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9

你死定了

Image-93-29-4-2017

 

 

By Something Wong (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

 

續上文: 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738

 

送完琪琪和蚊蚊返屋企之後,她們硬塞了家中後備鑰匙給我,還說得閒來找她們,喂,乜依家D女仔,想你得閒多D同佢見面,會比埋屋企條匙你的嗎?OK,可能我地住得近,無帶匙都有個照應,但係,真係咁信得我過?

 

Anyway,我過對面馬路,返到屋企,步入大門就看見飯桌上貼了張Catherine留言給我的Post-it,一張寫著:「哥哥,我昨晚洗好廁所了。」,另外下面貼有另一張,寫著:

 

「你死定了!」

 

呢一個Moment,我覺得玩大了。回帶去返尋晚,原本我和Catherine食完晚飯之後我她就說要返屋企洗廁所,而我則和Suki、Vivian她們去了夜店喝酒,本來係會返屋企的,點知就在送了Suki和Vivian上車之後,被蚊蚊「攔途截劫」,在酒店過了一晚,深度認識了兩位準空姐的優質服務(我以後都會盡量坐香港的航空公司),當然,尋晚,留了Catherine一個人在家洗廁所。

 

咪住,一講到廁所,有少少急,真係去個小便先。一入到廁所,就見到它被收拾得整整齊齊的,個馬筒仲乾淨到立立令,自從Catherine成日來過夜之後,就無如此乾凈整潔過。

 

無錯,係有了Catherine一齊用之後,廁所就變得污糟了,原因好簡單,她們多化妝品護膚品,一瓶一瓶的放在廁所一來唔整齊,二來易積塵;女人唔知點解好似小動物咁,會在你的廁所內留下她們的毛髮,濕的乾的應有盡有,掃極都仲有;最後就係,每日大家匆匆忙忙的爭廁所用,清潔的時間少了,用的人多了,點會唔污糟?

 

所以,我一邊將金黃色的尿液噴射在馬桶上的時候,一邊,很不捨得如此難得乾淨的廁所。

 

因為今早已經在酒店沖過涼了,我換過件衫整整個頭就趕回公司扮若無其事的上班。我晨咁早就Message了Pam姐話今朝見客要遲少少返,加上有Vivian幫我單擋,我真係Lunch time打後先施施然咁行返公司(我公司離我兩條街遠)。

 

一返到公司,就見到Suki頭痛欲裂的在Hang over緊,桌上擺著一兜外賣沙律,好明顯佢尋晚飲到hi hi。

 

「無事嘛?」我問道。

 

「頭好痛...」Suki說。

 

「飲多D水,陣間早D收工啦。」我輕輕摸著她的頭說,接著在她頭上的幾個穴位按摩,她狀甚享受。Suki這個下屬,我是很錫她的,因為她是我成條Team最砌得(工作上)那個,無左佢,我會死,係做死。

 

「啊...好舒服...」Suki一邊被我按頭一邊道。「大佬你按摩真係有一手...其他的部位...也識按嗎?」Suki輕聲地問度。

 

「識的,睇你邊度唔舒服。」我說。

 

「那我有邊度唔舒服...就話你聽吧...啊~~~好正~~~」Suki享受地說。

 

「到時先講,話時話,有無見過Catherine?」我問Suki道。

 

「起公司呀,今日佢有個客的Performance report要趕,佢應該成日都坐起度...」Suki說,剛說畢,就見Catherine,目無表情地拿著水杯在我們身旁行過。

 

「大佬,唔該借借。」Catherine冷冷地說。

 

明明就阻唔到佢行路。

 

金翅PK鳥。

 

整個下午,我坐在房裡埋首工作,Catherine則在外面趕她的Report。平時Catherine會很很沒勁地才捱到下班。

 

「今晚一起食飯嗎?」我Whatsapp問Catherine。

 

等了良久,她才回我一句,「不吃。」

 

之後我望出房外,就見到她拿袋離開公司了。

 

咁我唯有一個人食自己啦。

 

之後幾天,Catherine都沒有來我家,在自己屋企了,好不容易才捱到星期五,下班後,我在家吃完個老麥,正想開PS4出來打機的時候,Catherine就打開了門入來了。

 

一如以往,Catherine沒有和我說甚麼話,通常都係一句起兩句止,晚上睡覺她都推我出去做廳長,睡沙發,但係奇怪,Catherine在家要不穿著性感內衣周圍行,就唔戴Bra地穿著性感小背心在我面前行來行去,又沒有和我說過一句話,但又會在我面前無啦啦的顯現出不經意的性感,搞到我有少少心痕痕。

 

直到星期日下午,我躺了在沙發上看書,她身穿一身黑色的Peach John少女內衣走了過來,從她的內衣顏色來看,現在她擺明戰鬥格。

 

「哥哥,你知道你做錯了甚麼事嗎?」Catherine半跪在我身前,路出她那事業線,一邊手隔著褲子在摸我的弟弟,一邊問道。

 

「我那一晚沒有回家?」我用一個問題來回答。

 

差不多一個星期沒有活動過,我的弟弟立時生猛了起來,站了起身配合Catherine的手部動作,一下子就變得硬硬的。

 

「還有呢?」Catherine問道。

 

「呀...其實個晚無乜事發生過...」我說,當然,這是大話,比她知道蚊蚊和琪琪的事的話就大鑊了。

 

「那你和Suki...」Catherine問道。

 

「Vivian」可以做證,佢送了Suki返屋企!我說。

 

「咁你個晚去左邊?」Catherine開始審問我了,不過手還是在撫摸著我硬硬的弟弟。

 

「去左同朋友飲天光...」我又講了一個大話。

 

「我的好哥哥...」Catherine說,「你死定了!」

 

接著她就退下了我的褲子,把我弟弟掏了出來.並解開她的空圍,脫掉。

 

Catherine究竟想點?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