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15日

男人的Fantasy (一四五)《買一部最新iPhone X 比女友》

2017_09_15_薛可正MenCLub Column
 
網上資料圖片
 
早幾日蘋果又開發佈,最新iPhone X十一月就面世。好多人睇完部機,再睇睇個價錢都會尖叫;女人就為咗部外型上變咗少少,function又多咗少少花臣嘅X而尖叫。而男人呢,就係為咗個價錢而叫。
 
頂你個肺成皮嘢一部,買俾條女走唔甩,但買完俾條女自己唔換新嘅更走唔甩,神鵰都有俠侶啦,新電話點解唔可以有呀。
 
一來一回,未讀過書嘅都計到,一皮加一皮,即係兩皮,未計女朋友心血來潮大叫隻apple watch好靚又跌多一皮嘅話,無啦啦由兩部八成新嘅電話,換兩部全新嘅電話要使多兩皮,好多男人唔尖叫就有鬼。
 
但我話俾大家知,呢啲錢係要使,如果使得起嘅話。
 
都市人壓力大,雖然我哋冇經歷打仗,但係同生活壓力相比,都不外係心理同生理之間嘅磨折嘅分別。
 
女朋友如無意外將一生交托俾你,唔一定要生活好好,但基本都想壓力唔好咁大。
 
咩叫壓力唔好咁大,就係彼此生活嘅洪堤夠堅固,可以遇到任何突發嘅事。就好似人點解要買保險咁,因為阿強個阿媽無啦啦中風、阿豐個老豆又突然出交通意外。
 
呢啲嘢都係我哋始料不及但我哋必須要處理,但處理所有事情上,最基本嘅道具,其實就係錢。生活中如果遇到突發性需要錢嘅事,而另一半又可以從容咁解決,呢啲就係女人要嘅安全感。
 
當然啦,除咗中風同撞車呢啲咁TVB嘅意外,生活入面嘅意外仲有蘋果出咗新機、Celine出咗新袋,同埋Lamer支成皮嘢嘅精華素又返咗貨等等等等…………………………………………………………………………………………..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
2017年09月08日

男人的Fantasy (一四四)《黃學》

2017_09_08_薛可正_MenClub
 
網上資料圖片
 
在我的世界中,
 
跟隨潮流的是凡人,
洞悉潮流的是高人,
延續潮流的是猛人,
那創造潮流的是什麼人?
 
是神人。
 
為什麼會有這個說法?因為對時事向來會看不會說的我,一直都有留意香港的政治新聞。早排鬧得熱騰騰的香港電視發牌一事人所共知,但今天要說的不是這一事,而是這件事的延續篇 –
 
香港電視發牌一事,外間將無線電視的公共形象踏至史上新低,碰巧這個時間無線電視今年年度的一套重頭劇正好播映。一時間,將整件政治事件的焦點搬到另一個擂台之上。
 
到底黃子華的能耐高,還是那班含著一口苦水的平民怨氣重?
 
一班要關電視的人,遇上一個可以令你們開電視的人。
 
一個神人。
 
最後結果有點明顯,我的Facebook上所瘋狂洗版的內容,慢慢由香港電視演員在政府總部上演的半沢直樹,變成了黃子華新劇中的金句擇要。在這裡沒有意圖說香港人的政治心有多重,純粹只是想以這個例子來神往一下這一位神人的威能而已。
 
我屬於半個創作人,很清楚「創作」這兩事是什麼回事。說穿了,就是消化跟模仿兩樣技能溶合的技術活。集百家的大成,以自己的方法去琢磨思考,最後選擇高明或者是低級的表述出來,這個東西就是創作。
 
但有一種人,就是我口中所說的神人,他們可以創造一些,世界上跟本沒有存在過的東西,繼而發揚,然後壯大。
 
黃子華算一個,周星馳也算一個。
 
二十年前,電影界出了一個叫「無厘頭」的詞彙,意即一些莫名其妙的笑料,不具深度但威力十足,周星馳正是這一門學問的神人。二十年過去,那個令人抱腹的周星馳早已絕跡,換來是一個滿頭白髮、再沒喜感的半百男子。
 
同時可惜的是,在這一門帶給無數人歡樂的學問裡面,已找不到一個接近周星馳的人,極其盡是找到張家輝或者是鄭中基這些延續潮流的猛人,但更多的是不具深度而且威力奇弱的凡人。
 
可惜。
 
所以黃子華的情況應該更加令人珍惜,那晃眼二十多年當中,每一段短時間便會出現於我們面前施展混身解數。雖然近年已經因為政治問題而對表演的內容作出調整,但整體水準依然是香港棟篤笑中的上帝。
 
以一瓶水和一支米高風,更加開誠佈公地向我們說出人世間一個又一個真相,開解我們負資產的沉鬱,也調侃自己的電影事業來安撫慣性失意的香港人們。我們可能沒有現場欣賞過他的演出,但絕對不會在網絡上缺少過他的精警金句。
 
無論是結構性失業,還是端午節為什麼會是公眾假期的奇想,在那種很多香港人認為已經很糟糕的人和事當中,也總有黃子華先生的一兩個笑話來減輕痛楚。
 
一生人也為其他人帶來歡樂的,除了是神人,也是一個偉人。
 
幾百年前,我們明朝有一個政治家叫王守仁,他的《王學》對後人影響深遠,一直延伸至今;幾百年後,我們香港也有一個黃子華,用他獨有的《黃學》來苦中作樂,教會大家用哪個角度看事物是折磨,哪個角度看是善待自己。
 
回水!除褲!回水!除褲!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
2017年09月01日

男人的Fantasy (一四三)《笑住殺人》

2017_09_01_薛可正MenClub Column
 
網上資料圖片
 
仲記得當年一出呢個社會做事,最唔習慣,就係人事之間嘅爾虞我詐。特別喺辦公室入面,你唔妥我我唔理你,日日返工都硬係要對住幾個自己唔想見到嘅人,但呢種衝突每每都係因為權力同前途,同我哋細細個喺學校或者同伴之間嘅小朋友脾氣係兩碼子嘅事,所以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對住社會人事呢個課題,係相當之吃力同唔識面對。
 
所以有一段時間,我唔鍾意同人傾計,同事唔多聯誼,唔啱傾嘅朋友我更加唔多搵佢哋。慢慢,我只係會搵我覺得好傾嘅朋友,搵一啲對你好,好關心你同成日見你嘅朋友。
 
有一段時間我同阿秋好好朋友,因為佢總係好關心我。平時工作上遇到問題好煩嗰時,我都會搵佢飲悶酒,將自己唔開心嘅事講出嚟。阿秋當時係一間律師行嘅會計,但因為一次大裁員,佢無啦啦食咗無情雞,就加入咗失業兵團。當時都喺一間大公司做嘅我,用盡一切方法,都想盡快幫阿秋搵返一份工。你哋都明啦,男人無工返就無錢,無錢嘅感覺仲慘過死。
 
好快咁,我介紹咗佢入我公司度做,我哋跟同一個老闆,佢做會計,而我就幫老闆做好多私人嘅事務。我哋每日一齊返工,一齊放工去玩,慢慢我哋開始傾好多公事,會交換一下對方嘅工作問題。阿秋對我嘅工作好有興趣,基於我可以因為老闆關係而得到好多人脈,我從來唔介意分享,我以為呢一樣就係我回報同阿秋呢段關係上嘅最好做法。
 
阿秋每日都會問我老闆行程,每當有機會佢都會一齊陪老闆出席好多嘅宴會。直到有一次,我犯咗一個錯誤,令到我體會到,無論笑定唔笑,殺人就係殺人。
 
我因為一次交通延誤,而得罪咗一個老闆嘅客人,我唔可以及時將一份合約送到機場而令到交易取消。老闆係一個冷靜嘅人,佢無鬧我,但我知道我自己因為決定錯誤,令到公司損失好多錢。
 
我好失落,但阿秋一路陪住我傾。佢俾咗好多想法我,又同我講「一次半次,老闆唔會炒你嘅」。兩個星期後,老闆親自交一封解僱信俾我。佢同我講嗰個客人嘅事雖然唔會令公司損失慘重,但長遠去計,裁員係令公司暫時最安全嘅做法。
 
我份人工算係最高嘅幾個職員之一,最後我只可以默默咁接受。
 
我仲記得走嗰日,阿秋望住我執嘢,我同佢仲有一個好真摯嘅眼神,就好似我話俾佢知我無事。離職頭兩個星期,我同阿秋都無聯絡,因為我知道我本來嘅工作有部份由阿秋接管,所以在公在私我都無打擾佢。
 
但再後來兩星期,就算我主動搵阿秋,佢都成日唔得閒,好快咁傾兩句就收線。
 
一個月後,一位舊同事打電話俾我,向我講出真相。
 
裁員係阿秋向老闆提出,因為佢將公司所有數目計過一次,就算有盈利情況下,佢都建議老闆要收緊公司架構,節源首要,開流係第二部。當老闆問佢,覺得有邊一個同事第一個需要裁走時,阿秋第一個交上去嘅名單,就係我個名。
 
我苦笑,再諗起離開公司時阿秋搭住我膊頭同我講:「我信你得呀,唔好無心機」
 
嗰一日,我係真正成長起嚟。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
2017年08月25日

男人的Fantasy (一四二)《天鴿啟示》

2017_08_25_薛可正MenClub Column
 
網上資料圖片
 
一個「天鴿」,令到港澳兩地都損失慘重,特別係澳門,幾位不幸過身嘅市民,就好似提醒我哋,其實我哋嘅生活,唔係想像中咁困難。
 
以天災嚟講,香港同澳門都算係一塊福地。每次有風球嚟,我哋都會聽到大家大叫「八號!八號!」,嘴裡面大叫「天文台今次要做到嘢呀」,跟住全個facebook都會重播子華當年「阿堅阿祥同阿強」嘅一段表演。
 
個風打唔打得成,同埋天文台掛唔掛得耐,從來都係最重要嘅事,但主流意見入面,從來都冇「唔打風就好」呢個觀念。
 
因為香港人大部份都係安逸,大部份人都有瓦遮頭,打風對佢哋嚟講,只係一日假期,並唔係傷亡。街邊嘅露宿者同小動物,大家都只能表示擔心,但風還是要打,假最好都係照放。
 
呢個係一個涉及自身覺悟嘅問題,當然我所講嘅,並唔係話個風係大家念力引返嚟,而係一個氛圍嘅問題。
 
香港人喺香港生活得唔開心,到底係大環境定係自身問題,呢一個位拗到下年都拗唔完。但人有時必需清楚,大環境入面有邊啲可以揀,有邊啲唔可以;自己擁有幾多,同時又未擁有幾多。
 
因為有時候,望住得到嘅生活,同望住未擁有嘅去生活,已經係兩個生活態度。
 
呢一篇嘢係咪好難明?傻豬,生活仲難明呀。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
2017年08月20日

男人的Fantasy (一四一)《每個男人的第一架車》

IMG_3651
 
網上資料圖片
 
男人一生入面,總有幾樣嘢係要試吓。上一次東莞、去一次歐洲、買一隻勞力士,又或者係買一架車。
 
不過香港地養一架車嘅洗費,其實係永遠計唔到數嘅。好多「理智」嘅人,會同你計租個車位幾多錢、你架歐洲車一公里油錢又要幾多錢,仲有就係架車啲零件好難搵,所以維修費特別貴之類等等等等…
 
用經濟角度去睇「買車」呢件事,係永遠唔會感受到當中嘅浪漫。因為男人一世人有唔同嘅階段,只要你得到相應嘅道具,呢個階段就等如成功過關。
 
由一出世兩手搖搖,去到臨死前身邊兒孫滿堂。男人一生中有唔同嘅目標,由青春期坐巴士去溝一條女,帶佢去靚嘅地方食一餐貴嘅飯;再儲錢同女朋友去一轉亞洲旅行,係唔係好耳熟能詳?去到差唔多呢個階段,你自然就會諗住買一架車。
 
你會開始覺得坐巴士好熱,坐的士又好受氣。有自己車係洗費大好多,但係唔知點解,呢啲錢用得特別舒服。揸住架自己嘅車,載住個自己心愛嘅女朋友,同佢周圍去食唔同嘅美食,就算係一粒魚旦一條腸仔,個感覺都係美好。
 
男人有一架車,其實某程度上就係一種「自由」嘅象徵。可以有自己空間,唔單止自己可以自己伸展,仲可以帶埋自己想帶嘅人,到處咁走。呢一個,就係男人一生中最想要嘅藍圖開端。
 
所以,以後有朋友同你地講,想買一架車代步時,千萬唔好再用經濟角度去同佢地計數。大家都知道坐的士(仲要八五折)一定平過自己揸車,但其實佢要買嘅,唔係一個方便,唔係一個虛榮;而係一個方向,一個信念。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