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9

魚涌食記-換衫遊戲

Image-102-27-7-2017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799

 

返返下工,無啦啦收到蚊蚊急Call,翌日去她家幫手搬屋(她和琪琪在我家附近合租了一個單位),但去到,才發現她要搬的,只有一個小小旅行箱咁多的東西,我有點被耍了的感覺。不過Anyway,既來之,則安之,蚊蚊的家是一間真正的豪宅獨立屋,真不知道她家是做甚麼生意的...

 

「Daddy,你之前見過Alan啦,佢今日來我家玩。」蚊蚊說。

 

「呀,見過,見過,之前...在...邊度丫嘛,個晚Party...」好明顯,佢老豆完全唔記得了。

 

蚊蚊聽後,給了他一個鬼臉,好明顯佢對佢老豆的行徑有點不滿。我則沒有問題,人家的爸爸不記得我,有甚麼關係?

 

「呀...Alan嘛,你今日不用返工嗎?咁有雅興過黎我地屋企玩?」蚊蚊爸爸問道。這個時候,蚊蚊給了我一個眼色,我當然知道她的想法,說:「係呀,公司話我上年仲有少少假期要清埋佢,所以我咪請左兩日假lor,不過今朝都重要見客,你知啦,現在世界難做。」

 

「係呀,依家呢個世界真係好難賺錢,市場都不在我地香港了。」蚊蚊爸爸說。「我以前的日子,想過翻都好難,所以依家賺夠了,咪收手過下自己喜歡過的日子lor。」他說。

 

「係呢,Uncle你以前做盛行?」我好奇問道。

 

「我呢...你當我做金融啦,當年好風光架,同一班兄弟一齊打拼,在市場入面上上落落,錢賺得不知幾容易,又一直以來都有投資磚頭,在西半山買落了幾個單位,因為當時賺的都是快錢,話咁快就供完,咁咪疊埋心水退休lor。」他說。

 

我想,那應該是90年代,人人皆有發達夢的時候吧。現在呢?則人人皆有個旅行夢,而已。

 

「咁Uncle你真係一個好好運的人喎,可以咁樣全身而退。」我稱讚他說。

 

「哈哈,後生仔,我睇你應該唔係做金融那一瓣,像我地呢一班人,金融風暴是不會有太大影響的,因為我地都唔會成日買,起碼唔係用自己錢,而真正投資賺的錢呢,係要靠樓市。」蚊蚊爸爸說。好明顯,他不是一般股民。

 

「來,我地飲番杯。」蚊蚊爸爸硬把我從蚊蚊手上搶走,帶了我過去客廳旁的小酒吧角落,氣得蚊蚊坐在沙發上鼓埋泡鰓。

 

蚊蚊爸爸順手拿起一支白色的Royal Salute,倒了一杯給我。「這支上次買錯了,幫我飲多D」。

 

「好的。」佢無野呀?日光日白飲烈酒...Anyway和他碰了一下杯,這支25年的特別版Royal Salute其實又真不錯的,不過Uncle說的沒錯,「同一價位,可以買的威士忌多的是。」

 

「對對對!」所以我好後悔買了幾支!不過那時候每月Budget使唔曬,咁就買錯了。

 

「每月Budget?」我問道。

 

「玩女當然要set budget,否則你會跌入無底深潭,你要令佢知道,你每個月最多只會使幾多在佢身上,佢先唔會無止境咁問你要,因為我身邊出現的女人,差不多個個都係貪得無厭的,不過我話你知,有歷練的女人,會識得慢慢從你身上拿。」

 

「咁你依家那個呢?算有歷練嗎?」我忍不住問。

 

「呢個,佢乜都唔識,好聽話,所以我留佢起身邊...一年半載咁啦。」他細細聲在我耳邊告訴我。

 

「哦,不過,大前提都係要,你要好有錢,先可以有呢d女人在身邊出現姐...我就無喇。」我說

 

「都係架,不過我有今日,講真,都係靠好彩。當我在金融市場中覺得賺夠了可以不工作一段時間之後,賣了一間西半山的屋套現,想搞些穩賺的小生意,點知,遇著百年難得一見的沙士。」他說。

 

「呀!咁大鑊?!」我驚訝地說。

 

呢一代的香港人,應該都在不同的年齡階段經歷過沙士吧...

 

「就係咁大鑊,我個時未想到有甚麼生意係可以在香港穩賺。」蚊蚊爸爸說。「但我賣了層樓套現之後,個樓市跌到阿媽都唔認得,咁我手上又有舊大錢...」

 

「Uncle你買了幾個單位?」我問道。

 

「總之有幾多買幾多...那時的樓價,你手上有閒錢而又夠膽死走出街買的話,現在的生活,真係唔使講了。」Uncle笑笑口的跟我說。無錯,沙士那時候,樓價跌到幾十萬一層樓都無人敢買。「其實都係去睇下樓,跟手去律師樓簽下名,無乜事的,你有無聽過律師行爆發沙士丫?」

 

咁又真係無喎...

 

「所以,除了之前賺的,我又多了好多層細樓在手,加埋西半山的單位,我有些拿去放租,有些到價位就放左佢做穩陣的投資,即係又買多兩間,錢滾錢滾到能自付盈虧,現在每個月都有舊Budget可以騰出來飲酒玩女人...」

 

「咁...蚊蚊個媽媽...你唔介意我問的話,你發了達分了你多少?」我問道。

 

「佢嗎?哈哈,你都幾聰明,拿,呢個你唔好同我個女提起,唔係實激死佢。」他說,「其實我無同Money(蚊蚊個英文名)個媽媽結過婚。」

 

甚麼?!

 

「請受小弟一拜!」我差點想講。原來Uncle先係大玩家。

 

「其實佢媽媽出身好好,根本唔稀罕我d錢。當你的人生去到咁上下,你識的人,梗一樣有返咁上下。我們未婚生了Money出來之後,佢媽媽說要交比我養,因為佢有更大的人生目標要去實踐。」

 

「嘩,佢先係一個Player呀!」我細細聲說了出來。

 

「呢個就係我地不合的地方,我賺夠了,想歎世界,她則對自己的未來有更大的要求,所以我們不能在一起,但我地同樣都好錫Money。」他說,之後和我碰杯,一飲而盡。

 

「謝謝Uncle你的分享,不過同你初相識,點解要同我講咁多家事?」我直接問他。

 

「叫我Uncle Richard吧,你想知點解?其實,蚊蚊從來無帶過男仔返屋企玩,女仔朋友都少,所以,如果佢係有心同你做朋友的話,我還是同你講清楚,免得你估估下好。我地家,所算衣食無憂的。」Richard直截了當的說。

 

「明白的,Uncle Richard,其實我都好簡單,單身(well, sort of),唔愁生活,有車有樓,不過要工作養活自己同屋企人罷了,仲未有耐收得山。」我說。

 

「到你真係收得山的時候,你會覺得悶架啦!你知唔知,為免同社會脫節,我一日睇三分報紙,睇下有乜商機值得投資。」

 

「乜香港地仲有三份報紙值得你睇嗎?」我問道。

 

「其實我係多時間到可以一日睇三份報紙,同埋包養一條女。」Richard說,「同多過一條女發生關係,無論係感情同肉體關係都好,都係拿自己來搞,咪制。」Richard說

 

「呢個我明。」呢句我發自內心的。

 

我點會唔明?我有點想找Uncle Richard傾訴。

 

「好了,同你傾得夠多了,下次再傾過,否則我個寶貝女要殺人。」Richard望了一望蚊蚊那邊,蚊蚊已經不在沙發上了。

 

「你去佢房找佢吧,樓上左邊第二間房。」Richard說。

 

正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雖然仲好想同Richard傾多兩句,但我還是立即上樓上找蚊蚊。我敲了敲門,深呼吸了一口氣,就入去了。

 

我已經好耐無入過女仔房間了。(Catherine在我家的那間房唔算)

 

門一打開,就有著一種不一樣的香味傳過來,那是少女房間的那種香香的氣味,男人老狗,係唔會明這些味道是怎樣來的。

 

「Alan哥哥,你來了。我爸爸好煩吧?」蚊蚊問道。

 

「還好,佢幾得意,做人做到好似佢咁無憂無慮,算係咁的了。」我說。

 

「唉...當我人越大,先知道我爸爸係咁古怪...」蚊蚊說。「好了,Alan哥哥,我地玩甚麼好?」蚊蚊問。

 

「你屋企有乜玩?」我反問她。

 

「咁呀...呀!對了,我還想執一點衣服帶走,我地不如玩換衫公仔遊戲丫~~」蚊蚊說。

 

「換衫公仔遊戲?點玩?」我好奇地問。

 

「你當...當我係個公仔,同我換衫,讓我看看有哪些衣服我要帶去新家裡的。」蚊蚊說。接著,便走到衣櫃旁,將衣櫃打開,那裡,當然滿滿都是蚊蚊的衣服。

 

「這件配這件好嗎?」蚊蚊將衣櫃裡的衣服拿了出來,首先,是一件跌膊上衣和一條牛仔褲。

 

「好看呀。」我說。

 

「那你過來幫我穿一穿試一試,Alan哥哥。」蚊蚊語帶挑逗的說,我聽到,當然立即行過去幫手。

 

「將我脫掉吧,你當我是你的公仔就可以了。」蚊蚊說,接著將我的手放在她的短褲上,著我幫她除褲。

 

「上衣也要脫哦!」蚊蚊在我一邊脫她褲子時,一邊說。就這樣,我開始和蚊蚊玩除衫著衫的遊戲了,每次蚊蚊揀好新衣服後,都動也不動的扮公仔讓我親手將她原本身上的衣服脫掉後換上,之後在鏡子前面照一下,並拿出手機來拍照。老實講,咁樣又真係幾好玩的,因為每次幫她脫衣服,蚊蚊美好的身材都盡入我的眼簾,我又間唔中抽下佢水,大家玩得樂也融融。

 

「哈哈!不要這樣摸我!好癢的!」蚊蚊欲拒還迎的在跟我互動著。「Alan哥哥...係時候...換內衣了...」蚊蚊說罷,便打開另一個櫃筒,入面滿滿都是少女的胸圍底褲。

 

「嘩!全部試曬嗎?」我問道。咁有排搞喎...

 

「試幾件吧...穿在入面的話,我其實都係買同一個牌子,款式都差不多的。」蚊蚊說。

 

「不過有一套特別版,我想先試試好不好看,我收藏了好耐都無拿過出來著呢...」蚊蚊說,接著,在櫃筒的最深處拿了一套內衣褲出來,看到之後,我呆了。

 

「那不是美少女戰士特別版內衣嗎?」我說。

 

「BINGO!是水野亞美套裝...」蚊蚊說,「我買了回來都無幾會著,我們今日拿出來玩玩可以嗎?」蚊蚊問道。

 

點解唔可以?

 

「蚊蚊,美少女戰士唔係你年代喎...」我說。

 

「係呀,不過當佢出呢套內衣的時候,我在網上看到,覺得靚,就開始多找這套動畫的資料了,我最鍾意就係水野亞美,可能佢同我都係短頭髮吧...」蚊蚊說。

 

蚊蚊一邊說,我已經一邊在幫她脫下身上的胸罩。蚊蚊的一對奶就這樣彈了出來,果然是後生女,她的一對奶,很有活力,很青春。當幫她的小內褲也脫掉之後,我注視了良久才開始幫她逐件將Sailor Mercury的內衣穿上。

 

「好看嗎?」蚊蚊在鏡子面前不停擺Pose說。

 

「當然好看!我其實咁多個美少女戰士當中,最喜歡就是水野亞美了。」我說。

 

水野亞美Hi-5擊掌區

 

「哈哈!原來Alan哥哥也喜歡Sailor Mercury!」蚊蚊說。「那你有沒有想過,假如Sailor Mercury落在Alan哥哥你這個壞蛋手上的話,會點樣?」蚊蚊含蓄地問道。

 

「怎樣了?你要我當個壞人嗎?」我問道。

 

「反正我就在這裡成為你的人質了…Sailor Moon甚麼時候才來支援拯救我?」蚊蚊開始玩Cosplay入戲了。

 

OK,秒懂,做野。

 

「哈哈!那我先試一下你的身體有多敏感吧,Sailor Mercury!」我的手,已經開始在蚊蚊的身體上游走。她的雙乳,盡在我掌握之中。

 

「啊~~壞蛋...不要...」蚊蚊入戲地說。這個時候,不知怎的,有一種在看愛情動作動畫片的感覺,無錯,動畫片中女主角凄慘的叫聲和反應都比較誇張,蚊蚊呢個學得很足。

 

我趁機就在蚊蚊的身上放肆地亂摸,當然,這個賣長腿的動畫Character,一對腳可以玩成日,我的手,已經不停的在她大腿上徘徊。

 

「啊~~~不要~~~那裡不可以的~~~」蚊蚊嬌爹兼害羞地說。這反而讓我越來越興奮。

 

「我代表地球人來懲罰你!」我輕輕的在蚊蚊耳邊說,接著將她抱到床上,稍為粗暴的將她的內褲脫下,現在,一個沒穿內褲的長腿美少女戰士就在我面前,蚊蚊將雙腿合上,我硬是要她腿張開。

 

「不要~~~救我~~~」蚊蚊入戲地叫道。但我這個時候,當然不會理她,一邊玩弄她的雙乳,讓她興奮起來,再慢慢的用手指弄濕她妹妹,確定濕度後,將我的弟弟慢慢插入。

 

這個時候,我很直接地,要插這位短髮戰士。

 

「啊~~不要~~好痛~~不要~~」蚊蚊叫道,當然,我知道她是在做戲的,因為她的妹妹正和我弟弟水乳交融著,入面暖暖的濕濕的,她這個狀況沒可能會痛。

 

所以我調校好腰部的速度,有節奏的在抽插她,這個時候我看著跨下的這個美少女戰士,越插越爽。

 

「啊啊啊~~~好舒服~~~」蚊蚊閉起眼睛享受地叫道。「深一點...大力點~~~」

 

不知是否因為蚊蚊穿著這一身服裝實在太好看的緣故,我沒有換體位的打算,否則這Cosplay就不好玩了。我盡量維持抽插蚊蚊的速度,因為我知道她的身體真的很敏感,而說真的,蚊蚊在我要高潮之前,她的高潮卻已經來了。

 

「啊啊~~~來了~~~大力點~~~」蚊蚊一邊高潮一邊叫道。隨著她高潮的來臨,我讓她爽夠之後,慢慢將我的弟弟從她身上抽出來,接著爬到她的臉上,將弟弟塞了入她的口中,高潮過後稍為回氣了的她,啜得津津有味,滿口也是我的小弟弟。

 

「唔唔~~唔唔唔~~~」蚊蚊充滿淫慾的小嘴將我的弟弟弄得極之興奮,我也輕輕的在郁動,輕輕捉著她的頭,和她的動作相連。

 

「啊~~~我忍不住了~~~」說時遲,那時快,我已經在火山爆發的狀態,所以將弟弟從她的深喉中拔了出來,將噴口塞到蚊蚊的嘴脣,讓她用小嘴刺激我的龜頭敏感部位,另一邊幫我用手將弟弟一下一下結實的打出來。不到一刻,千萬大軍就從弟弟射出,射到亞美...呀,不是,應該是蚊蚊才對,的口中,她差點應接不來,有一些份量還從她的嘴角中漏出,迫她要吞一點點落肚。

 

呀!實在是太爽了!

 

射到蚊蚊成口都係,搞到她一時間手忙腳亂不知怎算好,好不容易找都紙巾清理完我口中的精液,我就擁著蚊蚊在床上休息,大家都在回憶著剛才那爽到爆的經歷。

 

「這套內衣...一定帶走。」蚊蚊說。「如果可以,我想買多幾套不同款式...幫琪琪買埋。」

 

「完全同意,預埋我玩的話,我送又點話。」我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敲蚊蚊的房門,嚇了我一跳。

 

「Hi...Richard問,下次搞野可唔可以細聲少少,因為樓下都聽得一清二楚...」來者,是Richard的女伴,仲未知佢叫乜名(反正無興趣知)。

 

就在我呆了不知怎樣應對的時候,蚊蚊的反倒是很快。

 

「哈哈!那你告訴我爸爸,你地平時在隔離房搞野仲大聲!」蚊蚊說。

 

聽罷,Richard的女伴就無癮的走了。

 

「不用理她,Alan哥哥,我今日找你來就係要讓他們知道,我平時在這個家有幾難受。」蚊蚊說。

 

「你爸爸成日在家搞野的嗎?」我問道。

 

「來,抱著我,睡一會。」接著,蚊蚊就將我的手放在她的胸脯上,讓我擁著她睡了。看來她爸爸真的成日在家搞野,仲好大聲。

 

蚊蚊這一家,還真開放...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