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1

男人的Fantasy (一四三)《笑住殺人》

2017_09_01_薛可正MenClub Column
 
網上資料圖片
 
仲記得當年一出呢個社會做事,最唔習慣,就係人事之間嘅爾虞我詐。特別喺辦公室入面,你唔妥我我唔理你,日日返工都硬係要對住幾個自己唔想見到嘅人,但呢種衝突每每都係因為權力同前途,同我哋細細個喺學校或者同伴之間嘅小朋友脾氣係兩碼子嘅事,所以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對住社會人事呢個課題,係相當之吃力同唔識面對。
 
所以有一段時間,我唔鍾意同人傾計,同事唔多聯誼,唔啱傾嘅朋友我更加唔多搵佢哋。慢慢,我只係會搵我覺得好傾嘅朋友,搵一啲對你好,好關心你同成日見你嘅朋友。
 
有一段時間我同阿秋好好朋友,因為佢總係好關心我。平時工作上遇到問題好煩嗰時,我都會搵佢飲悶酒,將自己唔開心嘅事講出嚟。阿秋當時係一間律師行嘅會計,但因為一次大裁員,佢無啦啦食咗無情雞,就加入咗失業兵團。當時都喺一間大公司做嘅我,用盡一切方法,都想盡快幫阿秋搵返一份工。你哋都明啦,男人無工返就無錢,無錢嘅感覺仲慘過死。
 
好快咁,我介紹咗佢入我公司度做,我哋跟同一個老闆,佢做會計,而我就幫老闆做好多私人嘅事務。我哋每日一齊返工,一齊放工去玩,慢慢我哋開始傾好多公事,會交換一下對方嘅工作問題。阿秋對我嘅工作好有興趣,基於我可以因為老闆關係而得到好多人脈,我從來唔介意分享,我以為呢一樣就係我回報同阿秋呢段關係上嘅最好做法。
 
阿秋每日都會問我老闆行程,每當有機會佢都會一齊陪老闆出席好多嘅宴會。直到有一次,我犯咗一個錯誤,令到我體會到,無論笑定唔笑,殺人就係殺人。
 
我因為一次交通延誤,而得罪咗一個老闆嘅客人,我唔可以及時將一份合約送到機場而令到交易取消。老闆係一個冷靜嘅人,佢無鬧我,但我知道我自己因為決定錯誤,令到公司損失好多錢。
 
我好失落,但阿秋一路陪住我傾。佢俾咗好多想法我,又同我講「一次半次,老闆唔會炒你嘅」。兩個星期後,老闆親自交一封解僱信俾我。佢同我講嗰個客人嘅事雖然唔會令公司損失慘重,但長遠去計,裁員係令公司暫時最安全嘅做法。
 
我份人工算係最高嘅幾個職員之一,最後我只可以默默咁接受。
 
我仲記得走嗰日,阿秋望住我執嘢,我同佢仲有一個好真摯嘅眼神,就好似我話俾佢知我無事。離職頭兩個星期,我同阿秋都無聯絡,因為我知道我本來嘅工作有部份由阿秋接管,所以在公在私我都無打擾佢。
 
但再後來兩星期,就算我主動搵阿秋,佢都成日唔得閒,好快咁傾兩句就收線。
 
一個月後,一位舊同事打電話俾我,向我講出真相。
 
裁員係阿秋向老闆提出,因為佢將公司所有數目計過一次,就算有盈利情況下,佢都建議老闆要收緊公司架構,節源首要,開流係第二部。當老闆問佢,覺得有邊一個同事第一個需要裁走時,阿秋第一個交上去嘅名單,就係我個名。
 
我苦笑,再諗起離開公司時阿秋搭住我膊頭同我講:「我信你得呀,唔好無心機」
 
嗰一日,我係真正成長起嚟。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