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12日

魚涌食記-你知道我在J你嗎

Image-128-12-04-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40

 

因為有一張二人同行的瑜伽Coupon,平日會選打藍球和踢波為終生娛樂的我(注意,是娛樂不是運動,即多看少做),來到這個男多女少的瑜伽課室。

 

就在快要上課的時候,一個女生的身影急急地跑了進來,而當我們在互啤的時候,她認得出我來。

 

這個Gillian,是我中學時期的一位「女神」。在此打個引號,不是說她不是一個靚女,而係,在我的中學時期,還未有「女神」這個稱號,頂多叫校花,女神?我們那個年代只有一個,就是星矢成鬼日叫佢頂L住的雅典娜。

 

不過,當年我們玩合唱團的時候所認識的隔離女校學生之中,Gillian已經算非常出眾,說的除了是她的樣貌之外,還有她的身材,我們在練歌的時候,成班麻甩仔常常在私底下研究在冷衫之下的她,Cup數有多少,當年,我們個個都估佢最少有33C。

 

「表哥...她是?!」回過神來,我身旁的Catherine好奇地問,眼下的這位姐姐,到底時誰。

 

Catherine有個很有趣的習慣,就是當在街上和我遇到其他女生的時候,會叫我做表哥,原因?表哥同表妹去街,好平常姐,表妹在表哥家中著到好少布咁出現,你估我想的嗎?表妹偶爾和表哥親暱一點,無乜問題喎...

 

大家明無?而點解唔叫我做堂哥,可能叫表哥的話,血緣關係會無咁近親卦...

 

總之,我地都幾Comfortable with這個角色上的設定(當然,平時無人的時候,她會直接叫我做阿哥,which我覺得好變態)

 

「呀,這是Gillian,我們應該是在中學唱合唱團的時候認識的吧?」我說。

 

「哈哈,正是!」Gillian說,說畢,她隨即脫下身上的外套,我和Catherine當下立即呆了眼,穿上了一身Lulumango瑜伽服的她,一雙圓渾而成熟的胸脯被剪裁有致的Bra top托住,在脫下外套的那一舜間活生生的彈了出來,看得人入神。

 

「好靚...」Catherine忍不住說道。

 

「甚麼?」Gillian問道。

 

「呀...無...我話你套衫好靚...」Catherine定一定神,說。

 

看到此情此景,我真係想笑了出來,因為好明顯我見到Catherine睇到流曬口水。

 

當然,我都係。

 

「哈哈,這套嗎?是Lulumango的,好輕,好舒服。」Gillian說。後來我先知道,Lulumango這個品牌,係好多白領女生喜歡買的瑜伽服,他們有一些款式,著了之後,同著了內衣無乜分別(此乃個人意見,但並不代表本人立場),所以很受女生歡迎。當然,點解會係咁,你只要根據返女生唔覺意露Bra帶會覺得自己走光,但又會在IG上係咁曬自己著比堅尼曬太陽的照片這個理論來分析,我畫公仔唔使畫出腸啦呱?

 

總之,在Gillian在我身旁開始上堂的那個moment開始,我就不時在偷看她的小木瓜奶,黃蜂腰,及蜜桃臀。雖然堂上有很多其他身材很好的女生(包括Catherine),但難得的是,Gillian這個輕熟女(比起Catherine來說),仍然Keep得這麼好。

 

「表哥...專心上堂...」Catherine無時無刻的在我身邊輕輕的提我道。

 

「得啦...」我對她笑笑口的說,這也算是我們打情罵俏的方法之一。

 

瑜伽這項運動講究呼吸吐納,所以每當Gillian閉起雙眼在作呼氣吸氣的時候,我也在偷看她在呼吸時不禁抖動著的一雙乳房,大波妹加緊身衫,煞是好看。

 

由於是用Coupon來上這一課的關係,我們這課瑜伽並不是初學者的級數,在課堂最後,導師要我們一起做一個難度算高的倒立動作。Catherine不算新手,也不算老手,所以她要走到牆邊借力才能完成這個動作,而我呢?我當然是就咁坐在地上,欣賞Gillian做這個動作時的美態。

 

Gillian先將身子像V字般對摺起來,用前臂平放在地上,將頭部位置鎖定好,繼而用她的下身將身子往前推,這個時候,她那蜜桃美臀在我眼前,我多麼的想走過去問她要不要一點助力,而當她輕輕一叫,將整個下身都往上提起來的一煞那,我見到,她胸前的一雙小木瓜就隨著地心吸力,往下一跌,加上她那一身性感的貼身裝束,本來就包不住一雙小木瓜的Bra top,將她的北半球給露了出來,這,是個人認為物理學上最漂亮的時刻。

 

我這個時候,明白吐吶對瑜伽的意義,因為我倒抽了一口涼氣。

 

「犀利...」我差點就情不自禁地拍起手來...

 

「喂,Alan,陣間沖完涼換完衫,在休息室等我,15分鐘左右,加返你Facebook。」Gillian對我說。

 

我們的電話,都鎖了在更衣室的locker。

 

「當然好,咁多年無見,唔係唔加埋IG呀?」我笑說。

 

出了成身汗,洗澡的時候,我不斷在想回以前和Gillian玩合唱團時的一些情景。

 

想當年,Gillian不是每個女生都能carry的名字,而Gillian,則合資格有餘。眼大大的她加上一個瓜子臉,長的有點像黎姿,加上Gillian天生一對能放電的眼睛,想當年,迷得我地一班麻甩仔個個暈曬浪,而又因為唱合唱團的聲部的關係,我們唱Tenor的男生聲部成日要和Soprano的女高音聲部合作,所以Gillian和我及幾個同學,當年算係幾玩得埋,可惜,當年我在同一間女校已經有一個貴為排球隊新星的風頭躉女友,這件事亦在她們學校通曬天,否則,當年我真係會溝Gillian。

 

「哥哥,你要等條女的話,我返屋企先,約左人屠龍。」Catherine這天不知怎的,很快就沖完涼換完衫急急步的走了出來,看來,芒享的魔力在她身上仍然未退絲毫。

 

「要你等,唔好意思,我份人比較姿整...」我在休息室等了大約20分鐘,Gillian才出來。

 

「無緊要,我都係剛剛出來之嘛,我都要執返個樣修一修條眉先可以出來見人...」我說。

 

「乜話?」Gillian首先是不解,後來則笑了,「你咁多年講野都係咁無厘頭!」

 

無厘頭,是我們當年的生活態度之一,是由軟硬和史蒂芬周這班我們的偶像明星所一手炒熱的。

 

「乜呀?我依家已經好成熟啦!」我笑說,就係之前的那一句說話,令我們咁多年的友情一下子返曬黎。

 

「快D加返FB先講啦~~咁...你結左婚未?」Gillian一邊add我,一邊問道,「之後有見返Priscilla嗎?」

 

Priscilla是當年我在她們中學溝的女生,即那個排球部的新星。

 

「無啦,我都未上到大學就同佢分左手啦,當然,之後在街上面撞過一兩次,佢都做左媽咪了。」(注:不是夜場那些媽咪,大家唔好心邪)

 

「咁你呢?」Gillian問道。

 

「我結左婚就唔會跟我表妹來玩瑜伽啦!女朋友倒是on and off咁啦,你知,我天性不羈,哈哈!」我說。

 

「哈,無你修。」當我add了她的時候,見到她的感情狀況是已婚,老公是一個我完全唔識的人。

 

「呀...咁...你呢,有小朋友未?」我問道。我們這個年齡,有個一兩歲大的小朋友,好正常。

 

「無呀...可能同小朋友無乜緣份啦,曾經有過...算啦,唔好提啦,所以依家老公先可以咁得閒在屋企屠龍,我就先可以咁得閒出來做瑜伽,哈哈!」Gillian笑說,她還是像以前一樣,充滿了正能量。

 

「你都係呢度member?」Gillian問我道。

 

「未係住,不過我唔排除好快,因為將Coupon係要用電話號碼開通拿Code先用到,應該好快有人打電話比我。」我說。

 

「咁希望可以再見到你啦,keep in touch!我要去買飯比個衰佬食,再唔返去佢會餓死,煮個麵都懶...」Gillian說。

 

「咪咁快,加埋你IG先好走!」我說。

 

就係咁,Gillian就成為我IG上面follow的其中一個女生。

 

說實在的,Gillian是一個玩IG比較多的女生,她基本每日都會Po相上IG,亦同好多已婚港女一樣,唔會在她的相片中見到佢老公。

 

接著的一個禮拜,我差不多每一日都在掃IG,原因是,Gillian實在太識得影自拍。除了那些在瑜伽中心內穿上像極內衣的運動Bra top自拍照之外,平時她的OL look也很煞食,上圍豐滿的她把白恤衫塞得滿滿的,心口的布被拉扯得帶著一點緊張,因為Gillian的樣子有點像黎姿,我現在終於明白「白恤衫,因你變耀眼」這句黎姿首本名曲的歌詞的意思。而將頭髮紮起再加上一副黑框眼鏡的她,明顯地中曬我內心對OL的那份渴求。

 

在掃著掃著她的IG相,我弟弟不禁也走出來要一起享受那份喜悅和興奮。

 

她是一個我中學時代就已經很想擁有的女生,更是一個穿著衣服都已經能令到我下面硬曬的女生,這一刻,我的手不其然在已經硬了的弟弟上掃過,那種快感,非筆墨所能形容。

 

就正當我在集中精神欣賞她的美態時,不知是應景還是甚麼,樓上收音機傳來了一首懷舊老歌的聲音...

 

莫名我就喜歡你 深深地愛上你

 

沒有理由 沒有原因

 

莫名我就喜歡你深深地愛上你

 

從見到你的那一天起

 

你知道我在等你嗎?

 

你如果真的在乎我

 

又怎會讓無盡的夜陪我度過

 

你知道我在等你嗎?

 

你如果真的在乎我

 

又怎會讓握花的手在風中顫抖...

 

 

Gillian...這一刻,你知道我在J你嗎?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04月05日

魚涌食記-Catherine的周末日常

Image-127-06-04-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35

 

我不經意的在Catherine面前秀了一下之前Rachel幫我剃光光的身體後,Catherine一直已來只是掛住打機的心態,終於都回復過來了。

 

「哥哥...麻煩你出一出來...」我正在房間換衫,Catherine就已經在房門前敲門要我出來了。

 

「等等,著埋條褲先,唔好急!」我說。

 

其實這個反應,我是預計到的,而我也想,這樣應該會為她帶來一點點的刺激。

 

我慢慢的將褲子穿上,之後將房門打開,這時,只見Catherine一臉憤怒的站了在門口看著我。

 

見到如斯勢頭,我頓時將之前的得戚收下,也一臉認真的反問Catherine,道:「請問...乜事呢?」

 

「你說...我的好哥哥...你做了些甚麼出來...」她說。

 

「我...我去了修剪一下...」點講好呢...「自己的毛髮...」我說。

 

「有必要這樣做嗎?」Catherine帶點老羞成怒的情緒問道。

 

「怎麼...不...不可以嗎?」我問道。

 

「你在做這件事之前,有沒有和我商量過?」Catherine問道。

 

這一刻,我好似返工做錯野比人省鑊甘的咁,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Catherine氣得,徑自走回出客廳。

 

無啦啦被生了一面屁,我還未能定過神來,整理好衣服後,也慢慢的跟了出客廳。

 

「你...怎麼了?」我問Catherine道,「怎麼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不是好像...是直頭生氣!」Catherine說,「你想過我的感受嗎?」

 

當她問我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有點不知道應該如何去回答,所以,我低下頭來,看著地下。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上一話中我原本以為是一支Hori格鬥手制的那個黑色的東東,原來是一座小型的震動器,我原本以為係搖杆的那個位置...原來係另一種類,Catherine特別喜歡的「Joy stick」。

 

看來,Catherine一個人在家打機時,悶得滯,會用上這個東東...

 

「你這個...」我指著這機械道。

 

「是淘寶貨來的!」Catherine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說來也是,香港地,如此巨型的東東,真係唔知起邊度有得賣。不過,這個插電的...不怕會爆炸嗎?

 

「那它一直也放了在我家嗎?」我好奇地問道。

 

「是和芒享差不多時間一齊運來的」她說。「我會收埋在一個你找唔到的地方!」

 

咁我就明白了,有人為了玩這隻game會訂定好多杯麵解決三餐,Catherine則訂了一個自慰機器解決生理所需,可算用心良苦。

 

「咁我剛才未回家,你又組隊屠緊龍的時候,有用到這個嗎?」我指著這部機器說道。

 

「不要叉開話題!」Catherine紅著臉說(咁我就好肯定佢有了),「你趁我掛住打機,做了些甚麼事情出來?」

 

「就...去整理一下身上的毛髮罷了...」我說。

 

「咁我有讓你剃埋下面嗎?」Catherine問道。

 

「你都無唔比...」我細細聲的說。

 

而且,何時我做甚麼都要她批准了?

 

「這關乎到我的感受呀!」Catherine緊張的說。「你剃之前會Send個message來問我一下嗎?」

 

「那...唔剃都剃了,你要試試是甚麼感覺嗎?」我問她道。

 

「來...給你的好妹妹感受一下...是怎樣的感覺...」說時遲,那時快,Catherine就將我的褲子拉下,用手去盡情感受著我下面光脫脫的皮膚。

 

沒摸了多久,我就將Catherine的褲子脫下,將她按在沙發上,準備和她那個那個了。

 

「哥哥...」Catherine用她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我說,「你也好久沒有好好地和我愛愛了...」

 

聽到這句說話,不知怎的,一陣心酸的感覺就湧了上來。到底,是我冷落了Catherine嗎?還是,我和她的熱情已經不再了?

 

「對不起...我...」我想向她道歉。

 

「有少少吉肉...」Catherine打斷我的話,還在我的下面不停的嘗試磨著。

 

我和Catherine,一直也是肉體關係高於情感的關係,得,收到。

 

「好像我兩日無剃鬚的感覺是嗎?」我問道。

 

「是的...不過...還好,很有新鮮感...麻煩大力點...」Catherine說。

 

不知大家有沒有這個經驗,就是跟在一起很久的女生做愛,和跟初相識的女生做愛,整個過程是一件很不一樣的事情。之前跟Rachel在她的Studio中,搞到我慶烚烚,無論激情還是激烈的情度,跟現在我和Catherine,有很大的分別,我們除了在各自的肉體上獲得滿足之外,還更會閒話家常。

 

「啊~~~對了...」我一路抽插Catherine的時候,她一邊說。

 

「後天放...放假...陪我去...做瑜伽...可以嗎?」Catherine說。

 

幹嗎無端端講埋咁既野?想分散我注意力嗎?

 

「我做facial那裡...送了張二人同行的...體驗...coupon...」

 

「打機打得多,想...想去運動一下身體嗎?」我問道。

 

「啊~~對~~啊~~」Catherine一邊叫一邊說道。

 

「我們現在這樣...運動...不是很...好嗎?」我大大力的插她,一邊問。

 

「不...夠...」Catherine說。

 

就是這樣,這個最近日日都對住部PS4的大懶蟲,周末就約了我去做瑜伽了。

 

之後我就射了。

 

星期六的早上,我擁著Catherine睡到自然醒。這個小女生,只要不沉迷打機的話,還是個很可愛的小鳥依人。

 

早上我煮了個雞翼米粉和熱咖啡給大家做早餐,Catherine亦教好時間,聞到咖啡香就走出來了。

 

「要刷了牙才吃早餐嗎?」我問Catherine道。

 

「不要!當然是吃完早餐才刷牙的!你有沒有常識?」Catherine笑說。

 

我們有時就是會因為這些生活上的小事而互相取笑。

 

「今天去做瑜伽你準備好了嗎?」Catherine問我說。

 

「我應該是陪你去做吧,我都未做過的,除了運動衫之外,還要準備甚麼?」我說。

 

「算了,那裡應該甚麼都有,不過你要洗臉的話,還是帶定支洗面膏,和帶樽水飲吧。」她說。

 

講真,做瑜伽還真的不是我那杯茶,我除了在一些兄弟結婚當日去踢門接新娘的時候被那些冷血姊妹(雖然,食過幾個)要我們學做那些動作之外,還真是門外漢一名,所以,我換好衫,步入去課室的時候,有點戰戰兢兢的感覺。

 

正當Catherine在熟練地在瑜珈蓆上面拉筋準備上課的時候,我則四處望,因為整個課室之中,只有我和另我一個男生,班入面其餘的,都是女生。

 

瑜伽導師準時的入到課室,當她在環顧著四周的同學時,一個女生的身影急急地跑了進來。

 

這裡的瑜伽課是這樣的,當老師準備好開始授課的時候,遲到者就不准再進來,所以,這位剛剛好趕到的同學,坐在我旁邊的瑜伽蓆空位時,是氣來氣喘的。

 

我看著狼狽的她,她也向我望了一眼。

 

「Alan?」她對我說。

 

「你係...Gillian?」我好似認得出她來了。

 

Gillian是我中學時期唱合唱團的時候所認識的隔離女校學生,她比我小一屆,想當年,我們兩間學校時常聯合組隊一起參加男女合唱的比賽,目的,當然不是為了要贏。

 

「表哥...她是?!」我身旁的Catherine好奇地問道。

 

醒目!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03月23日

魚涌食記-Catherine的日常

Image-126-23-3-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27

 

正所謂「無毛一身輕」,在Rachel那裡作了一次深層的脫毛後,我整個人都感覺到,行步路都不一樣!

 

當然,係好唔慣,行得好樣衰個隻...

 

在回家的路上,我不禁想起Rachel在我臨走前跟我說的那一句話:「如果你的Sex partner試過之後覺得想脫下面,歡迎介紹過來。」

 

作為一個腦筋健全的男人,到底介紹自己的Sex Partner比自己的美女理髮師認識,是不是一件好事呢?

 

我決定都係慢慢先算。無理由幫Rachel緊張埋佢自己的生意丫...

 

我乘坐港鐵回家的時候,心中正在躊躇著,將下面剃曬,會為我的生活帶來甚麼影響?

 

要話比Catherine知嗎?

 

要給她一個驚喜嗎?

 

我們好像已經有一段日子沒有過這樣的驚喜了...

 

不過我又好似有少少怕醜咁...

 

都係唔好了...

 

說時遲,那時快,我已經站了在家的門口。

 

門外傳來屋裡面打機的聲音,Catherine在入面屠緊龍(否則,這段日子,還有甚麼好玩?)

 

我從褲子中拿出我那一抽...鑰匙,將門打開,正想說一句:「Baby I’m home!」的時候,我卻無言了。

 

這個時候的Catherine,正一邊敷著面膜,一邊戴著Headset拿著手制打緊機,地下還放了一支Hori廠的格鬥Joystick(到底係幾時買的呢?),她身旁還有一個食了一半的杯麵。

 

此情此景,我真係乜野mood都無曬。

 

唔知大家會否和我一樣,女生敷緊mask的時候,無論佢係著住三點式的周秀娜都好,會忽然間冷感起來。

 

因為見唔到個樣...我估。

 

所以,我本來已經準備解開褲鈕,但現在則一本正經的走進屋內,和Catherine打了個照面,看了她一眼。這個時候,Catherine正在headset中說話,見到我,和我笑了一笑。

 

而已。

 

很明顯,她在和網上一起打機的同伴們正在閒話家常。看遊戲中的畫面,她和團隊們已經玩的很熟練,看她打到呆呆的樣子,都不知道她花了多少時間在這遊戲上面了(我見到那隻新買回來的三國原封不動的放了在DVD架上,好明顯無動過)。

 

既然係咁,我決定沖返個靚涼,反正之前在Rachel那裡沒得沖涼,但又出了成身汗,在現在的天氣下,很是不爽。

 

就這樣,我就脫下衣服跳進了浴室,來一個熱水涼。

 

熱水灑在我的身上,很是舒服,但當我洗下面的時候,當摸下去毛都無一條的時候,感覺滑滑的,很是不習慣,看來黎緊幾日都會唔係好習慣...

 

這一刻,我陷入了沉思的空間之中,想念起Rachel,和她一起的時光,實在是非常美妙,為甚麼她常常叫我唔好心邪,但係又會做埋曬一D避面不了心邪的事情?

 

這個女孩子,真的很有趣。我一邊在塗沖涼液一邊清洗弟弟,一邊在懷念著和Rachel一起的時候,不能避免地,又硬了起來,也因為這樣,弟弟亦比較好洗,這個時候,到底是在清潔還是在打J,我不怎麼分得清楚了。總之就是爽。

 

當然,我不是十八廿二,不會隨便浪費精力,洗乾淨就算(你比我以前?哈哈)

 

沖完涼後,踏出了淋浴間,我望一望平時掛衫的那個地方,弊傢伙!唔記得拿衣服替換!

 

咁其實,男人老狗,天氣又唔凍,梗係自己解決,所以我就圍了條毛巾,準備回房間換衣服。

 

由洗手間出來到房間,一定路經客廳,而我走過Catherine的身邊時,還在敷面膜和全神貫注地打機的她,看見我只圍著毛巾走出來,向我吹了一聲口哨。

 

「沒甚麼,兄弟,打得漂亮!」她在耳機中補了一句說。

 

看到此情此景,我頑皮起上來了,慢慢地一步一步像行Catwalk般走到她的面前,慢慢的將圍在腰間的毛巾拿開,露出我那新剃好的下面,這個時候,我看到,Catherine看到眼睛也突了起來。

 

看見她這樣的反應,我給了她一個勝利者的微笑,繼而將毛巾圍返好,又再男模上身似的,行返入房。

 

正當我在房間一邊換返衫一邊在想,這時Catherine的表情應該是何等驚訝的時候,門外傳來兩聲敲門的聲音。

 

「Who is there?」我問道。

 

「哥哥...麻煩你出一出來...」Catherine正經的在門外說道。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03月15日

魚涌食記-點對點紋身

Image-125-15-3-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21

 

想不到,剛把我下面的毛毛剃得一乾二淨的Rachel,會為了我性伴侶所感獸的騎行體驗,親身跳到我身上去「騎」一次。

 

她慢慢的坐在我弟弟前面,用自己的妹妹在我那一片光滑的「新天地」上輕輕的摩擦著。

 

「不要心邪...這個體驗,我必須知道。」Rachel一邊認真地說,一邊在我的身上慢慢的磨擦著。

 

「那...體驗好嗎?」我問Rachel道。

 

「有點吉...不過...」Rachel欲言又止的說道...

 

「不過...啊~~~我喜歡...」跟接著的,是她那輕輕的呻吟聲。

 

Rachel又在我的下身上磨刷了幾下。而這幾下,比之前的幾下,來得更加順滑。

 

「你下面...」我強忍著那讓人痕癢難當的觸覺,說...

 

「濕...濕了...」Rachel用她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我道。

 

我想告訴她,這個時候,我也濕了,不過,不是身體上的濕,而是發自正常男人內心的鹹濕。

 

不知為甚麼,這個時候,身體的本能告訴我們,身體上的每一吋衣服,都好像是多餘的,是以,我將手慢慢的從她的腰開始,伸手進去她的衣服內慢慢摸索Rachel的身體。

 

「不要心邪,Rachel...」我說,「這是整個騎行體驗的一部份。」我說。

 

我一邊摸,就一邊從她的腰,摸到她的心口上面。

 

「不要...」Rachel說,這個時候,她竟然和我說不要?

 

「心邪...」她繼續說,接著,也將手伸到我的衣服內,順勢的將我的上衣脫掉,並用她纖纖的玉手在把玩著我的乳頭。

 

這感覺,我就好像觸電一樣,由我的心口傳到我下面,令到我的弟弟不由自主地扯硬了,這種複雜的神經系統的感覺,永遠讓天下所有男人為之投降,實在是太爽了。

 

「啊~~~」Rachel輕輕的呻吟了一聲,這應該是因為我的弟弟不經意頂了她一下的原固。她接著反手的輕輕捉著她身後的弟弟,套弄了幾下,這個時候,那扯到極限所帶來的酸麻感覺,又從我弟弟的根部傳回到我的大腦中,讓我不由自主的倒抽一口氣。

 

「呀...」我忍不住輕輕的叫道。

 

接著,Rachel在我的下面又磨了幾下,我忍不住伸手過去,感受一下她下面的濕潤。

 

「啊...不要...」當我的手指「不小心」地碰到Rachel的妹妹時,她輕輕的呻吟著道。

 

「你...你好壞...」Rachel別個頭去羞羞的說道。

 

「但你喜歡...」我一邊摸著她那濕到流水的妹妹一邊說。

 

「讓我...真正的感覺一下吧...」Rachel說,接著,輕輕的站了起來,下身誇過我的弟弟坐後了一點,她的妹妹正好就頂著我的蛋蛋。

 

「嘩...好大...」Rachel看著我的弟弟說,接著捉著我的弟弟,將她妹妹上的分泌液塗在我的弟弟上,讓我的弟弟頓時濕了起來,滿滿的沾著Rachel的淫水。

 

「不要心邪...Alan哥哥...」說時遲,那時快,Rachel輕輕的站了起來,捉著我的弟弟,將她的龜頭對準自己的淫穴,說:「讓我體驗一下...」她順勢將身體坐下來,「一...下...啊...」

 

我的弟弟,就這樣順勢的滑進了Rachel的妹妹入面。

 

「光...光脫脫...的感覺...怎樣?」Rachel強忍著身體的快感問我道。

 

Rachel每一下都頂到最入,最後,在最盡的位置不斷前後的擺動下身,讓她的妹妹和我的下面有更多的接觸。

 

「呀...嘩...很...很滑...」我差點說不出話來,還要我去comment感覺是怎樣嗎?

 

「很窄...」我忍不住說,「呀...你很窄...」

 

「討厭...啊...啊啊~~~」Rachel這時候和我一樣,被下面傳來的快感蒙蔽著,開始說不出話來。

 

我這個時候,毫不客氣的,將她的上衣脫掉,而她,則慢慢的將胸圍解開,上面的兩團肉,充滿動感地彈了出來,我順勢伸開雙手,輕輕的把她們承托著,Rachel的波形,讓我一手掌握之餘亦有少少滲漏出來,美到令人窒息。

 

「不要心邪,我幫你...呀...扶著...而已...」我一邊忍受著Rachel下面的壓迫力對我弟弟造成的刺激說,接著,我一邊玩弄她的乳頭,一邊在腰部運勁,每下都入深入肺的抽插著她。

 

「啊~~~啊~~~啊~~~」Rachel享受著我每一下的抽插,享受的叫著。到我插到她覺得有點累時,她則轉守為攻,雙手撐著我的心口,在下面不斷運勁,反客為主。

 

「啊~~~啊~~~Alan哥哥~~」Rachel叫道。

 

「乜...乜事?」對了,乜事呢?

 

「轉...一轉...」她說。

 

甚麼?我下面唔識轉架喎...佢係咪...

 

不用係咪了,這個時候,Rachel自動的站了起來,扶了我起身之後,將身體靠在按摩床上,將她的屁股撬起,明眼人當然知道,她說的轉一轉,是指體位。

 

是以,我立即識做,那著我的弟弟,按住她妹妹的洞口,準備插入去,這時,我見到,Rachel的低腰位,有一個心形的紋身,心形的尖端,剛剛就是她妹妹的方向,剛剛好,可以用來對準位置...

 

「你這個紋身,好靚...」我忍不住道。

 

「多...多謝...啊~~~」Rachel回應說,而我則在她說話的時候,一野隊了入去。

 

接著,我毫不猶豫的扶著按摩床,一下一下的狂轟我面前的Rachel。

 

「啊~~~大...大力點...」Rachel要求道,而我,則默默地將力道加大。

 

「夠了...好大...啊~~~」Rachel自hi地道,接著,她探過透來輕輕地咬著我的前臂,讓我感受到她有多肉緊。

 

「啊~~啊~~啊~~」隨著Rachel的叫床聲越來越響,我想射的感覺亦越來越濃。

 

「呀...我...快要...」我預先告訴Rachel說。

 

「忍多陣...我要...來了...」Rachel說,既然係咁,我亦唯有死忍,但是節奏就減慢了一點。

 

「啊~~~」Rachel默默的享受著她那高潮的快感,而我,則在苦忍到最後一秒,隨後連忙拔出,還差一點,就在她體內發炮。

 

「呀!」我也忍不住了,手拿住弟弟,對準了Rachel那個紋身,一野射了出來。

 

不知道是不是忍無可忍的關係,這一炮的力度特別大,我看著我的千億子孫在Rachel的紋身上強行硬著陸,並流下一條長長的痕跡。

 

這一炮,真真正正是爽到出汁。

 

快樂過後,Rachel首先轉過身來,拿出旁邊的紙巾盒,細心的幫我清理弟弟上面的體液,她還更體貼地在我的龜頭上輕輕的施壓,將每一滴都完全弄乾淨,令我打了一個很爽的冷震。如此服務,真係Salon先有。

 

當然,我之後亦識做地幫Rachel抹掉她腰後的體液,不過,這時已經流到她的屁眼上,我亦做好難為情的幫她清理乾淨。

 

「謝謝你...你好體貼...」Rachel對我說。

 

「要的,Rachel。」我說。

 

「呀...」這時,Rachel滿臉通紅的望著我,我則識做地,將臉靠近,在她的嘴巴上輕輕的親了一口。

 

「不要心邪...」我說,「這是整個騎乘體驗的最後一步驟,我每次也會這樣做的。」

 

就這樣,我們各自的穿上衣服。

 

「4個部位的脫毛,盛惠800蚊,已經收平你了...」Rachel整理好衣服後告訴我。

 

咁...即係話後面個Part佢無計我...咪住先,係喎,佢係髮型師,脫毛師,賣的是手藝,不是肉體,我差點搞錯。

 

我隨即拿了銀包出來,現兜兜八舊雙手奉上。

 

「你是我們這裡第一個男賓客,送你一粒朱古力!」說畢,Rachel拿了一盒金莎出來,隨手拆開,餵了我吃一粒。

 

「你看毛髮的生長情況如何,應該過唔夠一排就要過來等我幫你再處理一下。」她說。

 

咁係咪即係叫我多D返來呀?

 

「另外留意,我們這裡除了你之外,其實只做女賓的,如果你有甚麼客戶想介紹過來,都係女賓only。」Rachel說。

 

「明白,即係介紹女仔friend比你啦,識做!」我說。

 

「對,如果你的Sex partner試過之後覺得想脫下面,歡迎介紹過來。」Rachel說。

 

我這個時候,第一個想到的,是Catherine好可能有需要過來處理一下...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
2018年03月08日

魚涌食記-騎行體驗

Image-124-08-03-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15

 

本來想到髮型屋找Rachel執執個頭,順便去探一探佢,點知被我發現原來這個很懂賺錢的女生原來一直也有在她工作的髮型屋附近和其他幾個女仔合租一間Studio,各有各時段使用,用盡自己放假的時間改賺外快。

 

因為剪剪下髮,Rachel話我有好多細毛,我地講講下就講到脫毛呢個問題上...

 

「如果你想脫的話,我呢度有床有工具,可以幫到你的。」Rachel看來真係不放過任何一個賺錢的機會。不過,脫哪個部位的毛好呢?

 

「就全身吧!」我無啦啦說。

 

「甚麼?!」Rachel面紅紅的望著我說。

 

「就全身吧!」我重申。

 

其實,我一向都對我身上的毛髮有著一種不一樣的想法。很多男生都對自己的體毛不以為意,但我卻被一些女伴說我的體毛比一般男仕多,而Catherine亦很喜歡在家我們在看電視的時候伏在我的大腿上,冷不防拔下我一條腳毛,痛得我呱呱大叫,她就歡天喜地。

 

「那...那要很久的...而且...你第一次嗎?」Rachel看來被我拋到了。

 

「你時間夠嗎?」我問道。

 

「等我看看時間…」Rachel拿出她的電話看日程。

 

「呀…我之後那個客戶…她剛 send message給我說要取消Appointment…那… 我們的時間應該夠…」Rachel面紅起上來了。

 

真是連個天都幫我了。

 

「那麼… 是想做全身的脫毛嗎? 包括腋下部位?」Rachel問道。

「這個… 應該不用, 老實講, 我覺得男人腋下無毛,和下巴唔生鬚一樣咁古怪...」我說。

 

「是的,感覺好Gay。」Rachel笑說。

 

「我可不是gay的,咁點算?」我問道,「有無方法令我睇落乾淨企理又唔gay?」

 

「那我用女生的角度和髮型師的專業來幫你看吧。」Rachel說。

 

「好的,那應該...怎樣做?」我問道。

 

「首先...脫衣服...」Rachel尷尬地說。

 

就這樣,剛被剪完頭髮的我,就將衣服脫下,只穿著內褲,躺了在Studio的按摩床上。

 

「來,睇過...」Rachel將旁邊的光管亮著,開始仔細地幫我查看身上的毛髮。

 

「你的體毛其實都算幾濃密...」Rachel仔細的檢查著我的身體,「係一些位置的細毛我建議幫你除掉,尤其是背部的那些,咁樣就會整潔好多,否則你全身都脫毛的話,太過光滑,很容易被人以為你沉迷玩健身,或者係gay...」她的語氣很專業的說。

 

「有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我說,當然,我不想一脫下衣服之後被女生笑,你知Catherine,真係乜都做得出。

 

「我們這裡用的是熱蠟脫毛,一般比凍蠟脫毛痛一點點,但效果亦相對地好。」Rachel說。

 

「痛一點點...即係有幾痛?」我問道。

 

「我都唔知點答你好,你試試就知道了,我這裡全身當計你脫4個部位啦,計埋折比你,$800埋單。你平時去美容院要過千蚊落樓架...」

 

去到呢個位,唔通幾百蚊都要講價還價嗎?況且,表現大方,係男人的加分之本,我當然欣然地接受了她的報價。

 

我平躺在按摩床上,Rachel將手機和藍牙喇叭接上,放出讓人舒服到想訓覺的音樂後,慢慢地走過來,輕輕的把手放上來,並幫我的肩頸作按摩。

 

「先放鬆一下吧,不用緊張。」這就是自己開Studio自己做熟客的好處了。

 

「呀...好正...看來以後按摩不用去北角的正場了...」我忍不住說。

 

「咁你下次來咪Book我按摩加剪髮lor,兩個鐘,乜到搞得店。」

 

「你咁講乜意思?」我問道。

 

「哈哈!你唔好心邪,我話剪髮加按摩咋,不道德的,我們這裡不做的!」Rachel說。

 

呢一刻,我都唔知幾想佢問我加唔加錢...

 

就這樣,我的身體開始放鬆,和熟悉Rachel的手指在我身體上的按壓。

「有些熱,你忍一下。」Rachel按按下突然說。

 

「甚麼?!」我話都還未說完,一股火熨的感覺就自我的背部肌肉上傳過來。

 

「之後有少少痛,忍住,我數一...二...三...」Rachel說,我在她數到三的時候,咬緊牙關。

 

「四...五...」Rachel繼續數。

 

「你係咪玩野」話未說完,背部就傳來一下痛楚的感覺,毛髮瞬間被連根拔起了。

 

「呀!」我大叫道。

 

「哈哈,係咪好刺激,好好玩呢?」Rachel問

 

「你...你個死人頭...」我忍著痛說。

 

「痛痛下你就慣架啦,如果唔慣的話...」她欲言又止,「有排你捱!」

 

呢一個Moment,我開始後悔告訴她我要脫全身的毛。

 

如是者,我身上的毛髮一條一條的被Rachel拔去,由背部,頸後,胸前,大腿等地方,均無一倖免,還好Rachel真的很細心地幫我分析到底哪裡要脫,哪裡不要,這讓我覺得很安心。

 

「好了,Alan哥哥...」Rachel說,「現在到最後一個部位了。」

 

她指著我身上的內褲,面紅紅的說。

 

「呀...這裡嗎...應該不好意思吧...」我這時亦開始面紅起來了,畢竟,是敏感的地方呀!

 

「那麼,你平常有整理那裡的毛髮嗎?」Rachel問道。

 

「這個呢...自出娘胎之後,都完全沒有理過,除了沖涼會搽洗頭水當洗頭之外...」

 

唔知各位讀者有無呢個習慣呢?話曬都幾茂盛下架嘛...

 

「咁都好,你有清洗乾淨。」Rachel鬆一口氣的說。「來,讓我看看!底褲子脫下!」

 

接著,Rachel讓我把內褲脫下,並遞來一塊毛巾蓋著我的重要部位,將之慢慢揭開。

 

「嘩!乜咁茂盛...你知道,其實香港有超過六成的土地都係綠色的生滿植物的嗎?」Rachel見到如此奇觀,看來是亂說話了。

 

「咁...」我一時間對答不了。

 

「要脫!」她說。

 

「但係,好痛架喎...」我回想返之前的痛,如何能夠apply落去我敏感的下面?

 

「咁呀...不如...」Rachel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如第一次幫你剃,等你熟習一下啦!」Rachel無可耐何的說。

 

「剃...OK嗎?」我問道。

 

「返正都會生返出來的,你要是那裡受不了痛的話,先試試剃吧,到你覺得成日要剃好麻煩了,就會索性一脫為快的了,哈哈!」Rachel發出奸詐的笑聲。

 

「好吧...那你來吧...」我心中有點兒覺得被騙了的感覺...

 

說畢,Rachel便手執一支噴霧,一支剃毛膏和一次性的剃刀走到我弟弟面前。

 

「唔好心邪...」Rachel說,「如果我碰到你的話...」

 

「當然唔會,做野姐,做野姐...」我說。

 

接著,Rachel便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揭開蓋在我下面的小毛巾,說:

 

「職業關係,幫你洗一下先...」接著,她便噴了一些香香的東西在我下面的毛上,開始幫我清洗,估計那是用來無水洗頭的噴霧。

 

「咁樣陣間會容易D...」她說。

 

老實講,下面被Rachel這樣的搞,我下面已經有著一種想硬的感覺,不過記返起Rachel之前講那一句「唔好心邪」,我覺得我應該努力地集中去想一些其他的事情,例如公司有甚麼Project要做,之後要去見甚麼客,etc…

 

不過,Rachel咁樣幫我下面郁來郁去,我都係男人黎架...身體的反應最直接,我真的無可避免地半硬起來了,下面的那條毛巾,蠢蠢欲動...

 

「呀...忍耐一下...好快洗完...」Rachel說。

 

這個moment,就好似過了一輩子一樣,不知幾咁尷尬。

 

「好了,洗好,現在幫你剃...」Rachel說。

 

呀...尷尬的時刻終於過去了...

 

不過當Rachel將涼涼的剃毛膏塗在我下面之後,我感覺到,她隔著小毛巾,用手捉著我的小弟弟!

 

「呀...」我不禁叫了起來。

 

「不要心邪,我按著他,才能好好的幫你剃...」Rachel說。

 

好吧,既然係咁...我無說話好講,不過弟弟他要發大,卻不是我能夠左右到的事情。

 

說時遲,那時快,當Rachel剃了無幾耐之後,我的弟弟已經不是她能一手掌握的狀態,現在,就好像一把關了的直傘一樣,小毛巾僅僅能蓋著他,而Rachel卻仍然沒有放手之意,一邊握著我的弟弟,一便剃我下面的毛髮。

 

「不如我地講下其他野等你分心一下...」Rachel主動對我說。

 

這個時候,我唯有點頭。

 

「你有無...玩過那些共享單車?」Rachel失驚無神的問我道。

 

「無呀,我住港島區,好少去其他地方,共享單車這玩意,不在我的生活圈之中。」

 

「我都係呀,不過之前都有同朋友去大埔玩的時候騎過,其實幾方便。」Rachel說。

 

「咁好唔好玩?」我問道。

 

「肯定無自己單車咁好騎啦,而且聽我的朋友講,最近條街多左壞車。」Rachel說。

 

「係呀,我睇一D文章,佢地話其實有一些共享單車的質量不是太好,搞到推出市面之後一段日子就要維修。」我說

 

「係呀,我朋友話,市面上有不同的共享單車的話,騎乘體驗便變得十分重要。不過,甚麼是騎乘體驗?」Rachel問。

 

「其實分好多種的,首先講,你在街上面容唔容易找到單車,都你比錢開鎖的時候整個過程暢唔暢快,到整架單車的剛性,有無分波段,上斜加速容唔容易,每一個微細的detail都能夠影響到整體的騎乘體驗,好多時候用戶就會因為我在電話上解鎖要按多幾次電話,或者要開多一個額外的app,而轉用另一家同類型的service provider。」我說。

 

「即係話,之前Facebook messenger分開了app來用,搞到好多人圍插,都入用戶體驗呢條數?」Rachel問。

 

「Exactly,裝多個app,理論上霸佔了你電話的內存位置,如果部電話慢些少的話,更加搞到你好唔方便,這就是為甚麼咁多企業都強調用戶體驗的原因了。」我說。

 

「哦...咁...騎行體驗對單車來說,都真係幾咁重要喎...」Rachel若有所思的說。

 

「係架,做得唔好,會搞到好大件事。」

 

「咁...Alan哥哥...你有女朋友嗎?」Rachel忽然的問道。

 

「下?我無呀。」我梗係話無,而事實上我亦都真係無。

 

「咁性伴侶呢?」她問。

 

「咁就有,都很固定的。」我一向坦白。

 

「如果係咁的話...Alan哥哥,你不要心邪...」Rachel說

 

接下來,她的舉動,令我呆了,她徐徐地將褲子和內褲脫下,下面光脫脫的對著我,而我說她光脫脫,實在不為過,因為她把下面的毛毛全都脫光了!

 

「我幫你剃好了,如過係剃的話,觸摸落去的感覺係咁樣的...」她將我的手放在我下面去感受剛剃好的皮膚。

 

「而如果用痛一點的方法的話,感覺則是這樣...不要心邪...」她把我的手放到她的下面。

 

兩種感覺真的截然不同!而Rachel,我忍不住多摸她幾下,反正無端端有如此良機嘛...

 

「好了,夠了...接下來,我們討論一下你的騎行體驗好嗎?因為我都想知...」Rachel面紅紅的說。

 

當我還未來得及反應的時候,說時遲,那時快,Rachel輕輕一躍,就跳到我的身上,並慢慢的坐在我弟弟前面,用她的妹妹在我剛把毛剃掉的地方輕輕的摩擦著。

 

「不要心邪...這個體驗,我必須知道。」她認真地說,接著在我上面輕輕和慢慢的繼續磨擦。

 

「那...體驗好嗎?」我問Rachel道。

 

「呀...有點吉...老實說,不太好...」她說。

 

「不過...」她猶豫了一下,說。

 

「不過甚麼?」我正經地問道。

 

「不過...啊~~~我喜歡...」Rachel輕輕的呻吟了一聲,說。

 

這個時候,我感覺到我們正在磨擦的那個地方,有點濕...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