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13日

魚涌食記-沖涼記

Image-106-15-9-2017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819

 

我現在身在蚊蚊的房間,正確一點說,是在她家中的套房浴室內。在這個浴室中,有一個將身上衣服脫到一絲不掛的美人和我在一起,不過,那不是蚊蚊,是蚊蚊爸爸條女,小薇。

 

小薇的身體大部份都整過,所以玲瓏浮凸要乜有乜。就以她將要和我做的事,我會講三個字:千六蚊。

 

無錯,她是這個質素的。如果東莞還時東莞的話。

 

雖說胸部是假的,但小薇的屁股、長腿和纖腰,讓我很期待之後會發生的事。

 

小薇指著浴室地上的一張浮床,將表面弄濕,示意我躺上去。

 

當我也赤裸裸的躺了上去之後,小薇在我身後說:「希望你捱得過沖涼那十幾分鐘吧。」

 

小薇說完之後,跪了下來,輕輕的在我身上塗上沖涼液。

 

「咪住,好似唔係幾對路喎...」我說。

 

「乜一開始不是先站著沖涼的嗎?」我努力地想著自己的回憶,道。

 

「這一步我Skip了,其實訓起度咪仲舒服...」小薇說。

 

「你又有你道理喎...我Buy。」我說。

 

說時遲,那時快,小微一對雙峰已經向我背部擦過來。

 

「啊~~~」小薇呻吟道。

 

佢果現係做戲做全套,連叫聲都包埋。

 

 

她一對經過加工的雙乳,紮實地在我身上有節奏有規律的磨,每一下我都能感受到小薇胸部幼嫩的肌膚,我想對小薇說,唔好停,繼續...

 

「唔好停,繼續...」OK,我真的講出口了。

 

小薇聽畢,繼續那樣一下又一下的挑逗著我的身體,再加上她每次滑到我耳邊的時候,不是在親我,就是在啜我的耳珠,OMG!單單是一開始,我就已經慾火焚身了。

 

「呀!這是甚麼來的?!」小薇帶點驚訝,她拿著我碌野問。

 

「呀...它應該是...我弟弟。」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你確定是你的嗎?」小薇問,喂,連住我個身,可以不是我的嗎?

 

「可以不是嗎?」我回答小薇。

 

「但是這長度...你是亞洲人吧?」小薇還是驚訝於小弟的Size,她吞了一下口水。

 

「如果你仲唔信,我起佢上面刻左我個名。」我正經地說。

 

「那快點給我轉身等姐姐睇下!」小薇說。接著,就將我反過來,我弟弟頓時就彈了出來,小薇又吞了一下口水。

 

「個名刻了去邊?請問?」小薇說,並拿著我的弟弟仔細地研究一番。「會在包皮下面嗎?」她說,並用手輕輕的將我弟弟的包皮拉緊。「無呀,你個名在哪?」小薇望著我問,我給了她一個讓她自己估下的表情。

 

「一定是遇到水個名先會出現!」小薇說。

 

「喂大佬你當我係那些裝熱水會有圖案展現出來的咖啡杯呀?」我打趣說。

 

只見小薇沒有理會我的這個爛笑話,雙眼意亂情迷的望著我弟弟,將舌頭伸出,用她的舌尖輕輕的全方位的在我弟弟上舔,沒多久,我那堅挺的弟弟就沾滿她的口水了。

 

「呀...你很會舔...」我引不住稱讚小薇。

 

「那我不客氣了。」小薇說完之口,就口含一口水,輕輕的從我小腿內側開始,一路舔到我的蛋蛋旁,當她左邊腳和右邊腳都添過一遍之後,就一手拿著我的弟弟,全方位的把我的蛋蛋舔了一遍,蛋蛋這片最易被人遺忘的領土,在小薇的舌尖下,這一天,很快樂。

 

舔完我的下身後,小薇就開始往我的身上舔。她的舌頭再加上她的雙乳,在我的身上遊走,有著說不出的快感。當她舔到我的耳邊時,我轉過頭來,和她鼻子貼鼻子,我實在引不住,要和這條靈巧的舌頭打個交道。

 

小薇好像也懂我意思似的,將小嘴探過來,不消一刻我的舌頭就和她的在大家的口腔內打交了起來,不過,自問是打茄輪能手的小弟,在運用舌頭方面實在沒法和小薇相比,不消一刻我就敗陣下來,被小薇領著整個打茄輪的方向和節奏。

 

「唔唔~~~ hee hee ~~~」小薇一邊打茄輪,一邊高興地笑著。顯然,現在享受的人,不只我一個。

 

「Alan哥哥...我要來了,上次在電話中...我已經很想咁做...」小薇說。當然,在我搞懂她想做甚麼的時候,我的弟弟已經被她的嘴吧深深的含著,原來,她想吹我簫。

 

「你忍耐一下,堅持哦!」小薇說,接著,就用她那玲巧的嘴巴和舌頭,在我的弟弟上時而溫柔,時而主動的猛攻著。

 

「唔~~唔唔~~」小薇情不自禁地發出了像廣告中食朱古力的享受聲音。我覺得她真的當了我弟弟是朱古力,因為她有時會輕輕的咬我弟弟,這種刺激,她拿捏得很精準,只有爽,沒有痛。

 

如是者,小薇吹奏了大約有數分鐘之久,之後她就停了下來,轉用她的雙乳夾著我弟弟,輕輕的在她雙峰之間的乳溝上面磨擦。

 

「如過認真地吹的話,吹蕭是一件很累人的事。」小薇忽然對我這樣說。

 

「是嗎?沒經驗。」我說,這個當然了,食鮑魚我就識,吹蕭,真係不是我那門之的事。

 

「哈哈~~~」小薇聽後笑得開懷,接著又將頭埋在我的雙腿之間,繼續幫我吹簫了。

 

「唔唔唔~~~對了...」小薇邊吹邊問,「你現在可以一天兩三發嗎?」

 

這個Moment,我突然醒了一醒,因為這是一個很敏感的問題,基本上和你做莞式的小姐係唔會問你的,小薇應該是在計算她在我身上應該點樣可以盡情地運用吧?

 

「有你這一張嘴巴,三Q,沒問題。」我說。這我倒是很有自信,因為小薇是那種無論你有多累,都能把你弟弟搞得起的後生女。

 

「那我不客氣了,你忍著哦!」小薇說,接著,就將我的弟弟徹底的含了下去,作了一個深喉的動作,之後,我還記得的就是小薇那極具節奏的吹奏,我努力的去忍著,不過,幾分鐘後,仍然是敵不過小薇的猛攻,因為她的吹奏技巧實在是太棒了。

 

「呀呀...要射了...」我告訴小薇。

 

「唔唔唔...」小薇好像聽到了,不過她卻繼續在吹我的弟弟,沒有減慢下來的意欲,直到我發射的一刻。

 

「唔唔~~~」小薇口爆了我,被我射出來的子子孫孫搞到手忙腳亂,最後,她將開口,口裡的精液自她口中流出來,她用手接著的一刻,不知怎的,很感人。

 

「第一砲就咁多...Alan哥哥...」小薇說,「不過,味道不錯呢!我剛吞了一點...」

 

「你喜歡吃就好...」我無奈地說。

 

「來吧,我幫你清洗一下,我下面開始忍不住,下一part好快就要來了。」小薇說。

 

她真是一個說話老實直白的女生...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Read More
2017年08月30日

魚涌食記-久違了的莞式

Image-105-30-8-2017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814

 

估不到,我和小薇,即蚊蚊老豆條女,玩起Cyber sex來了。講真,在手機約炮當面砌盛行的年代,玩Cyber sex,我覺得我自己好out…

 

「Alan哥...」小薇在我回過氣來之後說,「我們...可以...約見面嗎?」小薇問道。「蚊蚊試過的,我都想嘗一嘗。」小薇續說。

 

女人,有時就係咁有佔有欲,拿了她爸爸還不夠,想食埋蚊蚊條仔...

 

但係,何必偏偏選中我呢?難道蚊蚊無食其他仔嗎?

 

「咁你試過蚊蚊試過的幾多個男人?」我用一個好婉轉的方法來問一個很直接的問題。

 

「一個都無...」小薇回我說。

 

「喂,咁差D喎,乜野叫『蚊蚊試過的,我都想嘗一嘗』?」我問道。

 

我好似傷害左一個弱小的心靈了,因為小薇隔了很久都無再出聲。

 

......

.....

....

...

..

 

「咁你可以幫我開齋嗎?」小薇直接地問。

 

這個時候,我真係唔知應該點答佢好。礙於佢的特殊身份,我決定拒絕佢。

 

「其實呢...唔係咁好」我開始打字。

 

「我識玩全套莞式。」小薇說。

 

莞式?!我沒看錯嗎?莞式?!

 

「全套即係幾多式?」我好奇地問。

 

「我的訓練係36式。」小薇說。

 

「夠了,未必玩得曬。」我說。

 

「我同你邊有計時間?」小薇說,「如果你忍到的話。」

 

聽到呢度,我蠢蠢欲動了,哪有男人聽到「莞式」呢兩個字唔開心?(有,就係未聽過「莞式」呢兩個字的人)

 

「你又知我忍唔到?」我有點被她的激將法騙到了。況且,我好耐無上過大陸...

 

「未試過又點知你忍到?」小薇又反問我。

 

「你行得開嗎?不用陪Richard?」不要忘記,她和Richard都係游手好閒的人,成日在一起。

 

「後晚佢同中學同學固定聚會玩德州撲克,一定唔會帶我去,司機又收左工」小薇說,「你可以來我地度,我有齊架生。」小薇說。

 

「好,咁後晚見!」就咁就約實了,oh no… 我剛做甚麼了? 先前覺得在手機約炮當面砌盛行的年代,玩Cyber sex好out,咁唔使真係約炮丫,仲要係同一條女...

 

我真係有D問題,誰能拯救我一下呢?

 

「你呢一個,係淫人妻女的行為,你過得自己個關嗎?你對得住Richard和蚊蚊嗎?」我心中的良心天使終於都出現來說句正義的說話了,謝天謝地!

 

「不過...」良心天使說,「技術上來說,小薇又唔係Richard老婆,又唔係蚊蚊阿媽,所以OK,可以去馬。」

 

喂!到底你係咪良心呀?頂你!

 

話咁快,兩天過去了,我到達了蚊蚊的大屋,即係Richard同小薇屋企。

 

叮噹!叮噹!(我把門鈴聲都寫出來了)

 

接門的不是別人,正是小薇。

 

「你家工人呢?」我問道。

 

「老闆不在家,你估會找到他們嗎?」估唔到,在佢家住的人,真係幾爽皮。

 

小薇引領著我,走到蚊蚊的房間。

 

「蚊蚊搬了出去了,我們用這房間吧。」小薇說。

 

「好的...係呢...」因為同小薇真人不是太熟絡的關係(畢竟只係Cyber sex過一次而已),我想先講些說話緩和一下氣氛。

 

小薇用她那雙明亮的大眼睛望著我。

 

「你點解會...識莞式咁特別的呢?」我問道。

 

「其實...」小薇欲言又止。「我十六歲的時候,係國內受過訓。」

 

「受乜訓?軍訓?」我問道。

 

「莞式...」小薇說。

 

哦,懂了,乜咁細個就入行呀?

 

「不過剛剛好我去到之後無幾耐,無乜人去東莞玩了,所以跌跌蕩蕩之間,乜野工都做過,邊度都去過...」小薇對我說。「咁只要青春後生,錢總是賺到的,亦知道單憑一套莞式技能並不能將我帶到多遠...」

 

咁點?

 

「我就一邊靠身體來賺錢,一邊整靚自己,逐步逐步來啦,每幾個月整一樣,逐漸開始就只需要靠張臉來吃飯了。」她說。「直到我遇到Richard。」

 

「你就和他在一起不用做了?」我問道。

 

「不是」小薇說,「直到遇到他,我就夠錢整埋對胸了。我們認識了一段時間之後才在一起的。」

 

得,明白。看來Richard他自己講到幾識玩女,都係一個會沉船的人。

 

「咁到底你的莞式有無荒廢到呢?」我好奇問道。

 

「沒有,Richard就係因為我識莞式才留我在身邊。」

 

原來係收埋返屋企自己玩。咁Richard又有他道理的,有邊個男人唔想身邊條女好似小薇咁多才多藝?我講在床上。

 

聽罷她的故事,我細看著小薇,她還真是一張「網紅臉」,精緻,但周街都係。

 

小薇就好像看懂我意思似的,別過頭去避開我眼光。

 

「來吧,我們沖個涼先吧。」小薇說,接著,便開始一邊行入浴室,一邊將身上的衣服逐件脫下來,走到入浴室的時候,剛剛好全身赤裸。

 

接著,她用食指勾了一個「過來吧」的手勢,我也跟著她,一步一步脫衣到浴室了。

 

我看著小薇赤裸裸的身體,雖說胸部是假的,但屁股、長腿和纖腰還真的騙不了人,只有真材實料。

 

「我將會用她們來好好服侍你,Alan哥。」小薇雙手托著她一雙豐滿的乳房向我走近,讓我先檢查一下品質。

 

喂,OK喎!摸落去又假唔曬喎,講真,玩莞式,我比較喜歡假波一點點,因為好Feel一點。

 

「OK那就躺上去吧。」小薇指著浴室地上的一張浮床,說。

 

「好吧,那我不客氣了。」我說。

 

「哈哈,應該是我不客氣才是。」小微笑淫淫的說。

 

「希望你捱得過沖涼那十幾分鐘吧。」小薇說。

 

到底小薇所說,她那正宗訓練出來的三十六式,我可以頂到幾耐呢?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Read More
2017年08月17日

魚涌食記-玩薇信

Image-104-17-8-2017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810

 

在蚊蚊家玩了一整天沒時間看手機(點解,你懂的),累積了百多個未讀訊息,其中有一個,令我頓時打起十二分精神看,那是蚊蚊個爸爸Richard佢條女小薇Send過來的一張僅以毛巾遮著身體重要部份的半裸照...

 

搞乜鬼...佢想點?我立時給她發了一個可愛的臉紅Emoji,當然,好賤地,發給她之前我儲存低了那張相。

 

「Sorry,Send錯!」小微過了半分鐘之後刪除了那張相,並用這句很知名的網上術語告訴我。

 

咁睇黎佢真係Send錯喎...我唯有比個「OK」的Emoji過佢,唔係點呀...

 

「我無戴Con,睇錯左你係另一個人。」小薇說。

 

「你以為我係Richard?」我問道。

 

「唔係...」小薇說。

 

...即係...點呀?好亂喎...

 

「我Send比電影公司Casting的人員。」小薇說。「唔好話比Richard知。」

 

呢個moment,我有一個很衰格的小念頭,就係Send返之前小薇張半裸照比佢。

 

「!!!!!!!!!!」小薇在電話上打了10個感嘆號給我,我估,佢係十分驚訝吧!

 

「你想點?」小薇問。

 

我特登唔答佢,等佢焦急一下,順便趁這個moment去了個小解。

 

就一篤尿的時間,小薇已經send了十幾個message比我,一開始罵我的說話,最後幾個Message,已經見到她毫無還手的能力。

 

所以話,性感照不能放手機就係這個道理,我好少同女仔唔著衫時影相,就是這個原因,手機的資料,即使你無唔見手機,仍然有機會外泄,所以呢,我手機的相簿係無裝 iCloud的。

 

咪住先,等我再check 多次...

 

係,無錯,我真係無裝到,只係聯絡人同步左,係咁多。

 

「我無乜想點,問題係,你想點。」我特登玩一玩小薇,因為,我知道蚊蚊其實唔鍾意這個在她爸爸身邊的女人。

 

「我想你唔好話比Richard知。」蚊蚊個爸爸係佢米飯班主,呢個當然。

 

「哦。」我用了天下間最無情的一個字去答佢。之後比了一個小狗反白眼的表情圖案過佢,呢一刻,我覺得我自己好衰。微信d公仔圖,有時真係好鬼實用。

 

「哦」完一下之後,我再無任何動靜,因為我想睇佢的反應,而我亦知道,其實我真係乜都唔想要小薇點,一張相之嘛,我可以做得出d乜?我正人君子,所以,睇小薇「Offer」吧...

 

「我...識做...」小薇說,接著,收到她的視像通訊要求。

 

按了一下綠色的鍵,接通了之後,眼前的是小薇,她在蚊蚊家中的大廁所入面。蚊蚊一家是有錢人,廁所,都大過人。

 

其實這一刻,有點尷尬,因為現實生活中我和小薇只不過見過幾面,亦都無乜點傾過幾句計,用手機面對面的視像通訊,我真係唔知要講乜野好。

 

只見小薇表現出一個帶點害羞又有點不願意的樣子,這種楚楚好憐的樣子,最煞食。接著,她慢慢張手機架在洗手盆上,鏡頭對準了自己,見到她只穿著背心短褲,窄窄的小背心將她的一對奶包得緊緊的,十足十網上的J圖一樣,讓人看得開懷。接著,她的雙手慢慢伸到自己一對大奶奶前,輕輕的在撫摸挑逗著自己,她將小嘴慢慢的張開,緩緩的向我望過來,見到呢個畫面,我已經扯扯地...

 

接著,小薇拉高了她的衣服,露出了一個鮮紅色的Bra,緊緊地包著她的雙乳,小微將衣服拉高了之後,就將胸圍解開,一對粉嫩白滑的乳房就這樣彈了出來,整個動作充滿著活力(指她胸前的一對奶),讓我看得入神。

 

我吞了一吞口水,小薇見狀,輕輕給我一個微笑,看來她對於在我面前裸露已經不是很介意了。在玩弄了自己雙乳之後,她也呈現出興奮的狀態了,閉上眼睛,很享受的將手在自己胸前慢慢的撫摸,玩弄她那硬起來的乳頭。

 

此時此刻,隔著手機的我,弟弟也硬起來了,此女如此好J,在我的手機上玩真人show,無理由唔JJ佢,所以我將褲子的拉鏈拉下,讓弟弟好好伸展一下。

 

小薇玩自己玩到咁上下,就將上身的衣服和褲子都脫掉,赤裸裸的坐在浴缸邊上,腿張開的用手指在把玩著自己的妹妹。

 

「啊~~~」小薇一邊自己在呻吟著,一邊在刺激著自己的妹妹。

 

這個時候,我的手也在弟弟上面J緊眼前這位小美人,當然,整個手機鏡頭見到的,只是我的臉,我當然無小薇咁蠢,乜都比人睇曬。

 

這個時候,她自顧自的在搞自己,我也理不了咁多,當睇咸片咁讓自己舒服。

 

「啊~~~唔~~~唔~~~」小薇刺激自己的速度變得更快了,接著,她索性將手指插入,忘我地在自慰了。她一手捧著自己的一邊乳房,另一隻手則在不停刺激自己妹妹,畫面淨係睇都覺得很濕。

 

「Alan哥,我...想要~~~想要你~~~」小薇對著鏡頭,通過網絡跟我說。

 

她這樣說,我真的招架不來,只好手加快速度的在J自己,我好久都未試過J得咁爽了(因為通常唔使自己J)。

 

「呀...呀...呀!大力D」小薇一邊說一邊用手指抽插自己,我想,她必定是在患想我正在跟她做了。聽到這個命令,我的手不知不覺也J得大力一點,配合一下嘛。

 

「啊啊~~~不要~~~啊~~~來了~~~Alan哥~~~」小薇越來越爽,看來她要到頂了。老實講,自己控制之下,我也差不多。在小微高潮的時候,我也感覺到有點想射的感覺。

 

「讓我...看著你射...的樣子...」小薇說。接著,她把手機拿回在手上,將食指和中指當成是我弟弟的樣子,享受地吹奏著。

 

「呀!」我看著她又含又吹自己的手指,幻想自己的弟弟就在她口中,沒多久,我就到頂了,幾億大軍忘我地噴射出來,搞到我成手都係。

 

「射...射了嗎?」小薇問,正在享受著射精那一刻全身放鬆感的我,閉上了眼睛,點了點頭,因為實在是爽死了。

 

這一個moment,小薇看著手機,滿足地在舔自己的手指。

 

「Alan哥...」小薇在我回過氣來之後說,「我們...可以...約見面嗎?」她問道。

 

乜話?唔好喇呱...

 

「蚊蚊試過的,我都想嘗一嘗。」小薇續說。

 

到底呢個女人在想甚麼的?我開始懷疑她之前傳給我的那張相,是否真的Send錯...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Read More
2017年08月10日

魚涌食記-虎父無犬女

Image-103-10-8-2017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805

 

我和蚊蚊在她房間搞完一大輪之後,我擁著還穿著美少女戰士Costume的蚊蚊休息回氣。將我的手放在她拿青春堅挺的胸脯上,我那濕濕硬硬的弟弟頂著她那圓渾的屁股,迷迷胡胡的和她一起睡著了。這個午覺,睡得還真舒服,去朋友家玩可以玩到咁,實在不枉此行。

 

由於我有時睡得很晚,所以這個下午的補眠,就像補品一樣在滋養著我的身體,我感覺到我的體力一點一滴的在復原中。

 

ZZZZZ…. ZZZZZZ…….ZZZ….

 

ZZZZZZZ……ZZZZZZZZZZ.ZZZZZZZ.

 

就這樣,我昏睡過去了。

 

隔了不知多久,我就被蚊蚊上落床的動作弄醒,不過我還是選擇懶一下床,因為蚊蚊張床軟軟又香香的,是名副其實的溫柔香。又過了不久,蚊蚊就又回到床上,抱著我了。

 

我微微睜開雙眼,就見到蚊蚊那可愛的臉蛋在我面前,她摺著輕輕的在我臉上親了我一口,之後就把嘴吧靠過來我的嘴邊,和我錫錫。我的嘴裡突然間傳來一陣清爽的牙膏香味,對了,剛才對住蚊蚊口爆,她一定是去了刷牙了。

 

「睡得好嗎?」蚊蚊一邊親我一邊問道。

 

「有你在,當然好。」我說。

 

「口花花~~」蚊蚊笑說,接著抱著我,一邊在摸著我的身體,一邊在小睡。

 

「Alan哥哥的這種感覺...很安全。」蚊蚊說。

 

我一向都不是給女生安全感的人,一時間真的唔知點應機,只好抱得她更緊。

 

到我們都回過氣了,有點肚餓,問蚊蚊家裡有沒有吃的東西。

 

「當然有!你想吃甚麼?煮個麵給你好嗎?叫工人。」蚊蚊問。

 

「你這裡是TVB錄影廠嗎?又食麵...有別的嗎?」我問道。’

 

「那水餃吧,灣仔碼頭水餃,好好食的,又有營養高蛋白質,搞完野食就最適合。」蚊蚊說。

 

(喂呀,你加多支益力多添丫笨!)

 

想好了吃甚麼之後,蚊蚊拿出手機來,在按按按。

 

「乜你家有手機落單咁先進?呢d咁先進的科技,大陸先有咋喎~~」我說。

 

「人家是在和工人Whatsapp啦,咪玩啦!」

 

「點解要Whatsapp?」我問。

 

「依家D工人一有時間蛇王就走去玩手機,Whatsapp她的話,直接好多。」蚊蚊說,看來她家的生活真的很freestyle。

 

「好的,Alan哥哥,點好了,韭菜豬肉餃,比你補補身。」蚊蚊說。

 

「乜你都知韭菜補身嗎?」我問道。

 

「我爸爸成日都食的...」蚊蚊說。「你聽,他又在隔離房搞野了。」

 

我豎起耳仔聽,真係喎,遠處傳來越來越大聲的呻吟聲,唔講仲以為邊個睇緊鹹片。看來,蚊蚊所說,她爸爸成日在家搞野搞到好大聲,所言非虛。

 

「Alan哥哥...」蚊蚊望著我說,「要過去看看嗎?」

 

「甚麼?看你工人煮水餃,定去你爸爸房...」我驚訝地問。

 

「煮水餃有甚麼好看?」說完,蚊蚊就將我拉了下床,我連忙著返條褲,和她走過去看看到底隔壁發生緊乜事。

 

蚊蚊熟練地從走廊的櫃子中拿出一條鑰匙,開了她爸爸房門,我們一起探頭入去,見到Richard的女伴正騎了在他身上玩緊Cowgirl體位。(這也是我最喜歡的體位呢!)

 

只見Richard的女伴正忘我地在Richard身上像個牛女一樣的策騎著Richard,兩眼半合的十分享受。Richard的女伴這時也被我們看過一覽無遺,修長而有條馬甲線的腰,加上上面一對圓渾得來有點假波feel的雙奶,再加上在床上的勇猛表現,難怪她可以埋到Richard身。

 

「啊~~~啊~~~大力點~~~Richard哥~~~」她女伴叫道。

 

「啊啊啊!好吧!大...大力點!」Richard在被他女伴搞到招架不下的時候遺有這樣說。

 

「Richard哥~~~啊~~~好舒服~~~」她大叫道,接著Richard將他雙手捉住女伴的纖腰,開始發勁。

 

真係搞到拍拍聲,再加上女伴不停的呻吟,整個房間都是他們淫蕩的聲音。

 

「呀呀!來了來了!」Richard看來忍不住了,畢竟年紀大,個女都已經咁大個了...

 

她女伴這時很識做的,用其腰力將Richard的精力吸乾吸淨,之後和她身體脫離的時候,Richard下面已經變成一條軟皮蛇。

 

看到這裡,我望一望蚊蚊,她正看得津津有味,我想,她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跟別人一起看自己爸爸搞野,這正常嗎?

 

正當我望回去床那邊的時候,我見到...Richard的女伴剛好完事,發現了我們正在偷看。不過,她卻好像見怪不怪似的,還對著我微笑。

 

他們這家人,真的很有問題!

 

我立時拉蚊蚊回房間。

 

「其實,Alan哥哥,沒事的,不用怕,那個女人是知道我有時會偷看他們做愛的,反正她要的是我爸爸的錢,多一兩個觀眾,沒所謂。」蚊蚊輕描淡寫地說。說時遲,那時快,我們的水餃也給送過來了,吃飽飽後,我幫蚊蚊再收拾好東西(當然包括那套Sailor Mercury戰衣),就起程送蚊蚊回到她和琪琪合租的單位。

 

在臨走之前,蚊蚊的爸爸腳步浮浮的走過來(佢條女咁索,搞完梗腳軟),對我說:「好好照顧我個女,來,加個微信,有乜事要幫手Call我。」她爸爸倒是很關心自己個女的。

 

「Uncle你都用微信?」我問道,因為,直到今時今日,我仲有好多朋友淨係用Whatsapp的。

 

「梗係,唔用微信,點返大陸玩?」Richard說,果然係老司機!

 

那我就和他加了個微信了,不過,當然不讓他看我的朋友圈。

 

「好了,我要去廁所,唔送你了,小薇你幫我送他們出去吧。」Richard說,原來,他的女伴叫小薇。

 

「也加我一個微信吧,萬一有事找不到Richard都可以找到我。」小薇一邊送我出去一邊說。基於禮貌,我又加了她的微信了。

 

終於都可以開車走了,在回去的路上,蚊蚊累得坐在車上睡著,看著她熟睡的樣子,我想,這麼可愛的女生,假如我是她爸爸的話,一定不會在私生活上這麼不檢點,將蚊蚊教好才是正確的做法,不過可能,有錢就是任性吧。

 

將蚊蚊安頓好回家後,我才有空看手機,原來今天才走開了一天,已經有成百多個Message未覆。

 

不過其中有一個留言引起我注意,是小薇給我發過來的一個信息,那是一張她僅以毛巾遮著身體重要部份的半裸照...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Read More
2017年07月29日

魚涌食記-換衫遊戲

Image-102-27-7-2017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799

 

返返下工,無啦啦收到蚊蚊急Call,翌日去她家幫手搬屋(她和琪琪在我家附近合租了一個單位),但去到,才發現她要搬的,只有一個小小旅行箱咁多的東西,我有點被耍了的感覺。不過Anyway,既來之,則安之,蚊蚊的家是一間真正的豪宅獨立屋,真不知道她家是做甚麼生意的...

 

「Daddy,你之前見過Alan啦,佢今日來我家玩。」蚊蚊說。

 

「呀,見過,見過,之前...在...邊度丫嘛,個晚Party...」好明顯,佢老豆完全唔記得了。

 

蚊蚊聽後,給了他一個鬼臉,好明顯佢對佢老豆的行徑有點不滿。我則沒有問題,人家的爸爸不記得我,有甚麼關係?

 

「呀...Alan嘛,你今日不用返工嗎?咁有雅興過黎我地屋企玩?」蚊蚊爸爸問道。這個時候,蚊蚊給了我一個眼色,我當然知道她的想法,說:「係呀,公司話我上年仲有少少假期要清埋佢,所以我咪請左兩日假lor,不過今朝都重要見客,你知啦,現在世界難做。」

 

「係呀,依家呢個世界真係好難賺錢,市場都不在我地香港了。」蚊蚊爸爸說。「我以前的日子,想過翻都好難,所以依家賺夠了,咪收手過下自己喜歡過的日子lor。」他說。

 

「係呢,Uncle你以前做盛行?」我好奇問道。

 

「我呢...你當我做金融啦,當年好風光架,同一班兄弟一齊打拼,在市場入面上上落落,錢賺得不知幾容易,又一直以來都有投資磚頭,在西半山買落了幾個單位,因為當時賺的都是快錢,話咁快就供完,咁咪疊埋心水退休lor。」他說。

 

我想,那應該是90年代,人人皆有發達夢的時候吧。現在呢?則人人皆有個旅行夢,而已。

 

「咁Uncle你真係一個好好運的人喎,可以咁樣全身而退。」我稱讚他說。

 

「哈哈,後生仔,我睇你應該唔係做金融那一瓣,像我地呢一班人,金融風暴是不會有太大影響的,因為我地都唔會成日買,起碼唔係用自己錢,而真正投資賺的錢呢,係要靠樓市。」蚊蚊爸爸說。好明顯,他不是一般股民。

 

「來,我地飲番杯。」蚊蚊爸爸硬把我從蚊蚊手上搶走,帶了我過去客廳旁的小酒吧角落,氣得蚊蚊坐在沙發上鼓埋泡鰓。

 

蚊蚊爸爸順手拿起一支白色的Royal Salute,倒了一杯給我。「這支上次買錯了,幫我飲多D」。

 

「好的。」佢無野呀?日光日白飲烈酒...Anyway和他碰了一下杯,這支25年的特別版Royal Salute其實又真不錯的,不過Uncle說的沒錯,「同一價位,可以買的威士忌多的是。」

 

「對對對!」所以我好後悔買了幾支!不過那時候每月Budget使唔曬,咁就買錯了。

 

「每月Budget?」我問道。

 

「玩女當然要set budget,否則你會跌入無底深潭,你要令佢知道,你每個月最多只會使幾多在佢身上,佢先唔會無止境咁問你要,因為我身邊出現的女人,差不多個個都係貪得無厭的,不過我話你知,有歷練的女人,會識得慢慢從你身上拿。」

 

「咁你依家那個呢?算有歷練嗎?」我忍不住問。

 

「呢個,佢乜都唔識,好聽話,所以我留佢起身邊...一年半載咁啦。」他細細聲在我耳邊告訴我。

 

「哦,不過,大前提都係要,你要好有錢,先可以有呢d女人在身邊出現姐...我就無喇。」我說

 

「都係架,不過我有今日,講真,都係靠好彩。當我在金融市場中覺得賺夠了可以不工作一段時間之後,賣了一間西半山的屋套現,想搞些穩賺的小生意,點知,遇著百年難得一見的沙士。」他說。

 

「呀!咁大鑊?!」我驚訝地說。

 

呢一代的香港人,應該都在不同的年齡階段經歷過沙士吧...

 

「就係咁大鑊,我個時未想到有甚麼生意係可以在香港穩賺。」蚊蚊爸爸說。「但我賣了層樓套現之後,個樓市跌到阿媽都唔認得,咁我手上又有舊大錢...」

 

「Uncle你買了幾個單位?」我問道。

 

「總之有幾多買幾多...那時的樓價,你手上有閒錢而又夠膽死走出街買的話,現在的生活,真係唔使講了。」Uncle笑笑口的跟我說。無錯,沙士那時候,樓價跌到幾十萬一層樓都無人敢買。「其實都係去睇下樓,跟手去律師樓簽下名,無乜事的,你有無聽過律師行爆發沙士丫?」

 

咁又真係無喎...

 

「所以,除了之前賺的,我又多了好多層細樓在手,加埋西半山的單位,我有些拿去放租,有些到價位就放左佢做穩陣的投資,即係又買多兩間,錢滾錢滾到能自付盈虧,現在每個月都有舊Budget可以騰出來飲酒玩女人...」

 

「咁...蚊蚊個媽媽...你唔介意我問的話,你發了達分了你多少?」我問道。

 

「佢嗎?哈哈,你都幾聰明,拿,呢個你唔好同我個女提起,唔係實激死佢。」他說,「其實我無同Money(蚊蚊個英文名)個媽媽結過婚。」

 

甚麼?!

 

「請受小弟一拜!」我差點想講。原來Uncle先係大玩家。

 

「其實佢媽媽出身好好,根本唔稀罕我d錢。當你的人生去到咁上下,你識的人,梗一樣有返咁上下。我們未婚生了Money出來之後,佢媽媽說要交比我養,因為佢有更大的人生目標要去實踐。」

 

「嘩,佢先係一個Player呀!」我細細聲說了出來。

 

「呢個就係我地不合的地方,我賺夠了,想歎世界,她則對自己的未來有更大的要求,所以我們不能在一起,但我地同樣都好錫Money。」他說,之後和我碰杯,一飲而盡。

 

「謝謝Uncle你的分享,不過同你初相識,點解要同我講咁多家事?」我直接問他。

 

「叫我Uncle Richard吧,你想知點解?其實,蚊蚊從來無帶過男仔返屋企玩,女仔朋友都少,所以,如果佢係有心同你做朋友的話,我還是同你講清楚,免得你估估下好。我地家,所算衣食無憂的。」Richard直截了當的說。

 

「明白的,Uncle Richard,其實我都好簡單,單身(well, sort of),唔愁生活,有車有樓,不過要工作養活自己同屋企人罷了,仲未有耐收得山。」我說。

 

「到你真係收得山的時候,你會覺得悶架啦!你知唔知,為免同社會脫節,我一日睇三分報紙,睇下有乜商機值得投資。」

 

「乜香港地仲有三份報紙值得你睇嗎?」我問道。

 

「其實我係多時間到可以一日睇三份報紙,同埋包養一條女。」Richard說,「同多過一條女發生關係,無論係感情同肉體關係都好,都係拿自己來搞,咪制。」Richard說

 

「呢個我明。」呢句我發自內心的。

 

我點會唔明?我有點想找Uncle Richard傾訴。

 

「好了,同你傾得夠多了,下次再傾過,否則我個寶貝女要殺人。」Richard望了一望蚊蚊那邊,蚊蚊已經不在沙發上了。

 

「你去佢房找佢吧,樓上左邊第二間房。」Richard說。

 

正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雖然仲好想同Richard傾多兩句,但我還是立即上樓上找蚊蚊。我敲了敲門,深呼吸了一口氣,就入去了。

 

我已經好耐無入過女仔房間了。(Catherine在我家的那間房唔算)

 

門一打開,就有著一種不一樣的香味傳過來,那是少女房間的那種香香的氣味,男人老狗,係唔會明這些味道是怎樣來的。

 

「Alan哥哥,你來了。我爸爸好煩吧?」蚊蚊問道。

 

「還好,佢幾得意,做人做到好似佢咁無憂無慮,算係咁的了。」我說。

 

「唉...當我人越大,先知道我爸爸係咁古怪...」蚊蚊說。「好了,Alan哥哥,我地玩甚麼好?」蚊蚊問。

 

「你屋企有乜玩?」我反問她。

 

「咁呀...呀!對了,我還想執一點衣服帶走,我地不如玩換衫公仔遊戲丫~~」蚊蚊說。

 

「換衫公仔遊戲?點玩?」我好奇地問。

 

「你當...當我係個公仔,同我換衫,讓我看看有哪些衣服我要帶去新家裡的。」蚊蚊說。接著,便走到衣櫃旁,將衣櫃打開,那裡,當然滿滿都是蚊蚊的衣服。

 

「這件配這件好嗎?」蚊蚊將衣櫃裡的衣服拿了出來,首先,是一件跌膊上衣和一條牛仔褲。

 

「好看呀。」我說。

 

「那你過來幫我穿一穿試一試,Alan哥哥。」蚊蚊語帶挑逗的說,我聽到,當然立即行過去幫手。

 

「將我脫掉吧,你當我是你的公仔就可以了。」蚊蚊說,接著將我的手放在她的短褲上,著我幫她除褲。

 

「上衣也要脫哦!」蚊蚊在我一邊脫她褲子時,一邊說。就這樣,我開始和蚊蚊玩除衫著衫的遊戲了,每次蚊蚊揀好新衣服後,都動也不動的扮公仔讓我親手將她原本身上的衣服脫掉後換上,之後在鏡子前面照一下,並拿出手機來拍照。老實講,咁樣又真係幾好玩的,因為每次幫她脫衣服,蚊蚊美好的身材都盡入我的眼簾,我又間唔中抽下佢水,大家玩得樂也融融。

 

「哈哈!不要這樣摸我!好癢的!」蚊蚊欲拒還迎的在跟我互動著。「Alan哥哥...係時候...換內衣了...」蚊蚊說罷,便打開另一個櫃筒,入面滿滿都是少女的胸圍底褲。

 

「嘩!全部試曬嗎?」我問道。咁有排搞喎...

 

「試幾件吧...穿在入面的話,我其實都係買同一個牌子,款式都差不多的。」蚊蚊說。

 

「不過有一套特別版,我想先試試好不好看,我收藏了好耐都無拿過出來著呢...」蚊蚊說,接著,在櫃筒的最深處拿了一套內衣褲出來,看到之後,我呆了。

 

「那不是美少女戰士特別版內衣嗎?」我說。

 

「BINGO!是水野亞美套裝...」蚊蚊說,「我買了回來都無幾會著,我們今日拿出來玩玩可以嗎?」蚊蚊問道。

 

點解唔可以?

 

「蚊蚊,美少女戰士唔係你年代喎...」我說。

 

「係呀,不過當佢出呢套內衣的時候,我在網上看到,覺得靚,就開始多找這套動畫的資料了,我最鍾意就係水野亞美,可能佢同我都係短頭髮吧...」蚊蚊說。

 

蚊蚊一邊說,我已經一邊在幫她脫下身上的胸罩。蚊蚊的一對奶就這樣彈了出來,果然是後生女,她的一對奶,很有活力,很青春。當幫她的小內褲也脫掉之後,我注視了良久才開始幫她逐件將Sailor Mercury的內衣穿上。

 

「好看嗎?」蚊蚊在鏡子面前不停擺Pose說。

 

「當然好看!我其實咁多個美少女戰士當中,最喜歡就是水野亞美了。」我說。

 

水野亞美Hi-5擊掌區

 

「哈哈!原來Alan哥哥也喜歡Sailor Mercury!」蚊蚊說。「那你有沒有想過,假如Sailor Mercury落在Alan哥哥你這個壞蛋手上的話,會點樣?」蚊蚊含蓄地問道。

 

「怎樣了?你要我當個壞人嗎?」我問道。

 

「反正我就在這裡成為你的人質了…Sailor Moon甚麼時候才來支援拯救我?」蚊蚊開始玩Cosplay入戲了。

 

OK,秒懂,做野。

 

「哈哈!那我先試一下你的身體有多敏感吧,Sailor Mercury!」我的手,已經開始在蚊蚊的身體上游走。她的雙乳,盡在我掌握之中。

 

「啊~~壞蛋...不要...」蚊蚊入戲地說。這個時候,不知怎的,有一種在看愛情動作動畫片的感覺,無錯,動畫片中女主角凄慘的叫聲和反應都比較誇張,蚊蚊呢個學得很足。

 

我趁機就在蚊蚊的身上放肆地亂摸,當然,這個賣長腿的動畫Character,一對腳可以玩成日,我的手,已經不停的在她大腿上徘徊。

 

「啊~~~不要~~~那裡不可以的~~~」蚊蚊嬌爹兼害羞地說。這反而讓我越來越興奮。

 

「我代表地球人來懲罰你!」我輕輕的在蚊蚊耳邊說,接著將她抱到床上,稍為粗暴的將她的內褲脫下,現在,一個沒穿內褲的長腿美少女戰士就在我面前,蚊蚊將雙腿合上,我硬是要她腿張開。

 

「不要~~~救我~~~」蚊蚊入戲地叫道。但我這個時候,當然不會理她,一邊玩弄她的雙乳,讓她興奮起來,再慢慢的用手指弄濕她妹妹,確定濕度後,將我的弟弟慢慢插入。

 

這個時候,我很直接地,要插這位短髮戰士。

 

「啊~~不要~~好痛~~不要~~」蚊蚊叫道,當然,我知道她是在做戲的,因為她的妹妹正和我弟弟水乳交融著,入面暖暖的濕濕的,她這個狀況沒可能會痛。

 

所以我調校好腰部的速度,有節奏的在抽插她,這個時候我看著跨下的這個美少女戰士,越插越爽。

 

「啊啊啊~~~好舒服~~~」蚊蚊閉起眼睛享受地叫道。「深一點...大力點~~~」

 

不知是否因為蚊蚊穿著這一身服裝實在太好看的緣故,我沒有換體位的打算,否則這Cosplay就不好玩了。我盡量維持抽插蚊蚊的速度,因為我知道她的身體真的很敏感,而說真的,蚊蚊在我要高潮之前,她的高潮卻已經來了。

 

「啊啊~~~來了~~~大力點~~~」蚊蚊一邊高潮一邊叫道。隨著她高潮的來臨,我讓她爽夠之後,慢慢將我的弟弟從她身上抽出來,接著爬到她的臉上,將弟弟塞了入她的口中,高潮過後稍為回氣了的她,啜得津津有味,滿口也是我的小弟弟。

 

「唔唔~~唔唔唔~~~」蚊蚊充滿淫慾的小嘴將我的弟弟弄得極之興奮,我也輕輕的在郁動,輕輕捉著她的頭,和她的動作相連。

 

「啊~~~我忍不住了~~~」說時遲,那時快,我已經在火山爆發的狀態,所以將弟弟從她的深喉中拔了出來,將噴口塞到蚊蚊的嘴脣,讓她用小嘴刺激我的龜頭敏感部位,另一邊幫我用手將弟弟一下一下結實的打出來。不到一刻,千萬大軍就從弟弟射出,射到亞美...呀,不是,應該是蚊蚊才對,的口中,她差點應接不來,有一些份量還從她的嘴角中漏出,迫她要吞一點點落肚。

 

呀!實在是太爽了!

 

射到蚊蚊成口都係,搞到她一時間手忙腳亂不知怎算好,好不容易找都紙巾清理完我口中的精液,我就擁著蚊蚊在床上休息,大家都在回憶著剛才那爽到爆的經歷。

 

「這套內衣...一定帶走。」蚊蚊說。「如果可以,我想買多幾套不同款式...幫琪琪買埋。」

 

「完全同意,預埋我玩的話,我送又點話。」我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敲蚊蚊的房門,嚇了我一跳。

 

「Hi...Richard問,下次搞野可唔可以細聲少少,因為樓下都聽得一清二楚...」來者,是Richard的女伴,仲未知佢叫乜名(反正無興趣知)。

 

就在我呆了不知怎樣應對的時候,蚊蚊的反倒是很快。

 

「哈哈!那你告訴我爸爸,你地平時在隔離房搞野仲大聲!」蚊蚊說。

 

聽罷,Richard的女伴就無癮的走了。

 

「不用理她,Alan哥哥,我今日找你來就係要讓他們知道,我平時在這個家有幾難受。」蚊蚊說。

 

「你爸爸成日在家搞野的嗎?」我問道。

 

「來,抱著我,睡一會。」接著,蚊蚊就將我的手放在她的胸脯上,讓我擁著她睡了。看來她爸爸真的成日在家搞野,仲好大聲。

 

蚊蚊這一家,還真開放...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