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19日

魚涌食記-陽光與海灘

Image-137-19-07-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98

 

我好奇,所以走去Summer成日食lunch的地方去撞她;我好玩,所以當她叫我幫忙為她的貨物影幾張相的時候,我義不容辭。

 

Summer還是穿著剛被我影完的少布比堅尼,一對小木瓜奶在我面前蕩來蕩去,我想望去第二度,但卻不能,因為Summer間舖豆腐潤咁大,無乜野好望,我唯有盡量和她眼神接觸。

 

唔知大家有無試過在一些很尷尬的環境下雙眼好難集中到要望或這打死都不能望的地方。我就成日都係咁,因為工作的關係,跟我打交道的人通常都係女人多,而在香港這個先敬羅衣後敬人的城市,職級越高的女仕們通常返工都會選擇穿上低胸的Top再加多件外套,可能在其他女人面前,個胸越大講句野都大聲d呱...而通常我遇到呢d情況,都會盡量和她們 Eye contact only,一來不會讓她們覺得我在望佢對波,二來係 send out 個message: 你大波我唔一定要望你!

 

不過,此時此地,唔望真係對唔住自己。

 

「係呢,Alan哥哥,你真係得閒同我去影相?」Summer問道。

 

「係,無錯,依家就去!」我想也不想就說,反正,今天應該沒有甚麼事比和Summer去街更有趣了。

 

「你唔使返工嗎?」Summer看著穿上恤衫西褲的我問道。

 

「工呢家野呢...其實好多人食完午飯都會因為食物中毒所以要入醫院的...」我打趣地說,但其實,我同Catherine以前試過食完飯因為想睇戲,所以打比Pam姐說先頭D壽司有問題,要入廠洗胃。

 

「咁樣呀...」Summer好似還未分得清楚我是否在搞Gag。

 

「你執好野先,只係拿要影的衫去就得啦,我返屋企拿少少野兼換件衫就開車過來,街口等!」我說,之後就一支箭的飛奔回家,翻箱倒籠的將一些攝影裝備和沙灘用品拿出來,再換上Tee恤和泳褲,走去拿車。

當我的車到達街口的時候,Summer已經穿上背心熱褲,拿著一個旅行袋企定定在等我了。

 

「我地去邊度影呀?Alan哥哥...」Summer上了車後第一句就是問我這個問題。

 

「唔使講,香港島最方便的海灘,石澳!」我說。

 

假如你家在港島東,最方便快捷能夠到達的海灘有幾個,一係淺水灣,一係赤柱的聖士提反灣,而另一個則是石澳海灘,而信我,入石澳的一條路,開車的話,會開心過入赤柱好多,而且泊車位多,亦充滿漁村風味,呢個咁有趣又咁方便的地方,任你去勻全世界各地,都好難再找到第二個。

 

當我正在聚精匯神地攻灣,以最快的速度飛馳的時候,Summer不停的在自拍,Post IG。

 

「係呢Summer,其實你都幾多瓣數架喎...」我稍為收了油的說。

 

「香港地賺錢難呀,當你一開始做自僱人仕的時候,賺得一蚊就一蚊,同有份正職好唔同,你肯定想將自己一天的時間都塞滿工作的。」Summer說。

 

「咁你點解唔去打工?」我問道。

 

「可能...可能我份人比較唔識同人溝通吧...以前返過幾份Office工,無一份做得長,可能我唔識得講野吧...」她說,「你睇我間店開得咁隱閉就知,我自己開店都係做熟客咋。而網上店的客戶,她們一般都只係同我message,唔使交流,價錢一就一,二就二,唔買過主,咁樣賣野法我比較comfortable。」

 

「我仲以為,你咁靚女,做model唔使憂。」我說。

 

「我都做過架,我有在一D 細細間的模特兒公司掛單,不過近年來個社會變曬,個個女仔都上曬網做IG網紅,執完相之後個個樣靚身材正,自此之後模特兒公司開始無job找我啦...」Summer說。

 

「無錯,我識D模特兒公司的booker,她們都話依家佢地D model好多都無啖好食...」我無奈地說,咁又係,當大家都在FB / IG 上做自己的推廣,而KOL又個個省鏡肯露肯sell產品而且又會有fans做埋engagement的時候,model真係好唔抵用。

 

就在這個時候,Summer收到whatsapp message,看過之後,她面色一沉。

 

「乜事?」我問道。

 

「呀...無事...又有賺錢機會...應該開心先係...」她說。

 

「真係無事嘛,無啦啦面都青埋,係咪我開車開得太快?」我問道。

 

「唔係,無事...係呢,我地先頭講到邊度?」Summer問。

 

「頭先講到...model公司的生意好多都比那些網絡紅人拿下了。」還好我仲記得自己講過乜。

 

「呀...對,所以呢,我都因時度勢地改變自己的客路。」Summer說。

 

「即係點?」我問道。

 

「如果我話你知,你可以應承我幫我做一件對你來說易過借火的事嗎?」Summer突然問道。

 

「乜事?」我說。

 

「你要應承左先...」Summer說。

 

「咁呀...只要唔係殺人放火或者犯法的事,OK」我說「因為殺人放火對我來說都是一件易過借火的事…」我懶認真的說。

 

「哈哈!表姐講得無錯...」Summer說,「你真係一個好...有趣的人。」

 

「我...其實...係一個壞男人...」我用呂奇的聲音繼續演落去。

 

「哈哈哈哈!你好無聊!」Summer說。

 

無計,後生女通常鍾意無聊,慣左。

 

「你應承了,咁我講架啦...其實...我現在幫我舖頭的女性客戶...做無底線的模特兒。」

 

「即係點...」我問道。

 

「比方說...我有時候,會著住自己舖的內衣褲...影性感相比我的相熟女Client...通常著衫越少,收得越貴...而我的性感程度係...無底線。」Summer說。

 

「點解只做女Client?」我有點奇怪。

 

「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是有個女Client叫我著我入貨的內衣比佢睇,因為我的身形同她的女朋友相似...過了一排,她說比錢我,要我拍一些更性感的照片給她...」Summer面帶委屈的說,「那個時候,我剛好無錢交舖租...而最後,竟然在一個傳一個熟客的介紹下,我多了好多這種生意...」

 

之後,她對著我發出一個牽強的微笑,內裡包含住她的委屈,但我從她的眼中也看出了她的堅毅。看到這,我回了一個充滿溫暖的笑容給她。

 

「其實想開一點,好多女生也會對自己性別的身體有興趣的,而且可能係大家都係女仔吧,這些客戶的安全性高好多,佢地好少會在網上開心Share公諸同好,而且我約法三章,在我為她們拍影片或照片的時候,我都會先Cap低交易的對話,拍攝的尺度,同要佢地影埋身份證作紀錄,有乜事的話,我隨時報警告佢地。況且,她們大多數每次都額外幫我買多好多衫,我先可以頂到又交到租,自己又有份糧...」Summer說。

 

「真係唔明...有女生會喜歡J你的嗎?」我說。

 

「如果呢個世界有一半人口係女人,而當中只有一半係鐘意男人的話...」Summer以故弄玄虛的口氣說。

 

「我明,全個世界有四分一人口都係你的潛在客戶丫嘛!」我說。

 

「條數係咁計...」Summer笑說,「而這些客戶多數都比得起錢,另外,我對拍攝的題材,亦有限制的,不是所有的Job我都會接…」

 

「咁有乜Job你係唔接?」我問道。

 

「便宜的job,哈哈!」她伸了一伸舌頭。

 

「咁一輯裸體瑜伽的教學短片你收幾錢?」我問道。

 

「我以前...只係...拍過一次...裸體瑜伽」Summer面色一沉,望住我片刻唔出聲。

 

「咁我都唔轉彎末角啦,其實我有個女性朋友之前找我一齊做裸體瑜伽,她的老師為我們拍了一條短片,我咁橋就係那個瑜伽老師的所謂學生。」

 

「Oh no… 佢又話那課堂的學生只係女仔...」Summer臉色一沉說。看來,那個瑜伽導師也是Summer的老客戶...

 

「放心,佢的學生絕大部分都係女生,所以條片應該好安全,只有我同我朋友做 private session時睇過。」我說道。

 

「好吧...不過...你睇過條片,即係睇過我全相,所以我要...」她若有所思的說。

 

「要甚麼?」我問道。難道她要嫁給我嗎?這個是甚麼年代的社會呀~~

 

「我要插盲你雙眼!」Summer嚴肅地說。

 

「喂,小姐,我衣家開緊車...」我說。

 

「咁...其實我都係講下笑,不過你要保守呢個秘密。」Summer說。

 

「你想點都無問題,我Alan講野一就一,二就二!」我拍心口說,需然唔知自己講緊乜,但Summer看來安心多了。

 

說時遲,那時快,經過一個大迴轉處,我地就到達了石澳村,將車子停好,拿好東西後,我們就開始找地方拍攝Summer和她要放IG度賣的泳裝。

 

「Here we go! 陽光與海灘!」我下車後伸了一伸懶腰說。

 

「嘩...好多人呀...」Summer望了一望旁邊海灘上的人和太陽傘,說。

 

「係呀,開始放暑假啦嘛,小朋友個個無野做。」我說。

 

「咁點算好?我那些泳裝,件件都好少布...」Summer問道。

 

「跟我來吧,呢度,我熟路。」我說。老實講,對於成日都趁太陽未落山蛇王飛入來曬曬太陽的我來說,在石澳要找個比較僻靜的地方曬太陽,易過借火。

 

「咁快D帶路吧...今日好熱,我想快D剝左件衫佢,你陣間也幫幫我吧...」Summer對著我略帶害羞地笑說。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07月05日

魚涌食記-開始入夏

Image-136-05-07-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91

 

因為一次偶然的和公司樓上大波妹Jennifer相遇,讓我撞返之前在瑜伽Studio中遇過的瑜伽助手,Summer。

 

Well, 其實我不是100% sure到底她是不是那個瑜伽助手,因為,她強調過她不懂玩瑜伽。

 

所以,我覺得有點古怪,因為她當時的語氣,和Catherine平時check我有無瞞住佢出去偷食一樣,有所隱瞞。

 

「無...無呀,我唔識瑜伽架,淨係拿瑜伽服返來賣...」Summer她當時煞有介事地說。

 

「無...無呀,我無在外面偷食架,淨係去見客之嘛...」那是我回答Catherine的model answer。

 

而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決定去尋根問底。而方法,有兩個,一,就係問有在瑜伽Studio上課的熟客Gillian,而二,就是問Summer的表姐,Jennifer。

 

為免打草驚蛇,我決定從旁敲擊Jennifer。當中最大的原因,係因為Jennifer離我很近...

 

「Jenn…」我說,「唔好吹住,有野問你...」我說。

 

「雪雪雪...甚麼?」Jennifer一邊擔著我的弟弟吹到雪雪聲,一邊問道。

 

無錯,我地又趁放Lunch約埋執一劑,地點,係我屋企。

 

「你那個表妹...佢真係唔識玩瑜伽?點解我好似在一個瑜伽中心見過佢...」我問道。

 

「佢呀...」Jennifer抹一抹嘴角上的口水,手繼續在把玩著我弟弟,說,「好似好耐之前問過我要唔要一齊學瑜伽,但我鍾意游水架嘛...咪無理佢lor...做乜搞搞下野無端端問我表妹的事?唔通你...」

 

「係...我認,你吹功太勁,我要想下d無聊野來分散精神...」

 

「真係架?咁你繼續啦!」Jennifer真是一個波大無乜腦的代言人,你講乜,佢信乜。

 

佢真係一邊吹,一邊等我問問題...

 

「咁...你表妹佢...嘩...吹慢少少唔該...」我問道,「佢d瑜伽衫賣得好唔好?」

 

「應該唔係幾好掛...我見佢成日著返自己的瑜伽衫周圍去...」Jennifer說。

 

「真的嗎?上次無留意添...」

 

「咁你得閒咪去睇下佢Lor,不過佢因為要看舖,11:30放飯,你咪摸門釘,無人的話,佢通常都在那間食沙律的餐廳,食沙律。」

 

「佢食素的嗎?」

 

「係呀,所以我成日都唔同佢食飯,你知我鍾意...食肉丸...」Jennifer說畢無啦啦將我下面的丸含了在口中。

 

「喂你咪咬呀...」我立時道。Jennifer給了我一個微笑,繼續起勁的吸啜,呢條女,真心淫底,點解Catherine會識埋d咁既朋友?

 

「你仲有乜想問?」Jennifer啜完我的肉丸之口,轉攻我的大肉腸時說。

 

「呀...你游水?!」我問道。

 

「係呀,你唔信嗎?」她問道。

 

「你唔會阻水嗎?上圍咁大...」我說。

 

「好衰架!」Jennifer說畢,將我的大肉腸夾了在她的大波罅之間,幫我乳交。

 

「你自己射d水上去睇下阻唔阻啦!」她說道。

 

「好提議...」我說,接著不停的在插她的波罅,如此一雙美乳,唔咁樣玩對不住自己。

 

這只是我們Lunch time的第一Q。

 

接著,我們為了省時間沖涼,索性將戰場移師到浴室...在此,我只可以說,Jennifer真係一個好女仔...

 

大戰完一場,傷亡慘重,精流成河,但是,我獲得了重要情報,就係Summer的出沒模式。

 

不知大家有無試過溝賣女裝的Boutique Sales,無端端你行入去人地舖頭,都已經比人眼超超,莫講話開口講兩句野,所以,要接近Summer第一步一定不能在她店下手。

 

所以,我專登早放Lunch,去了那間專食沙律的食店。皇天不負有心人,當我坐低Order完個沙律之後,Summer就走了入來。

 

「Hi Summer!」我站了起身向她揮一揮手。

 

「你係...」Summer好像把我忘記了。

 

「Jennifer個朋友Alan呀!」我說。

 

「呀,哈哈,唔好意思,係喎,你係表姐個砲友...」Summer說。

 

「呀...」我不知點答佢好...

 

「我話 Peng You, 國語朋友的意思呀~~我鬼妹仔,成日講左國語...」真係咁都比佢兜得返...不過見你咁可愛,信你啦!

 

「呀...係呀,係呢,乜你都鍾意食沙律的嗎?呢間d沙律好好食架!」我轉移一下話題。

 

「係呀,我通常有得揀都會吃素,所以咪成日黎呢度食lor,不過舖頭忙的話,我會是旦叫我賣就算。」Summer說。

 

如是者,我們兩個一人一碟沙律一個湯,趁人未多,享受著寧靜的午餐。

 

「係呢Summer,你間舖最近生意幾好嗎?」我再打開話題。

 

「都係咁啦,夠錢交租夠我自己使已經好好。」她說。

 

「唔容易呀,我覺得你好犀利,一個女仔可以頂到成間舖。」適當的讚美,是必需的。

 

「我在外面有其他賺錢方法先頂到咋...」Summer說。

 

「例如呢?」我打蛇隨棍上。

 

「做下model啦,不過唔係行天橋那隻,相對那些Fashion model來講,我又肥又矮。」她說。

 

「其實不是呀,你骨肉均稱,高度正常,你幾高?五尺七?」我問道。

 

「五呎六咋,邊有咁高,我都想...」她說。

 

「係呢,我硬係覺得你好面善,你係咪在甚麼廣告裡面做過model?」我問道。

 

「哪裡呀?我好少拍廣告...」她說。

 

「有無幫d健身室,yoga studio拍過硬照?」我問道。

 

「呀...這個,試過一兩次啦,不過你應該無乜機會睇到,我自己拍完之後收左錢,都未見過成品...呀,你係咪在一些網店見過我呀?我平時會幫自己入的衫影相,放上網...」Summer說。

 

「可能啦...」見問不到Summer甚麼,我就先不死纏爛打落去了。

 

「呀,係呢,我有個女仔朋友就黎生日,佢好鍾意做瑜伽,我想送d瑜伽服比佢,陣間可以來你舖頭睇下有乜衫適合佢嗎?」我問道。

 

「這個...是女朋友嗎?」Summer問道。

 

「不是,我一個認識了好多年的舊同學,可以說是好姊妹吧,哈哈!」我說,「給你看看她的相片...」我將電話打開,在IG上面掃了幾掃,把Gillian的帳號掃了出來。

 

「呀,這個女孩子,好漂亮呢,身材也很棒!」Summer說,「我看她的杯罩應該有D吧?」

 

「不知道呢,你幫我睇下...」我看她見到Gillian的照片時面不改容,應該不認識她,可能兩個沒有在瑜伽Studio中見過面,所以,我繼續掃落去,去到一張相,停了下來,那是Gillian在瑜伽Studio拍的照片,背景清晰地影到成個Studio的環境。

 

「呀...這裡...」Summer見到那張相的時候,稍為動容了一下,比我看見了。

 

「這裡環境不錯呢...哈哈」她說,「你朋友的Cup數肯定有D,我舖頭有些適合她Size的瑜伽服,陣間食完飯我拿給你睇睇?」Summer說,我當然說好,而剛剛好這時多了很多OL進來,嘈到拆天,我和Summer就趕快食完,返佢舖頭睇衫。

 

當我們一邊行返舖頭的時候,Summer若有所思的跟我說:「之前見到你朋友去的那個Studio,其實係我一個客人開的...佢幫我買了好多瑜伽

服賣比學生,我都幫過佢做model拍過一些東西...」Summer欲言又止地說。不過我再追問拍過乜,佢繼續守口如瓶,當然,佢唔使講,我其實睇過曬,人物confirm了,真係Summer。

 

而說時遲,那時快,我們已經回到她的店了。

 

「拿...呢度幾套,你睇睇...」Summer一邊將收埋在櫃入面的貨拿出來一邊說。

 

「我唔識睇呀...咁細件,布又無乜,同Bra top有乜分別?」我問她說。

 

「咁呀...點同你解釋好呢,不如我上網找返呢幾件衫的圖比你睇...不過要等一下。」

 

「咁...不如你著上身會唔會快d?反正Gillian的身材同你差不多」我無講埋落去的,係一句「一樣都有對木瓜奶。」我好肯定,我之前看的那條裸體瑜伽片,那個混血女助手,就係現在眼前的Summer。

 

「咁樣呀...你買多幾套我就著比你睇啦...」Summer害羞地說。

 

「好,快,去換衫。」我說。

 

當Summer換了第一套衫出來之後,我心裡面高聲疾呼卡娃依,Summer著了瑜伽服之後,真的很正,很好J。

 

只怪我之前J得太多Gillian瑜伽服的樣子,條件反射,條件反射。

 

「既然係咁,你順便幫我影幾張相啦,我放埋上網賣。」Summer說,如是者,我就幫Summer用無反相機拍了幾十張相,作為一個半專業(即半桶水)的攝影師,我玩得不亦樂乎。

 

「嘩...你影得好靚呢,你專業的嗎?」Summer問道,well毫無疑問,影女乃係男人必修的專業技能,點可以唔識?

 

最後,Summer拿出來的六套瑜伽服中,我揀了其中三套。話時話,對於衫,我真係無乜所謂,反正最後都要除(I mean做完運動之後身水身汗肯定要沖涼換衫,大家唔好心邪),Summer將我是旦揀好的衫入了包裝盒之後,篤了篤計數機...

 

「計你個靚價啦,見你係我表姐的...朋友」她差點又說了我是Jennifer的炮友。「總共一千六百蚊,零頭唔計你啦。」

 

「嘩,千幾蚊真係抵。」我說,「我去其他地方買,肯定無三千幾蚊落唔到樓。」

 

「係呀,其實賣運動服係幾好賺的,講你都唔信,越少布的衫賣得越貴。」Summer說。

 

「真係?例如?」我問道。

 

「例如泳衣呀,有些設計連Pad都無,我地標價二百幾蚊一件Top都大把客買,你話神唔神奇?」Summer說。等我拿些出來給你看你就明。接著,Summer在衫架上面拿了兩衫套比堅尼出來,Show比我睇。

 

「既然拿了出來,你幫我都影D相好唔好?我放在IG store。」Summer說。

 

接著,Summer又去了更衣室,換了一身鮮紅色的比堅尼出來,她說的沒錯,泳衣真係無乜布,尤其是穿在Summer身上之後,只能僅僅遮到她那對小木瓜奶的一部份(個人認為她比Gillian的更大)。

 

為表專業,我面無異色的叫她站在牆面前擺好pose,按下快門。

 

影了幾張之後,我停了下來,及她看看成果。

 

「好似爭咁少少野...」Summer說。

 

「係,好似爭咁少少野...」我也覺得。

 

「係陽光與海灘!」我和她一起說。

 

真係橋,我地都覺得張相個背景好有問題...

 

「咁...你呢幾日得閒嗎?」Summer問我道。

 

其實,我依家就已經得閒...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06月28日

魚涌食記-火熱的夏至

Image-135-28-06-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78

 

話說,因為Catherine和Gillian相約去食Lunch,我又無乜飯腳(除非我想同賤精Raymond和那個我好憎的Linda食飯)我就提早了出門吃放 lunch break,亦咁叫比我在夏日炎炎之下撞到了返工無戴Bra件衫又鬼咁透,公司樓上的大波OL Jennifer。

 

半推半就之下,我和她一起光顧了公司附近的餐廳。怎料,她的上衣被肉將意粉的汁液沾到,而又在半推半走下,我食完飯要陪她到附近的店子買衣服和胸圍替換。

 

天呀...何必偏偏選中我?Anyway,反正我比起公司其他人食飽飯無野做的時間更多,當食飽飯行下消消滯也好。

 

鰂魚涌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這裡的辦公室林立,而在辦公室的旁邊有很多不同的隱世小店開設在購樓的商舖位置裏面。有的是賣高跟鞋,有的是賣各種不同類型的辦公室服裝。看來,有很多OL喜歡在午飯的時候到附近的小店子買鞋買衫,Jennifer即是其中之一。

 

因為她身上透曬點的關係,她在我後面一邊走一邊指導著我轉左轉右。走呀走,我終於都忍唔住問一句:「我們到底要走到哪裏?不是已經經過了很多間店了嗎?」

 

「前面轉左再轉右就是了。」她說。

 

就在我轉到快要迷路的時候,終於和Jennifer行到一條畢直走廊的盡頭。那裡有一間粉紅色門面的小店,櫥窗上面擺設着不同類型的服裝,感覺有點像迷你版的 Top shop,即係乜都有得賣。

 

「是這裡了, Alan哥哥。」說畢, Jennifer 就從我的身後鑽了出來,跑了進去。

 

這個女生真是...

 

我慢慢的走過去,當未入到門口的時候,就已經聽到Jennifer在跟店員細聲講大聲笑地聊天。

 

「唔係嘛!咁都得,哈哈!」裡面的店員大笑了起來。

 

「你咪笑,夏天戴住個厚Bra你估容易架?有無一些薄而透氣的給我拿出來!」Jennifer說。好明顯,佢未為夏天作好準備。

 

「那...這是你男朋友嗎?」看店的女孩見我入來就問道。

 

「他不是呢。表妹你知道我現在無男朋友的。」Jennifer說。

 

「那即是炮友?」店員悄悄地問道,不過也給我聽進耳。其實這間店不是很大,蟻俠行過都一定聽到(變細時)。

 

「你不要咁大聲啊!」 Jennifer說,之後尷尷尬尬的望着我微笑,那個店員,亦都有點尷尬的望住我依起鵬牙笑。

 

「Hello你好我是Alan,是Jennifer的朋友。」一直以來,介紹自己,都是最原始但最有效Break the ice的方法,尤其是對女人,其實當素未謀面的女性在眼超超的望住你的時候,很多時她們腦裡面都只得一個疑問,就係:「你邊Q個?」

 

「哈哈你好,我叫 Summer,係 Jennifer 表妹,唔該晒你護送佢過嚟架。今日冇左你佢真係唔知點算。」原來這個女孩子叫Summer,望真少少,佢輪廓分明,眼大大鼻高高的,幾靚女。

 

「係呀,呢個係我表妹,混血兒來的,靚唔靚呀?」Jennifer說,「我姨丈係英國人,所以個表妹生出來咪係Mix...」她好像想解答點解佢表妹係混血兒,但在我的心裡面,我的問題是...

 

點解你表妹咁面善?!

 

無錯,我好肯定呢個混血女生非常之咁面善,在哪裡見過呢...

 

「我表妹好好架,佢開呢間服裝店的貨其實有大半都係為我而入的,你知我的身材...買乜都好難架,所以呢度除左有返公衫之外,亦有內衣褲同瑜伽服。」

 

瑜伽??係啦...就係瑜伽,這個混血女店員,就係之前我和Gillian玩瑜伽的時候,那個瑜伽導師的助教...

 

「係呀,我地呢度D衫多數賣比好似我表姐呢類大波妹著,哈哈!」Summer說,「其實呢度乜野女人都有,好難同其他店爭生意,反而如果我專攻一類客,唔使入咁多貨。」

 

在現今的營商生態上,要做到差異化才能交生存,明白的。

 

「係呀,你唔好睇佢咁瘦,Summer其實都係大波妹!」Jennifer笑說。

 

「表姐呀!」Summer臉紅紅的投訴著。「我唔理你啦,我依家要去銀行過數交租,你幫我睇住舖先,半個鐘左右返來。」好明顯,Summer就係比佢表姐搞到好唔好意思,可見,其實Summer係一個好怕醜的女仔。

 

咁但係點解佢會同瑜伽導師一齊拍裸體瑜伽的教學影片比Gillian同我一齊上堂呢?

 

真係唔明...

 

「表姐你試好左就照舊mark返編號比我啦,有客就照幫我賣野就得啦!」Summer邊走邊說。

 

「我呢個表妹,佢好怕醜架,而且一有男人在場就會金蟬脫殼,開舖頭賣女人衫就最適合!」Jennifer看著Summer一邊落慌而逃,一邊說。

 

「真係好少見,尤其是係鬼妹仔...」我摸摸頭說。

 

「咪睇佢成個鬼妹仔咁,佢其實係純正的香港人,我地成家淨係得佢老豆係鬼佬之嘛,我表妹佢以前讀好傳統的女校架!」

 

「唔會係聖士提反個隻女校呱?」我問道。

 

「都差唔多啦,不過起九龍讀。」

 

「哦...咁我明...」其實,香港地邊有咁多傳統的女校丫。

 

「Well, 依家得我地兩個...」Jennifer說,「不如試衫啦。」說畢就走到門外將大門鎖上,並將「營業中」的那個牌反轉,之後熄了門口廚窗的射燈。

 

 

「下,乜你唔係要幫Summer睇舖嗎?」我問道。

 

「邊有咁多大波妹黎買衫呀,呢度香港黎架,有大波妹都比人影左擺上網變埋新聞啦,你一日見多幾多單呢d新聞?」看來,作為大波妹的Jennifer,在這個界別實在將事情看得通透。

 

「紅定紫?」Jennifer拿了掛在內衣架上面的兩套內衣給我看。

 

「好難揀喎,兩隻色的花紋都唔一樣...」我一臉認真的說。

 

「咁呀...著上身比你揀啦」說時遲,那時快,Jennifer就已經在脫上衣,「如果你覺得唔好意思,可以擰轉面...」

 

正當我真的不好意思,想擰轉面的時候,她補了一句:「不過反正我的身體你都看過了...」

 

說的,是那次Catherine帶了她回我家,我們玩了好久的大人遊戲...

 

「呀...又係...」我又將頭擰返過來,欣賞她脫衣和著內衣的狀況。這個時候,Jennifer剛把恤衫的扭扣解開,她那對雪白的乳房就從衣服中應聲彈出,而她這時又下意識地用前臂來扶一扶對波,導致到她的北半球發出像音波波紋一般的震動,好看到暈。

 

「Oops!」她不經意地叫了出來。

 

「無事嘛...」我問道

 

「不好意思...」她說。

 

「明白的...明白的...」我目不轉睛地望著她那對豪乳,其實係我唔好意思先真。

 

不過講到換衫,其實我比較喜歡睇女人戴Bra多過睇佢地剝衫。請大家不要話我變態,其實,女人戴Bra,好有學問。先在這裡不說甚麼Cup size要戴幾大個Bra的技巧,單是在將兩個罩戴上去之後點樣將心口和腋下附近的肉推來推去形成一雙完美的山峰,就已經係藝術。當然,細波有細波的推(即係要好了解上半身邊度有肉可以推有些女生更會買小一個cup size來將自己的上圍堆得豐滿一點),大波有大波的處理方法,Jennifer當然,是以推出一條深坑和能承托到她一對豪乳為主,胸圍,她一定不能買太小的了。

 

而當她在推她的雙峰的時候,老老實實,睇到我硬硬地。

 

「哈哈,我戴Bra其實幾麻煩...」Jennifer一邊推她的波一邊對我說。這一刻,我覺得她真的很hot,可能我一向喜歡一些真性情的女孩子吧。

 

「好了,可以幫我拍張照嗎?」Jennifer問道。接著她站在一幅佈置得很漂亮的牆前面,開始擺Pose。

 

「可以呀,你電話在哪?」我問道。

 

「呀...好似比堆衫蓋住左...無所謂啦,用你電話咪一樣,我拍來比較下之嘛。」如是者,和她拍拍換換的,我電話上已經儲存了四五套她穿內衣的相片。

 

「來,比較一下...」Jennifer說,接著把身子靠過來我懷內,開始看我電話內的相片。我聞著她的體香,身體接觸著她那嫩滑的肌膚,再加上她一對豐滿的奶正貼著我的上半身,我的身體頓時感覺到一陣麻麻酸酸的,很是享受。

 

「還是要套紫色藍色,和粉紅色吧...你話呢?」Jennifer問道。這個時候,如何她要我送她全部咁多套內衣褲的話,我都會肯。

 

「好的,很適合你...」我說。

 

「那...Alan哥哥...你說我...穿內衣還是沒穿內衣吸引一點?」Jennifer問道。

 

「這個...」我有點猶豫。

 

「你老老實實答我。」Jennifer十分認真地說。

 

「你...我覺得...你穿內衣的時候吸引一點...因為承托好一點,而且條事業線真係...殺死人...」我老老實實地說。

 

「所以...如果要挑起一個男人的性慾的話,著住內衣來挑...會好一點?」Jennifer咬住嘴唇地問我。

 

喂...呢個問題...點答好...

 

但其實,我嘴吧和身體都很老實,所以一般在這個狀況之下,我講唔到大話。

 

「係...係的,其實你衣家已經挑起了我的性慾...」我唯有誠實告之...

 

「那...我們來吧...」Jennifer繼續用她的表情,聲線,和肉體挑釁著我的底線,而我的手,亦已經在她的身上開始撫摸。

 

「唔...好舒服...」Jennifer一邊在享受著我的撫摸,一邊在摸我的褲檔,幫我解開西裝褲的鈕扣,不知不覺間,我的褲子已跌了在地上,她的手亦已經進入了我的內褲,在掏東西。

 

「來吧...趁我表妹未返來之前...」Jennifer說,當然,她是說在她表妹未返來之前執一劑,沒有其他。

 

「點解...無端端...」我問道。

 

「其實...」Jennifer望著我說,「上次在你屋企,唔係幾夠喉...」上一次的活動,看來她真是念念不忘...

 

「唔~~~」我趕緊一邊和她打茄輪,一邊在探索她的私處。

 

「脫下來先吧,陣間我仲要著...」她將我的手放了在她的底褲邊,咁又係,濕左陣間又點著呢?非常合理,不過,個胸圍我則沒有全個脫下來,掛了半個在她身上。

 

說時遲那時快,我已經將我的弟弟插了入她的私處,將她按了在之前拍照的那幅牆上,紮好馬,慢慢地推進...

 

「呀~~好粗~~啊~~~」Jennifer邊呻吟邊說,而我,則出盡奶力,用下身沉實的在頂她下面。

 

「大力...大力點...濕...濕曬了...」Jennifer一邊享受著我和她的魚水之歡,一邊語無論次地說。

 

「Summer…Summer佢返未?」我自言自語道,因為時間好像過的好快似的,她說出去半個鐘,時間應該快到...

 

「咪理...度門鎖左,佢入唔到黎...但你已經入左啦...」Jennifer說。

 

我覺得她又幾有道理,所以應該活在當下,盡好自己本份。

 

「啊~~~啊啊啊~~~Alan哥哥...」Jennifer隨住我的抽插呻吟道。

 

因為場地所限,我沒有和她玩甚麼高難道招式,一招從後突入,一邊在刺激她的胸脯,已經讓她投降。

 

「可能...要...快...快點...」Jennifer催促我說,「大力點」她好像覺得還未夠力度似的。

 

「呀~~~呀呀~~~」我一邊喘著氣一邊抽插她,只怪剛才食得太飽,飯氣仲頂住頂住。

 

「表妹...應該...就返...」Jennifer說。

 

「呀~~我也頂唔住了...」我覺得我在這種壓力之下,雖然刺激,但影響了持久力。

 

「啊~~等等...唔好...亂咁射...」Jennifer說,「人地仲要做生意...」

 

說著說著,Jennifer從我身上脫出,跪了下來,用她的嘴吧將我弟弟大半條含住,開始吹了起來。

 

「唔~~唔~~」Jennifer吹得起勁,面容亦很享受,如果踢波有快樂足球這回事,她現在的,應該是快樂吹奏...

 

「呀...我頂...唔順...」Jennifer的吹功還真的不錯,不到一分鐘就已經將想爆的我吹爆,我感覺到,我的千軍萬馬走直接射進了Jennifer的嘴唇內,她一邊用嘴唇吸,一邊用舌頭刺激著我的龜頭,手也在我的根部不停的「劣」,務求將我吸幹吸淨為止。

 

「唔唔...」吸不突止,她還將我的千軍萬馬全部吞了落肚,一滴不漏。

 

「咁就乾淨了...」Jennifer舔舔嘴,說。

 

「咁啜法,真係蛇都死...」我笑說,聽畢,她也笑了出來。

 

不說不知,原來時間真係剛剛好,正當我和Jennifer著返衫開返個鎖之後,Summer亦剛好回來。

 

「表妹,我就要呢幾套內衣,同埋要多件恤衫啦,已經記好數架啦!」Well, 好明顯無,Jennifer呢次來真係又食(我)又拿(佢表妹)。

 

「我地趕住返去開工啦,表妹交返個場比你!」Jennifer說。

 

「好...唔該曬表姐同Alan哥哥。」Summer說。

 

對於Summer,我有點念念不忘,「係呢Summer,我見你呢度都有瑜伽服賣,你係咪都有玩瑜伽的?」我臨走前問道。

 

「無...無呀,我唔識瑜伽架,淨係拿瑜伽服返來賣...」她煞有介事地說。

 

其實我好肯定上次在瑜伽Studio入面的那個助手就係Summer,究竟點解佢要否認自己識玩瑜伽呢?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06月14日

魚涌食記-我愛夏日炎

Image-134-14-06-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73

 

這是一個陽光和雨水夾雜的夏季,盛夏還未到,已經曬到人差不多中暑,相信,這是很多需要穿著光鮮衣著的香港人對這個夏季的共同感覺。

 

我的工作,雖然容許Smart casual,(如果配襯得好的話,老闆直頭會欣賞你添),但長袖恤衫加件Designer’s brand的外套,是出入鰂魚涌這商業地帶不可或缺的衣著,否則要是在附近見到靚女或客戶,或靚女客戶的話,認真不得了,尤其是我們公司的客戶多數都在這區出現。

 

如果大家在太古坊附近工作的話,都會知道一個道理,就是在炎炎夏日,應留在有蓋的地方,因為除了這裡的街上空氣極不流通之外,太古坊入面室內的涼快冷氣,亦是讓人不禁要和太陽伯伯Say good bye的原因,我想,像我一樣,香港有好多人都患上了太陽敏感症,中午時份不喜歡待在街上。

 

偏偏,在公司中,有人相反。

 

「哥哥我出去食飯了,遲D見!」今天是Catherine成個星期連續第四日自己走了出去食午飯,不用說也知道,佢佳人有約,那是之前在玩瑜伽的時候識的Gillian,即係那位最近我成日J的中學時期隔離學校女學生。

 

「同Gillian嗎?」我特登問道,而Catherine則給了我一個微笑就拿著小包包離開了,那距離我們正式的食飯時間,還早了半個小時,還好今天公司只有我們兩個無出去開會,Pam姐和Suki各帶領著一team人出了去同客做presentation了。

 

一個人戇居居地坐在辦公室中,很不是味兒,唯有開著Youtube看看有甚麼特別的東西好看。

 

「喂!你D同事呢?」只見賤精Raymond的頭從我的房門外探了進來。

 

自從Raymond升了職成日要飛大陸之後,我好耐都無在公司見過佢。

 

「出曬去開會呀,佢地。」我很無奈的說。

 

「一唔一齊Lunch?」Raymond問道。

 

「你同我兩個?」我問道。

 

「唔係,仲有Linda。」Linda是Raymond的上司,位職Senior Director,亦是一個我唔想在與她往來的一個死八婆。原因是...Well,呢個世界上總有一D人你係唔會同佢講到野,通常這些人對數字都好敏感...同佢傾Project做Brain storming的時候第一件事就係問我Deadline係幾號,Budget要使幾多,因為佢好多東西都唔係好在行,所以在老闆面前只能先聲奪人,問長問短扮曬野,以表現自己係幾咁Result oriented。

 

好在,我同佢後來唔同Department,否則我的生活不會這麼風平浪靜,細胞都死多幾百億。

 

「呀...同佢呀...你知佢食野好揀擇架喎...」當然,這只是我對她的個人偏見。

 

「喂你考慮下先,我返去急覆個Email,陣間行過順便Pickup埋你!」Raymond說畢之後就將個死人頭縮返出去。

 

如是者,我二話不說,拿起剛叉滿電的電話,起身走人。

 

「叮!」說時遲,那時快,電梯已到。

 

「呀!係你!」電梯中有把女聲道。

 

「Jen...Jennifer?!」我隱約認得她是誰,因為嚴格來說,我並不是太認識她。她其實是Catherine的「朋友」。

 

Jennifer是誰?未見過她的讀者,可以睇返之前的文章:

 

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267

 

來一個quick recap的話,according to Catherine:「Jennifer係我地公司同一棟大廈,16樓律師樓做Admin,有幾次乘電梯我地見到佢,你出電梯後都猛話佢正的!」

 

我認得出Jennifer全因為她那對E cup豪乳。

 

「食飯嗎?」Jennifer問道。

 

「係呀,食飯呀,你呢?都咁早?」我問她道。

 

「咁不如一齊丫...」Jennifer無啦啦說。

 

「想食乜?」我問道,因為基本上,以Jennifer這樣楚楚可憐又天真無邪(但大奶)的樣子問到,就算佢帶我去食屎......味的咖哩,我都會照去。

 

「食個快,我陣間有少少事要去做...」Jennifer說。

 

好,點話點好,反正我也不想留在外面太耐,公司無乜人,我要留守起度以防萬一,這是作為成個部門第一把交椅的責任。

 

「今日見到你真係好...」Jennifer說。

 

如是者,我和她就一起走落街找東西吃。不過很奇怪,Jennifer一直都行在我後面,好像我係佢老闆一般。

 

「喂,條街唔係咁窄,你唔使行我後面喎...」我說道。

 

「哈哈...你行啦,唔使理我...」Jennifer古古怪怪的說。咁又係,可能佢驚比其他同事見到有個陌生男人同佢行埋一齊都未定...

 

「就呢間啦,衣家人少少,食意粉,又有沙律。」我指著一間附近的小餐廳說。

 

「呢間好,就呢間!」Jennifer探頭入去望兩望,就決定要食呢間。

 

一入到去,Jennifer就揀了一個最入面而且背向正門的坐位坐著。而因為我們早了出來食飯,成間餐廳無乜人,只得小貓三四隻。

 

「你無野吧?蛇王出來早放lunch驚比老闆見到?」我一邊坐下來一邊問道。

 

「唔係...」Jennifer說。

 

「咁點解...」我不解地問道。

 

「我今日無戴Bra...」她臉紅起來了。

 

說到這裡,我不禁望一望她的上身,先頭在電梯無為意,行了出來又在她前面,這個時候,我才發覺原來Jennifer是屬於比較大汗的女生,在地面行了才五分鐘,她已經香汗淋漓,上身濕透,今天她還穿著輕薄而緊身的恤衫,隱隱約約成對波浮現在眼前,好睇過世界杯。

 

「呀...」此情此景,我真係唔知講乜好。

 

「小姐想食乜?」食店的老闆兼侍應一腳踢地走過來招呼我們。

 

「A餐同B餐丫,兩杯凍檸茶少甜唔該。」Jennifer一邊用餐牌遮住心口一邊飛快地幫我叫埋,我連兩個餐食乜都唔知。

 

我只好對著她微笑。

 

「好彩比我撞到你...」Jennifer說。她放低餐牌之後,又將她那對又凸又透的雙峰擺在我眼前。「同你食飯我好放心。」她說。

 

無錯,因為我已經睇過佢全相(實在一點講,係我、嘉嘉、Jennifer和Catherine曾經在我家四個人分成兩組玩過一個令人很面紅的飯後遊戲),所以我應該對她那對濕濕透透的大波不會感到好奇。

 

「係呢,Catherine呢?好耐無同佢一齊食飯了...」Jennifer說。

 

「呀...佢幾好...近排溝緊女...你呢?找到另一半了沒?」我沒有問她找到男朋友了沒,因為她曾經是Catherine食過的女...嚴格上來說,我同佢可以話係襟兄妹。

 

「我嗎...Date過幾個男仔,未找到Mr. Right呀,好多男仔都只係集中起我...身上...」她說。

 

「明白的,真愛難求,你仲後生,慢慢來。」我說。

 

到未講到幾句,我們的食物就到了。原來A餐是肉丸意粉,而B餐是白汁雞皇飯。

 

「邊位要白汁雞皇飯?」老闆問道。

 

「佢丫,我要意粉。」Jennifer說。

 

「咁...好丫...比我...」我免為其難地說。

 

「Sorry,我少食雞,太多激素...」她說,那也是,都已經發育得這麼健全了,還吃雞來幹嗎?

 

如是者,我們閒話家常,盡訴一下公司的好笑事,同PK同事。

 

「哈哈,原來你公司入面都有個賤精!」我笑說。

 

「間間公司都有架啦!」Jennifer也笑說。

 

「哎呀!?」Jennifer咬左一半的肉丸突然從她的叉上跌了下來,而跌的地方,guess what,就在她的心口。

 

理論上,假如是一個飛機場食這粒肉丸的話,跌下來,應該會掉在桌子上,但現在吃的人,是Jennifer,所以...

 

「Oh no… not again…」很明顯,這是大波妹的經常煩惱。

 

「無事嗎?」我問道,當我拿張濕紙巾出來的時候,Jennifer卻說不用了。

 

「唔使啦...無得救了」Jennfier邊用餐巾印乾肉丸的汁邊說,「不過...」

 

「不過甚麼?」我問道。

 

「不過陣間可以陪我去買件衫同買個Bra嗎?」

 

買...買Bra?!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06月07日

魚涌食記-白汁雞皇飯

Image-133-07-06-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67

 

就在我和Gillian的慾火透過做裸體瑜伽燃燒起來,及後又用我的精華液在Gillian的體內將其稍稍淋熄之後,Catherine透過社交媒體的蛛絲馬跡找到了我和Gillian,向我們推介了一種Fusion瑜伽,不過她沒說過的,是這fusion是以印度的「國技」兼古文明,Kama Sutra為基礎......

 

結果係點,大家唔使講,這個時候,一次過食完Gillian又食埋我的Catherine,hi到反曬白眼,亦可能她實在從我們身上 Chur得太盡,喘著氣軟軟的扒了在我身上。

 

「呀表妹,你就爽死了,但我下面仲硬緊...」我沒好氣地告訴Catherine。

 

「係喎...咁點算?」Gillian問。

 

「接...接力...」Catherine說畢,自我的身上慢慢地滾下來,而當她滾了下來的一刻,我的弟弟剛好就一柱擎天的出現了在Gillian的面前。

 

「嘩...好濕呢...」Gillian摸著我那沾滿了Catherine分泌物的弟弟說。

 

「不知是甚麼味道...」Gillian說畢,就用舌頭大大啖地從我弟弟的根部開始舔到去龜頭頂。

 

「啊~~~」

 

人生總有低潮,這個時候應該屏息靜氣,默默耕耘;而當你遇到高潮時,請大大聲的呻吟一下。

 

以上一句說話,這是我人生的座右銘,起碼有得 high 下,叫返聲先。

 

其實,之前Gillian說過Catherine變態,我認,但在我們三個人當中最性饑渴的,應該是Gillian。她在我的定海神針上舔下舔下,又自動自覺地騎到我的身上,做她的西部牛女。

 

「Alan, what happened here… stays in here…」Gillian一邊騎著一邊說了句這樣的英文。可能她第一次被插入,是在一個意外情況之下,而現在,則是以一個自願的姿態。

 

「刺激嗎?」我問她道。Gillian用呻吟聲來回答了我這個問題。及後,我見Catherine之前買落的Kama Sutra影片仲播緊,就趕緊試一下當中的其中一招打則進入。

 

「呀...好深~~~啊老公~~再深D」Gillian又再一次將我代入做她幻想中的理想老公。

 

「嘩...」Catherine這時開始回氣,聽到她叫我老公,不禁望了過來。

 

「仲話我變態...」Catherine和我打口形說。「DKLM」

 

搞搞下,Gillian仲主動地按照Catherine那條所謂Kama Sutra fusion瑜伽的影片所示轉埋體位,可見她平時實在太缺乏運動,或者,她喜歡耐唔耐就轉轉動作(畢竟做慣瑜伽)

 

「啊啊~~~啊啊~~好香!」Gillian呻吟地說。

 

好香?!忽然之間,我也聞到有一陣食物的香氣自Gillian身後傳了過來。

 

「表妹你在吃甚麼?」我的視線被Gillian擋著,所以看不到Catherine。

 

「之前叫過來的白汁雞皇飯嘛,仲熱架。」這是Catherine的習慣,搞完野之後,她總喜歡找點東西吃。

 

「頂...好香...」我流起口水出來了,這個時候,我也有點肚餓,畢竟做了成日「瑜伽」。

 

「啊~~~啊~~~我...也餓了...」Gillian邊騎邊說。

 

人地搞緊野的時候在旁食飯盒,我覺得Catherine真係好唔尊重場合...

 

「我又要~~~啊~~~白汁~~雞皇」Gillian說。

 

「得...等等,好快有!」我盡力插多Gillian幾十下,就在我差不多要發射的時候,我將弟弟拔出,走到Gillian面前,毫不猶豫地顏射了在她的面上。

 

我最期待的畫面出現了。其實我之前一直在IG上面J 這位我認識了很多年的美女,腦開中其中一個J佢的畫面,就係噴到她一面都係...

 

「好多...」Gillian閉上眼睛略帶驚訝地說,之前在她體內發了一砲,現在仍能夠提供咁大容量。「不過Alan你誤會我了...」

 

看來Gillian並唔係想被顏射,她只係覺得肚餓,想食白汁雞皇飯。

 

這個時候,我好站著和正在爬飯的Catherine打了個照臉,只見她一邊吃飯一邊看著我們的互動,好似睇戲咁睇,而難得的是,她見我向Gillian派白汁,竟然無損她的食欲...

 

可能她一直吞慣...

 

而Gillian在獲得上下的滿足後,急急地沖了個涼。

 

「睇到個飯擺耐左凍凍地,又好似唔係幾食得落...」Gillian沖完涼出來望住個盒飯說。

 

「其實白汁雞皇飯入面的青椒搞到D汁的味道同表哥那些好接近。」Catherine說。

 

「頂...表妹你唔好再講...」Gillian有點受不了。

 

「放心,叮返熱就唔同曬啦!呢度有無微波爐?」Catherine問。

 

好在,Studio入面又真係有部微波爐,相信是Studio的導師或者她那個混血鬼妹助教用來叮飯用的,而當Gillian在叮飯的時候,她更告訴我一些她在加拿大留學時的趣聞。她說那邊的鬼妹在大學要飲熱水,好多都用微波爐叮,無人煲水,而電水壺,係外國好難在店子買到的東西...呢個舉動我覺得好低B,但她說叫我問一些從北美返港的真.竹升妹,佢地通常都會同你講她們煲水的故事。

 

信不信由你,不過通常我和那些真.竹升妹傾計,好少會傾到去煲水咁遠...

 

Anyway,最後我地三個人,用左差不多成個鐘的時間去將導師個Studio回復原狀。

 

「個地拖點算...」Catherine一邊拖地上的殘留物一邊說。

 

「掉左佢吧...」Gillian猶豫地說。

 

最後,我Catherine都係事L旦將個地拖放返原位就算。

 

「表妹你過幾日有無時間一齊食個Lunch?」Gillian無啦啦說。「有些女生的事我想向你請教。」

 

「呀...這個...」Catherine望了一望我。「梗係得閒!」還未待我給反應,她就已經爽快答應了Gillian。

 

佢兩個約食飯?今日仲食唔夠嗎?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