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3

魚涌食記-沖涼記

Image-106-15-9-2017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819

 

我現在身在蚊蚊的房間,正確一點說,是在她家中的套房浴室內。在這個浴室中,有一個將身上衣服脫到一絲不掛的美人和我在一起,不過,那不是蚊蚊,是蚊蚊爸爸條女,小薇。

 

小薇的身體大部份都整過,所以玲瓏浮凸要乜有乜。就以她將要和我做的事,我會講三個字:千六蚊。

 

無錯,她是這個質素的。如果東莞還時東莞的話。

 

雖說胸部是假的,但小薇的屁股、長腿和纖腰,讓我很期待之後會發生的事。

 

小薇指著浴室地上的一張浮床,將表面弄濕,示意我躺上去。

 

當我也赤裸裸的躺了上去之後,小薇在我身後說:「希望你捱得過沖涼那十幾分鐘吧。」

 

小薇說完之後,跪了下來,輕輕的在我身上塗上沖涼液。

 

「咪住,好似唔係幾對路喎...」我說。

 

「乜一開始不是先站著沖涼的嗎?」我努力地想著自己的回憶,道。

 

「這一步我Skip了,其實訓起度咪仲舒服...」小薇說。

 

「你又有你道理喎...我Buy。」我說。

 

說時遲,那時快,小微一對雙峰已經向我背部擦過來。

 

「啊~~~」小薇呻吟道。

 

佢果現係做戲做全套,連叫聲都包埋。

 

 

她一對經過加工的雙乳,紮實地在我身上有節奏有規律的磨,每一下我都能感受到小薇胸部幼嫩的肌膚,我想對小薇說,唔好停,繼續...

 

「唔好停,繼續...」OK,我真的講出口了。

 

小薇聽畢,繼續那樣一下又一下的挑逗著我的身體,再加上她每次滑到我耳邊的時候,不是在親我,就是在啜我的耳珠,OMG!單單是一開始,我就已經慾火焚身了。

 

「呀!這是甚麼來的?!」小薇帶點驚訝,她拿著我碌野問。

 

「呀...它應該是...我弟弟。」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你確定是你的嗎?」小薇問,喂,連住我個身,可以不是我的嗎?

 

「可以不是嗎?」我回答小薇。

 

「但是這長度...你是亞洲人吧?」小薇還是驚訝於小弟的Size,她吞了一下口水。

 

「如果你仲唔信,我起佢上面刻左我個名。」我正經地說。

 

「那快點給我轉身等姐姐睇下!」小薇說。接著,就將我反過來,我弟弟頓時就彈了出來,小薇又吞了一下口水。

 

「個名刻了去邊?請問?」小薇說,並拿著我的弟弟仔細地研究一番。「會在包皮下面嗎?」她說,並用手輕輕的將我弟弟的包皮拉緊。「無呀,你個名在哪?」小薇望著我問,我給了她一個讓她自己估下的表情。

 

「一定是遇到水個名先會出現!」小薇說。

 

「喂大佬你當我係那些裝熱水會有圖案展現出來的咖啡杯呀?」我打趣說。

 

只見小薇沒有理會我的這個爛笑話,雙眼意亂情迷的望著我弟弟,將舌頭伸出,用她的舌尖輕輕的全方位的在我弟弟上舔,沒多久,我那堅挺的弟弟就沾滿她的口水了。

 

「呀...你很會舔...」我引不住稱讚小薇。

 

「那我不客氣了。」小薇說完之口,就口含一口水,輕輕的從我小腿內側開始,一路舔到我的蛋蛋旁,當她左邊腳和右邊腳都添過一遍之後,就一手拿著我的弟弟,全方位的把我的蛋蛋舔了一遍,蛋蛋這片最易被人遺忘的領土,在小薇的舌尖下,這一天,很快樂。

 

舔完我的下身後,小薇就開始往我的身上舔。她的舌頭再加上她的雙乳,在我的身上遊走,有著說不出的快感。當她舔到我的耳邊時,我轉過頭來,和她鼻子貼鼻子,我實在引不住,要和這條靈巧的舌頭打個交道。

 

小薇好像也懂我意思似的,將小嘴探過來,不消一刻我的舌頭就和她的在大家的口腔內打交了起來,不過,自問是打茄輪能手的小弟,在運用舌頭方面實在沒法和小薇相比,不消一刻我就敗陣下來,被小薇領著整個打茄輪的方向和節奏。

 

「唔唔~~~ hee hee ~~~」小薇一邊打茄輪,一邊高興地笑著。顯然,現在享受的人,不只我一個。

 

「Alan哥哥...我要來了,上次在電話中...我已經很想咁做...」小薇說。當然,在我搞懂她想做甚麼的時候,我的弟弟已經被她的嘴吧深深的含著,原來,她想吹我簫。

 

「你忍耐一下,堅持哦!」小薇說,接著,就用她那玲巧的嘴巴和舌頭,在我的弟弟上時而溫柔,時而主動的猛攻著。

 

「唔~~唔唔~~」小薇情不自禁地發出了像廣告中食朱古力的享受聲音。我覺得她真的當了我弟弟是朱古力,因為她有時會輕輕的咬我弟弟,這種刺激,她拿捏得很精準,只有爽,沒有痛。

 

如是者,小薇吹奏了大約有數分鐘之久,之後她就停了下來,轉用她的雙乳夾著我弟弟,輕輕的在她雙峰之間的乳溝上面磨擦。

 

「如過認真地吹的話,吹蕭是一件很累人的事。」小薇忽然對我這樣說。

 

「是嗎?沒經驗。」我說,這個當然了,食鮑魚我就識,吹蕭,真係不是我那門之的事。

 

「哈哈~~~」小薇聽後笑得開懷,接著又將頭埋在我的雙腿之間,繼續幫我吹簫了。

 

「唔唔唔~~~對了...」小薇邊吹邊問,「你現在可以一天兩三發嗎?」

 

這個Moment,我突然醒了一醒,因為這是一個很敏感的問題,基本上和你做莞式的小姐係唔會問你的,小薇應該是在計算她在我身上應該點樣可以盡情地運用吧?

 

「有你這一張嘴巴,三Q,沒問題。」我說。這我倒是很有自信,因為小薇是那種無論你有多累,都能把你弟弟搞得起的後生女。

 

「那我不客氣了,你忍著哦!」小薇說,接著,就將我的弟弟徹底的含了下去,作了一個深喉的動作,之後,我還記得的就是小薇那極具節奏的吹奏,我努力的去忍著,不過,幾分鐘後,仍然是敵不過小薇的猛攻,因為她的吹奏技巧實在是太棒了。

 

「呀呀...要射了...」我告訴小薇。

 

「唔唔唔...」小薇好像聽到了,不過她卻繼續在吹我的弟弟,沒有減慢下來的意欲,直到我發射的一刻。

 

「唔唔~~~」小薇口爆了我,被我射出來的子子孫孫搞到手忙腳亂,最後,她將開口,口裡的精液自她口中流出來,她用手接著的一刻,不知怎的,很感人。

 

「第一砲就咁多...Alan哥哥...」小薇說,「不過,味道不錯呢!我剛吞了一點...」

 

「你喜歡吃就好...」我無奈地說。

 

「來吧,我幫你清洗一下,我下面開始忍不住,下一part好快就要來了。」小薇說。

 

她真是一個說話老實直白的女生...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