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2日

魚涌食記-秘密基地

Image-123-22-02-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10

 

晚上,在家,我一邊看著Catherine獵龍,一邊摸摸自己的頭(上面那個),還在想著之前女髮型師Rachel給我剪的那個頭。老老實實,講剪得靚唔靚,一定不能同其他大師級數比,而我亦覺得有少少唔係幾見得人添,畢竟,我去了一間專剪女仔頭的髮型屋,不過,服務質素,則屬Number one,因為那個女髮型師,搞到我春心蕩漾...

 

我拿著她的卡片看了又看,上面寫著簡簡單單的幾個字:Rachel, hair specialist, 和她的電話,連公司名都無寫到。咁到底應唔應該打電話比佢好呢?

 

最後,我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就係add佢Whatsapp

 

點解Add佢Whatsapp係一個錯誤的決定?因為我等左半個鐘之後就發覺,呢個電話號碼根本就唔係佢個Whatsapp號碼,好可能係佢飛線用的。

 

咁,好唔好打電話比佢咁呢...

 

「過一兩日先打比佢啦,咁樣好似好D喎...」我的良心同我講,咁又係,咁急進,好似幾無禮貌呀呵...況且,佢好似當了我係怪叔叔,即刻找佢,好可能講唔夠兩句就比人收線,變左安德尊...

 

「使乜打電話呀?」我另一面的良心又加把口進來,「直接上去找佢咪得lor...」因為,經驗所知,我有兩面的良心,而這反面的良心通常都比較有智慧,信佢肯定有運行,所以,我決定唔使打電話,直接過兩日收工去找她,反正她邊度返工,我知。

 

忍了兩日返工返得唔型棍,仲比Suki問我使唔使介紹佢個髮型師比我識,捱了兩日,我終於都的起心肝早點下班走去銅鑼灣找Rachel再整整個頭髮佢。我戴上了近視眼鏡(之前我話我係大近視),一步一步的走上那唐樓的樓梯上。

 

每走一步,我的呼吸都沉重一些,一陣間我見到Rachel應該講乜好呢?其實,我心入面已經有一個答案,就係話,就黎新年,成個月唔剪得頭髮,所以特意再找她來修一修個hair,咁講法,大家好黎好去,因為instead of找佢救亡,不如讓她知道我很信任她的手藝(其實唔係),呢個其實係男女建立關係的第一步。因為,好多時候,當一個女仔知道你對佢有十足信任,態度會對你有極大改變。

 

我一上到去髮型屋,就被門口的職員問我來幹甚麼...

 

「找Rachel執執個頭。」我說。

 

「Rachel?今日唔返喎!」職員說,「你第日來,定介紹個髮型師比你?指定髮型師收$499」職員問。

 

「咁...唔使啦,我...有另一個相熟的髮型師在附近...」見摸門釘,唔通真係又再剪多次髮咁無聊嗎?

 

行到落樓下,本來想找間茶餐廳醫肚,無啦啦想去食碗仔翅,所以我去了十字路口那間燒賣檔,食港式自助餐。

 

「碗仔翅加多份辣魚蛋丫唔該。」這個combination從來都是絕配,缺一不可。

 

就在我落好單比埋錢,想拿個電話出來問使唔使買煎釀三寶回去比Catherine食的時候,我身後有人拍了我膊頭兩下。

 

來者,係Rachel。

 

「乜又起度見到你?」Rachel問我道。

 

「剛剛去了髮型屋找你,你不是今天Day off嗎?」我問道。

 

「係呀,今日無返工,呢度係銅鑼灣,撞到人,好出奇嗎?」Rachel大概見到我喜出望外的樣子,有點詫異...「做乜想找我,兩日前不是幫你剪完了嗎?」

 

「無...就黎新年,想執執個髮型過年之嘛...」我照之前想好的劇本說。

 

「哦...咁樣...今日我唔返公司呀,你係要剪的話,跟我去我Studio啦,隔離街行過少少就到。份碗仔翅拿埋上去食啦,我都買了外賣。」Rachel展示了一下她手上的翠華外賣膠袋,說。

 

甚麼?佢仲有另一個Studio?咁真係要見識下喎...「好呀,過年前,會唔會加價?」我作狀都要問一句。

 

「加,一定要加,行規嘛,不過肯定加得少過我工作的髮型屋,三十蚊。」

 

錢,從來無人話嫌多。

 

「做乜叫你打電話比我先,你唔打,自己走上去公司?」Rachel問道。

 

「...呀...以為你實起個度嘛...」我地一路行,我一路答她,說時遲,那時快,兩個路口就行曬,我地又去到另一棟唐樓。

 

「今次要行多一層,你OK嗎?」Rachel問。

 

「放心,行十層八層都唔氣喘!」我說,雖然,通常行唔過五層樓我就會腳軟。

 

還好,四層搞店...

 

Rachel用鑰匙打開了其中一個小單位的門,我跟了她入去,大約有500呎左右,內裡的擺設,除了一個布置得非常舒適的小客廳和幾個大木櫃之外,就放了一張桌子,一張沙發,幾張摺椅,和一張按摩床。

 

「呢度我同三個網上識的女仔朋友夾的,大家都係做返Shift的工作,所以一個星期總會有一兩日放閒日的假期,所以,就合租這個地方,放假的時候可以在外面接些Side job來做,自己亦有些私人的空間,例如我返工專門放周四和周五,呢兩日間Studio我用,其他日子,除非約好, 我地一般都不會接其他客。」Rachel說。

 

「咁得意?幾錢租呀?」我問道。

 

「好平,因為要行樓梯,所以我地每個月只係夾幾千蚊就可以。」

 

「所以我估,你一個Friend係做Gel甲,另一個做按摩,而你就做剪髮,係咪?」

 

「差不多啦,一個做甲, 另一個係做脫毛的。」Rachel說,「那張按摩床,亦是用來做脫毛用的,我則有一些做Facial的客,和按摩的女仔客。」Rachel說。難怪,佢按摩按得咁好。

 

「咁你可以好輕易咁從髮型屋收D facial和按摩客過來,係咪?」我一言驚醒,唔使講,Rachel一定係咁做。否則,佢張卡片唔會咁神秘。

 

「反正佢地都要去做Facial同按摩架啦。」咁即係話我估中了。

 

你好難睇得出,像Rachael這些後生女,會咁識得賺錢。

 

「你估做髮型師真係咁好做,唔賺多個錢,根本不會有好一點的日子過,莫講話買樓,護膚品都唔夠買,而且,我地幾個女仔亦都會你幫襯我,我幫襯你,年終省不少錢在扮靚方面。」Rachel說。

 

「咁你爭個賣衫的Partner…」我說。

 

「唔使,隔離店咪賣韓國衫同明星二手衫,大家都係大家的客仔,亦都會互相彈客比大家,在店內派Coupon。」

 

我無言了,她們真係識賺錢。講真個句,Rachel呢個方法,可說係穩中求勝,一邊打住份工一邊創業,再利用互惠互利的優勢比少d租金及做最直接的marketing,亦不用接太多客來應付昂貴的租金,可惜我唔係女人,否則我都會想咁樣做生意。

 

「你有機會咪介紹你女朋友或者老婆過來做下 treatment lor」Rachel說。

 

「我都好想比多d生意你做,不過女朋友嗎?我仲未遇到那個她...」我說,這個當然是個公式的答案,反正,我身邊的女生,無一個話要爭做我女朋友...

 

「咁你日日係咁做,小心身體好喎,年輕人不要恃住自己後生就做壞身體...」都說我年紀大,幾年前,呢句說話只有其他人同我講,永不會出自我的口...

 

「有陣時做到累想放假,咪在公司咋病lor,反正我髮型屋的老闆不會給有薪病假。」還好,Rachel都叫識得work-life balance。

 

「來吧,我個半鐘之後有人來按摩,食完野就幫你執執個頭先,你想點剪?再短少少?」

 

「好吧...你決定...」我說,反正我的目標,不是個頭。

 

「不過老實講,我真係好少剪男仔的頭,除了係Tomboy那些,不過男仔同女仔的頭形同面形始終有少少不一樣...」Rachel說。

 

「無事,按照你原本想的意思去做好了,你辦事,我放心。」我說,而她,亦給我展現了一美滿的笑容。

 

我看得出,她很開心我對她放下十分的信任。

 

我們三扒兩撥的將食物吃光,就即席開始剪髮了。

 

「嘩你頸後面好多細毛...」Rachel說。「你全身都好多毛的嗎?」

 

「我...係啦,其他男人我無乜點望,但我身上都應該幾多毛髮的,日常生活都帶來幾多尷尬的情況。」我說

 

「所以我想找間中心去睇下脫毛應該可以點做,但係脫毛的中心不都是男生禁止入內的嗎?」我說。

 

「都唔係的,有好多男生都有需要脫毛的。」Rachel說。

 

「那同你夾租呢度的朋友有做男仔的脫毛客嗎?」我問道

 

「她應該沒有做男仔客了,女仔客d毛佢都脫唔曬...」

 

又好有道理喎...否則點解我識親d女仔,個個身上都無乜毛可言...

 

「不過如果你想脫的話...我呢度有床有工具,可以幫到你的。」Rachel說,佢唔係咁想賺我錢呀?

 

「你睇下你有無需要,例如腋下、心口之類的部位...」她說。

 

「梗係有需要,就全身吧!」我反面的良心衝了出來幫我說了。

 

「甚麼?!」Rachel面紅紅的望著我說。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02月08日

魚涌食記-無戴眼鏡

Image-122-8-01-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05

 

收工,百無聊賴的去了一間在唐樓的樓上髮型屋剪頭髮,點知來者竟然是一美女髮型師...

 

「好,過黎洗個頭先。」Rachel終於都研究完兼摸完我個頭了(利申,很爽)。

 

「呀...偉仔在嗎?」Rachel在店內不停的找這個叫做偉仔的東東。「乜話?!收左工?!」

 

「有事嗎?」我見到Rachel的火氣開始有點大。

 

「呀...無事...我地個Junior今日早左收工...頂佢...咁你唔介意的話,我幫你洗好嗎?」Rachel問道。

 

喂我又點會介意。即刻乖乖的坐直,讓她幫我在頸後圍上毛巾隔水膠紙(之類啦,剪左咁多年髮都唔知那塊野叫乜)。

 

當我站起身行了兩步準備去洗頭的時候,忽然雙腳軟一軟...

 

「哎呀!」我差點跌了一交

 

「喂,你無事丫嘛?無啦啦腳軟的?」機警的Rachel一把拉住了我。

 

「呀...我...無事...」面對突如其來的跌一跌,我都真係有少少突然,靚女面前跌喎,好失威架嘛...

 

不過,就起呢個時候,我感覺到手臂後有一鼓軟軟的感覺,Rachel不經意地送了個波餅給我吃。

 

即就咁,波餅呢樣野呢,分有意同無意,有意的波餅,好似我女上司Pam姐成日返返下工會請我食那些,就好似食荵油餅一樣,第一啖食落去,幾過癮,不過再叫你食多幾次,日日食你可能已經吃不消。

 

至於Rachel的波餅,我上星期不是說過,她的外型有點似混血兒再加小小王敏奕的嗎?這種波餅,就好像麻薯咁,軟軟的香噴噴的,一食,可以食夠一打半打!

 

「企穩呀你...」這個時候,Rachel的心口還是貼住我的手臂,搞到我一點兒...害羞...

 

「呀...係係...」好明顯我還是陶醉在她的溫柔鄉之中。

 

「睇你精神唔係幾好,仲要腳軟軟的樣子,沒事吧?」Rachel問。

 

「呀...係...我近排個人有點虛...」我說。

 

「搞乜搞到個人咁虛?」Rachel問道

 

「呀...」停一停,想一想,唔通我同佢講話我之前比三條女食完渣都無,其中一條女仲要係日本動作愛情電影明星咁駕勢堂?

 

「無...近排打得...機多...夜訓...」我亂說一通,Rachel這時亦都意會到佢比緊波餅我食,即時彈返開,我唯有企返穩個人,行去洗頭床(又係一件剪左咁多年頭髮都唔知佢叫乜的東東)那裡。

 

好不容易才躺了上洗頭的位置,Rachel也開了花灑在試水溫。

 

「公司規定洗頭時要幫客人按摩一下的」Rachel在我頭頂上面說。

 

「呀...好呀,辛苦曬...」我有點不好意思,但又不好推卻。

 

Rachel聽畢,就伸手在我的肩頸位置給我按摩。她的指力很足,位置又中,絕無渣流灘成分。

 

「嘩...啊...正...」我忍不住說。

 

「舒服嗎?我現在可不是常常幫人洗頭的,你行運了。」Rachel帶點傲嬌地說。

 

「咁整多幾下呢度可以嗎?」我老實不客氣地問

 

「你打得機多傷神,不如我同你按下呢度啦。」Rachel說畢就在我的頭上用手指按了又按,即時個頭麻一麻,真係死都比佢按返生。

 

Rachel幫我按摩,十分落力,搞到我成個人又軟返曬,這時,我忽發奇想,如果Rachel去正骨場度做,應該仲好生意...而且,我發現佢按摩無敵,但洗頭方面則好鬼渣流灘。

 

「好,搞店,起身。」Rachel係咁易落少少洗頭水R幾下個頭,再幫我過一過水就用毛巾包返住,帶我回到之前的坐位上面,準備剪髮。

 

「呀...Alan,你...要不要...」Rachel問。

 

「好呀,我要呀!」Rachel未講完我走已經舉手話要,話之佢丫,唔通佢無啦啦會問我要唔要捐錢比東華三院嗎(Which我成日捐,by the way)?

 

「都係無野啦...」Rachel說。

 

「你未問我你又點知我唔要?」我反問返佢。

 

「無...本來想問下你要唔要睇雜誌...不過我地呢度得d少女雜誌...你應該唔睇的...」Rachel說。

 

「呀...咁都得?」我問道。

 

「先生...其實我地呢度通常做女仔客多,後生個隻,所以甚麼乜周刊物周刊,真心欠奉...」Rachel說。我環顧四周,又係喎,點解呢度的裝潢有咁重少女味道的呢?我今晚發雞盲無睇到邊間就是但入去剪髮,應該係入錯髮型屋喇...

 

「無問題,講起乜周刊,我以前成日追佢地的專欄...」我轉一轉口風的說。

 

「我其實未睇過乜周刊...」Rachel說。

 

當下,我看一看Rachel,這個廿歲出頭的年輕少女,未睇過,好正常。

 

依家都有年輕人表示無玩過FB啦!

 

「咁...無雜誌睇...我唯有同你傾計啦。」我打蛇隨棍上。

 

「我好少同客剪緊髮的時候傾計的,你可以玩電話。」Rachel這時冷冷地說。接著,她全神貫注的在摸著我的頭髮,看應該怎樣剪。而我,則死都唔拿個電話出來,腦裡在思考,這個冷冷的髮型師,我應該怎樣和她進一步交流好呢?

 

我們的剪髮,就在一個這樣Odd的環境下進行。我好肯定,Rachel現在直頭當正我係老餅怪叔叔(哥哥都好丫...),如果唔係做乜無啦啦走左入一間定位係年輕女生的髮型屋剪頭髮?

 

「你條的水要留幾長?」Rachel終於都問了。

 

「呀...一半丫唔該」我說,而這亦都係我一向留開的長度。

 

「即係咁多?」Rachel在我的臉上比劃,說。

 

「上少少...」我一邊享受著Rachel在我的的水位置用手指掃下掃下的感覺,一邊望著鏡子上Rachel那可愛的倒影說。這個時候,Rachel和我四目交投,比佢見到我牛咁眼望住佢添...

 

Rachel見狀,沒好氣的給了我一記微微的白眼。

 

「咁多好啦,呢個年代...如果唔係就真係成個怪叔叔咁架啦!」Rachel說,咁好明顯,Rachel已經當了我係怪叔叔了,oh no…

 

「係呢...你地呢度開到幾點?」我快快地轉一下話題。

 

「我最晚做到8點半,之後要食飯,否則胃痛。」Rachel簡短無尾音地說。看來,我真係阻住佢收工食飯。

 

「哦...你胃唔好...咁可以叫外賣架嘛?」我建議說

 

「就係因為叫外賣在公司食無定時,所以先唔叫外賣。」Rachel又冷冷的說。

 

好吧...既然大家講野無乜火花,我全程收聲。

 

「你做乜無啦啦走左上黎我地度剪頭髮?」Rachel無啦啦又反而問我道。

 

「我收工出來時唔記得帶眼鏡,所以睇得唔清楚,求其見到有個髮形屋咁上下的牌就走了上來...」我說。

 

「咁你幾多度近視?」Rachel問。

 

「左眼600,右眼500」我說。

 

「嘩,咁你唔戴眼鏡咪乜都睇唔到?」Rachel說。

 

「係架...所以先頭至會眼花花跌親...」我說,當然,其實我真係人虛腳軟而已。

 

「同埋,我到衣家都睇唔清你個樣,淨係見到你應該眼大大,面尖尖咁...不過把聲就幾好聽。」我說。

 

「哈哈,原來係咁...我仲以為...」Rachel說。

 

「仲以為乜?」我問道

 

「都係無野啦。」Rachel說。

 

「唔好介意我咁問,其實你係咪一個靚女?」我無啦啦問道。

 

「甚麼?靚女?你咁問,我點答你?」Rachel面紅紅地說。

 

「OK啦,有d朋友話我個樣似混血兒。你話呢?」Rachel問。

 

「我都睇唔清你個樣,點話你知?」嘩...差少少比佢陰到。

 

「等我嘗試睇清楚先...」接著我就老實不客氣的望著正開始幫我剪髮的Rachel。

 

就係咁,我呢半粒鐘,就很名正言順在望著她幫我剪髮,過足了癮。Rachel滑溜的手在我的頭上遊走,每次被她撫摸著我的頭髮,我都有著一種像春天鳥語花開的感覺,再加上有時又站在我旁邊跟我貼得很近的幫我剪某些位置,再看著她那可愛的倒影,青春結實的Fit爆身材,我只想我的頭髮,可以再長一點,難剪一點。

 

剪髮期間,Rachel不停的望住我個頭,又望住我對眼,好像有話要說似的,不過最後又吞番落個肚度。我看得出,一丁點兒的曖昧氣息...

 

「你前面想留幾長?」Rachel問道。「不如咁長,之後咁樣好嗎?」說畢,她又將上身哄了過來,為我比劃額頭頭髮的長度,有意無意之間,軟軟的胸脯又壓了去我的頸背,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即時打了一個冷震。

 

「呀...唔好意思...慣左手勢...」睇起上來,Rachel真係無乜男客人可言。

 

就在這種不經意的誘惑之下,我很辛苦(亦都很爽地)才剪完這個髮。

 

「雖然你無戴眼鏡,巡例都要比你睇一下後面剪成點。」她說。

 

我這個時候,扮曬眼矇矇的在看著她端來的那面鏡子。

 

「嘩,真係唔係點睇得到,如果你剪得我好Seven咁點算?」我開始調戲她了。

 

「你返到屋企睇睇,覺得有乜唔滿意的話...可以再來,我免費幫你搞返店佢。」Rachel說。

 

「拿,你話架,唔好蝦我四眼仔呀。」我扮曬委屈的說。

 

「無問題,呢張我卡片,早少少打黎我洗定較剪等你。收工,食飯。」Rachel說。

 

這個頭,剪了300蚊,話平唔平,話佢貴,又唔算(起碼爽)。

 

當我比完錢,正要落樓的時候,Rachel亦拿好袋正要離開。

 

「使唔使扶你落樓梯?呢條樓梯跌死無命陪...」Rachel問。

 

「哈你都幾好人...」我說,「好啦,比你扶我落樓啦!」Rachel又暗地給了我一個白眼。

 

就在Rachel扶住我落樓梯的這一刻,我忽然有一種暖暖的感覺,而在呢一個Moment,我就決定,打鐵趁熱,呢一兩日一定要再找Rachel執執個頭...

 

但,應該如何告訴美女髮型師,佢剪得我個頭好Seven而又不傷自尊呢?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02月01日

魚涌食記-食貓飯

Image-121-1-2-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00

 

大件事...

 

在蚊蚊、琪琪,和Riona的家中,我們玩得很大,卒之,我的身體有了異常的反應...

 

「Alan哥哥...」Riona在我和蚊蚊發完了第三發「地圖砲」之後說道,「你之後一兩個星期內,還是多點休息身體...」Riona說。

 

「為甚麼?」我問道。

 

「我見到有血...」Riona說。

 

What?! 我literally不敢相信 Riona所說的話。

 

「射出來的...真的有血...」琪琪也說。

 

我不敢去望,因為,我...我怕血,無論在我弟弟裡出來的,只要帶血,真的很濕滯。

 

「不過,一點點,不用怕」Riona說,「只要不是成日係咁就得,呢個情況我見過很多次...」

 

係喎,忘記Riona見過的場面,比我和蚊蚊琪琪加埋,多好很多。

 

「這段時間好好的休息恢復一下吧,最快三四天就沒事了。」Riona說。

 

「真的嗎?那Alan哥哥又可以再來玩了!」琪琪說。

 

Well...年青真好,可惜,我不再年青...

 

蚊蚊這個時候也起來了,二話不說的,拿起紙巾往她的肚皮上面抹。

 

「哇!真的有血呢!你要不要留著拿去看看醫生Show比醫生睇下有無事?」蚊蚊問道。

 

喂,有少少惡心喎真係..

 

「不用了,」Riona說,「我剛剛拍下來了。我cap張相比你睇」

 

接著,我的手機傳來了一張蚊蚊肚皮上的照片...仲更加惡心...

 

WTF…

 

「Riona小姐,你們今晚拍了多少我的黑素材?」我問道

 

「等Riona剪好片之後給你看你就知道,Alan哥哥」蚊蚊說,接著在電視櫃拿了一部GoPro出來炫耀。

 

蝦條!

 

「乜Riona識剪片咁犀利...咁我公司d片可以判比Riona剪喎...」我笑說。

 

「這個容後再談吧,Alan哥哥你要不洗個澡先?」蚊蚊說,「你不洗,我洗先架啦,要不一起洗!」

 

「呀...我返屋企好了...謝謝你...」因為我唔想同蚊蚊一齊洗,點知佢洗洗下會唔會又洗左我其他野出黎,現在的我,頂唔順。另外,女仔如果屋企無阿媽或工人,個廁所肯定污糟過男仔個廁所,而且成個廁所都會係一樽二樽,找沐浴露都有排找,咁呢間屋有三個女仔住...我都係返屋企算啦,反正兩步路。

 

如是者,我和她們三個道過別之後,就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地行出了門口,一走在街上,即刻腳軟軟要扶住路邊欄杆。

 

還好,我和她們的家只是一街之隔,雖然我比平常用多了一倍時間先行到返屋企,仍然只係用了8分鐘左右,她們三個真是,我的好鄰居。

 

到了家門口,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才把門匙插上,慢慢地打開了門。

 

「回來了,哥哥!」我無親妹妹,呢把聲,當然係Catherine

 

「是的,我回來了。」我說。

 

「買左你的貓飯,放了入雪櫃,你肚餓就丁返熱來吃吧!」Catherine說道。

 

「貓飯?!」我問道。我地屋企都無養貓,(狗就得一條,剛剛虛脫咁返到屋企),何來貓飯?

 

我望望Catherine,她卻全神貫注地在打機,我看看畫面,她在玩芒享

 

「呀...乜已經出了嗎?」我問道。

 

「係呀,出了...」Catherine仍舊看著電視畫面隨隨便便的答我。

 

「你比炒價買的嗎?咁快買到?」我問道

 

「不用買,我同Game舖老板好熟。」她說

 

熟到唔使比錢可以有隻芒享?斷估她口中這為老板,應該係佢D兵。

 

「咁我都可以拿隻唔使錢嗎?」我問道。

 

「可以的...如果你有呢度的話。」Catherine指著自己心口和我說

 

我好肯定那隻係兵

 

「咁...」我接著說

 

「哥哥我好難先組到團出發,可以讓我打一陣先嗎?」Catherine說

 

「你不可以Pause一陣嗎?」我問道

 

這一句我是特登說的,我當然知道打 online game 尤其是係團練的時候,霎時間係停唔到的。

 

「哥哥...not now」她說。

 

當你有一個比你更喜歡打機的女生住在你家的時候,其實有好有唔好,好的是,你打機的時候,她不會用仇視的眼光望住你,但當她在打機的時候,你試試走去搔擾她,仇視的眼光就出來了。

 

可能你會話,兩個一齊打咪OK  lor! 不過,實際上,現今世代玩 console機,你有幾可會玩2P? 籃球足球那些,又通常係互相對壘(你會和人合作打同一隊嗎?我就好少了...),超任時代的雙打情景,講真,我好懷念,所以,我買左部街機600合一配三和掣和棍,但好可惜,Catherine唔係那個年代...

 

Anyway,講真又真係有少少肚餓,所以我打開雪櫃,拿出之前Catherine幫我買的那盒「貓飯」,打開來一看,是時菜班腩飯。

 

「這是一肉一菜的貓飯吧?」我從廚房裡叫了出來

 

「吃吧,好吃的」Catherine回了我一句。

 

當我坐在她旁邊一邊在看她屠龍,一邊在吃這盒「貓飯」的時候,Catherine終於都開口了

 

「咁夜返,去邊黎?」我是想她這樣問我的。

 

「我呢一兩個禮拜都唔返屋企起度住,回家太遠了」Catherine家在天水圍,跟和她初相識時不同,現在要是沒甚麼事,她倒常回家的。你問我的話,這個女孩子開始成熟了。

 

「家太遠...係因為你家同部PS4太遠咋呱??」我問道。

 

Catherine 終於都望過來了,對我笑了一笑,親了我一口。

 

「可以比我玩一陣嗎?我好耐無玩芒享了。」我說。

 

「我的好哥哥...」Catherine忽然轉了語氣似的...「看你樣子好像很累似的,行步路都無力,你去哪了?要不早點上床休息?」

 

呀...仲以為佢掛住打機唔會問,唔通答佢剛才去左玩4P無佢分嗎?

 

「呀...如果無我的事,我沖個涼去訓了...」我說

 

就係咁,Catherine每日一到放工時間,都一刻都唔蝕比公司,按時工作,按時收工,唔知道的話,仲以為佢要返夜校學英文。而我呢,則返到屋企都係食貓飯,又無機打,又未有體力和膽量上蚊蚊她們的家住,所以呢幾日放工,我不是去睇戲,按摩(正骨),就係去一支公食飯,苦悶無比(回家睇Catherine打機仲要幫佢斟茶遞水)

 

所以,當我放工前去廁所洗手照照鏡子見到自己個頭應該有一段時間無剪,就決定去剪髮了。

 

「下班了,要買你貓飯嗎?」Catherine又係剛從洗手間走出來。

 

「不用,我今晚去剪髮」我告訴她,仲想告訴她食太多飯盒無益,不過她已經逃之夭夭。

 

我走在街上,不知去哪剪好,因為我沒有用開的固定髮型師,所以索性去到邊剪到邊,反正我個頭,好易剪,只要同個髮型師講聲千祈唔好鏟青就得了(如要鏟的話,我會去中環的Salon找個貴的,皆因鏟得型同鏟得MK,只係一鏟之隔,好易賴野,而我因為要見Corporate客的關係,一般頭髮不喜歡太短,保持一下專業形象嘛。

 

卒之我飛的去到銅鑼灣的唐二樓區,是但見到有個Salon的標誌就走入去。

 

還好不用等太多個人,我一邊玩電話,一邊等,等了20分鐘左右,忽然間一隻冷冷的手在摸我的頭,嚇了我一跳。

 

「我估你好耐無剪過髮了吧?」一把女聲傳到我的耳邊。

 

我望一望前面鏡子的倒影,原來係一個女髮型師。

 

她的手還在我的頭髮內摸來摸去。

 

「你個頭形都幾靚」她說。

 

「係呀...我媽咪都讚我個頭幾靚幾大架...出世的時候雖然辛苦左佢少少...」我看見這個髮型師之後,無啦啦亂說話

 

「哈哈哈哈!你都幾好笑,我叫Rachel」她說。

 

「Hi 我叫Alan...」我說,眼睛仍望著她無離開過。

 

我今次的髮型師,不得了,她雖然個子小小,但眼睛很精靈,看著我個頭的時候好像在跟我個頭說話一樣(她不是看著我的眼,如果係的話,我會死)。再加上她的髮型很前衛,不長不短的髮型將她的面部輪廓展現了出來,她眼鏡大大鼻子高高的活像一個美日混血模特兒一樣,又有少少王敏奕的影子(利申:真心覺得王敏奕靚女),真的很卡嘩衣呢!

 

看著看著,她向我越哄越埋,一股清香撲鼻過來。

 

「我知你應該唔鐘意太短,但如果你信得過我的話...」她說,

 

「你願意跟住落黎那半個鐘的時間,將你個頭完全交比我嗎?」

 

喂,我願意呀!我願意呀!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01月25日

魚涌食記-盡力而為

Image-120-25-01-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896

 

在蚊蚊、琪琪,和Riona的家中,我體會到甚麼是人間天堂。三個不一樣的女孩子,一個是天真無邪但又對性充滿好奇(琪琪);一個是入世愛玩而且毫無底線的富家女(蚊蚊);另一個,不用多說,性愛技巧超高的日本愛情動作片女演員兼我偶像(Riona),和她們在同一間屋內,真係會出事,仲已經出了兩次添...(I mean出事)。

 

有她們三個在,真係會搞到我欲仙欲死,所以我決定,這個地方,以後不可以成日上來,否則,輕則重傷,重則無命。

 

不過,還是顧好現在的自己先吧,因為我剛才和Riona玩完「俄羅斯輪盤」無耐,蚊蚊就已經急不及待地走入房間去準備「下一場」。

 

Riona這時仍慢條斯理的把頭伸到我的兩腿之間,輕輕的幫我舔乾淨她剛才弄出來的東西。

 

「舒服嗎?」Riona問道。

 

同佢講唔舒服的話,真係連Riona佢自己都唔信。

 

「Umm…還可以再舒服點吧?」我略帶挑釁的問道。

 

Riona看了我一眼,給了我一個不屑的表情。

 

「琪琪麻煩你進來一下!」蚊蚊從房間裡面大聲叫了出來。

 

「係!」一直都在旁邊看Riona在舔我的琪琪說畢,便站起來,走進蚊蚊的房間之中。

 

客廳內,只剩下我和Riona。

 

「Riona小姐...」我想和她說些甚麼「對不起...」我說。

 

Riona抬起頭看著我,有點不解。

 

「我之前沒有好好的老實和你說清楚我的情況...」我說,「我的生活比較亂,但好多時都是身不由己的...其實她們都是我...比較過了火的朋友...」

 

「Alan哥哥...」Riona說畢,站了起來。

 

「拍」的一聲,她在我的臉上大大力的打了我一巴掌。

 

「這是一般女生知道了之後都會做的事...」Riona臉帶不悅的說,「但你知道,我不是一般的女生,所以...」Riona突然又轉用深情的望著我說道,「所以我不管你其他的女生是怎樣,總之你對我好就行。」說畢,Riona在剛才打了我一巴掌的地方,吻了我一口。

 

「那你剛才打我的那一巴掌...」我摸著臉問道。

 

「那是和你開玩笑的!」她笑說。咁,我就無端端被人狠狠的打了一巴。

 

既然係咁,我當然也不客氣的,捉返住Riona和她打情罵俏一番,想不到,經驗老到的Riona仍像個廿歲出頭的小女生般那麼可愛。

 

「好了,我們出來了!」蚊蚊這時把頭從房間探出來說道。

 

「不要...」琪琪從房間中叫了出來。

 

「出來吧!有乜好怕醜呢!」蚊蚊說,接著,就把琪琪拉了出來。

 

琪琪一出來的時候,我和Riona都睇到眼都凸了。

 

蚊蚊身上穿了一套兔女郎的衣服(只有兔耳朵、煲tie、手袖、兔尾巴,和絲襪,內衣則不知道她是不是嫌麻煩,沒穿),而琪琪呢,她則被人(好明顯係蚊蚊)用綿質粗紅繩五花大綁了起來。

 

「好害羞...」琪琪面紅紅的說,不敢和我們直視。

 

「Riona姐姐,這是給你的!」蚊蚊給Riona拋了一套假陽具套裝,讓Riona穿上。

 

「琪琪也是給你的,至於Alan哥哥...」蚊蚊說,「請你交給我吧」。

 

「真的可能嗎?」Riona看著琪琪色迷迷地問道。蚊蚊點了點頭。

 

「那我可不客氣了!」Riona說畢,就將假陽具套裝戴上下身,從蚊蚊手中「領取了」琪琪。

 

看來,Riona說她愛上了琪琪的肉體這件事,不是說笑的,她一看到琪琪這一身造型,就興奮得不得了。她將琪琪放在地上後,就不停的在刺激她。

 

被綁起來搞,Riona演得多了,她搞被綁起來的女孩,我倒是第一次見,所以,除了她興奮,我也在旁邊看得吞口水。

 

「你的思想真的好變態...」我對蚊蚊說。

 

這個時候,蚊蚊也在一邊看表演,一邊在摸我,並將我的手拿了過來,摸她自己。

 

「啊~~~Riona姐姐...不要~~」琪琪一邊呻吟著一邊說。

 

「舒服嗎?琪琪小姐...」Riona邊用手指抽插著琪琪一邊說,這刻,誰也看出,琪琪現在真正想要的,是一根大大的棒,深深的插入她體內。

 

「Riona姐姐...不要太粗暴...」琪琪說,講真,被Riona咁搞法,鹹魚都會翻生,又何況係琪琪這副年青彈手又水汪汪的肉體?

 

「啊~~~」動彈不得的琪琪,眼看著Riona將她身上的假陽具插入自己的體內。這一刻,我和蚊蚊看到熱血沸騰,真係心血少D都死。

 

就在我掛住睇琪琪和Riona這一對的同時,我發現蚊蚊這時已經爬了在我的身上。

 

「蚊蚊,等一下...我未回到氣...未硬...」我差點就叫了出來。

 

「我不理...你給我...在入面硬起來都要...」蚊蚊這時已經捉住我那還在半軟狀態的弟弟,夾硬的放了入她妹妹之中。

 

「呀!」這下是我叫了出來了,不過,軟皮蛇都仲有三斤釘,我還是順利的進入了蚊蚊體內。

 

「等我來將你搞硬吧!」蚊蚊在我耳邊細細聲的說,並努力的夾著我的弟弟不停上下郁動她的下身。

 

話就話搞硬,不過,我覺得她似在將我搞壞多D。

 

「啊...輕一點...」我說。

 

「盡量吧...我覺得...他開始硬起來了!」蚊蚊說,說畢,一邊用手指頭挑逗我的乳頭,一邊將舌頭伸過來,和我來一場舌戰。

 

老實講,身上騎著一個像蚊蚊這樣的兔女郎,唔硬,真係有問題的,所以,我不消一陣,又回復返七八成戰鬥力,要搞店蚊蚊,足夠有餘。

 

蚊蚊這個時候亦好像感覺到我下面開始發力了,所以她就放軟了手腳,轉攻位守,和我轉了個身位,讓我在上面好好大大力的插她。

 

「啊~~好大~~~」叫的,是我們身旁的琪琪。這個時候,Riona也正在用她身上的玩意,狠狠的在抽插著被五花大綁了起來的琪琪,眼前這個景致,讓我更振作了起來,我不會輸給Riona的。

 

「啊~~Alan哥哥~~」叫的,又是琪琪。看來,琪琪在做愛的時候,無論插她的是哪一個,她都會叫我的名字...咁就死了,我之後要和她好好的傾一下...

 

「啊~~~轉...轉一下~~~可以嗎?」這時蚊蚊告訴我,並爬起了身,轉過來,屁股對著我。

 

「蚊蚊...你這條兔尾巴...」我看見有點奇怪地指著好像插在她屁眼裡的裝飾在問道。

 

「呀!不要拔出來!」蚊蚊立時說。

 

不過已經太遲了,手多多的我,驗證了,這條小小的兔尾巴,真的是插了在她的屁眼內的,不久之前。

 

「啊~~」蚊蚊倒喊的凄厲,這是我萬料不到的,在看看我手上的小尾巴(屁眼塞),Size還真大...

 

「人家...第一次用的...」蚊蚊眼有淚光的說,不過,這個時候,我也理不到這麼多,一手捉住她的屁股,並將另一隻手的手指插了入蚊蚊那撐大了的屁眼中,有勁地將弟弟插入,像個火車頭一般猛力地在推她。

 

「啊啊啊~~~大力點...」蚊蚊一邊被我推一邊叫道。

 

「現在...夠硬了...嗎?」我問道,當然,答案我心裡有數。

 

「啊~~Alan哥哥...」叫的,又是琪琪。

 

在這個情況之下,老實講,我真的好難集中去插蚊蚊,因為身邊的聲音和畫面,真的令我好混亂...所以,我唯有專心一點,望著蚊蚊的一身兔女郎裝束,動力源源不絕的在推推推。

 

「快點...快點...」蚊蚊在叫道,我聽到這個指令,唯有加速我的動作,不過,這時我的弟弟卻好像有點肌肉酸痛似的,這個感覺,很奇怪,是前所未有的不舒服。

 

「Alan哥哥...」這次叫我名字的,是Riona。她就在我身旁在抽插著琪琪,我把頭擰過去,她就把嘴巴靠了過來,和我親嘴,我張開口,將舌頭伸入了Riona的口中,和她濕蚊了起來。

 

「節奏...啊~~~節奏~~」蚊蚊這時卻叫了起來,讓我留意返抽插她的節奏,這個小公主,還真的難服侍。

 

「啊啊~~Riona姐姐...不要...不要...」琪琪這時好像到頂了似的,接著身體就開始軟了下來,在透大氣。Riona亦順著琪琪的身體反應,走過去抱著琪琪親了又親。

 

「呀啊啊~~~」蚊蚊還是樂此不疲的被我抽插著,叫聲越來越大。

 

如是者,我都不知過了多久,蚊蚊才被我插到夠皮。

 

「啊~~~夠了~~~Alan哥哥...夠了!」蚊蚊說。

 

「呀...我也...快要...」我說。

 

「拔出來!今天不能射在裡面...」蚊蚊說。「射在我身上吧」

 

 

聽到呢句說話,我當然立即照做,將我的弟弟拔出,而蚊蚊則虛脫了的躺了在沙發上。就在這個時候,琪琪搶過了我的弟弟,幫我對準了蚊蚊的肚子,用手打出來。

 

「呀!呀!!」射出來的時候,我的兩粒小丸子頓時感覺赤赤痛的,很辛苦地,才把我那愛的漿液射了出來。

 

這種感覺,真的是天旋地轉,看來,我也到極限了,差點就暈了過去。

 

就在我跌坐在地上透氣的時候,Riona和琪琪就圍著蚊蚊的肚子,好像在研究甚麼似的。

 

「Alan哥哥...」Riona說道,「你之後一兩個星期內,還是多點休息身體...」Riona說。

 

「為甚麼?」我問道。

 

「我見到有血...」Riona說。

 

What?!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01月18日

魚涌食記-俄羅斯輪盤

Image-119-18-01-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890

 

我在琪琪、蚊蚊,和Riona的屋企,上演著三娘教子的戲碼。不知怎的,琪琪和蚊蚊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在給我的感覺上。

 

她們都好像變了Riona!

 

那到底是甚麼一回事?

 

Anyway,這套三娘教子的戲碼第一場戲剛落幕,這場戲的高潮位,well,認真是一個高潮位,我們合演出了一幕「口爆琪琪」,射到她成嘴都係。

 

「好喝嗎?」Riona竟然問琪琪。

 

其實,作為「供應商」,我都想知。

 

剛脫下褲子的一刻,我就已經拚著有命入來,沒命出去的念頭,而這個念頭在我心裡越來越明顯,因為我剛剛射完,Riona就已經拿著我那敏感的小弟弟在舞弄了。

 

「Alan的哥哥體力真好...」Riona一邊欣賞著我的弟弟一邊說。

 

「還好吧,其實剛才我無乜點用到甚麼體力。」我說。

 

「那下一Round我們玩俄羅斯輪盤好嗎?」Riona問道。

 

俄羅斯輪盤?那到底是甚麼鬼玩意?搞搞下野無啦啦玩俄羅斯輪盤,Riona甚麼時候變成戰鬥民族了?

 

我看著對我微笑著的Riona,很疑惑。

 

「這個...」Riona懶神秘的說,「陣間你就知,不過現在最主要的一個重點就係..,快點回氣。」

 

說畢,Riona就向琪琪和蚊蚊點頭示意,之後就放下我的弟弟,脫掉了全身的內衣服,赤條條的走了去廚房。

 

正當我在疑惑著,到底為乜事要脫光光跑入廚房的時候,蚊蚊就一手拿起了我的弟弟,將之反過來,露出我的蛋蛋,接著,和琪琪開始輕輕的吻著他們。

 

「這是Riona教我們的,Alan哥哥你好好的享受一下。」蚊蚊說。

 

刻下,我的蛋蛋被兩個年輕美女吻著,猶如在輕輕的按摩一樣,比起用手,蚊蚊和琪琪的雙唇柔軟得很,這對我那剛發寫完的彈藥庫來說,是最體貼的呵護,要知道,男人最虛弱就是剛發射完的那一刻。

 

「琪琪...」蚊蚊一邊吻著我左邊的丸,一邊看著她身邊的琪琪,接著,突然之間將琪琪從我下面搶了過來,和琪琪來了一個突如其來的濕吻。

 

我看著眼前這個奇妙的光景,看來蚊蚊也開始情不自禁起來了,畢竟,我總是覺得,蚊蚊是在外面玩得很瘋狂的女仔。

 

這個時候,我還察覺到,蚊蚊在和琪琪接吻的時候,表情忽視有點奇怪。

 

「啊...忘記了...你滿嘴...都是Alan哥哥的精液...」蚊蚊說,並和我笑了一下。「你也要吻我一下嗎?Alan哥哥?」蚊蚊問道。

 

「陣間先好無?」老實講,我真係唔想,可以的話,我會讓她們刷返個牙,清一清口氣先。

 

尷尬過後,她們繼續輕輕的用嘴唇啜我的兩粒小丸子,我覺得,我的元氣開始回來了。

 

「可以了,Alan哥哥。」說時遲,那時快,Riona就已經從廚房出來,手捧著一個托盤,上面有一個茶壺和四杯茶。

 

不過,我想說的,是Riona赤裸裸的身上現在輕輕的圍著一條圍巾,這個造型,很面善...

 

那是Riona其中一套愛情動作片入面的造型!對了,肯定係!

 

「我們來喝一杯玄米茶吧!這是我從日本帶過來的!」Riona說,接著,她就走過來,跪在沙發旁禮貌地為我奉茶。當然,琪琪和蚊蚊還在吻著我的下面,我就這樣像個大帝似的在喝著這杯暖胃軀寒的玄米茶,一邊享受著下體的爽快感。

 

「Alan哥哥...」Riona說,「你要是好了的話,請你幫我解開這條圍裙。」Riona這時含羞答答的道,並慢慢轉過身來,讓我看見她那個綁得很鬆的圍裙蝴蝶結。

 

不知道這是不是她的演技,反正我就信了,而我亦覺得,除了因為下面的按摩和那杯茶之外,Riona現在的造型,讓我烈火雄心...呀,不是,應該是慾火焚身才對。

 

「Alan哥哥...」琪琪說,「你下面...又硬起來了...」

 

「呀...是嗎?」我望一望下面的琪琪和蚊蚊,只見我的弟弟又站起來了,很尷尬地,還遮住琪琪塊面,讓我不能對著她的眼睛說話。我唯有側一側個頭,並展露出一個老尷的笑容。

 

既然弟弟都出來了,當下,我立即放低手上的茶杯,站起來,走到Riona的身後,不過,Riona正想我為她解開蝴蝶結的時候,我反其道而行,將蝴蝶結綁得更緊。

 

「Oh… Alan哥哥...」Riona驚訝地道。

 

「我很懷念你這一身的造型。」我說,接著,我將她扶起來,按在沙發上,背向著我,並左手捉著她的屁鼓,右手在她的妹妹上輕輕的按摩,當Riona發出輕輕的呻吟聲時,我便順勢將我的手指插入去。

 

「啊~~~Alan哥哥...不要...」Riona說。

 

「不要用手指嗎?」我問道。

 

「對...啊...給我...肉棒...」Riona說。

 

在手指探了路後,我感覺到她已經濕得很了,所以將手指拿了出來,上面滿滿都是Riona的愛液,而我亦順便將她的愛液沾在自己的弟弟上,提起並對準Riona的洞口,逐吋逐吋的插了入去。

 

「對了...慢慢來...」Riona對我這樣的插入,很認同,因為,好多男人入洞都係一插即入,尤其是美女,但對我來說,逐吋入的時候同時和對方一起感應身體的微小震動,是一種小情趣。

 

「啊~~~好舒服,這樣就對了。」Riona對我說。接著,我就開始慢慢的從後抽插著Riona,每一下都是慢慢的,但入心入肺,我感覺到,Riona這時真的十分爽。

 

就在我和Riona正享受著大家的身體時,琪琪和蚊蚊則坐下來好好的享受剛才Riona泡出來的玄米茶,蚊蚊亦用她的手機為我們拍片。

 

「Alan哥哥你要有多點表情。」蚊蚊說。

 

「不要說笑了...」我對蚊蚊說。

 

「Alan哥哥...啊~~專心一點...啊~~」Riona說

 

「對了,Riona小姐...」我忽然說。「你之前說的俄羅斯輪盤,到底是甚麼一回事?」無錯,我真係好好奇。

 

「等下...告...告訴你...」Riona說。

 

就這樣,我一邊欣賞著Riona的白滑背部一邊的抽插她,到悶了,就轉了幾個體位,終於,Riona高潮了。

 

「啊… 高… 高潮了…啊」我一邊抓著Riona胸,一邊瘋狂的抽插她。

 

「停...停...夠了...Alan哥哥...」Riona虛聲的道。

 

「但我還未夠呢!」可能是之前已經和琪琪發了一次,我第二次的耐久力特別長。

 

「那...那太好了...姊妹們...俄羅斯輪盤。」Riona說。

 

接著,身旁的琪琪和蚊蚊,就將我拉開,將我壓了在沙發上,面向著她們。

 

「Alan哥哥,你準備好未?」琪琪問我道。

 

當然,除了她們,我真的不知道她們想搞甚麼東東。

 

「槍呢?又話玩俄羅斯輪盤?」我問道。

 

「用你那支咪得lor!」蚊蚊說。

 

接著,Riona一手將我那濕滑的弟弟拿在手上,「開始!」她說。

 

Riona拿著我的弟弟,開始幫我打起飛機來,並念念有詞的在由一數到十。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到你!」Riona將我那堅硬的弟弟撥了去琪琪那邊。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到你!」琪琪打完之後又將我的弟弟撥了過去給蚊蚊。

 

我心想,喂,呢個俄羅斯輪盤又真係幾好玩喎,同好多Bar game一樣,例如大話骰咁,真係只得兩個人係唔好玩的,依家total四個人玩,熱鬧同有氣氛多了!

 

不過,雖然說到咁熱鬧,這個遊戲的唯一缺憾就是,玩到差不多,我會到頂...

 

「呀...我快...忍唔...」我告訴眼前輪流在chok我小弟弟的三位美女,但是,她們卻好像當耳邊風似的,唔理我。

 

「一二三四五」正當Riona在數著號碼的時候,我終於都忍唔住了,我的弟弟就好像火山爆發一般,千億子孫像溶岩一樣的噴流出來...

 

「哈哈!好厲害!」三女異口同聲的說。

 

「Riona姐姐,這一盤你死了。」琪琪說,蚊蚊這時就做了一個手槍的手勢,Bang的一聲,用手指槍作狀的射了Riona的頭一下,Riona也很入戲的詐死了一下,難為她,還那著我的子孫根。

 

「好了,我死了,那Alan哥哥就讓我來清理吧。」說著說著,Riona把頭伸到我的兩腿之間,輕輕的幫我舔乾淨她剛才弄出來的東西。

 

「那麼...Riona姐姐...我現在去好好準備我這一Round了。」蚊蚊急不及待地說。

 

乜話...仲黎?!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