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5

等到花兒也謝了

Image-94-5-5-2017

 

By Something Wong (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

 

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748

 

我激怒Catherine,她的一句「你死定了」完全將我打入一個恐慌的狀態之中,她已經有一排沒理我了,而突然,她卻在我最沒防備的時候來到我跟前,一邊玩弄著我的小弟弟,一邊審問我那晚她在家洗廁所的時候,為甚麼我沒有回家...

 

將我的弟弟弄硬之後,她就退下了我的褲子,把弟弟掏了出來,而她亦順勢將胸圍解開,脫掉。

 

「我的衰哥哥...」Catherine望著我的弟弟說,「他也休息了好久了吧?」

 

指的,是我下面的弟弟。

 

是的,自從和蚊蚊她們在酒店狂歡了整晚之後,我的弟弟就已經沒怎麼勞動過,之前的五一勞動節,我特地讓他好好休息,加上Catherine對我不理不採,我更是沒有能運用他的機會,所以現在的弟弟,生龍活虎,就如一隻站在山丘上的獵豹一樣,蓄勢待發。

 

OK,可能咁樣形容誇張了一點。

 

我望著Catherine,實在地點了點頭。我下面真的休息好久了。

 

Catherine接著露出了一個微笑,同Catherine認識了一段日子的讀者應該都知道,Catherine呢個衰妹,多數時候自己在笑的話,都無乜好野會發生,所以,我現在有點擔心,到底佢心入面在想甚麼。

 

「所以...哥哥你下面現在很容易硬...」Catherine說,一邊在撫摸著我那已經硬了的弟弟。

 

「係...你想點?」我問道。

 

Catherine沒有回答我,只將注意力集中在我弟弟上,用她的食指和母指在我弟弟的根部輕輕的一下一下地按下去,就好像在按摩肌肉一樣,(Well,咁樣講,無錯喎,弟弟是一條大肌肉...)而另一隻手,就輕輕地托住我的蛋蛋,適時地輕輕的拉扯他們。這樣,只讓我的充血更厲害,龜頭被包皮頂著,一鼓破繭而出的潛動力集中在我的龜頭上,不過Catherine並沒有去碰我的包皮,還是用兩隻手指在輕按著我的莖部,似在挑逗我一樣似的。

 

「妹妹...啊~~~」我這時既舒服又難受,舒服者,是Catherine的手勢實在一流;難受者,是我弟弟很想盡情伸展。

 

是以,我伸手過去想將我的包皮拉緊,不過,Catherine卻大力的拍打我的手,要我縮手。

 

「不許碰!」Catherine鼓起鰓子跟我說,從她的眼神當中,我看出她是相當認真的。

 

好吧,不許碰就不去碰,反正這個時候,我的弟弟,是她的。

 

My J is hers.

 

我只好sit back and enjoy。

 

這個時候,Catherine把嘴巴靠過來,在我的莖上親了幾口,我的莖底比較敏感,她就正正吻在那個地方,接著用嘴唇輕輕的在龜頭底部扯了一扯,讓我欲仙欲死。

 

「啊~~正~~~」我忍不住說。

 

接著Catherine繼續用她的嘴巴親我的弟弟,除了龜頭之外,下面都被她的口水沾濕了,這顯得上面的龜頭既乾且渴望被Catherine好好對待。

 

「快!搞我!拉我出來!」我的龜頭在叫了。

 

當然,Catherine是聽不到我龜頭在說話的,但我的肢體語言,卻在想和Catherine傳達這個信息,說的是用我的第五肢和她溝通,對,我努力地運用下面的肌肉,郁動弟弟,希望可以好想去捕捉他。

 

不過,Catherine總是對他點到即止。

 

按多兩下之後,Catherine雙手停了下來,繼而輕托香鰓在欣賞我的弟弟。

 

「你睇夠未呢,請問?」我問她道。

 

「未呀,我的好哥哥。」Catherine笑說。

 

時間一秒一秒咁過,我彷彿聽到跳字鐘的聲音,但奇就奇在,我屋企係無跳字鐘的。

 

充滿在我弟弟體內的血液在沒有任何刺激下,開始一點一滴的倒流,我感覺到自己的弟弟一分一秒地縮小。

 

「哈哈!我睇到了!」Catherine開心地說。邊有人睇到血液回流會咁開心的呢?Catherine真係個神奇人。

 

就在弟弟縮到一半的時候,Catherine開始輕輕地撫摸我的大腿內側,繼而用手在按摩我的蛋蛋,頓時,我的生氣又回來了,感覺到血液有點回流的跡象,整個下身也開始暖暖的,很舒服。

 

「哥哥你又開始硬了...」Catherine望著我弟弟說。接著,她又在我弟弟的根部輕輕的按摩,那種欲先欲死的感覺,又一次上心頭...呀唔係,係上龜頭。

 

「想我將它拉出來嗎?」Catherine兩隻手指夾著我的龜頭,問道。

 

「想...」我說。

 

「咁你話我知,你個晚去左邊?」Catherine還是追問著這個問題。

 

「都話同朋友飲天光...」我唯有死頂。

 

「好,當你真係同朋友飲天光...」Catherine說,「咁點解咁遲先返屋企?」她問這個問題的時候,一下子將我的包皮退下來了,龜頭頓時感覺生猛曬。

 

「啊~~」我不由得呻吟了一聲,就好像那些囚犯被解開手扣一樣,一定要自HI一下。

 

Catherine繼續不去碰我的龜頭,只在龜頭以下的地方稍為刺激著我弟弟,並望著我,要我繼續答她的問題。

 

「因為有個朋友佢有感情問題...所以...」我一邊享受著Catherine的雀仔按摩,一邊回答她。老實講,我差不多成個星期都在「養精蓄銳」,呢一個Moment,我只想讓弟弟爽一下,射個痛快,因為我這個時候已經開始有少少谷精上腦的感覺。

 

「好啦,算你啦。」Catherine說,「不過我係唔會原諒你無返屋企的。個廁所洗得我好辛苦!」Catherine說到這裡,開始眼泛淚光,我有點對唔住佢的感覺。

 

呢個時候,我真係唔知講乜好,不過,都唔使點講野,因為Catherine的手開始有少少動作,她開始細細力,細細力地「劣」我弟弟下面的部份,並將嘴吧伸過來,用她的小嘴唇將我的龜頭緊緊的包裹著,動作幅度不大,但她嘴巴的濕潤和緊迫,加上在我下面細細力的動作,我的弟弟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就像進入了世外仙境一樣。

 

「呀...大力點...」我求Catherine道。

 

Catherine聽罷開始慢慢的吸啜我的龜頭,之後用她的舌頭在我整條弟弟上輕輕的舔,我從來都未試過被她這讓溫柔的對待過,這一刻,我越來越硬,好想找點主動的工作來做,但又因為太舒服了,好唔捨得離開這個快樂的桃花園。

 

「唔唔唔...」Catherine也很享受地吹奏著我的弟弟,直到有一刻,我爽到去一個位,我終於忍唔住了,我很想要她。

 

「Catherine,我想要...」我將她的小嘴從我弟弟上拉開,並示意Catherine,我想入戲肉。

 

「我的好哥哥...」Catherine望著我那濕透又硬透的弟弟,吞一吞口水道,「那你等一下。你不覺得每次你再硬起來的時候,它更硬更敏感嗎?」Catherine笑淫淫的問。

 

「呀...又好似係喎...」我說。

 

「咁我地等多一次吧?」Catherine說。

 

「等?我等到花兒也謝了...」我說。不過無計,Catherine有佢的道理,從來在性這方面,信佢實無死。

 

「之前你不是應承給我買個小手袋嗎?」Catherine忽然說起,「你做了咁對我唔住的事,加碼買個大個D的可以嗎?」她問道。

 

一聽到又買個大D的手袋,忽然有點9縮的感覺,而實在地,在我點頭應承了她之後,我的弟弟也開始無咁充血了。

 

Catherine又托著頭,笑咪咪地欣賞著我弟弟的收縮。

 

「就好似睇動物紀錄片咁!」她無啦啦笑說。她應該當了我係一條象拔蚌...

 

「好了,好妹妹,你可以整番硬他未?」我看著我那條半硬的弟弟問道。

 

「我的好哥哥...」Catherine說,「這是對你唔返屋企的懲罰!」說畢,她拾起地上的黑色胸圍,對我做了個鬼臉,施施然的起身,轉身步入浴室,沖涼去了。

 

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好無耐,無啦啦搞搞下做乜唔搞?喂呀~~

 

這一刻,被她搞到谷精上腦,我才發現,原來男人最痛苦之一,係無得射...

 

呢劑認真係大懲罰!

 

谷到一個點,好辛苦...

 

咁點算好?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