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魚涌食記-蚊蚊的玩具

Image-114-23-11-2017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865

 

想不到,我們的新租客Riona應琪琪的要求,教她如何去取悅男人,更想不到的是,Riona一教就教好似無乜用的打飛機。

 

飛機,係男人都識打,我仲成日認為通常男人都識得打過我地女人(那些在飛機場做的女生則例外),所以,我真係無乜點鑽研打飛機的技巧,不過,當我見到琪琪學識之後,自己玩自己(下面)都能夠玩出無窮樂趣,加上Riona說這樣你的男人就不去其他地方找陌生的女仔打飛機,我覺得,呢一個技能,真係要識。

 

「我可以加入學習嗎?」虛心學習一向都係我蚊蚊銘記在心的做人道理。

 

「當然可以啦,蚊蚊小姐,我們同一屋簷下,你不問,我也準備教你的了。」Riona一邊看著身旁用Riona教她的方法手淫淫到快要虛脫的琪琪說。我也看著琪琪,不禁吞了一下口水。

 

「蚊蚊小姐,你家有『那種』玩具嗎?」Riona問我說。

 

我想了一想,玩具?呀,明白了,不知道為甚麼,Riona好像看通了我似的,連我喜歡收藏埋一D古靈精怪的東西她都知道。

 

「我...我最近買了一些新的,現在拿出來吧...」我說。

 

「太好了,蚊蚊小姐,等一陣可能很忙碌,所以我們都先拿出來吧,免得一會兒手忙腳亂。」Riona說,從此看得出,Riona是一個做事很有條理的人。

 

我走到自己的房間,打開衣櫃,拿出我的百寶箱,並拿出來打開蓋子,給Riona看看裡面有甚麼。

 

「天呀!你家的玩具比我的還要多還要齊全!」Riona驚訝地道。

 

「Riona小姐你現在是取笑我嗎?哈哈!」我打趣說,,「其實並不只我一個人用的。」我望了一望琪琪,她則怕羞地別過臉去。

 

「蚊蚊小姐和琪琪小姐的關係到底是...」Riona好奇起上來了。

 

「我們沒甚麼特別關系的,大家都喜歡男人,不過兩夥寂寞的心,有時就靠這些來放鬆一下了。」我說。

 

「這個明白的,其實我家也有,不過我倒沒有蚊蚊小姐你這樣幸運,有個好朋友能跟你一起分享。」Riona說,之後再望一下琪琪,我看她是在檢查一下琪琪爽死了沒有。

 

「琪琪她快要爽死了,來,快點教我你是如何做到的!」我對Riona說。

 

說到身體力行,Riona應該算是能力做到十全十美了,從她靠近我開始,到撫摸我的手勢,我都能夠感覺到那份溫柔,這也可能是我一向所欠缺的...

 

「啊...」我被Riona摸得快要受不了,這時Riona靠向我,將她的嘴唇貼到上我的嘴巴上,Riona接吻的技巧,已經去到女神級的境界,看著她那精緻的臉蛋,和她吻下去就像在吻一個仙女一樣,我立時臉蛋也通紅起來了。

 

「然後,你以這樣的力度和技巧去刺激你的妹妹...」Riona開始用手去幫我服務了,那種輕輕柔柔似若還無,讓人有著輕微觸電的感覺,真的非常棒,是我咁大個女都未試過的。

 

我開始知道點解琪琪學識之後,她的手一刻也無離開過她的妹妹。

 

因為現在,我的手都是。

 

「啊~~啊~~~好舒服...」我忍不住呻吟起來了,我從來未試過自慰自到這麼爽皮,當然,除了人生第一次之外。每個人的第一次自慰,都是美好的。

 

「好了,這裡剛剛好有一套...」Riona說,手拿著一套假陽具連震蛋的套裝玩具,這是我新買回來的,將之綁在自己身上,抽插琪琪之餘自己也能享受到震蛋帶來的樂趣。

 

「蚊蚊小姐和琪琪小姐常常也會在家中做愛的嗎?」Riona直截了當的問道。

 

「沒有...好害羞...」琪琪望著這玩具說。

 

「那我們一起來玩玩吧,現在教你們的,是腰的動作,這對留住男人來說,很重要。」Riona說。「有時我們在拍愛情動作片的時候,為免男主角來的太快,我們會配合腰部的動作來讓他覺得不舒服,同樣地,反過來,要讓男主角爽到上天,只是將做法調轉來做罷了。好了,現在兩位應該已經濕到透了,我們可以開始了!」Riona說。

 

說時遲,那時快,Riona已經熟練地將假陽具套在自己的下體上,並將震蛋開著。

 

「Oh…很不錯呢!蚊蚊小姐你很會挑玩具。」Riona稱讚我道。「好了,現在琪琪小姐你騎上來吧,我教你女上男下的秘訣!」

 

「太好了!我喜歡的那個男生,他最喜歡女上男下的姿勢了!」琪琪高興地說。

 

「大部份男生都喜歡女上男下的,因為這樣可以很舒服地看著大家嘛,而且假如你的胸部有返咁上下大的話,男生的手會在你身上鑽個不停,這樣大家都會很爽的。」Riona說。

 

Riona所教的動作,除了擺動的角度和力度之外,還是要配合節奏和聲音的。

 

「很多女生...在自得其樂的時候...都不會好好的叫」Riona說,「其實叫聲,是愛做得好不好其中一項最重要的地方。」Riona讓琪琪在她身上一邊騎著一邊對我們說。

 

「呀...呀~~~啊~~~」琪琪明顯學到野,她的叫聲除了越來越大聲之外,更隨著自己下身的擺動而更有節奏。

 

「啊~~~對了~~~是這樣了~~~我也開始覺得~~~好爽...啊~~琪琪小姐...」Riona看來也High起來了。

 

「叫出來吧...啊~~~將你喜歡的人的名字叫出來吧,讓他知道你愛他!」Riona說。

 

「呀呀~~~Alan哥哥~~我愛你!」琪琪放膽地對著Riona叫起Alan哥哥的名字。

 

「對了!叫出來吧~~啊~~Alan哥哥!好舒服,Alan哥哥...」Riona也跟著琪琪叫起Alan哥哥的名字起來了。

 

「不過...Riona小姐...你是應該叫你自己喜歡的人的名字,而不是琪琪喜歡的人的名字吧?」我在旁邊覺得奇怪地問道。

 

「啊~~我那個喜歡的~~香港男生...啊~~他...也叫...Alan...」Riona一邊呻吟一邊告訴我。

 

呀...真的嗎?這就奇怪了...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7年11月16日

魚涌食記-Riona大戰鰂魚涌麻生希

Image-113-16-11-2017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860

 

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來我們的女租客,是一位日本動作愛情片的女演員,而我的好姊妹琪琪則必知好死的問了她一個問題:「如何用身體去取悅一個男人...」

 

結果呢?這位叫做Riona的女演員身體力行,琪琪的衣服都還未脫,她已經像吃了春藥一般動彈不得,呻吟起來了,任由Riona魚肉。Riona的理論是,衣服都還未脫,你就要讓你的男人欲仙欲死。

 

「琪琪小姐,現在就讓我看看你今天穿甚麼款式的內衣吧!」Riona溫柔地說。

 

Riona真是一個說話的高手,她這樣說,其實更讓女生覺得害羞,還帶著一點點羞恥的感覺,但就是因為這種感覺,女生會更興奮,

 

我怎麼知道?因為我這個旁觀者也看的很high。

 

「不要...」琪琪看來也感到一點羞恥了,否則怎會叫不要?

 

「我保證會溫柔的,來!」Riona說,「雖然,這句說話應該是你心愛的男人對你說。」她笑道。

 

「Riona小姐...」琪琪用渴望的眼神望著Riona說。接著,Riona以純熟的手法,將琪琪的衣服脫掉,並丟到我身旁,向我報以一個微笑。

 

這意味著,Riona要開波了。

 

「琪琪小姐...」Riona說,「接著我所做的每一件事,你在體驗完之後,請在我身上重複做一遍...」她一邊脫衣服一邊說。

 

「係...」琪琪乖乖地說。

 

現在,眼前兩個女生,都只穿著白色的內衣,煞是好看。Riona輕輕的將她的身軀往琪琪的身上擦,這可說是真正的「肌膚之親」。

 

「啊...Riona小姐很香呢...」琪琪忍不住道忍不住道。

 

「記著一點...就是...用你的體香對你的獵物進行挑逗...」Riona親了琪琪一口之後續說,「而散發香味最佳的辦法,就是用你的體溫...」說畢,Riona繼續輕輕的在琪琪身上磨,琪琪深深的呼吸著Riona那股香味,而Riona的體香,我在旁邊也隱約聞到。

 

「好香...」琪琪忍不住說。

 

「記著,要保持自己的那股體香,那麼你喜歡的男生每次靠近你的時候,一聞到你的味道,都會興奮起來。」Riona說。

 

這回真的長知識了。

 

「親我...」琪琪被Riona的體香迷惑得開始瘋狂了。

 

「唔唔~~~唔~~」Riona開始輕輕的將嘴吧貼在琪琪的嘴上,琪琪不自覺的將舌頭也申了出來,再一次和Riona打茄輪。

 

「現在到你了,琪琪小姐。」Riona道。接著,她抱著琪琪,輕輕的就將身體位置轉了一個180度,讓琪琪可以騎在Riona的身上將她的體香擦到Riona的身上。

 

「啊...是這樣嗎?」琪琪問道。

 

「對了...可以大力一點...著重皮膚上的磨擦...唔~~琪琪小姐的身體也香香的。」Riona看來也很享受琪琪的體香。

 

「親我的時候,舌頭要輕,但嘴脣要有力...」Riona一邊指導著琪琪的濕吻技巧,一邊脫去她的內褲。

 

「唔!啊~~~」琪琪呻吟道。「你在摸哪裡了?」

 

「琪琪小姐,現在已經很濕了吧?」Riona道。「你留意我的手勢和力度。」

 

「為...為甚麼?」琪琪問道。

 

「你現在先感受一下吧。」接著,Riona將她已經放了在琪琪妹妹上的手輕輕的郁動,而琪琪也開始發出柔軟的呻吟聲音。

 

「啊...好舒服...不要...停...不要停...」琪琪閉上眼睛說。

 

「好好的感受這力度...我不會停的。」Riona不斷的用其靈敏的指頭刺激著琪琪的下體。

 

「好了,現在,你嘗試用我剛才的力度去刺激你自己的妹妹...」Riona說。

 

「不...不過...」琪琪好像很不捨得Riona的手指似的。

 

「如果你能做到我剛才的觸感,你就合格了。」Riona說。

 

「為甚麼要這樣做?」我走近兩人好奇地問。

 

「這個力度,是幫男人打飛機用的。」Riona說。

 

「幫男人打飛機...很重要嗎?」我一邊看著在我們身旁手淫的琪琪一邊問道。

 

「在前戲來說,是重要的,這是對男人那話兒的尊重,這樣的話,因為心理的放鬆,他弟弟也會變得更硬更大。」Riona說。

 

好像又幾有道理。

 

「啊~~~是這...力度了~~~啊~~」身邊的琪琪已經旁若無人了。

 

「況且...」Riona正經地說,「我們女生每個月總有幾天不方便,要確保男人不會去別的地方找其他女生打飛機嗎?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打得比她們更好。」Riona振振有詞的說。

 

「好像又幾有道理喎...」我說,搞到我都想跟Riona學打飛機。「我可以加入學習嗎?」我說。

 

「當然可以啦,蚊蚊小姐,我們同一屋簷下,你不問,我也準備教你的了。」Riona一邊看著身旁手淫淫到快虛脫的琪琪說。

 

「太好了!」我高興地道。

 

「不過,蚊蚊小姐,你家有『那種』玩具嗎?」Riona問道。

 

我想了一想,玩具?

 

「當然有了,最近買了一些新的,你想要甚麼?」我問Riona道。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7年11月09日

魚涌食記-演員的修練

Image-112-09-11-2017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855

 

眼前這位來自日本的女租客,向我們說了一個令我和琪琪都很震撼的消息,她原來是一位愛情動作電影女演員。

 

但更震撼的說話,竟然是出自琪琪的口中。

 

「我想請教你一下...如何...用我的身體去取悅一個男人...」琪琪害羞地說。

 

琪琪這個女孩,她會覺得害羞的嗎?竟然會問一個這樣的問題!不過,我們的新租客,橋木小姐,倒也不是蓋的。

 

「這個你就問對人了,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和你上一個訓練課程。」橋本小姐說,她的經驗還被拍成一套紀錄片形式的電影。當然,觀眾方面以男生為主,我估。

 

想不到,這件事還有一套如此有系統的課程,可以拿去香港教人,到底係一個點樣的課程呢?我真的很好奇。

 

「另外,請叫我Riona。」橋木小姐說。

 

呢一個Moment,我覺得橋木小姐很有型,另我對她眼前一亮。「請叫我Riona」這四個字,彷彿就是她的變身咒語一樣,一說了出來,就由一個普通女仔,transform成為一個有超能力的...well,女仔。

 

每個女仔都有她喜歡的卡通人物,我喜歡的,是美少女戰士。

 

那是由我買下第一套某內衣品牌推出的美少女戰士內衣開始的事,自此之後,我便開始上網睇返曬咁多集美少女戰士的動畫,開始成為Fans,而我最喜歡的角色,是水野亞美,因為佢同我都一樣咁聰明!

 

「Riona小姐,那請你多多指教了!」琪琪說。

 

「你家有香蕉嗎?」Riona問道。一聽佢咁講,我就很期待Riona這個訓練課程。

 

「有呀,在雪櫃,要洗一洗先用,是吧?」琪琪問道。

 

「不用呀,用來吃的,不用洗,將皮剝掉就可以了。」Riona說。「因為這個訓練課程,需要很高強度的體能,所以先吃一條,免得身體虛脫。」Riona說。

 

我現在比之前更加期待到底Riona會教甚麼了。

 

「蚊蚊小姐如果有空的話,也歡迎一起參與哦!這樣的話我會輕鬆很多。」Riona對我說,聽畢,我臉紅起來了,她是邀請我一起加入嗎?

 

「那麻煩琪琪拿多一條香蕉過來。」結果,之後的幾分鐘,我地三個女仔在客廳很安靜地吃著香蕉。

 

一和琪琪一邊吃香蕉,一邊偷看Riona會怎樣對待那隻香蕉。只見Riona優雅地將香蕉的皮剝掉,又優雅地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下去,除了淑女儀態之外,甚麼也學不到。

 

看到我們這樣向她「偷師」,Riona開懷地笑起來了:「課程還未開始呢,哈哈,兩位妹妹請不要太緊張了!」真想不到,一個在電影中是如此放蕩的女孩,現實生活中是有禮貌和有教養得如此過份。不過,是的,哪有男人喜歡一個粗魯的女生?我知道,Alan哥哥她也是喜歡女孩子含蓄一點的,就好像琪琪這樣的女孩子。假如讓Alan哥哥遇到Riona,相信他也會...

 

我不敢想下去了...

 

「千萬不要在日常生活中在你喜歡的男孩子面前吃香蕉。」Riona忽然說。「因為這樣會被男生胡亂想的。」

 

「為甚麼呀?讓他FF一下不是很好嗎?」琪琪好奇地問道。

 

只見Riona將手上的香蕉優雅地吃完後,拿紙巾刷一刷嘴吧,走到琪琪身旁說:「那是放蕩沒教養的女生所做的事,一個好的女生,越給男生驚喜,越刺激!」

 

接著,Riona冷不防將頭伸到琪琪面前,將自己的嘴巴送到琪琪的雙脣上,和她接吻了起來。

 

只見Riona一開始蠻溫柔的在試探著琪琪的反應,之後她應該是開始將舌頭伸到琪琪的口中了,她們很快地兩條舌頭就交纏了起來,一些口水還沾到琪琪的嘴脣上,這個濕吻,看來真的很濕。

 

至於琪琪呢,她的眼神由一開始的嚇驚,慢慢變成享受,之前一刻還在看著我,現在雙眼已經變得散漫,很Enjoy的樣子。

 

我吞了一吞口水,到底Riona的濕吻是甚麼感覺的呢?我真的很想知道。

 

說時遲,那時快,Riona的嘴巴已經在琪琪的頸項上親吻,而雙手就已經伸到琪琪的背後,輕輕的在撫摸著她。

 

「濕...濕了...」琪琪輕輕的告訴我說。這意味著,Riona的調情技巧,高超得非一般人能忍受得住。

 

「秘訣是...」Riona趁嘴巴有空檔時說,「要溫柔得像絲掃過身體一樣。」

 

到底,是我們一直以來都不夠溫柔嗎?Riona口中所說,像絲掃過身體一樣的感覺,是怎樣的?我忽然間好想試一下!

 

「Riona姐姐,我...我忍不住了...現在就來吧,在這裡!」琪琪的聲音充滿著渴望,接著,她們雙雙走到沙發上,以此作為戰場。還好,我們之前在上面蓋了一張大毛氈,否則真的不知誰要去抹沙發了。

 

琪琪急不及待的,想脫去外衣,不過就被Riona阻止。

 

「不要...不要少看衣服材料和皮膚磨刷的感覺。」

 

說畢,Riona就將手伸到琪琪的衣服內,對她時而溫柔輕輕的,時而快速而有節奏的對她上下其手,她的手還沒碰到琪琪的下面,琪琪就已經開始輕輕的呻吟起來了。

 

「啊...啊~~~啊~~~好舒服...」琪琪說,接著雙手放鬆攤了出來,任由Riona魚肉。

 

「就是這樣,衣服都還未脫,你就要讓你的男人欲仙欲死。」Riona對我說。

 

我吞了一吞口水,這個Riona真的是高手中的高手,我有點擔心琪琪能否撐的過來。

 

「琪琪小姐,現在就讓我看看你今天穿甚麼款式的內衣吧!」Riona一貫溫柔的說。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7年10月26日

魚涌食記-我的新房客

Image-111-26-10-2017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850

 

在我眼前正在講電話的這個女生,很面善,我很像在哪裡見過她。

 

「你覺唔覺得佢有D面善?」我問身旁的琪琪道。

 

琪琪又一如以往的,給了我一個天真瀾漫的笑容,鬆了一鬆肩。我這個好姊妹,真的是一杯清水,我估我係男人的話,我會恨不得一口氣咁飲左佢落肚。

 

「不好意思,要你久等了。」對面這女孩終於講完電話了,我想她一定是和日本的家人報平安吧。

 

「沒問題的,在香港你不用這麼客氣,這樣會讓我們很不習慣的。」琪琪用她那本桶水的日文對她說。其實,我的日文也好不了她多少。

 

「哈哈,好吧!能夠找到兩位這麼漂亮的房東,而且又識說日語,這真是我的好運呢!」她說。

 

其實是這樣的,因為工作關係,我和琪琪在接受空姐培訓時忽發奇想,要鍛鍊好自己的語言能力,以便在飛機上遇到些甚麼問題都可以解決,而我們覺得,搞好自己的日文,很是重要,因為很多日本人的英語真的爛得很,而台灣人雖然他們普遍的英文也真的是雞同鴨講,但起碼大家識講普通話,所以,修練日文,很正常。

 

通常如果你想練好一口流俐的外語,最直接的,是去找個說那種語言的男朋友,不過,我和琪琪現在都不想交男朋友,還好,我們還有一個另類選擇,就是將家中多出來的房間租出去了。

 

所以,我和琪琪之前就很努力的將我們合租的房子所多出來的一個房間粉飾得漂漂亮亮,在日本的短期租屋平台上曬出來,務求有些日本旅客會租,只是想不到,這麼快就有回覆了。

 

雖然,我們是因為語言交流的原因才將房間租出去,價錢定得很便宜,我們挑選房客的門檻卻很高,首先,她一定要是女生。我們才不和男生一起住呢!當然,Alan哥哥除外!

 

「所以...橋木小姐,你準備在這裡住多久?我們是很彈性的。」我問這女生說。

 

「我想...如果這樣的話,我先租三個月行嗎?」橋木小姐道。

 

「哈哈,當然沒問題,我還以為你是來旅行,其實你租一兩個星期也可以的。」我說。

 

「是這樣的,我來香港是想試一下這裡的生活,而且,這裡有一個對我很重要的男人...」說到這裡,橋木小姐害羞起來了,臉紅紅的她,很是可愛。

 

「無論如何我也要跟他在一起!」橋木小姐這時忽然雙眼眼神堅定的對我們說。

 

「橋木小姐真是一個很厲害的女生呢!不知哪個男人如此好運!」琪琪羨慕地說。

 

「他...是一個很溫柔的男人...」橋木小姐又害羞起來了。

 

「呵呵!你看你,一說起他就這樣,他很帥的嗎?」我問道。

 

「是的,而且身體很壯健...」橋木小姐越說越面紅,「而且他也住在附近...」

 

「那你就可以很方便的去見你的情郎呢!」我說。「但為甚麼你不搬去他的家?」

 

「我覺得不要硬來吧,他或許未準備好,不過他說過,我來香港的話,他會照顧我,所以我剛給他打了個電話,告訴他我過來了。」橋木小姐說。

 

「那好吧,你是一個如此熱血的人,我這裡便宜一點租給你吧!本來我們在網上說要收你 平均$200一天的,不過你一次過租三個月,而且又未在香港找到工作,就收你$150一天吧!三個月就 $13,500,在香港,這算是一個很便宜的價格了!」我說。

 

「蚊蚊小姐,實在太感激你了!」橋木小姐說。「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在香港可以找到怎樣的工作...」

 

「為甚麼?」我問道。「你之前做甚麼的工作,那就在香港找怎樣的工作不就成了?」

 

「我以前做的工作...香港應該是沒有的...」橋木小姐道。

 

「那是甚麼工作?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竟然會沒有?」我問道。

 

只見橋木小姐害羞的垂下頭來,她的反應,實在讓我覺得很奇怪。

 

「哦!你販賣軍火!」琪琪忽然叫道,嚇到我和橋木小姐了。「要不你就販賣人口!你是恐怖份子!Oh no!你是恐怖份子嗎?」

 

琪琪有時候就是會這樣發神經,她這樣真的很好笑,我很努力才忍得住不當面laugh9her。

 

「不是呢!琪琪小姐,我其實...」橋木小姐有點急了,我和琪琪都在等她說她以前的工作到底是甚麼。

 

「我其實以前是個愛情動作電影女演員!」橋木小姐說。

 

這時,房間寂靜一片,因為我們沒想過,眼前這樣的一個美人兒,會是一個愛情動作片的女演員。

 

「呀...難怪你這麼面善...」我說,「我好像在之前男朋友的電腦中一起看過...」

 

「對不起!我是沒有意思隱瞞你的!」橋木小姐說。

 

當然,她都說出來了,她真的沒有對我們隱瞞甚麼。

 

「其實我已經引退了好一段時間了,不過...我其實在這個行業是蠻有知名度的,所以...」橋本小姐說。

 

所以她要在香港找工作的話,其實也不容易,你估香港的男人會唔識佢?尤其她那面孔如此標緻如此特別。

 

「橋木小姐,你放心好了,我們不會用有色眼鏡看你的,其實我也不是一個怎樣棒的女孩,我想我們會做到好朋友的!」琪琪說,她真是一個心胸廣闊的女孩,well, whatever,反正我的目的是練好日語。

 

「不過跟你約法三張哦!因為我和琪琪都喜歡不穿衣服在家四處走,你不準帶其他男人進來的哦!你要是帶了男生入來的話,我可是會趕你走的!不過,先說明,我們把後備匙交了給我們的好朋友以備不時之需,他可是一個男生來的。」

 

「好的,沒問題,蚊蚊小姐,我不會帶他過來的,你放心好了。」橋木小姐說。

 

「那我們三個勾勾手指尾,就咁決定吧!」我說,接著,我們把雙手都伸出來,三個人圍在一起勾手指尾。

 

「蚊蚊,我們就這麼兒戲便完成租房的手續了?」琪琪問道。

 

「當然不,陣間還要橋木小姐簽返份臨時租約,如果你一次過付清三個月租,按金可免了。」我從來都是一個大方的人,呵呵!

 

接著我們簽好了組約,而橋木小姐亦拿出一大把銀紙出來。

 

「對了,橋木小姐...」琪琪在我忙著數銀紙的時候問道,「你是一個如此專業的演員,我想...我想請教一下你,如何...」

 

「如何甚麼?」橋本小姐問道。

 

「如何...用我的身體去取悅一個男人...」琪琪害羞地說。

 

琪琪一這麼講,我和橋木小姐立時望了向她。

 

死,我數錢數到甚麼數目了?

 

她想取閱的是Alan哥哥嗎?

 

「琪琪小姐,這個你就問對人了。」橋木小姐說。「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和你上一個訓練課程,這是集合我和其他演員朋友這麼多年的經驗,亦曾經被拍成一套紀錄片形式的電影。」

 

「呀!那太好了!謝謝你,橋木小姐!」琪琪開心地道。

 

「沒事,舉手之勞,能幫到你就好。」橋木小姐說。

 

「另外,請叫我Riona。」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7年10月18日

魚涌食記-老漢的疑惑

Image-110-19-10-2017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846

 

得小薇針灸之助.勉強地和她來完第三發之後,我的袋底感覺赤赤痛,真的不得不承認,自己老了。

 

「Alan哥哥,不如我們之後得閒約一約,等我幫你做做針灸,通一通經絡吧,你的身體看來不是太好呢...」

 

這個時候我在想,到底「醉娃」之意是否不在酒呢?真係咁好死同我通一通經絡?

 

世界是沒有免費的午餐的...

 

當我正在想著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聽到有車駛進來的聲音。

 

到底是誰回來了?!

 

我很緊張,是不是Richard?係就死了,我點解釋我起呢度呢?唔通我話我來幫蚊蚊拿東西?拿甚麼好呢?胸圍?底褲?護照?呀,護照好,通常D人都係唔記得拿護照就去旅行的,一於咁話!

 

就在這時,小薇著返條底褲同拿住條毛巾圍住自己上身就走出去應門。

 

喂你係咪想攬炒呀?咁樣行出去,係人都知你無著衫啦!

 

呢一個Moment,我標曬冷汗了,因為案情非常複雜,我搞完Richard個女,又搞埋Richard條女,今次真係水洗都唔清,我都係快D著返衫爬窗走人好了。

 

當我終於都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的時候,小薇走回來了,她身上仍舊係穿著那半濕的緊身背心和一條內褲。

 

「乜你咁驚呀,Alan哥哥,哈哈!」小薇邊笑邊說,「係華叔咋。」

 

即係Richard一家的司機。

 

話都未說完咁濟,華叔就已經在小薇的身後出現。

 

「華叔」我禮貌地對華叔說。

 

「Alan哥佢來幫蚊蚊拿少少野。」小薇在我未開口之前已經搶著幫我說。

 

「呀...係呀?」華叔說,接著,他的眼光落在蚊蚊張床上,上面除了亂之外,還有幾個未開的Condom和小薇之前同我玩莞式的小用具...

 

「咁...等陣要我車你返屋企嗎?」華叔問道。

 

華叔是一個很專業的司機,我點知?因為做老闆司機要很能守秘密,在車內見到的,聽到的...唔...我甚麼都聽不到,看不見!大家明未?

 

「呀,唔使啦,我陣間飛的返去就OK,不用麻煩你了。」我說。

 

「你有空就留低坐多一陣啦,Alan哥。」小薇說,「華叔來針一陣就走了。原來我今晚約了他,忘了,所以叫他來做後面個Part,Hee hee!」

 

咁前面個Part係乜呢?我估,畫公仔不用畫出腸吧...

 

原來華叔都係趁Richard不在家的時候...

 

「咁我留低一陣唔阻你地丫嘛?」我問道。

 

「唔阻,呢度你當自己屋企就得啦。」華叔道。

 

其實我已經當左呢度係自己屋企好耐...

 

這個時候,小薇很快很熟煉地將蚊蚊的睡床整理好,在上面舖上新的床單,讓華叔躺上去接受針灸了。

 

「你睇,Alan哥哥,華叔都周不時來比我針,你得閒都約一約我吧。」小薇一邊針一邊對我笑說。

 

「好...好的」其實,點解我唔去屋企附近針呢?我想,我屋企附近,北角個邊,大把中醫針灸啦,三七天灸都有得做添呀...

 

看著小薇落針,都係落在剛剛跟我扎針的那幾個穴位,看來華叔都係要補一補個味野。

 

「好啦,頭先搞到成身都污糟曬,我去沖個涼先。」小薇針完華叔之後,就走了去沖涼換衫。

 

房間內,只剩下我和華叔。

 

「小薇的針灸真係幾好的,不過...唉,不得不承認,人老了。」華叔開始跟我說話。

 

「唔係呀,睇黎你都幾龍精虎猛。你都好後生姐...」我說。

 

「都五十幾六十歲了,做多幾年都退休了。」華叔說。睇樣,我仲以為佢五十頭左右,佢真係Keep得幾好。

 

「幫Richard打工應該還好吧,我見佢份人都幾nice。」我說。

 

「呢個老闆,算係咁啦,乜野都算過度過,不過出手不差,係d真真正正大老闆先會寒酸,佢,未算係大老闆。」華叔說。

 

「真的嗎?華叔你做過其他大老闆?例如邊d?講黎聽下?」我開始八卦了。

 

之後華叔說了一兩個我真係識的有錢人名字,均來頭不少,雖非城中首富,卻富可敵國,例如瓦努阿圖。

 

「唉...不過時不與我啦,依家好多野都論唔到我做了。」華叔說。

 

「此話何解?」我問道。

 

「我以前假假地都係個經理,不過,個行業越來越萎縮,加上年紀越大,工作就越難找了。」華叔說。

 

「華叔你以前做邊行?」我問道。

 

「做印刷業,我以前負責管印刷廠的。」華叔說。

 

「哦,咁又係,呢一個年代,個個用手機平板,無需要印刷,起碼報紙雜誌那些都執了好幾家先。」我說。

 

「其實唔止,當乜都電腦化之後,我呢一d無大學學位,英文唔好但係又做管理級的人,係好多老闆眼中係個負資產,因為有了電腦,個人經驗開始變得無用,老闆寧願用你份人工請兩個電腦好的大學生。」華叔說。

 

「咁你都算事業上轉型呀。不過應該是迫不得以吧?」我說。

 

「我以為做老闆的司機會好好做啦,點知原來呢一個行業亦都萎縮緊,有D少用車的老闆,索性叫Uber就算了,一來養少架車,二來又唔使養人。」華叔說。

 

「老闆都叫Uber?」我驚訝道。

 

「係呀,呢幾年香港的營商環境都唔好,好多老闆其實都起國內做生意,用車都係佢地d屋企人用。真係勢估唔到,手機科技連開個車做個司機都影響到...」華叔概嘆地道。

 

「好在,華叔你話做多幾年司機就退休,否則幾年之後人工智能成熟,無人駕駛汽車出埋黎,你真係連司機都無得做...」我說。

 

「人類始終都會被電腦科技淘汰,好在我生於黃金年代...」華叔說。

 

華叔講得無錯,做到退休之齡先開始被科技淘汰,總好過我呢d,人生行到一半,被時勢迫著轉型,老實講,我呢一代,真心唔知點算好。

 

老老實實地想,香港的經濟建基於金融地產兩方面,做銀行的話,如果一人一部手機開個APP就可以處理到存款理財過數投資買賣借錢按揭,銀行內部好多職位就變得可有可無;你想做地產經紀嗎?現在買賣平台的發展,令到中間人的角色變得越來越含糊,買賣不用中間人亦不用付佣金(這是很多平台的宣傳賣點),再加埋那些甚麼360睇樓科技,你的電話將來就係地產經紀,工作上係你的競爭對手,想起來,都咪話唔灰。

 

呢一個moment,我覺得華叔係幸福的,起碼佢做多幾年就可以印印腳退休,我呢,仲有廿幾三十年要捱,要同科技發展帶來的急速淘汰搏鬥...

 

「咁華叔,你都幾識養生,得閒都做下針灸。」我不得不轉一轉話題。

 

「哈哈,大家男人,唔使講啦,小薇其實份人很有愛的。」華叔說。

 

我知,佢除左好有愛之外,仲好識做(愛)添!

 

「咁你寶刀未老,你老婆就開心啦。」我笑說。

 

「其實...呢方面我真係唔知點講好...」華叔說,「小薇幫我針得返起,但係...我對住自己老婆就扯唔起。」

 

「呀?!點解?」我問道。

 

「我老婆今年都52歲了...你估個個50歲的女人都好似劉嘉玲同關芝琳咁keep到呀?」華叔苦笑說。

 

係喎,唔講真係唔醒起,50歲的女人,應該叫阿婆架啦喎...

 

「所以...」華叔欲言又止。

 

「所有男人都係迷戀後生女的肉體,呢個明的。」我說,並和華叔來了個hi-5。

 

有時候,男人的對話,很多都在心中。

 

不知不覺,同華叔講下講下,咁又過左半個鐘。小薇沖完涼換好衫之後,出來就幫華叔拔了針,我也覺得時間差不多,要走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開始思考我的人生,思考我的工作,思考我的感情,因為,我們都有變老的一天。

 

我行出Richard的大屋,一個人在路上行,心想到底,閉起雙眼我最掛念誰?

 

就在這個時候,我褲袋裡的電話開始震動,并響起了鈴聲...

 

是誰?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