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8

男人的Fantasy (一四四)《黃學》

2017_09_08_薛可正_MenClub
 
網上資料圖片
 
在我的世界中,
 
跟隨潮流的是凡人,
洞悉潮流的是高人,
延續潮流的是猛人,
那創造潮流的是什麼人?
 
是神人。
 
為什麼會有這個說法?因為對時事向來會看不會說的我,一直都有留意香港的政治新聞。早排鬧得熱騰騰的香港電視發牌一事人所共知,但今天要說的不是這一事,而是這件事的延續篇 –
 
香港電視發牌一事,外間將無線電視的公共形象踏至史上新低,碰巧這個時間無線電視今年年度的一套重頭劇正好播映。一時間,將整件政治事件的焦點搬到另一個擂台之上。
 
到底黃子華的能耐高,還是那班含著一口苦水的平民怨氣重?
 
一班要關電視的人,遇上一個可以令你們開電視的人。
 
一個神人。
 
最後結果有點明顯,我的Facebook上所瘋狂洗版的內容,慢慢由香港電視演員在政府總部上演的半沢直樹,變成了黃子華新劇中的金句擇要。在這裡沒有意圖說香港人的政治心有多重,純粹只是想以這個例子來神往一下這一位神人的威能而已。
 
我屬於半個創作人,很清楚「創作」這兩事是什麼回事。說穿了,就是消化跟模仿兩樣技能溶合的技術活。集百家的大成,以自己的方法去琢磨思考,最後選擇高明或者是低級的表述出來,這個東西就是創作。
 
但有一種人,就是我口中所說的神人,他們可以創造一些,世界上跟本沒有存在過的東西,繼而發揚,然後壯大。
 
黃子華算一個,周星馳也算一個。
 
二十年前,電影界出了一個叫「無厘頭」的詞彙,意即一些莫名其妙的笑料,不具深度但威力十足,周星馳正是這一門學問的神人。二十年過去,那個令人抱腹的周星馳早已絕跡,換來是一個滿頭白髮、再沒喜感的半百男子。
 
同時可惜的是,在這一門帶給無數人歡樂的學問裡面,已找不到一個接近周星馳的人,極其盡是找到張家輝或者是鄭中基這些延續潮流的猛人,但更多的是不具深度而且威力奇弱的凡人。
 
可惜。
 
所以黃子華的情況應該更加令人珍惜,那晃眼二十多年當中,每一段短時間便會出現於我們面前施展混身解數。雖然近年已經因為政治問題而對表演的內容作出調整,但整體水準依然是香港棟篤笑中的上帝。
 
以一瓶水和一支米高風,更加開誠佈公地向我們說出人世間一個又一個真相,開解我們負資產的沉鬱,也調侃自己的電影事業來安撫慣性失意的香港人們。我們可能沒有現場欣賞過他的演出,但絕對不會在網絡上缺少過他的精警金句。
 
無論是結構性失業,還是端午節為什麼會是公眾假期的奇想,在那種很多香港人認為已經很糟糕的人和事當中,也總有黃子華先生的一兩個笑話來減輕痛楚。
 
一生人也為其他人帶來歡樂的,除了是神人,也是一個偉人。
 
幾百年前,我們明朝有一個政治家叫王守仁,他的《王學》對後人影響深遠,一直延伸至今;幾百年後,我們香港也有一個黃子華,用他獨有的《黃學》來苦中作樂,教會大家用哪個角度看事物是折磨,哪個角度看是善待自己。
 
回水!除褲!回水!除褲!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