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3日

魚涌食記-試鐘大會

Image-143-13-09-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33

 

「試鐘大會?」我問道

 

「係呀,試鐘大會!」Richard 說。

 

大家男人老狗,試鐘是什麼東西不用多說。不久之前Riona在Richard那裡找到份兼職,說有一個活動要辦,而話口未完Richard又打電話來叫我去試鐘,Riona 是不是被買了去火坑呀~~?

 

「Uncle,麻煩你再說多次?甚麼大會?」我問道。

 

「你部電話聽得唔清楚嗎?趁iPhone出新機,快點換過部吧!係試鐘大會呀!」看來,他比我激到佛都有火。

 

「呀...聽清楚了,原來真係...給我時間日期地點,我一定會來。」我說,接著即刻收線,立即打電話給Riona。

 

「親愛的,你個新老細叫我去參加你們的試鐘大會,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劈頭便問她道。

 

「呀...他給你打電話嗎?對了,甚麼是試鐘?」Riona天真地問道,看來,一些地道的詞語,她還是不懂。「不過,關於這個活動的細節,周六之前我都不能告訴你。一切要保密的!」Riona 說。

 

「連我也不能說嗎?」我問道

 

「對不起,真的不能!我和老闆所簽的合約上有保密協議,要遵守承諾。不過你要相信我,這個活動不是什麼不見得光的事。」Riona說。

 

試鐘又點見得光呢請問...

 

不過我知道Riona的脾性,她這樣堅決不告訴我,我也沒辦法,只好等到周六,才能一探究竟。

 

長期坐立不安,容易生痔瘡。還好很快就捱到星期六,我就按著Richard給我的地址,摸了上門。

 

去之前我要先用Google搜索了那個地方一下,只知道它是一個乙級寫字樓,不出名的,也沒甚麼特別。當我去到那裡的時候,看看水牌到底那一層是甚麼東東,發現水牌竟然沒有這一層的資料。入到電梯按第18層時,發現除了那些不吉利的數字之外,這棟大廈也是沒有第19樓的。一出電梯,就見到Reception 的樓底很高,整個地方都是由深灰色的啞面麻石鋪成,門口只有一個穿着整齊西裝的彪形大漢站崗,不說的話,還以為是去了Men in Black 的總部。

 

「請問先生閣下……」西裝男禮貌地問道。

 

我看了看手機,「密碼是Kingdom。」我説。

 

這個密碼,是Richard 半個鐘前 whatsapp 我的。

 

西裝男望了一望手上的iPad ,「Alan 先生,這邊請進!」接著在 iPad 上按了一下,他身旁的麻石石牆,忽然之間滑開了一道暗門,真有型!接著,他一邊拿著iPad看地圖一邊帶著我走,進入了一個九曲十三灣的通道。

 

「假如有什麼人闖了進來的話,沒有我們用微定位程式的帶領,很容易在這裏蕩失路。」他說。這種格局,我曾幾何時在一些地方遇過,估不到今時今日,也會給我這種回憶。

 

走到通道的盡頭,終於柳暗花明又一村,來到了一個布置優雅的大廳。迎面走來一位穿著傳統日式和服的漂亮女生,向我鞠躬打招呼。

 

不用說,那是 Riona。

 

「好了,你現在終於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地方吧?」我問道。

 

「不如由我說吧,這是一個富豪俱樂部。」Richard 在我身後拍了一下我的膊頭説。真不知道他甚麼時候來到我身後...「等我們帶你行個圈啦!」

 

在Richard和Riona的帶領下,我們穿過不同的地方,我發覺這個地方大約有一萬平方呎,而且是雙層的設計,很多地方都能看到有樓梯的存在,即是說,這個地方是把18和19樓兩層打通了。

 

「你知道平時有錢佬富豪的娛樂是怎樣的嗎?」Richard 問我道。

 

「有錢人大把身家,什麼也可以玩吧?不外乎都是飛機遊艇跑車和女人。」我說。

 

「你說得沒錯!真正有錢到使唔曬的人,是旦拿一張信用卡出來,什麼飛機大炮都買得到。但是,錢多到這個地步的人,在玩女人方面,則格外小心。假如有些什麼事發生的話,身家隨時無了一大截,咪話唔頭痕。」

 

「Uncle我見識少,真係唔知原來做有錢人有咁多煩惱...」我說。

 

「所以我哋呢度,特別強調兩個字:『安全』。而且我們這裡並不是做生意,而係又少數的投資者落重本興建,只招待投資者自己和他們極少數的朋友,即係,超級私竇。」

 

「所以我們這裡沒有生意額的壓力。」Riona笑說。

 

我們邊行邊講,一路經過不同的設施(除了飯廳和桑拿浴室等基本建設外,這裡連小型籃球場都有!)和主題房間,我發現這裡的裝修看似簡單,卻每個房間都有一個Theme。

 

「很有心思,不過對於有錢人玩的場所來講,呢度的裝修都幾普通喎。」我說。

 

「你唔明㗎啦,對於有錢人來講,他們家中要幾靚有幾靚,但平時則不會常常去這些地方,所以對他們來說,這些平常住家,特別有刺激感。」Richard說,「我地有間房仲整到成間旺角一樓一咁添!」

 

「頭先你話呢度安全,咁有幾安全呢?」我問道。

 

「在Riona的調教下,我們個個女仔,都賣藝不賣身。」Richard 說。

 

「賣什麼藝?」我問道。

 

「首先,在我們這裏做前線的員工,每一位都會受到專業的演技訓練。」Riona說。

 

「是Riona你教嗎?」畢竟她是一位天后級的日本愛情動作片女星,演技十分精湛,稱得上係七情上面。

 

「不!我們找了詹瑞文來做演戲導師。」Richard說。

 

「吓?你講真㗎?」我即時想起了一個問題:「到底在薩拉熱窩的華人青年,係點樣用砵仔糕...」

 

「講笑咋!我們重金禮聘她回來,當然是Riona了!能夠請到她,真是榮幸,我們只要擺她在門口同老闆們打個招呼,就已經是信心的保証。而且Riona她也很投入工作,她的職位雖然是Creative Director,實則還給我們做了極多的技術和用戶體驗的顧問服務。」Richard說。

 

「甚麼技術顧問?」我問Riona道,但見她紅著臉,不敢說。

 

「一種讓男人得到無限滿足,但卻不用打真軍,完全無手尾跟的技術,當中包含了生理和心理上的控制。」Richard說。

 

「咁犀利?!」我問道。

 

「就係咁犀利。唔信的話,陣間你試試我們這裡最新調教出來的雪雪和霜霜就知道了。」Richard說。

 

「雪雪和霜霜?」我問道。

 

「無錯,佢地乃係Riona一手訓練出來的皇牌,你入黎呢間房坐低等一下。」Richard說,接著便把我拉到一間布置得像少女睡房的房間,並關埋門。

 

「好好享受!」Richard說,接著便和Riona一起離開。

 

不知大家有沒有類似的經歷,當一個人呆在房間中等女生進來的時候,即使只是一分鐘咁大把,但那一分鐘卻是流動得最漫,心跳卻跳得最快的一分鐘。

 

等下等下,房間的門突然打開。

 

「爸爸,你進來我們的房間幹甚麼?」進來的,是兩個目測只有18歲的女生,雙雙圍著無巾,看似剛沖完涼。仔細一看,是一對束著短髮,青春可愛到極點的雙胞胎。

 

「你又趁我們沖涼的時候入來偷底褲?!」她們異口同聲的一起叫道。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09月05日

魚涌食記-日本妹的兼職

Image-142-05-09-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28

 

其實我、蚊蚊和琪琪都很關心Riona一個女孩子從日本來到香港之後的生活。還好她們三個女生住在一起,大家也有個照應,而Riona也是一個很獨立的女生,現在她們主在同一屋簷下,我倒很放心,但是,對一個當過日本愛情動作片的前天后來說,她找工作未必那麼容易。

 

「呀!對了...Riona姐姐...我爸爸那邊有一份兼職工作會很適合你!」我們四個人剛執完一劑,蚊蚊撫摸著Riona的身體說。

 

「你爸爸他,不是處於退休歎世界的狀況了嗎?」我問道。

 

「Alan哥哥,你有所不知了,我爸爸他的工作一輩子都做不完...」蚊蚊說。

 

「呀?為甚麼?」Riona不解,其實,我都唔係好明點解。

 

「你估下我爸爸他的終生職業是甚麼?」蚊蚊問我們。

 

「金融?投資?做生意?」我答道。

 

「都差不多,但不對。」蚊蚊笑說。

 

「那是甚麼?」琪琪問道。

 

「那...是...和富豪打交道。」蚊蚊說。

 

「呀!那你所說的兼職...」Riona面紅起來了。

 

「不不不!Riona姐姐,不是那種髒事情!」蚊蚊即時說。

 

「那會是甚麼?」我叉起雙手問道。其實我倒想問一下蚊蚊有沒有甚麼富太介紹一下...

 

「我爸爸的公司正在想請一個Creative Director。」蚊蚊說。

 

「甚麼?請CD?!你爸爸他開agency的嗎?」我問道,因為,通常廣告公司Agency先會請Creative Director。

 

「這個嘛...也不是的...其實,我爸爸之前係想請我做這個職位,但係我比較喜歡做空姐,所以這個職位一直懸空無人做...」蚊蚊說。

 

「哦...咁蚊蚊做得的,也應該是正經的工作吧...」我說。

 

「這個...是的,放心好了!我怎會讓Riona姐姐做些不好的工作?!」蚊蚊一邊穿回她的內衣裙一邊說。很多人都喜歡看女人除衫,不過,其實女人在做完愛之後著返件衫那一刻,更好看,這一刻,我很享受我眼前的畫面。

 

「那是一份怎樣的工作?」Riona問道。

 

「這個...一言難盡,先不告訴你,過幾天我帶你回公司你就明白了。」蚊蚊穿好自己的內衣裙後,幫Riona穿回衣服,一邊說。Riona也因為蚊蚊是她在香港僅有的幾個好姊妹,也沒多問。

 

「點解口吻咁似做傳銷?」琪琪說。

 

「我都覺...」我一邊將琪琪的內衣裙遞上,一邊細細聲道。「乜你都試過比朋友sell傳銷?」

 

「香港地,一百個朋友當中至少都會有幾個有做,點會無...」琪琪說。「不過我覺得蚊蚊唔似係做呢一行...」

 

無錯,一個有錢佬的女,唔憂柴唔憂米,志願係做個快樂空姐,會做這一個行業的機會又真係小之又小...

 

「你地兩個起度傾緊乜?」蚊蚊望著我和琪琪問道。

 

「呀...無,講緊你地條群咁靚,起邊度買之嘛...」我隨口說。

 

「呀,這樣,我們在附近一間賣女生衣服的店舖買的,不過好奇怪,這間店,無論上班服到內衣褲甚麼都有,而且那個店舖的位置很偏僻,不是這麼容易找到...」Riona說。

 

咪住...根據呢個描述...我好似想起一間相熟的店,和一個人...

 

「係呢,唔好講間舖啦,不如講下...」我想叉開話題。

 

「講乜?」三個女生好奇的望著我說。

 

「不如講下...陣間便個沖涼先?」我說,無錯,一間屋,四個人,大家剛做完劇烈運動,身水身汗,最緊要係沖個靚涼。

 

「Alan哥哥你先沖,之後回家吧,不要太夜了。」Riona說。像她的這種溫柔體貼,正常男人如我,受到不得了,立即就拉著Riona入浴室沖涼。

 

「Alan哥哥你偏心!」琪琪在門外叫道。

 

在回家的路上,我不禁在想,到底蚊蚊說的這份兼職,是甚麼東東?我之後也有問過Riona,不過她說這個要幫蚊蚊和她爸爸暫時保守秘密,不能告訴我...我頂...真係有點兒擔心她。

 

因為時間關係,一個月就咁就過去了,天氣亦隨著入秋而更覺涼快,就正當我踢住拖鞋在便利店買完個叮叮飯盒和叮叮點心準備回家大吃一頓的時候(我除了打完波肚餓到頂唔順以外,一般在便利店買的叮叮食物都喜歡拿回家一邊看電視一邊吃,這是多年習慣),電話響起,來者是Riona。

 

「Alan哥哥...記得之前蚊蚊介紹我做的那份Creative Director的兼職嗎?」她問道。

 

「記得,怎麼啦?做得開心嗎?」我問道。

 

「很開心,而且很適合我做...」Riona說。「我們這裡有個event,想請你來參加一下。」

 

「呀,好呀,你搞的Event,我一定來!」我說。

 

「那實在是太好了!」Riona說。

 

這個時候,通話突然受阻,話筒裡傳來有另一個電話打入來的聲音。

 

「Riona你稍等一下,我另一邊有電話入」我不知道是誰,所以叫Riona等一下。

 

「喂!邊位?!」我有點不耐煩的說。

 

「係我呀,Richard。」

 

「呀...Uncle你好!有乜貴幹?」上次條鎖匙已經還返比佢了,還有甚麼要找我的?

 

「Riona她告訴了你今個星期六我們的試鐘大會未?」Richard問道。

 

這個時候,我呆了一呆...

 

甚麼?!試鐘大會?!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08月23日

魚涌食記-歐盟黑人與我

Image-141-23-08-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23

 

我其實唔係成日去人地屋企食飯,不過,Riona教煮日式咖哩,我無理由唔去食。

 

在三娘教子的情況下將桌面上的咖哩飯掃曬落肚,又唔使自己洗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以後都係要多d黎呢度食飯先得。

 

蚊蚊、琪琪,和Riona洗完碗清潔完廚房後,她們各自入了自己的房間援返件衫,我心想,她們一定時剛才清潔搞到成身汗,換過件衫舒舒服服,合情合理。不過,女仔換衫真係有排等,就正當她們換好之後,不知是否夾埋,三間房的門同一時間打開,蚊蚊,琪琪,和Riona分別著住不同顏色但同一款式的貼新喱士內衣裙站在門前,狀甚挑逗。

 

「Alan哥哥...今晚要你揀的話,你揀入邊度門?」琪琪倚著門邊,兩眼充滿渴望的跟我說。

 

這個Moment,真係好難揀,究竟我在呢個時候,係揀人,定還是揀顏色呢?

 

假如你現在問我在三個女孩子之中最喜歡哪個的話,我真係答你唔到,Riona給人的安心,琪琪的清純,和蚊蚊的小公主個性,都是我喜愛的,所以,琪琪問我的這個問題(想入邊度門),我好耐都無回答,直到...我靈機一觸!

 

「請問一下,照實用面積計,你們三個哪間房最大?」我問道。

 

「當然是蚊蚊了,Alan哥哥,份租她也佔最大份。」琪琪說。

 

「那麼,好簡單,細房又點夠擺得落我們四個人呢?」我理直氣壯的說。

 

「哈哈!這個是IQ問題的答案嗎?」蚊蚊爆笑了出來,之後,她自門邊往後退,讓我們都進入她的房間。

 

「我唔理呀,聽日你地要幫我洗床單!」蚊蚊在Riona和琪琪入來的時候,對她們說。

 

「得啦,蚊蚊,放心啦!我會負責洗。」琪琪一邊脫下她的內衣裙一邊說。

 

看著琪琪那白晢的皮膚,我吞了吞口水,之後Riona從後向我攬了過來,慢慢解開我的褲頭,將我的上衣脫下。

 

「Alan哥哥,你好耐無陪過我地了...」蚊蚊說,接著,她也將自己的內衣裙脫下來,可能是之前夏天她常常去曬太陽的關係,古銅色的膚色下,留著一點點的比堅尼曬痕,這個時候,她就好像穿上了一件隱形的比堅尼在身上一樣,看得我十分興奮。

 

「你看,那麼快便出來了...」琪琪摸著我那開始硬起來的弟弟,說。

 

「那快點拿出來看看吧!」蚊蚊說,接著,將我全身的衣服都脫了。

 

「兩位妹妹的服侍真周到!」Riona說,「把他放到床上吧。」

 

接著,蚊蚊和琪琪就將我放到床上,不過卻用力的把我的手和腳壓住,令我動彈不得。

 

「Alan哥哥...這是...你這段日子以來欠我們的!」Riona用一個非常嚴肅的語氣跟我說,嚴肅到一個地步,令我有點心寒,好似睇緊日本恐怖片咁...Riona真不餽為係一個專業的女演員!

 

正當我的手腳還在爭扎的同時,我的第三隻腳又在同一時間被控制住...Riona在說完剛才那番說話之後,已經用她的舌頭輕輕的舔著我弟弟。

 

「唔唔...唔唔唔...」Riona發出了享受的聲音。

 

「Alan哥哥...你不會亂動的,是嗎?」琪琪問道。

 

「我...呀...咁舒服...點會亂動...」我說。

 

「那好,我不按住你,你自己捉住床頭條鐵吧!」琪琪說。

 

「你想怎樣?」我問道。

 

「我想...加入戰團...」琪琪說。原來這個時候,蚊蚊已經沒有按著我的雙腳,一早就已經加入一起舔我的小弟弟了。琪琪這樣做,是不想執輸吧...

 

「琪琪...你...加入吧...」我說。接著的事情,就好像三個在沙漠迷路的口渴女生在爭一支插了在冰懂可樂中的飲管一樣。當然,那條飲管,是粗飲管。

 

「呀~~好舒服...」我忍不住說。

 

「那是Riona姐姐教我們的技巧,粗中帶幼...」蚊蚊說。

 

「呀...真的好舒服...Riona小姐所教的...」我一邊享受一邊說。

 

「好了...蚊蚊小姐...請你把黑人二號和歐盟四型拿出來吧...」Riona說。

 

「甚麼歐盟四型?」我問道。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咁心急做乜?」蚊蚊說,接著,便走到床頭櫃中,將一黑一白的兩條電動玩具拿了出來。

 

不用說,大家也應該知道是甚麼吧?

 

「你所改的玩具名,還真貼切...」我望著蚊蚊手上那兩條玩具,笑說。

 

「哈哈,蚊蚊在這方面很有天份的!」Riona說。

 

「Alan哥哥你不要笑得那麼開心,你都有個花名的!」蚊蚊說。

 

「我?叫甚麼?」我問道。

 

「不告訴你!哈哈!」蚊蚊說。「快起來!」

 

「幹嗎?」我問道,好地地被服侍得舒舒服服,我真係唔係好想佢地停。

 

「Alan哥哥,接下來,辛苦你了!」Riona說畢,就將一個黑布袋蓋著我整個頭,還好整個布袋十分透氣,否則真係會被焗死。

 

「你今次...扮演被綁架的富二代...」蚊蚊說。

 

「呀~~不是吧?」我問道,玩咁大?

 

「咪嘈!係咪想打呀?你乖乖地的話,讓你好過一點!」蚊蚊說。看來,她實在十分入戲。

 

「接著我們三個會輪流分享你,你只要同我老老實實的硬起來的話,保證不會傷害你!」琪琪扮著劫匪的語氣說。

 

「咁贖金方面...使唔使我爸爸準備一下?」我問道。

 

「等一下你還有命的話才傾贖金吧!」Riona冷笑道。

 

「那...你們...來吧...」我伸手過去想摸她們。

 

「縮手!」蚊蚊說,接著用她手上的黑人二號(它比較軟,歐盟四型是裝有摩打會轉的硬膠一條)打我的手。

 

「不準碰!你現在是我們的人質!」Riona在發施號令,說。

 

「呀...好吧...如果無乜特別事的話...」我話都仲未說完,就已經感到下面有種濕濕的感覺,原來,不知道是誰,竟然將她的下身卡進來了。

 

「呀~~~富二代哥哥~~動起來!」聽聲,說話的是琪琪。

 

「那我不客氣了!」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我唯有乖乖的聽她說話,動起來。

 

「啊~~~啊~~~」

 

「啊~~~好舒服!黑人二號~~~」

 

耳邊忽然發出兩個不同的呻吟聲,看似,蚊蚊和Riona都一起動起來了。

 

「富二代哥哥~~你也努力點~~」琪琪說。「否則我要換歐盟四型的了...」

 

原來,這個遊戲中,我係和黑人二號和歐盟四型鬥硬鬥好玩...

 

「呀~~~好舒服~~蚊蚊小姐,要不要試下我這個?」Riona問道。

 

「等一下~~啊~~等一下~~~」蚊蚊肉緊地叫著,她好像玩黑人二號玩到不亦樂乎。

 

「Riona姐姐,讓我試試你的!」琪琪說。

 

「好!來!轉!」Riona說,之後,我感覺到琪琪自我的身體脫出,之後,換了一個Riona插進來。

 

「啊~~~這個更好玩!大力點~~」Riona在抵受著我的抽插,說。

 

「真的嗎?我又要!」蚊蚊說。

 

這一刻,我想,在這個時候,我這個血肉之驅,根本就同兩條膠無乜分別。

 

如是者,她們換來換去,我則被矇著眼睛一個打三個,不過單憑她們的叫聲,我也能夠分出邊個打邊個。

 

「大力點!啊~~大力點!」蚊蚊說。「未食飯嗎?大力點~~」

 

蚊蚊是一個很特別的女生,在她而言,就算你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她還是會將你 push to the limit。

 

「呀...蚊蚊...我忍不住了...」與其比佢折騰,我不如早點交貨走人。

 

「不!不要~~」蚊蚊緊張地說。

 

「對不起~~忍不了~~」其實話未說完,我已經準備好放鬆下身,讓我的千億精兵攻佔她的內部核心。

 

「等一下啊~~~今天不能射進去!」蚊蚊說畢,伸手將我正在野出來的弟弟拔出,並幫我盡情地打在床上。

 

「嘩...好多...」Riona說。

 

「真的要洗床單了...」蚊蚊說。

 

「Alan哥哥你不能這樣的!」琪琪說,「你老是給蚊蚊...」

 

「我也不想的...」我一邊將頭套摘下來,一邊說。眼前的琪琪,雙眼水汪汪的,讓人看得很痛心。

 

「對了,Alan哥哥,你這次來找我本來是想幹甚麼啦?」蚊蚊一邊回氣一邊問。

 

「呀!想找你爸爸Richard!那天出街撞到佢,話找佢飲茶,不過無佢電話號碼...」我說。

 

「我爸爸嗎?等一下彈個contact給你吧...」她說。「呀!對了...Riona姐姐...提起我爸爸,我醒起他那邊有一份兼職工作會很適合你!」蚊蚊一邊摸著Riona那雪白彈滑的身體說。

 

「呀!真的嗎?」Riona一邊用紙巾幫我清理弟弟上的液體,一邊問。

 

「哈哈,是的!」蚊蚊笑說。

 

怎麼我會有種不詳的預感?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08月16日

魚涌食記-照顧日本妹

Image-140-16-08-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16

 

出來了!太陽出來了!

 

那個早上,我甚麼都出來了...

 

話說,Summer有一個很簡單但又很難搞的要求,就係要我陪佢睇日出,還好我在石澳遇到蚊蚊的爸爸Richard,在他的豪爽商借下先可以有一個舒適的地方和Summer過了一個浪漫的晚上,再在劇烈的運動下迎來她第一個親眼看見的日出。

 

當然,有第一個日出,一定有第二個日出,在交還條匙比Richard之前,我也善用了這間房子一陣,不過那是後話,有機會一定再講比大家知。

 

我把鎖匙拿在手上,想還給Richard,但發現,原來我無Richard的直接聯絡,不說不知,當你借了人的屋企鎖匙,要還返比人,真係很巧妙功夫的。我心思熟慮過後,發現,第一,如果我交帶Richard的女伴小薇幫我交還的話(我有佢微信),即係話Richard個鐵竇即時揚左(雖然他說是用來放租),Richard未必喜歡我咁做,以女人的直覺而言,你無端端問小薇佢條佬的電話,佢一定打爛沙盤問到篤,到底找佢乜事,而如果我問蚊蚊拿Richard的聯絡呢?雖然Odd,但又好似行得通,就算唔直接問Richard的電話,只要找到佢那忠心耿耿的司機華叔,亦一切容易辦。

 

好,就咁決定,從蚊蚊那裡著手。

 

「那Alan哥哥你現在在哪裡?」我在Whatsapp上問蚊蚊現在在哪裡,而蚊蚊卻反問返問我道。

 

「我就快收工,現在在公司。」我答道。

 

「太好啦!我地在超市買緊菜,你快d收工過黎一齊玩煮飯仔啦!」蚊蚊說。

 

「煮飯仔...咁好玩?」我說,講真,真係未見過蚊蚊煮飯,可能我食埋先上去會好少少...

 

「係呀,Riona姐姐今晚教我地整日式炸豬扒咖哩飯!」蚊蚊說。

 

前日本愛情動作片女星教煮咖哩飯?正喎!

 

「咁你地買多兩塊豬扒,我即刻到。」其實我真係好鍾意食咖哩飯,尤其是日式咖喱,貪其既香且甜少少辣,配合炸雞或肥牛同一支冰凍可樂,就更加是天下美味。

 

美食和美色當前,工,還是不要那麼努力做的好!

 

「叮噹!」我按了按門鈴,無人應門。

 

「叮噹!」我再按了按門鈴,都係無人應門。

 

「Alan哥哥乜你咁快?」琪琪拿著一袋二袋超市食物微笑地看著我說。

 

「有咖哩飯食,梗係唔執輸。」我說。

 

可能對Riona來說,教蚊蚊和琪琪煮飯,咖哩飯是最易上手的一項,期待幾時可以食到去她們煮的懷石料理。

 

「Alan哥哥,我的第一次又要比你了!」蚊蚊在琪琪身後走出來,說。

 

「係,而我,亦都做埋你第一隻白老鼠添!」我笑說。

 

這個時候,Riona亦都拿著大包細包的從電梯中走出來,她一見到我,就既優雅又含蓄和地和我點了一點頭,這個初熟的日本妹,氣質果然唔同。

 

「煮個咖哩飯,使唔使買咁多野呀?」我問道。

 

「你要知道,我們這個地方是三個女生住的呀,買東西當然是買三個人份量了!」蚊蚊說。「快點幫我們開門吧,你沒有鎖匙嗎?」蚊蚊說。

 

話說,呢間屋的鎖匙,其實我真係有,自從蚊蚊和琪琪租了這個地方之後,就給了我這條後備鎖匙,我現在懷疑,蚊蚊和她爸爸都有一鋪比鎖匙人的癮...不過,蚊蚊家的鎖匙,我好少用,除了是因為我不常常過去之外,我亦喜歡按門鈴,喜歡有人在家中為你開門的感覺。

 

「Home sweet home!」我說。接著,就把一眾女生拿著的一袋二袋拿入屋中。

 

「請Alan哥哥在這裡等我們將食物烹調出來吧!」Riona一邊幫蚊蚊綁好圍裙,一邊說。

 

「要我幫忙嗎?」我問道。

 

「不用,今天這個廚房男生不能進入!」Riona笑說。老實講,都不知幾耐無聽過這一句說話了。還是得閒多點過來吃飯比較實際。

 

說時遲,那時快,飯和咖喱都煮得七七八八,遠處傳來炸物的香味。

 

「炸豬扒最好就是分開兩次炸,這樣才會炸得鬆脆...」Riona在悉心教導蚊蚊和琪琪怎樣炸豬扒。日本人對炸食物真的有一手,由控制油溫到炸的時間方面真的一絲不苟,煮食工具亦多。琪琪將炸好的豬扒排在碟子上,件件金香四射,令人食指大動。

 

飯桌間,蚊蚊幫大家倒啤酒和汽水,琪琪在忙著為食物拍照,Riona則幫她手夾起塊炸豬扒擺角度影相。

 

「嘩!真好味呢!咖哩香甜辣都剛剛好,完全是我之前在日本吃過最好的咖哩飯的味道!」我看著這三個女生說,逗得她們笑逐顏開。

 

「真的嗎?太好了!還是Riona姐姐教導有方,第一次整就成功了!」琪琪說。

 

「那你多吃一點!」蚊蚊說畢,將更多的咖哩汁倒到我的碟上。

 

「哈哈!蚊蚊小姐,咖哩汁的份量也要剛剛好,才能配合米飯的口感哦!」Riona笑說。

 

「對了,Riona,最近工作怎樣了?」是咁的,說過她來了香港後會照顧她的我,用自己的人脈,幫她找了一份進口日本高級擺設的進出口工作,文書職位,不用見人亦不用走來走去,老闆亦都是一個從來無睇過Riona演出的老太太,這對像Riona這樣的半名人而言,是一份無憂無慮的工作。

 

「還好吧,不過...只是有點悶...」Riona說。這也難怪,一位女明星走去做OL,跟之前幕前的工作實在相差得太遠了。

 

「能準時下班已經很不錯呀,Riona姐姐,而且又不用過海,公司還要在北角,方便到呢...」琪琪以羨慕的語氣說道。

 

「我說呢,我們的Riona姐姐可快要悶死了!」蚊蚊說。

 

「慢慢來吧,先適應一下香港的環境,工作這方面,隨時可以轉變。」我說,「最重要的,是在這裡生活得開心。」

 

「那Alan哥哥多點來陪我們,我們就高興了!」Riona率直地說。「很高興,能夠有這個機會在香港重新建立自己的生活圈子。」

 

可能Riona從日本愛情動作片女星的崗位上退下來後,一直想找的,就是像這樣無憂無慮,沒有被人以有色眼鏡來看待的生活,以她現在笑得寬容,和我認識她的時候相比起來,Riona真的找到自己喜歡的生活環境了。

 

「來,為了Riona的新生活,我們飲杯!」我舉起手上的汽水,說。

 

吃完飯,我坐在沙發上玩電話,同Summer傾計,三個女生則在廚房洗碗清潔。

 

「呼!終於都洗曬d碗了!」琪琪說。

 

「那麼,要過來一起看電視嗎?」我問道。

 

「不用了,我們去換件衫,你在這等等我們。」蚊蚊說。之後,三個女生互相對望笑了一下,各自各返入自己房。

 

真的,我自己坐在她們屋的客廳中,無聊了好一段時間。

 

就在我想,不如返屋企的時候,三個房的門同一時間打開,蚊蚊,琪琪,和Riona分別著住不同顏色但同一款式的貼新喱士內衣裙站了在門前。

 

Riona穿了淺紫色,琪琪穿了粉紅色,而蚊蚊,則穿了黑色。

 

「Alan哥哥...今晚要你揀的話,你揀入邊度門?」琪琪倚著門邊,兩眼充滿渴望的跟我說。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08月02日

魚涌食記-夏日愛我長

Image-139-02-08-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11

 

和Summer入到石澳影相,乾煎了一整日,總算大有收穫(多得那個要她剝泳衣影慢動作的客戶,整個旅程100分滿分的話,我比120分。)

 

「Alan哥哥...」Summer在我吃著牛腩麵的時候,向我說出她要我做那件「易過借火」的事。

 

「我想你...我想你陪我明天看日出!」Summer面紅紅地說。

 

「無啦啦做乜要睇日出?你未睇過嗎?」我碌大對眼望住她,說。

 

「其實...我真係未試過睇日出的...我成日都好夜先訓,好多時訓醒的時候個太陽已經在頭殼頂了...」Summer說,「而我聽說,在海邊看日出,特別美,所以...」

 

「但係,衣家都未入夜喎...如果睇日出的話,不如明天早一點再來?」我猶豫地說。

 

「咁會唔會趕唔切入黎呢度睇架?」Summer問。她其實也有道理的,夏天的日照時間長,太陽晨咁早就出來,朝早五點左右就已經光到屋企唔使開燈,加上入石澳的一段有如賽車的彎路,講真,我真係唔係幾想第二朝再入過黎...

 

「你又好有道理...」我說,「咁不如...」

 

「不如點?」Summer問道

 

「不如我地今晚就泊架車起呢度,明天一早睇完日出我就同你去飲早茶吧...」我對於像Summer這些美少女,真的不懂得Say no...

 

「好野!Alan哥哥,you are the best!」Summer一邊抖動著她的豐滿上圍,一邊在歡天起地的手舞足蹈,講真,佢件Bikini top咁細,我真係好驚有野會跌出來...

 

「你冷靜d先,我去買定d野今晚起車度露營,你唔好走開...」我說。接著,走到了附近一間比較大,貨品比較齊的士多,買定飲用水,啤酒,和零食。

 

「喂,你不是我個女的小男友?」當我比錢的時候,身後有人這樣對我說。

 

通常我在遇到如此情況的時候,都會好鎮定地看看來者到底是何方神聖,你知,和我有關係的女生甚多,但有時亦有人會點錯相,假如真係點錯相的話,真係幾危險的...

 

「呀...你係...」我看著那個跟我說話的人,說。「Richard?!」

 

那個人,是蚊蚊的爸爸,Richard!

 

「Hi Uncle你好,Auntie呢?」我講那個Auntie就係那個唔大得過蚊蚊幾多的小薇。

 

「得我咋,入來處理一下d物業,順便去沙灘睇下美女,點會帶自己條女呀?哈哈!」Richard說。「係呢,我個寶貝女,搬了出去住之後幾好嗎?」

 

「呀,幾好,放心Uncle,我會好好睇住蚊蚊。」我說。

 

「咁你又做乜無啦啦入黎石澳呀?唔使返工呀?」Richard問道。

 

「無呀,我同d同事入來拍片之嘛,咁鬼熱,辛苦死...」我說。

 

「咁呀?拍完未?拍完一齊食晚飯!」Richard豪氣地說。

 

「有排呀,仲有d晚景要起沙灘度拍,等緊d泳客清曬先繼續...」我越吹越大...

 

「哦...喂,與其係咁等,不如去我間渡假屋度等啦,起碼唔使曬。」接著,Richard在褲袋拿了一串鑰匙出來,抽了一條給我。

 

「我起呢度有間屋,剛收返返來再放租,你唔介意咪入去休息下啦,不過唔好介意,有水無電,未申請返。」Richard說。像他這種有錢人,上曬岸做收租佬不知幾開心。

 

「你下個禮拜先比返呢條後備匙我啦,唔急的。」

 

「喂好呀,謝謝Uncle,咁下個星期約你飲茶!」我說。

 

「飲乜茶丫,遲下帶你去個好好玩的地方!」Richard果然係一個好貪玩的人,完全不像人地老豆。

 

「係咁先,司機要收工,唔同你講咁多,間屋就在前面269號,自己找找吧!」說畢,Richard就一支箭咁跑了過去他的車旁,絕塵而去。

 

我拿著他那條鑰匙,感覺好似中左頭獎咁,贏左層樓!

 

「呀...Summer」我走回去Summer那裡,「我地不用在車入面等天光,我問朋友借左間屋...」我說。

 

Summer好像有點聽不明白我說甚麼...

 

「你話乜話?借左間屋?」她問道。

 

「係呀...真係借左間屋返來...」我其實也不是很清楚發生了甚麼事。

 

就係咁,我和Summer就去找那間位於269號的屋,我們行呀行的,越行越遠。

 

「嘩! 好靚呀!」我們到達目的地,未入去之前,已經被它那充滿時尚感的設計感染得叫了出來,想不到Richard的Taste咁有時尚感。

 

「不過屋主話間屋上一手個租客剛走左,未駁返電...」我說。

 

「已經好好啦,Alan哥哥!有間咁靚的屋,仲想點!這裡好像可以睇到日出的呢!」Summer說。

 

Richard的這間屋分兩層,地下是客廳和廚房,二樓是兩個睡房,主人房連露台,正正就是向東有海景,即是說能夠睡到自然醒,或者被每日的第一道晨光照醒,非常之正。

 

「你看,這裡有很多蠟燭,我們可以用嗎?」Summer問道。

 

「用吧,屋住係我好朋友,佢無計的。」講真,如果同得我計,就唔會無啦啦塞條鑰匙比我咁豪啦,你話係咪?

 

如是者,我們將蠟燭放在睡房和廁所點著,成間屋的氛圍即刻唔同曬。

 

長夜漫漫,我們的手機又就快無電,所以為了省電,我們將手機的鬧鐘校好之後就做一些不用電的東西,例如吃之前在餐廳外賣回來的薄餅,和開了支紅酒慢慢嘆。

 

我和Summer一邊吃,一邊談心,原來她的家庭不是那麼好,父母常常因小事鬧交,造成她細細個就已經搬了出來住,一個女仔賺錢養自己。

 

「好在我有一個好好的表姐,Jennifer佢就好似我家姐一樣,睇住我大...」

 

「睇黎你兩表姐妹真的係互相睇住大家大...」我望住Summer那快要溢出來的Bikini top說。

 

「你好衰架!你估我地想...」Summer將前臂疊上,想遮住她的上圍,不過,咁樣做,只會將她的心口谷得更加大...

 

「對唔住,飲大左兩杯講野係衰d,唔好介意。」我說。

 

「我...又點會介意呢...其實你比起我識得的女仔...仲要溫文爾雅多了...」Summer說。

 

「那叫做Gentleman風度,女仔無的...」我說。

 

「是嗎...」Summer也飲到醉醉地,攬了在我的懷內,隨著蠟燭的熄滅,我們也徐徐睡去了。

 

ZZZZZZZZZZZZZZZZ

ZZZZZZZZZZZZ

ZZZZZZZZZZ

ZZZZZ

ZZZ

ZZ

Z

 

突然之間,一聲好礙耳的鬧鐘聲劃破了寧靜的空間,那是我們的電話響鬧功能...

 

真係唔知點解d電話響鬧要搞到咁難聽...

 

我看看房間周圍,還是漆黑黑的,就轉身繼續睡去。

 

「呀!起身啦!睇日出啦!」Summer興奮地道。

 

「太陽都...未出來...比我訓多陣...先...」我唔慣晨咁早起身,所以要我天都未光就等個太陽出來,我真係做唔到...

 

「快點起來吧...你又話陪我看日出的...」Summer好似已經完全醒了過來,後生女真係唔同d

 

「呀...你先看...好嗎?」我還是很不想起來。

 

「快點起來吧...」Summer在我身上亂摸的,在騷擾我睡覺。

 

「呀...咪搞我好無...」我沒好氣的道。

 

「這...這支是甚麼來的?」Summer問道。

 

「這個...好多男人朝早成日都會有...你可以唔理佢...」我說。

 

「咁犀利的嗎?」Summer問道。

 

「個個男人不一樣...其他人我唔知...」我開始語無論次的說。

 

「你再唔起身...我對你唔客氣的啦...說好的陪我睇日出呢?」Summer看來有點惱了。

 

「點唔客氣法...」我還是睡得迷迷糊糊。

 

此時此刻,我下面一陣涼風吹過來,原來Summer將我的褲子脫下了。隨之而來的,是下面一陣騷騷麻麻的感覺,很是舒服。

 

「舒服嗎?」Summer問道。

 

「呀...好舒服...」而我接著的行為,連自己也不肯定為甚麼要這樣做,我一手抓著Summer的頭,壓在我的下體上,正正她的嘴吧就碰著我的弟弟...

 

「呀...你幹嗎?」Summer問道,看來,她對我這個行為有點愕然。

 

「阻住我訓覺丫拿...」我說。

 

「不要...」Summer有點爭扎,不過過了幾秒,她的嘴唇已經含了在我的龜頭上。

 

「好長...」Summer一邊用她的嘴唇在量度我弟弟,一邊說。

 

隨著她搞慶我,我亦毫不留情地禮尚往來,伸手去摸她的身體,好快地,我地就已經在漆黑之中互搞起來。

 

「呀...Alan哥哥...不要...」Summer說。

 

就趁Summer的口得閑說話的時候,我將她整個人拉起,打開露台的門,將Summer壓到露台邊。

 

「啊~~Alan哥哥~~你想怎樣?」Summer帶點害羞地問我。

 

「你覺得我想怎樣?」我問道。「你也想嗎?」

 

「我...想的...請你溫柔一點...」Summer說。

 

說時遲,那時快,我的弟弟已經攻了入Summer的妹妹內。

 

「啊~~啊~~~好硬...」Summer呻吟道。

 

「那長嗎?」我問道。

 

「啊~~~好長~~~好硬~~~好~~~好喜歡!」Summer一邊叫一邊說。

 

「呀~~~那你企...穩了」我一邊說,一邊抓著Summer的腰一邊奮力推進。

 

「啊~~~啊~~~啊~~~好舒服~~~」Summer完全被我下面的弟弟控制著,她的妹妹亦越來越濕,非常好插。

 

「看!日出!」Summer說,隨即,在我們面前的,是來自東邊的第一道陽光,在漆黑之中照耀出來,份外耀眼。

 

「啊~~~啊~~~終於~~~看到了~~~」Summer一邊被我從後抽插,一邊說。

 

「好...好美的日出...」我也說。因為有了光,所以我能夠看得清楚身邊的事物,包括Summer那充滿曲線的腰身和屁股,真係十分之正,給我和這個女人上多次床的話,我肯定不會關燈。

 

「真~~的~~好美~~~啊~~~」這個時候,我真係停不下來,所以唯有一邊和Summer抽插著,一邊欣賞這個日出。

 

「啊~~~大力點~~~」Summer說。既然係咁,我亦加快了速度,還好這棟房子附近沒有甚麼民居,而且這麼熱的天,大家應該都關曬窗在訓覺,否則可能會引來鄰居投訴。

 

「日出看完...到我要出了...」插到咁上下,我差不多到頂。

 

「啊~~~插耐d~~~給我~~~」Summer說。「插到~~~啊~~~最後一下~~~」

 

「呀~~~就快頂唔住啦~~」我說。但為了實踐對Summer插到最後一下的承諾,我已經將射精這回事放了在腦後,誓要插到弟弟軟掉下來為止。

 

「呀~~好爽~~~」Summer一邊享受著我的弟弟在她體內爆發一邊說。

 

「我...都好爽...」我稱讚著Summer說。

 

「這個露台...看來要幫你朋友清潔返乾淨吧...」Summer一邊享受著我緊抱她所傳來的體溫,一邊道。

 

這個嗎?對了...成地都係體液,當然要清潔返乾淨,而我之後還要找Richard還返條匙比佢,不過依家,我卻應該好好享受Summer被我抱在懷內,肉緊地和我打茄輪的美好時光。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