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1

魚涌食記-蚊蚊的家

Image-101-21-7-2017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794

 

我和Riona的事,應該後續仲有排搞(指的是生活上的事,大家不要錯重點),但我不理了,反正人生就是這樣,充滿著新奇和挑戰性,有誰會估到,我會跟一個日本愛情動作片女明星有這樣的緣份?

 

我在鰂魚涌住,在鰂魚涌上班,我是多麼的喜歡這個地方。當我行到公司門口時,手機傳來Riona在酒店窗邊拍給我的自拍照片,並附上一句很窩心的「I love you!」。

 

身後突然有人拍了我一下,「是誰給你發訊息呢?我的好哥哥~~」來者,是Catherine,她是我公司的女同事,兼我生活上的Sex Partner(假如你呢一集先開始睇我的文,等我介紹返Catherine呢個女仔比你識)。

 

「乜你朋友咁老土,發呢D咁舊咁過氣的J圖給你架?」Catherine在我身邊說。

 

她以為Riona傳給我的,是在兄弟Group中時常傳來傳去的J圖。

 

「哈哈!係啦! 應該個friend佢Sorry send 錯!」我打蛇隨棍上。

 

「Riona都已經退左役啦,你朋友真係old fashioned!」Catherine說。

 

「呀...乜Catherine你都知Riona係邊個嗎?」我好奇問道。

 

「她呢...其實係我啟蒙老師...」Catherine說,「我以前會睇她的電影的...」

 

「哦~~所以你知佢係邊個。」我說。

 

「不過,有一些東西我學了很久也學不到...」Catherine說。

 

「是甚麼呢?」我好奇地問。

 

「不。告。訴。你。」Catherine鬼馬地說,說畢在我臉上輕輕的親了一口。

 

「喂,大街大巷公司樓下,唔怕比其他同事見到嗎?」我提醒了一下Catherine。

 

「情不自禁嘛,我有看過周圍的!」Catherine說。

 

Catherine這個女孩子,任性得來有時真係幾可愛,唉...算啦...和公司同事搞上,被其他同事知道,係遲早的事。

 

「如果有一天,比你識到Riona,你會點?」我索性打探一下Catherine的口風。

 

「我應該會有好多問題要請教佢,同埋一定要同佢影張合照,Send比你,等你葡萄一下。」Catherine說。

 

「車,我係唔會葡萄你的,我一向對其他女仔無乜興趣。」我給她打了個眼色,說。

 

「真係咁專一?」Catherine鬼馬地問道。

 

「唔敢唔專一。」我說。當然,大家都知呢個並唔係Fact。

 

入到電梯內,站滿了同事,Catherine趁無人為意輕輕的拖著我的手,仲一邊同我講無聊野,搞到成部電梯的人都焗主要聽佢的無聊野。點解我會識到呢D人?

 

返到公司,我是很忙碌的,近五六年工作性質已經轉型轉得很厲害,我所帶領的團隊每天為客戶日新月異的推廣計劃及無理要求忙個不可開交,不過作為一個team leader,我當然是負責從老闆手上接order,之後推到落下屬讓她們做到天光無停手的PK中高層。無錯,小弟其實係專責湊客和湊老闆。

 

正當我在為客戶規劃一個新的online campaign,想應該由誰來做PIC的時候(通常當這個Person In Charge的人都係全公司最砌得的Suki,不過佢呢排真係好忙),Whatsapp中彈了一個訊息出來,來電者是蚊蚊,即是那個無啦啦走了去投考空姐的有錢女。

 

「Alan哥哥,你明天有空嗎?可以幫我搬家嗎?我有好些東西要人幫我車一車返鰂魚涌。」蚊蚊問。

 

明天?Weekday喎,未放假。

 

「蚊蚊你不是屋企有車和有司機的嗎?」我直接問道。在呢d位,不要拯英雄。

 

「我不能...不能讓華叔知我住邊度呢...」蚊蚊說。口中的華叔,是她家的司機。

 

「你沒事嗎?」我忽然間感覺到蚊蚊有點不妥。

 

「我要在我爸爸面前做場大龍鳳!」蚊蚊略帶怒氣的告訴我。

 

「甚麼事?」我問道。

 

「你明天過來便知道了,我現在好唔開心,要搬走!明天中午吧,你過來我屋企食lunch吧。」蚊蚊說道,之後給了我她家中的地址。

 

就係咁,我在無應承蚊蚊明天過去幫她搬家的情況下,應承了幫她搬家了。

 

好了,電話講完,我又回來工作了,通常被人阻了一阻我思維之後,我都會做錯決定,我想也不想就將那個新的online campaign的PIC安排了給Catherine來當,之後立馬call了個meeting,分配好工作崗位,由Catherine做這個計劃的領導人。

 

「呀...點解比我做PIC?」Catherine會後問我道。

 

「因為你得閒lor!」我差點爆了出口,好在收得返。「我覺得係時候比機會你發揮一下。」我說。

 

其實,我這樣做,係想讓她明天和客戶開會忙個不可開交,我則趁此機會明天出去「見新客戶」,實行聲東擊西,幫蚊蚊搬屋為實。

 

對於工作上的安排,Catherine有點不滿意,因為做這個Project的PIC是真的很忙的,要做好多Paper work,但是我以讓她增強工作Portfolio,和她沒有做過甚麼大Project的PIC為理由,而一直以來,Suki在很多Project中都將Catherine點到頭暈暈,今次有機會由佢點返Suki做野(我們的公司culture是,誰是PIC就誰最大聲)她也樂得接受次重任。

 

「你終於安排我上位了啦?」Catherine問,我當然笑淫淫地點頭了。「要做咁多野,有乜補償先?」她又問。

 

「比位你上仲要問我拿補償?」我笑說。

 

「唔係你估,好快點想你要送甚麼給我,否則...工債...肉償!」Catherine說。

 

哦,咁我真係要快點想好送她甚麼好了。

 

翌日,我早上在公司開了個會,就趁lunch time之前回家拿車到蚊蚊的家了。

 

與其說蚊蚊的家,不如說是蚊蚊的大屋吧。無錯,蚊蚊一家係有錢到住價值過億的獨立屋的。

 

我按下蚊蚊家的門鈴,開門的,當然是一個傭人。

 

「你好,我是來找你家小姐的。」我老實不客氣的說。

 

「是的,小姐有講低,先生請進來丫。」傭人用流利廣東話說,看她應該是香港人吧。

 

剛踏進蚊蚊的家,就被其寬敞舒適打了個突。有幾寬敞可言?想一想,齋係客廳都已經成千幾尺,比著我,間屋咁大,我係唔會屈在鰂魚涌住的...

 

走到去客廳入面,頓時就見到蚊蚊的爸爸和她的情人坐在沙發中看電視。

 

「世伯你好!」入屋叫人,係我一直以來堅守的美德。雖然我唔知點稱呼那個年輕的女孩(她和蚊蚊差不多大,年紀 I mean),我也禮貌地向她點了點頭。而佢兩個,亦都輕輕地給我點了點頭,不過,是目無表情的,無錯,直覺告訴我有點不對勁。

 

「Alan哥哥你來了!」蚊蚊在二樓大叫道,接著衝了下來熱情地擁著我。

 

眼下的蚊蚊,青春迫人,一身背心熱褲,讓人看得清涼。

 

「你有甚麼是需要幫手搬的?」我問道,老實講,見佢爸爸在家,我想快點走人。

 

「不用急,你車匙給我吧,我讓華叔將東西搬上車就可以了。」蚊蚊說,接著,她指了一指門口角落裡的一個小小的行李箱,老老實實,如此一個箱仔,我開部發拉利過來都有機會幫佢放得下,點解要我過來幫手搬屋呢?

 

好明顯我仲有一場戲要幫手演。

 

「Daddy,你之前見過Alan啦,佢今日來我家玩。」蚊蚊說。

 

玩?邊個話來你屋企玩?中學生嗎?

 

無錯,起呢個Moment,蚊蚊爸爸同佢個女伴都向我投以一個奇怪的目光。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