命無力大概亦係如此。
 
好多人問自己點解成日都唔快樂,試吓將魔鬼先拎開,睇睇唔將比較放第一嘅你,個天會唔會變成藍色。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