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26日

巧遇女明星

Image-96-26-5-2017

 

By Something Wong (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758

 

我在鰂魚涌公園附近跑步,跑到無氣回程的時候,見到有個女生拖著行李箱,一邊睇手機一邊轉來轉去。我的本能告訴我,從這個女仔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不走過去看一看的話,蝕底。我走過她身邊俏俏地看了一看她的模樣,係佢?!

 

呢個女仔,係...

 

Rio…na …

 

係...係Riona呀!

 

她是我年輕血氣方剛時的偶像,我最喜歡看她的愛情動作片的了!她標緻的五官,令人窒息的仙氣,當我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實在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拍愛情動作片的女星,在那個年代,會是如此的「高規格」嗎?

 

我只記得,以前資訊未及現在發達,她初出道時,要看她拍的電影,我只可以跑到旺角的影視店購買影碟,跟那些志同道合,但卻羞於互相交流的同好一起在影視店揀選電影欣賞,是一個很有趣的經歷。通常我們到影視店購物,揀好電影,付好錢就走,頂多係睇檔阿叔同你講兩句,推薦邊位演員演技精湛,真情流路,我們這些消費者,決不會和其他電影愛好者一起討論電影的話題(要討論的話,應該去百老匯電影中心旁的文青小店)。但Riona的片,卻讓我們這班小影迷作出小量的交流。

 

「佢上次做女警個套幾正...」

 

「你買埋佢扮學生妹個套丫嘛...」

 

「呢套小情新風格的電影係講佢有個家姐...」

 

正所謂:時光~~可~變

 

世界可變

人情亦許多都變遷

友共情從難扭轉

心內那熱暖 仍是純真未變~~

 

動作電影的世界從來都是如此純真,影迷們各有所好,但一遇到好電影,好演員,卻會一起歌頌,毫無隔膜。這就是Riona為影迷們帶來的團結力量,我們都喜歡看她的電影...

 

我們都是喜愛電影的!

 

好了,話題拉得遠了,現在站在我眼前的,是我多年的偶像,這一刻,我實在太愕然了,一下子不知道應該怎樣做。Riona見到我,禮貌的對我點了一點頭,再給我一個微笑。Riona那邊的人,還真是很有禮貌。我快速地掃描了她一眼,真實的她化了個淡妝,雖然已經出道多年兼收埋山,她仍然將自己保養得很好,不說的話,還以為她將年齡急凍在最當打的年代。

 

我真的不知道要說甚麼話了,人家對你微笑,你還呆呆的站著望著人,是不是很不禮貌?

 

「ごめんなさい!」我無啦啦說起日語來了,意即 I am sor9y。看著她手上拉著行李箱和電話的不知所措樣,我試圖問她我能否幫上甚麼忙。

「どんな御用でしょうか?」我問道。見到我懂說日文,Riona面上展現出燦爛的笑容。

「私はホテルを探しています」Riona說,原來她在找酒店。之後將電話遞過來,那間酒店,其實很易找,就在隔離街。

 

「私に従ってください」我讓她跟著我行就好了。


很多人或許會問,喂Alan哥,日文你都識?其實,是咁的,在我那個年代,打機玩RPG game,是沒有甚麼英文版或國際中文版的,你想打,就只可以打日文版,所以為了打機,我去了工聯會學日文...所以叫做識少少咁啦,睇無問題,但講就成日講錯了。

帶著Riona到她入住的酒店,很夢幻,我拖著她的行李走在前面,她就在我後面乖乖的跟著行,這種緊張感,是我前所未有的。

「これは初めてですか?」我問她是否第一次來香港。

「私はここに前に訪問しました、これは私の三度目です」她原來已經來過香港兩次了。

「あなたがどこかに楽しく行きたいかどうか教えてください」我告訴她,如過想去哪裡好玩的話,大可告訴我。她聽後禮貌地笑了一笑,點了點頭。Riona呀,真的很可愛!

好不容易地和她行到酒店大堂,帶她在櫃面登記入住房間,大堂經理好像也察覺到她就是Riona,細細聲的問道:「這是她嗎?」我唯有笑笑口的點了點頭。

「請你告訴她,我們酒店為她Upgrade了房間吧,這是我作為影迷的致意。」大堂經理說。

「あなたの部屋はアップグレードされました」我對Riona說。她聽後,向大堂經理鞠躬道謝,十分有禮貌。

「這些機會,不是我的...」大堂經理哭笑不分地對我說,「C Hing,為國增光!」他說。他不是以為我是來和她開房吧?

Anyway,看來就是這樣了。在電梯前,我將行理交了給Riona,她卻在這個時候將自己的電話遞過來,我看了一看,她開了Line這個App,給我看做甚麼?

我想了一想,幹嘛呢?她不會是想我加她吧?!

我立即拿出了手機,開了同一個App,趕緊的加了她。

「あなたはどこか楽しみに私を連れてきますか?」在手機上加完她的連繫後,她這樣問道,意即,我會帶她去好玩的地方嗎?

我大大力的點頭,她看見之後很開心的對我路出了天仙般的笑容,而隨著電梯關門,她上房間去了。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Read More
2017年05月18日

星期日午睡

Desktop Gal Collection

 

By Something Wong (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753

 

做了這麼多年人,才知道被人主宰著快感,是多麼的難受。我得承認,我那晚不回家,是對不起辛勞幫我洗廁所的Catherine,我可算是自作自受。

 

現在被她搞到谷精上腦,她又自己跑了去洗澡,門也鎖上了,我只好聽著她洗澡的聲音,悶悶不樂的穿回褲子,想一下這個時候應該怎麼辦。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手上有著蚊蚊和琪琪家的鎖匙,大可以一個電話打過去看看有沒有人,「探望」一下她們,我那一刻,真係好想過隔離食個「快餐」。不過,在受過了Catherine的懲罰之後...我才不會再犯同樣錯誤。Catherine洗完澡出來之後要是見我不在的話,我才是真的死定了。

 

在現在這個情況之下,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乖乖的坐在客廳中等候她洗好澡出來,和她好好溝通,希望她快點可以下左度氣。女人沖涼就係咁,搞這搞那的,等了差不多半個鐘,浴室門才打開。

 

「呀~~真舒服,沖完個涼。哥哥你也快點去沖個涼吧?」Catherine圍著浴巾走出來說道。

 

「我之前已經沖過了,不沖。」我悶悶不樂地道。

 

「那我們上床睡個午睡吧...」Catherine伸一伸懶腰道,接著將身上的浴巾鬆了下來,這就讓它放在地上,徑自走了入睡房。

 

這不正正就是她給我的性暗示嗎?

 

見狀,我即時彈起,拾起地上的浴巾,放好在洗衣機後,衝進房間。一進到房,我就見到...

 

她穿好衣服了。

 

沒錯,還以為她會在床上恭迎,現在眼前的她,卻是一身背心短褲,睡覺的模樣。

 

「哈哈!哥哥你怎麼了?」Catherine見我一臉無奈,說。

 

「無,沒甚麼。你想睡嗎?」我問道。

 

「是的,上床吧。」Catherine說。

 

不知這是不是Catherine開始原諒我的Signal,邀請我一起睡午覺。我覺得應該係的,否則都就來天黑,睡乜鬼午覺?不過,星期日下午,唔訓覺,有乜好做?

 

在床上,Catherine好像抱公仔一樣的攬住我,「哥哥...你知我點解嬲你?」她問道。

 

「不是因為我無返屋企嗎?」我說。

 

「不是...是因為...」Catherine說,「我那一晚,其實好想人陪。其實我告訴你我洗廁所的目的,係想你唔好去飲酒,可以陪我...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會有這個想法...」Catherine道。

 

我真笨!點解無想過呢個原因呢?佢點會無啦啦同我洗廁所...Catherine...

 

「呀...係我唔好,個晚Get唔到你的意思...」我說。

 

「無錯呀,我就係嬲你Get唔到我意思。Catherine委屈地說。」

 

這個時候,我緊緊的抱著她,在她的頸上深深的親了一口,我點解會咁大意呢?

 

這個時候,我感覺到Catherine的身體開始軟了起來,她在感受著我的擁抱。我也將她抱的更緊。

 

「以後,我會更細心的待你的了,對不起。」我說。這個時候,我感覺到Catherine的身體有點抽搐,她好像在哭了。

 

就這樣,我們過了平靜但溫馨的幾分鐘。我的手開始不聽話地在她身上游走,從她的背心下面伸了進去,在撫摸她的身體。

 

「哥哥你好衰...」Catherine細聲地說。係,我承認,我真係幾衰的,不過我弟弟仲衰,這個時候已經硬起來了。

 

我的手繼續在她衣服內摸來摸去,沒穿胸圍的她,省了我一重功夫,話摸就摸,Catherine那近乎D cup的奶,是我的favourite,可以玩上一整晚。

 

「唔~~~」Catherine看來也很享受我的撫摸,自己呻吟起來了。我打蛇隨棍上,將她的短褲和內褲一起脫下了。

 

「衰哥哥...」Catherine說,接著幫我將褲子脫下,拿出我的弟弟把玩,並從床頭櫃中拿出一個套套,幫我戴上。

 

「我快受不了...哥哥...」Catherine一邊說著,一邊將我弟弟放入自己妹妹內。話時話,佢入面,濕過香港濕地公園,不知是否太耐無搞野的關係。

 

我們結合起來之後,就開始有節奏地在抽插。Catherine是我的Sex partner,大家都能很快的找到自己所喜愛的力度和速度,非常合拍。

 

「啊啊啊~~~大力點~~~」Catherine興奮地叫道。

 

就正當我大力點插她的時候,一股突如其來麻麻酸酸的感覺就在我兩腿之間傳來。

 

「呀...」我射精了。我隔著套子,在Catherine的體內射了出來。

 

「啊啊~~~啊?!」Catherine也有點驚訝。

 

點解今次咁鬼快?

 

「呀...哥哥...忘了告訴你...」Catherine面帶不好意思的說,「我覺才在客廳將你搞硬幾次,你係會走火的...」

 

個死妹釘!

 

「不過放心,只此一次而已。」Catherine笑說。

 

好吧,我真係多謝曬佢,送我人生第二次走火(第一次,有機會先同大家講),好在,只係Catherine一手一腳造成的。

 

我帶點怒氣的望著Catherine,她望著我微笑,並親了親我的面珠,呢個小妹妹,真係嬲佢唔落。

 

「哥哥你好好的回一回氣,休息一下身體吧。」Catherine溫柔地說。

 

Catherine這樣的話,應該是完全的原諒我了。

 

一切都回復原狀,真好,不用心掛掛。Well,既然晚上好想做的先頭都做好曬了(和Catherine),這晚,我出了街跑步。我家附近就係鰂魚涌公園,有時間的話,我係會去跑下步,做做運動的。

 

鰂魚涌公園,你咪話唔大,穿過公園的話,係可以一直跑到去柴灣的,當然,我無咁就,但就在我跑到無氣,回程的時候,我見到有個女生拖著行李箱,一邊睇手機一邊轉來轉去。

 

因為她的身形很不錯,我走過她身邊的時候,俏俏地看了一看她的模樣,之後卻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係佢?!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Read More
2017年05月05日

等到花兒也謝了

Image-94-5-5-2017

 

By Something Wong (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

 

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748

 

我激怒Catherine,她的一句「你死定了」完全將我打入一個恐慌的狀態之中,她已經有一排沒理我了,而突然,她卻在我最沒防備的時候來到我跟前,一邊玩弄著我的小弟弟,一邊審問我那晚她在家洗廁所的時候,為甚麼我沒有回家...

 

將我的弟弟弄硬之後,她就退下了我的褲子,把弟弟掏了出來,而她亦順勢將胸圍解開,脫掉。

 

「我的衰哥哥...」Catherine望著我的弟弟說,「他也休息了好久了吧?」

 

指的,是我下面的弟弟。

 

是的,自從和蚊蚊她們在酒店狂歡了整晚之後,我的弟弟就已經沒怎麼勞動過,之前的五一勞動節,我特地讓他好好休息,加上Catherine對我不理不採,我更是沒有能運用他的機會,所以現在的弟弟,生龍活虎,就如一隻站在山丘上的獵豹一樣,蓄勢待發。

 

OK,可能咁樣形容誇張了一點。

 

我望著Catherine,實在地點了點頭。我下面真的休息好久了。

 

Catherine接著露出了一個微笑,同Catherine認識了一段日子的讀者應該都知道,Catherine呢個衰妹,多數時候自己在笑的話,都無乜好野會發生,所以,我現在有點擔心,到底佢心入面在想甚麼。

 

「所以...哥哥你下面現在很容易硬...」Catherine說,一邊在撫摸著我那已經硬了的弟弟。

 

「係...你想點?」我問道。

 

Catherine沒有回答我,只將注意力集中在我弟弟上,用她的食指和母指在我弟弟的根部輕輕的一下一下地按下去,就好像在按摩肌肉一樣,(Well,咁樣講,無錯喎,弟弟是一條大肌肉...)而另一隻手,就輕輕地托住我的蛋蛋,適時地輕輕的拉扯他們。這樣,只讓我的充血更厲害,龜頭被包皮頂著,一鼓破繭而出的潛動力集中在我的龜頭上,不過Catherine並沒有去碰我的包皮,還是用兩隻手指在輕按著我的莖部,似在挑逗我一樣似的。

 

「妹妹...啊~~~」我這時既舒服又難受,舒服者,是Catherine的手勢實在一流;難受者,是我弟弟很想盡情伸展。

 

是以,我伸手過去想將我的包皮拉緊,不過,Catherine卻大力的拍打我的手,要我縮手。

 

「不許碰!」Catherine鼓起鰓子跟我說,從她的眼神當中,我看出她是相當認真的。

 

好吧,不許碰就不去碰,反正這個時候,我的弟弟,是她的。

 

My J is hers.

 

我只好sit back and enjoy。

 

這個時候,Catherine把嘴巴靠過來,在我的莖上親了幾口,我的莖底比較敏感,她就正正吻在那個地方,接著用嘴唇輕輕的在龜頭底部扯了一扯,讓我欲仙欲死。

 

「啊~~正~~~」我忍不住說。

 

接著Catherine繼續用她的嘴巴親我的弟弟,除了龜頭之外,下面都被她的口水沾濕了,這顯得上面的龜頭既乾且渴望被Catherine好好對待。

 

「快!搞我!拉我出來!」我的龜頭在叫了。

 

當然,Catherine是聽不到我龜頭在說話的,但我的肢體語言,卻在想和Catherine傳達這個信息,說的是用我的第五肢和她溝通,對,我努力地運用下面的肌肉,郁動弟弟,希望可以好想去捕捉他。

 

不過,Catherine總是對他點到即止。

 

按多兩下之後,Catherine雙手停了下來,繼而輕托香鰓在欣賞我的弟弟。

 

「你睇夠未呢,請問?」我問她道。

 

「未呀,我的好哥哥。」Catherine笑說。

 

時間一秒一秒咁過,我彷彿聽到跳字鐘的聲音,但奇就奇在,我屋企係無跳字鐘的。

 

充滿在我弟弟體內的血液在沒有任何刺激下,開始一點一滴的倒流,我感覺到自己的弟弟一分一秒地縮小。

 

「哈哈!我睇到了!」Catherine開心地說。邊有人睇到血液回流會咁開心的呢?Catherine真係個神奇人。

 

就在弟弟縮到一半的時候,Catherine開始輕輕地撫摸我的大腿內側,繼而用手在按摩我的蛋蛋,頓時,我的生氣又回來了,感覺到血液有點回流的跡象,整個下身也開始暖暖的,很舒服。

 

「哥哥你又開始硬了...」Catherine望著我弟弟說。接著,她又在我弟弟的根部輕輕的按摩,那種欲先欲死的感覺,又一次上心頭...呀唔係,係上龜頭。

 

「想我將它拉出來嗎?」Catherine兩隻手指夾著我的龜頭,問道。

 

「想...」我說。

 

「咁你話我知,你個晚去左邊?」Catherine還是追問著這個問題。

 

「都話同朋友飲天光...」我唯有死頂。

 

「好,當你真係同朋友飲天光...」Catherine說,「咁點解咁遲先返屋企?」她問這個問題的時候,一下子將我的包皮退下來了,龜頭頓時感覺生猛曬。

 

「啊~~」我不由得呻吟了一聲,就好像那些囚犯被解開手扣一樣,一定要自HI一下。

 

Catherine繼續不去碰我的龜頭,只在龜頭以下的地方稍為刺激著我弟弟,並望著我,要我繼續答她的問題。

 

「因為有個朋友佢有感情問題...所以...」我一邊享受著Catherine的雀仔按摩,一邊回答她。老實講,我差不多成個星期都在「養精蓄銳」,呢一個Moment,我只想讓弟弟爽一下,射個痛快,因為我這個時候已經開始有少少谷精上腦的感覺。

 

「好啦,算你啦。」Catherine說,「不過我係唔會原諒你無返屋企的。個廁所洗得我好辛苦!」Catherine說到這裡,開始眼泛淚光,我有點對唔住佢的感覺。

 

呢個時候,我真係唔知講乜好,不過,都唔使點講野,因為Catherine的手開始有少少動作,她開始細細力,細細力地「劣」我弟弟下面的部份,並將嘴吧伸過來,用她的小嘴唇將我的龜頭緊緊的包裹著,動作幅度不大,但她嘴巴的濕潤和緊迫,加上在我下面細細力的動作,我的弟弟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就像進入了世外仙境一樣。

 

「呀...大力點...」我求Catherine道。

 

Catherine聽罷開始慢慢的吸啜我的龜頭,之後用她的舌頭在我整條弟弟上輕輕的舔,我從來都未試過被她這讓溫柔的對待過,這一刻,我越來越硬,好想找點主動的工作來做,但又因為太舒服了,好唔捨得離開這個快樂的桃花園。

 

「唔唔唔...」Catherine也很享受地吹奏著我的弟弟,直到有一刻,我爽到去一個位,我終於忍唔住了,我很想要她。

 

「Catherine,我想要...」我將她的小嘴從我弟弟上拉開,並示意Catherine,我想入戲肉。

 

「我的好哥哥...」Catherine望著我那濕透又硬透的弟弟,吞一吞口水道,「那你等一下。你不覺得每次你再硬起來的時候,它更硬更敏感嗎?」Catherine笑淫淫的問。

 

「呀...又好似係喎...」我說。

 

「咁我地等多一次吧?」Catherine說。

 

「等?我等到花兒也謝了...」我說。不過無計,Catherine有佢的道理,從來在性這方面,信佢實無死。

 

「之前你不是應承給我買個小手袋嗎?」Catherine忽然說起,「你做了咁對我唔住的事,加碼買個大個D的可以嗎?」她問道。

 

一聽到又買個大D的手袋,忽然有點9縮的感覺,而實在地,在我點頭應承了她之後,我的弟弟也開始無咁充血了。

 

Catherine又托著頭,笑咪咪地欣賞著我弟弟的收縮。

 

「就好似睇動物紀錄片咁!」她無啦啦笑說。她應該當了我係一條象拔蚌...

 

「好了,好妹妹,你可以整番硬他未?」我看著我那條半硬的弟弟問道。

 

「我的好哥哥...」Catherine說,「這是對你唔返屋企的懲罰!」說畢,她拾起地上的黑色胸圍,對我做了個鬼臉,施施然的起身,轉身步入浴室,沖涼去了。

 

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好無耐,無啦啦搞搞下做乜唔搞?喂呀~~

 

這一刻,被她搞到谷精上腦,我才發現,原來男人最痛苦之一,係無得射...

 

呢劑認真係大懲罰!

 

谷到一個點,好辛苦...

 

咁點算好?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Read More
2017年04月29日

你死定了

Image-93-29-4-2017

 

 

By Something Wong (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

 

續上文: 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738

 

送完琪琪和蚊蚊返屋企之後,她們硬塞了家中後備鑰匙給我,還說得閒來找她們,喂,乜依家D女仔,想你得閒多D同佢見面,會比埋屋企條匙你的嗎?OK,可能我地住得近,無帶匙都有個照應,但係,真係咁信得我過?

 

Anyway,我過對面馬路,返到屋企,步入大門就看見飯桌上貼了張Catherine留言給我的Post-it,一張寫著:「哥哥,我昨晚洗好廁所了。」,另外下面貼有另一張,寫著:

 

「你死定了!」

 

呢一個Moment,我覺得玩大了。回帶去返尋晚,原本我和Catherine食完晚飯之後我她就說要返屋企洗廁所,而我則和Suki、Vivian她們去了夜店喝酒,本來係會返屋企的,點知就在送了Suki和Vivian上車之後,被蚊蚊「攔途截劫」,在酒店過了一晚,深度認識了兩位準空姐的優質服務(我以後都會盡量坐香港的航空公司),當然,尋晚,留了Catherine一個人在家洗廁所。

 

咪住,一講到廁所,有少少急,真係去個小便先。一入到廁所,就見到它被收拾得整整齊齊的,個馬筒仲乾淨到立立令,自從Catherine成日來過夜之後,就無如此乾凈整潔過。

 

無錯,係有了Catherine一齊用之後,廁所就變得污糟了,原因好簡單,她們多化妝品護膚品,一瓶一瓶的放在廁所一來唔整齊,二來易積塵;女人唔知點解好似小動物咁,會在你的廁所內留下她們的毛髮,濕的乾的應有盡有,掃極都仲有;最後就係,每日大家匆匆忙忙的爭廁所用,清潔的時間少了,用的人多了,點會唔污糟?

 

所以,我一邊將金黃色的尿液噴射在馬桶上的時候,一邊,很不捨得如此難得乾淨的廁所。

 

因為今早已經在酒店沖過涼了,我換過件衫整整個頭就趕回公司扮若無其事的上班。我晨咁早就Message了Pam姐話今朝見客要遲少少返,加上有Vivian幫我單擋,我真係Lunch time打後先施施然咁行返公司(我公司離我兩條街遠)。

 

一返到公司,就見到Suki頭痛欲裂的在Hang over緊,桌上擺著一兜外賣沙律,好明顯佢尋晚飲到hi hi。

 

「無事嘛?」我問道。

 

「頭好痛...」Suki說。

 

「飲多D水,陣間早D收工啦。」我輕輕摸著她的頭說,接著在她頭上的幾個穴位按摩,她狀甚享受。Suki這個下屬,我是很錫她的,因為她是我成條Team最砌得(工作上)那個,無左佢,我會死,係做死。

 

「啊...好舒服...」Suki一邊被我按頭一邊道。「大佬你按摩真係有一手...其他的部位...也識按嗎?」Suki輕聲地問度。

 

「識的,睇你邊度唔舒服。」我說。

 

「那我有邊度唔舒服...就話你聽吧...啊~~~好正~~~」Suki享受地說。

 

「到時先講,話時話,有無見過Catherine?」我問Suki道。

 

「起公司呀,今日佢有個客的Performance report要趕,佢應該成日都坐起度...」Suki說,剛說畢,就見Catherine,目無表情地拿著水杯在我們身旁行過。

 

「大佬,唔該借借。」Catherine冷冷地說。

 

明明就阻唔到佢行路。

 

金翅PK鳥。

 

整個下午,我坐在房裡埋首工作,Catherine則在外面趕她的Report。平時Catherine會很很沒勁地才捱到下班。

 

「今晚一起食飯嗎?」我Whatsapp問Catherine。

 

等了良久,她才回我一句,「不吃。」

 

之後我望出房外,就見到她拿袋離開公司了。

 

咁我唯有一個人食自己啦。

 

之後幾天,Catherine都沒有來我家,在自己屋企了,好不容易才捱到星期五,下班後,我在家吃完個老麥,正想開PS4出來打機的時候,Catherine就打開了門入來了。

 

一如以往,Catherine沒有和我說甚麼話,通常都係一句起兩句止,晚上睡覺她都推我出去做廳長,睡沙發,但係奇怪,Catherine在家要不穿著性感內衣周圍行,就唔戴Bra地穿著性感小背心在我面前行來行去,又沒有和我說過一句話,但又會在我面前無啦啦的顯現出不經意的性感,搞到我有少少心痕痕。

 

直到星期日下午,我躺了在沙發上看書,她身穿一身黑色的Peach John少女內衣走了過來,從她的內衣顏色來看,現在她擺明戰鬥格。

 

「哥哥,你知道你做錯了甚麼事嗎?」Catherine半跪在我身前,路出她那事業線,一邊手隔著褲子在摸我的弟弟,一邊問道。

 

「我那一晚沒有回家?」我用一個問題來回答。

 

差不多一個星期沒有活動過,我的弟弟立時生猛了起來,站了起身配合Catherine的手部動作,一下子就變得硬硬的。

 

「還有呢?」Catherine問道。

 

「呀...其實個晚無乜事發生過...」我說,當然,這是大話,比她知道蚊蚊和琪琪的事的話就大鑊了。

 

「那你和Suki...」Catherine問道。

 

「Vivian」可以做證,佢送了Suki返屋企!我說。

 

「咁你個晚去左邊?」Catherine開始審問我了,不過手還是在撫摸著我硬硬的弟弟。

 

「去左同朋友飲天光...」我又講了一個大話。

 

「我的好哥哥...」Catherine說,「你死定了!」

 

接著她就退下了我的褲子,把我弟弟掏了出來.並解開她的空圍,脫掉。

 

Catherine究竟想點?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Read More
2017年04月22日

兩個人三間房

Image-92-22-4-2017

 

By Something Wong (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

 

續上文: 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733

 

和琪琪和蚊蚊搞了一晚,之後去了翠華食個「事後Brunch」,早上能跟兩位準空姐小美女一起醫肚,是開心的,怎料出門後的時候撞到蚊蚊的爸爸來買外賣,well,正確點來說,應該是蚊蚊家的司機來買外賣,蚊蚊爸爸和佢條女(年齡看上來比較像蚊蚊的家姐)安坐在車上,等司機買完外賣後回家慢慢歎(食物)。

 

因為這個突如其來的偶遇,加上我又無啦啦開口夾著,話蚊蚊個姐姐同佢幾似樣(蚊蚊連那個係邊個都好似唔係好知),這一刻,真係Odd到無人有,我地三個人,就這樣棟了在人家的茶餐廳門口,唔知講乜好。

 

「Alan哥哥...咁你依家去邊?」琪琪問道。

 

「我...返屋企換件衫返工...你地呢?」我回答琪琪說。

 

「咁...我地都返屋企,陣間要返Training。」琪琪說。

 

「我唔返屋企啦...」蚊蚊說,「去你度。」她望住琪琪說。

 

蚊蚊有屋企都唔返,呢層可以理解,老實講,剛見到老豆車住個做得自己家姐的女人返屋企,做女的肯定唔想面對,點知返到去會唔會撞正自己老豆同條女搞緊野...所以蚊蚊唔返屋企,係對的。

 

「邊係我度呢,間屋你都有份租的!」琪琪笑說。可見,蚊蚊其實和琪琪出面有個竇。

 

蚊蚊聽罷,笑逐顏開,就像一個天真的少女一般,加上她那個像馬賽(女藝員,不是地方名)的輪廓,殺死人。

 

「Alan哥哥,你還住在鰂魚涌嗎?」琪琪問我道。

 

「當然,咁耐都無搬過,你地呢?」我順口問問。

 

「都係鰂魚涌,我地在那裡租了個單位!」琪琪高興地說。「近D屋企嘛。」

 

琪琪果然係一個好女仔,就算搬出去住都近返自己屋企,可見她的家庭觀念很重,這也是為甚麼她以前一直也不開心的原因之一,家中重男輕女,可是她一邊很想自己飛得高,飛得遠,心卻掛念住屋企人,即使,這些屋企人對她不太好。

 

不過講開又講,如果「鰂魚涌麻生希」唔住鰂魚涌的話,咁佢又點稱得上為鰂魚涌麻生希呢?

 

係咪?

 

「呀!有的士啦,快D截!」蚊蚊說,接著的士停了下來,我就被她拉了進的士。

 

「原來大家街坊,Alan哥哥!」蚊蚊笑說,「順便送我地返屋企啦!」女仔,點都鍾意被送返屋企,不過,據我所知並唔係個個都可以當護花使者的,例如我公司的好兄弟,賤精Raymond,每次成大班人一齊飲酒,無論條女飲到幾貓都好,一知道我們安排Raymond送她回家的時候,條女即時醒到無人有,一句「我無事」之後即時自己九秒九跑上的士絕塵而去,笑到我地個個碌起地,所以我地每次都會安排Raymond去送女生回家,睇Raymond「表演」。

 

被蚊蚊拉了入的士,琪琪也跟了進來,這樣,我就坐了在的士中間的位置,一個我最唔鍾意的位置。點解?如果你有六尺高的話,都知道,的士中間個位,真係幾唔好坐,當三個人坐後排的時候。

 

「司機唔該鰂魚涌海乜街丫!」琪琪說。

 

「Sorry我唔過海...」司機說。

 

「大哥,呢度中環,你去鰂魚涌過乜海呢又?你九龍車唔熟路呀?」我忍唔住說。

 

車廂內頓時靜曬,不過我真係想咁樣串D的士佬好耐。

 

「呀,唔好意思,我聽錯你話要過海...」的士佬說(係,本來我叫佢司機,依家叫佢做的士佬)。

 

「係海乜街咋,你唔好咁敏感。」我說。之後,琪琪和蚊蚊爆笑到收唔到聲,個的士佬呢一刻應該面懵到貼地。

 

Anyway,在翠華門口搞咁耐,車還是要開的,這個時候,的士佬一直很安靜的在開其的士,當去到灣仔的時候,由於日間呢條路唔知點解咁鬼闊都會好鬼塞,琪琪和蚊蚊睡意很濃,都倚在我的肩膀上熟睡起來了。

 

只見倒後鏡中,的士佬偶爾望過來,一臉羨慕的,最後他也忍不住輕聲地問了我一句:「尋晚起雙飛呀哥仔?」

 

呢個Moment,我不能太吵,所以給了的士佬一個「使乜講」的得戚笑容,著他,開車啦,的士佬!

 

有時,唔坐Uber坐的士,快感更大。

 

在的士內呆了大約9個字,終於回到熟悉的街道了。原來,她們住的大廈,近得跟我沒有一街之隔咁遠。

 

「呢,我就住呢棟大廈之嘛。」落車後,我向她們指出我住那裡。

 

「嘩!真係好近呢!以後可以上來玩嗎?」蚊蚊問。

 

「哈哈,有機會的,有機會的...」我勉強地說。

 

「Alan哥哥,送我們上樓吧...」琪琪說。佢咁講,我好難唔陪佢地上去。

 

上到去她們的單位,比想像中要大很多,兩個女仔,住一間三房的舊樓,間格四正,裝修又文青帶點懷舊的台灣風味,是現代的少女夢寐以求的屋子。

 

「你地兩個人做乜租個三間房的單位?」我問道。

 

「蚊蚊好鍾意呢度,所以想也不想就比了一年租,不過她都不常常回來訓...」琪琪說。

 

果然係有錢女,十分豪氣。這裡是老豆在家時的避難所,明的!

 

「咪咁講啦,我地仲找緊flatmate架!」蚊蚊不好意思的說。

 

「呀,係了,既然你住得同我地咁近,可以幫我地keep住條後備鎖匙嗎?我同蚊蚊成日都唔記得帶的,如果有日兩個都無帶就死了...」琪琪說。

 

「你地信得過我?」我問道。

 

「琪琪連隻豬都比得你...我信我個好姊妹。」蚊蚊說,只見琪琪聽後滿臉通紅。

 

「我去沖涼先!」琪琪說,接著就跑去沖涼了。

 

客廳只剩下我和蚊蚊。

 

「Alan哥哥...So nice to meet you.」接著蚊蚊走近,將嘴吧送過來,輕輕的親在我嘴吧上。

 

不過她不只是蜻蜓點水式的和我親親嘴就算,而是繼而捧著我的臉,再一次深深的吻下去,這一下,蚊蚊一邊吻我的嘴唇一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就好像和初溝上手的女朋友錫錫一般,每一下親吻都有一種活在當下,難捨難離的感覺。吻吻下,她開始咬我的嘴唇,我也開始將我的舌頭伸出來,溫柔的和她作出舌頭上的交纏和交流。

 

我和蚊蚊都很享受這一吻,然而嘴到咁上下,她終於都夠皮,放開了我,用她可愛而令人沉淪的笑容望著我(馬賽呀~~~),不知不覺間,將我一步一步的引領到大門旁。

 

「得閒記得上來找我們!」說罷蚊蚊就將我推出門口,而我手上,則拿著她們家的門匙。

 

我返屋企真係得幾步路,當我步入大門的時候,我看見客廳飯桌上貼了張Post-it,這是我和Catherine的留言方法之一,我一看,上面寫著:「哥哥,我昨晚洗好廁所了。」仔細一看,原來下面仲貼有一張,寫著:

 

「你死定了!」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