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0

魚涌食記-虎父無犬女

Image-103-10-8-2017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805

 

我和蚊蚊在她房間搞完一大輪之後,我擁著還穿著美少女戰士Costume的蚊蚊休息回氣。將我的手放在她拿青春堅挺的胸脯上,我那濕濕硬硬的弟弟頂著她那圓渾的屁股,迷迷胡胡的和她一起睡著了。這個午覺,睡得還真舒服,去朋友家玩可以玩到咁,實在不枉此行。

 

由於我有時睡得很晚,所以這個下午的補眠,就像補品一樣在滋養著我的身體,我感覺到我的體力一點一滴的在復原中。

 

ZZZZZ…. ZZZZZZ…….ZZZ….

 

ZZZZZZZ……ZZZZZZZZZZ.ZZZZZZZ.

 

就這樣,我昏睡過去了。

 

隔了不知多久,我就被蚊蚊上落床的動作弄醒,不過我還是選擇懶一下床,因為蚊蚊張床軟軟又香香的,是名副其實的溫柔香。又過了不久,蚊蚊就又回到床上,抱著我了。

 

我微微睜開雙眼,就見到蚊蚊那可愛的臉蛋在我面前,她摺著輕輕的在我臉上親了我一口,之後就把嘴吧靠過來我的嘴邊,和我錫錫。我的嘴裡突然間傳來一陣清爽的牙膏香味,對了,剛才對住蚊蚊口爆,她一定是去了刷牙了。

 

「睡得好嗎?」蚊蚊一邊親我一邊問道。

 

「有你在,當然好。」我說。

 

「口花花~~」蚊蚊笑說,接著抱著我,一邊在摸著我的身體,一邊在小睡。

 

「Alan哥哥的這種感覺...很安全。」蚊蚊說。

 

我一向都不是給女生安全感的人,一時間真的唔知點應機,只好抱得她更緊。

 

到我們都回過氣了,有點肚餓,問蚊蚊家裡有沒有吃的東西。

 

「當然有!你想吃甚麼?煮個麵給你好嗎?叫工人。」蚊蚊問。

 

「你這裡是TVB錄影廠嗎?又食麵...有別的嗎?」我問道。’

 

「那水餃吧,灣仔碼頭水餃,好好食的,又有營養高蛋白質,搞完野食就最適合。」蚊蚊說。

 

(喂呀,你加多支益力多添丫笨!)

 

想好了吃甚麼之後,蚊蚊拿出手機來,在按按按。

 

「乜你家有手機落單咁先進?呢d咁先進的科技,大陸先有咋喎~~」我說。

 

「人家是在和工人Whatsapp啦,咪玩啦!」

 

「點解要Whatsapp?」我問。

 

「依家D工人一有時間蛇王就走去玩手機,Whatsapp她的話,直接好多。」蚊蚊說,看來她家的生活真的很freestyle。

 

「好的,Alan哥哥,點好了,韭菜豬肉餃,比你補補身。」蚊蚊說。

 

「乜你都知韭菜補身嗎?」我問道。

 

「我爸爸成日都食的...」蚊蚊說。「你聽,他又在隔離房搞野了。」

 

我豎起耳仔聽,真係喎,遠處傳來越來越大聲的呻吟聲,唔講仲以為邊個睇緊鹹片。看來,蚊蚊所說,她爸爸成日在家搞野搞到好大聲,所言非虛。

 

「Alan哥哥...」蚊蚊望著我說,「要過去看看嗎?」

 

「甚麼?看你工人煮水餃,定去你爸爸房...」我驚訝地問。

 

「煮水餃有甚麼好看?」說完,蚊蚊就將我拉了下床,我連忙著返條褲,和她走過去看看到底隔壁發生緊乜事。

 

蚊蚊熟練地從走廊的櫃子中拿出一條鑰匙,開了她爸爸房門,我們一起探頭入去,見到Richard的女伴正騎了在他身上玩緊Cowgirl體位。(這也是我最喜歡的體位呢!)

 

只見Richard的女伴正忘我地在Richard身上像個牛女一樣的策騎著Richard,兩眼半合的十分享受。Richard的女伴這時也被我們看過一覽無遺,修長而有條馬甲線的腰,加上上面一對圓渾得來有點假波feel的雙奶,再加上在床上的勇猛表現,難怪她可以埋到Richard身。

 

「啊~~~啊~~~大力點~~~Richard哥~~~」她女伴叫道。

 

「啊啊啊!好吧!大...大力點!」Richard在被他女伴搞到招架不下的時候遺有這樣說。

 

「Richard哥~~~啊~~~好舒服~~~」她大叫道,接著Richard將他雙手捉住女伴的纖腰,開始發勁。

 

真係搞到拍拍聲,再加上女伴不停的呻吟,整個房間都是他們淫蕩的聲音。

 

「呀呀!來了來了!」Richard看來忍不住了,畢竟年紀大,個女都已經咁大個了...

 

她女伴這時很識做的,用其腰力將Richard的精力吸乾吸淨,之後和她身體脫離的時候,Richard下面已經變成一條軟皮蛇。

 

看到這裡,我望一望蚊蚊,她正看得津津有味,我想,她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跟別人一起看自己爸爸搞野,這正常嗎?

 

正當我望回去床那邊的時候,我見到...Richard的女伴剛好完事,發現了我們正在偷看。不過,她卻好像見怪不怪似的,還對著我微笑。

 

他們這家人,真的很有問題!

 

我立時拉蚊蚊回房間。

 

「其實,Alan哥哥,沒事的,不用怕,那個女人是知道我有時會偷看他們做愛的,反正她要的是我爸爸的錢,多一兩個觀眾,沒所謂。」蚊蚊輕描淡寫地說。說時遲,那時快,我們的水餃也給送過來了,吃飽飽後,我幫蚊蚊再收拾好東西(當然包括那套Sailor Mercury戰衣),就起程送蚊蚊回到她和琪琪合租的單位。

 

在臨走之前,蚊蚊的爸爸腳步浮浮的走過來(佢條女咁索,搞完梗腳軟),對我說:「好好照顧我個女,來,加個微信,有乜事要幫手Call我。」她爸爸倒是很關心自己個女的。

 

「Uncle你都用微信?」我問道,因為,直到今時今日,我仲有好多朋友淨係用Whatsapp的。

 

「梗係,唔用微信,點返大陸玩?」Richard說,果然係老司機!

 

那我就和他加了個微信了,不過,當然不讓他看我的朋友圈。

 

「好了,我要去廁所,唔送你了,小薇你幫我送他們出去吧。」Richard說,原來,他的女伴叫小薇。

 

「也加我一個微信吧,萬一有事找不到Richard都可以找到我。」小薇一邊送我出去一邊說。基於禮貌,我又加了她的微信了。

 

終於都可以開車走了,在回去的路上,蚊蚊累得坐在車上睡著,看著她熟睡的樣子,我想,這麼可愛的女生,假如我是她爸爸的話,一定不會在私生活上這麼不檢點,將蚊蚊教好才是正確的做法,不過可能,有錢就是任性吧。

 

將蚊蚊安頓好回家後,我才有空看手機,原來今天才走開了一天,已經有成百多個Message未覆。

 

不過其中有一個留言引起我注意,是小薇給我發過來的一個信息,那是一張她僅以毛巾遮著身體重要部份的半裸照...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