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30

魚涌食記-久違了的莞式

Image-105-30-8-2017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814

 

估不到,我和小薇,即蚊蚊老豆條女,玩起Cyber sex來了。講真,在手機約炮當面砌盛行的年代,玩Cyber sex,我覺得我自己好out…

 

「Alan哥...」小薇在我回過氣來之後說,「我們...可以...約見面嗎?」小薇問道。「蚊蚊試過的,我都想嘗一嘗。」小薇續說。

 

女人,有時就係咁有佔有欲,拿了她爸爸還不夠,想食埋蚊蚊條仔...

 

但係,何必偏偏選中我呢?難道蚊蚊無食其他仔嗎?

 

「咁你試過蚊蚊試過的幾多個男人?」我用一個好婉轉的方法來問一個很直接的問題。

 

「一個都無...」小薇回我說。

 

「喂,咁差D喎,乜野叫『蚊蚊試過的,我都想嘗一嘗』?」我問道。

 

我好似傷害左一個弱小的心靈了,因為小薇隔了很久都無再出聲。

 

......

.....

....

...

..

 

「咁你可以幫我開齋嗎?」小薇直接地問。

 

這個時候,我真係唔知應該點答佢好。礙於佢的特殊身份,我決定拒絕佢。

 

「其實呢...唔係咁好」我開始打字。

 

「我識玩全套莞式。」小薇說。

 

莞式?!我沒看錯嗎?莞式?!

 

「全套即係幾多式?」我好奇地問。

 

「我的訓練係36式。」小薇說。

 

「夠了,未必玩得曬。」我說。

 

「我同你邊有計時間?」小薇說,「如果你忍到的話。」

 

聽到呢度,我蠢蠢欲動了,哪有男人聽到「莞式」呢兩個字唔開心?(有,就係未聽過「莞式」呢兩個字的人)

 

「你又知我忍唔到?」我有點被她的激將法騙到了。況且,我好耐無上過大陸...

 

「未試過又點知你忍到?」小薇又反問我。

 

「你行得開嗎?不用陪Richard?」不要忘記,她和Richard都係游手好閒的人,成日在一起。

 

「後晚佢同中學同學固定聚會玩德州撲克,一定唔會帶我去,司機又收左工」小薇說,「你可以來我地度,我有齊架生。」小薇說。

 

「好,咁後晚見!」就咁就約實了,oh no… 我剛做甚麼了? 先前覺得在手機約炮當面砌盛行的年代,玩Cyber sex好out,咁唔使真係約炮丫,仲要係同一條女...

 

我真係有D問題,誰能拯救我一下呢?

 

「你呢一個,係淫人妻女的行為,你過得自己個關嗎?你對得住Richard和蚊蚊嗎?」我心中的良心天使終於都出現來說句正義的說話了,謝天謝地!

 

「不過...」良心天使說,「技術上來說,小薇又唔係Richard老婆,又唔係蚊蚊阿媽,所以OK,可以去馬。」

 

喂!到底你係咪良心呀?頂你!

 

話咁快,兩天過去了,我到達了蚊蚊的大屋,即係Richard同小薇屋企。

 

叮噹!叮噹!(我把門鈴聲都寫出來了)

 

接門的不是別人,正是小薇。

 

「你家工人呢?」我問道。

 

「老闆不在家,你估會找到他們嗎?」估唔到,在佢家住的人,真係幾爽皮。

 

小薇引領著我,走到蚊蚊的房間。

 

「蚊蚊搬了出去了,我們用這房間吧。」小薇說。

 

「好的...係呢...」因為同小薇真人不是太熟絡的關係(畢竟只係Cyber sex過一次而已),我想先講些說話緩和一下氣氛。

 

小薇用她那雙明亮的大眼睛望著我。

 

「你點解會...識莞式咁特別的呢?」我問道。

 

「其實...」小薇欲言又止。「我十六歲的時候,係國內受過訓。」

 

「受乜訓?軍訓?」我問道。

 

「莞式...」小薇說。

 

哦,懂了,乜咁細個就入行呀?

 

「不過剛剛好我去到之後無幾耐,無乜人去東莞玩了,所以跌跌蕩蕩之間,乜野工都做過,邊度都去過...」小薇對我說。「咁只要青春後生,錢總是賺到的,亦知道單憑一套莞式技能並不能將我帶到多遠...」

 

咁點?

 

「我就一邊靠身體來賺錢,一邊整靚自己,逐步逐步來啦,每幾個月整一樣,逐漸開始就只需要靠張臉來吃飯了。」她說。「直到我遇到Richard。」

 

「你就和他在一起不用做了?」我問道。

 

「不是」小薇說,「直到遇到他,我就夠錢整埋對胸了。我們認識了一段時間之後才在一起的。」

 

得,明白。看來Richard他自己講到幾識玩女,都係一個會沉船的人。

 

「咁到底你的莞式有無荒廢到呢?」我好奇問道。

 

「沒有,Richard就係因為我識莞式才留我在身邊。」

 

原來係收埋返屋企自己玩。咁Richard又有他道理的,有邊個男人唔想身邊條女好似小薇咁多才多藝?我講在床上。

 

聽罷她的故事,我細看著小薇,她還真是一張「網紅臉」,精緻,但周街都係。

 

小薇就好像看懂我意思似的,別過頭去避開我眼光。

 

「來吧,我們沖個涼先吧。」小薇說,接著,便開始一邊行入浴室,一邊將身上的衣服逐件脫下來,走到入浴室的時候,剛剛好全身赤裸。

 

接著,她用食指勾了一個「過來吧」的手勢,我也跟著她,一步一步脫衣到浴室了。

 

我看著小薇赤裸裸的身體,雖說胸部是假的,但屁股、長腿和纖腰還真的騙不了人,只有真材實料。

 

「我將會用她們來好好服侍你,Alan哥。」小薇雙手托著她一雙豐滿的乳房向我走近,讓我先檢查一下品質。

 

喂,OK喎!摸落去又假唔曬喎,講真,玩莞式,我比較喜歡假波一點點,因為好Feel一點。

 

「OK那就躺上去吧。」小薇指著浴室地上的一張浮床,說。

 

「好吧,那我不客氣了。」我說。

 

「哈哈,應該是我不客氣才是。」小微笑淫淫的說。

 

「希望你捱得過沖涼那十幾分鐘吧。」小薇說。

 

到底小薇所說,她那正宗訓練出來的三十六式,我可以頂到幾耐呢?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