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8

魚涌食記-老漢的疑惑

Image-110-19-10-2017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846

 

得小薇針灸之助.勉強地和她來完第三發之後,我的袋底感覺赤赤痛,真的不得不承認,自己老了。

 

「Alan哥哥,不如我們之後得閒約一約,等我幫你做做針灸,通一通經絡吧,你的身體看來不是太好呢...」

 

這個時候我在想,到底「醉娃」之意是否不在酒呢?真係咁好死同我通一通經絡?

 

世界是沒有免費的午餐的...

 

當我正在想著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聽到有車駛進來的聲音。

 

到底是誰回來了?!

 

我很緊張,是不是Richard?係就死了,我點解釋我起呢度呢?唔通我話我來幫蚊蚊拿東西?拿甚麼好呢?胸圍?底褲?護照?呀,護照好,通常D人都係唔記得拿護照就去旅行的,一於咁話!

 

就在這時,小薇著返條底褲同拿住條毛巾圍住自己上身就走出去應門。

 

喂你係咪想攬炒呀?咁樣行出去,係人都知你無著衫啦!

 

呢一個Moment,我標曬冷汗了,因為案情非常複雜,我搞完Richard個女,又搞埋Richard條女,今次真係水洗都唔清,我都係快D著返衫爬窗走人好了。

 

當我終於都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的時候,小薇走回來了,她身上仍舊係穿著那半濕的緊身背心和一條內褲。

 

「乜你咁驚呀,Alan哥哥,哈哈!」小薇邊笑邊說,「係華叔咋。」

 

即係Richard一家的司機。

 

話都未說完咁濟,華叔就已經在小薇的身後出現。

 

「華叔」我禮貌地對華叔說。

 

「Alan哥佢來幫蚊蚊拿少少野。」小薇在我未開口之前已經搶著幫我說。

 

「呀...係呀?」華叔說,接著,他的眼光落在蚊蚊張床上,上面除了亂之外,還有幾個未開的Condom和小薇之前同我玩莞式的小用具...

 

「咁...等陣要我車你返屋企嗎?」華叔問道。

 

華叔是一個很專業的司機,我點知?因為做老闆司機要很能守秘密,在車內見到的,聽到的...唔...我甚麼都聽不到,看不見!大家明未?

 

「呀,唔使啦,我陣間飛的返去就OK,不用麻煩你了。」我說。

 

「你有空就留低坐多一陣啦,Alan哥。」小薇說,「華叔來針一陣就走了。原來我今晚約了他,忘了,所以叫他來做後面個Part,Hee hee!」

 

咁前面個Part係乜呢?我估,畫公仔不用畫出腸吧...

 

原來華叔都係趁Richard不在家的時候...

 

「咁我留低一陣唔阻你地丫嘛?」我問道。

 

「唔阻,呢度你當自己屋企就得啦。」華叔道。

 

其實我已經當左呢度係自己屋企好耐...

 

這個時候,小薇很快很熟煉地將蚊蚊的睡床整理好,在上面舖上新的床單,讓華叔躺上去接受針灸了。

 

「你睇,Alan哥哥,華叔都周不時來比我針,你得閒都約一約我吧。」小薇一邊針一邊對我笑說。

 

「好...好的」其實,點解我唔去屋企附近針呢?我想,我屋企附近,北角個邊,大把中醫針灸啦,三七天灸都有得做添呀...

 

看著小薇落針,都係落在剛剛跟我扎針的那幾個穴位,看來華叔都係要補一補個味野。

 

「好啦,頭先搞到成身都污糟曬,我去沖個涼先。」小薇針完華叔之後,就走了去沖涼換衫。

 

房間內,只剩下我和華叔。

 

「小薇的針灸真係幾好的,不過...唉,不得不承認,人老了。」華叔開始跟我說話。

 

「唔係呀,睇黎你都幾龍精虎猛。你都好後生姐...」我說。

 

「都五十幾六十歲了,做多幾年都退休了。」華叔說。睇樣,我仲以為佢五十頭左右,佢真係Keep得幾好。

 

「幫Richard打工應該還好吧,我見佢份人都幾nice。」我說。

 

「呢個老闆,算係咁啦,乜野都算過度過,不過出手不差,係d真真正正大老闆先會寒酸,佢,未算係大老闆。」華叔說。

 

「真的嗎?華叔你做過其他大老闆?例如邊d?講黎聽下?」我開始八卦了。

 

之後華叔說了一兩個我真係識的有錢人名字,均來頭不少,雖非城中首富,卻富可敵國,例如瓦努阿圖。

 

「唉...不過時不與我啦,依家好多野都論唔到我做了。」華叔說。

 

「此話何解?」我問道。

 

「我以前假假地都係個經理,不過,個行業越來越萎縮,加上年紀越大,工作就越難找了。」華叔說。

 

「華叔你以前做邊行?」我問道。

 

「做印刷業,我以前負責管印刷廠的。」華叔說。

 

「哦,咁又係,呢一個年代,個個用手機平板,無需要印刷,起碼報紙雜誌那些都執了好幾家先。」我說。

 

「其實唔止,當乜都電腦化之後,我呢一d無大學學位,英文唔好但係又做管理級的人,係好多老闆眼中係個負資產,因為有了電腦,個人經驗開始變得無用,老闆寧願用你份人工請兩個電腦好的大學生。」華叔說。

 

「咁你都算事業上轉型呀。不過應該是迫不得以吧?」我說。

 

「我以為做老闆的司機會好好做啦,點知原來呢一個行業亦都萎縮緊,有D少用車的老闆,索性叫Uber就算了,一來養少架車,二來又唔使養人。」華叔說。

 

「老闆都叫Uber?」我驚訝道。

 

「係呀,呢幾年香港的營商環境都唔好,好多老闆其實都起國內做生意,用車都係佢地d屋企人用。真係勢估唔到,手機科技連開個車做個司機都影響到...」華叔概嘆地道。

 

「好在,華叔你話做多幾年司機就退休,否則幾年之後人工智能成熟,無人駕駛汽車出埋黎,你真係連司機都無得做...」我說。

 

「人類始終都會被電腦科技淘汰,好在我生於黃金年代...」華叔說。

 

華叔講得無錯,做到退休之齡先開始被科技淘汰,總好過我呢d,人生行到一半,被時勢迫著轉型,老實講,我呢一代,真心唔知點算好。

 

老老實實地想,香港的經濟建基於金融地產兩方面,做銀行的話,如果一人一部手機開個APP就可以處理到存款理財過數投資買賣借錢按揭,銀行內部好多職位就變得可有可無;你想做地產經紀嗎?現在買賣平台的發展,令到中間人的角色變得越來越含糊,買賣不用中間人亦不用付佣金(這是很多平台的宣傳賣點),再加埋那些甚麼360睇樓科技,你的電話將來就係地產經紀,工作上係你的競爭對手,想起來,都咪話唔灰。

 

呢一個moment,我覺得華叔係幸福的,起碼佢做多幾年就可以印印腳退休,我呢,仲有廿幾三十年要捱,要同科技發展帶來的急速淘汰搏鬥...

 

「咁華叔,你都幾識養生,得閒都做下針灸。」我不得不轉一轉話題。

 

「哈哈,大家男人,唔使講啦,小薇其實份人很有愛的。」華叔說。

 

我知,佢除左好有愛之外,仲好識做(愛)添!

 

「咁你寶刀未老,你老婆就開心啦。」我笑說。

 

「其實...呢方面我真係唔知點講好...」華叔說,「小薇幫我針得返起,但係...我對住自己老婆就扯唔起。」

 

「呀?!點解?」我問道。

 

「我老婆今年都52歲了...你估個個50歲的女人都好似劉嘉玲同關芝琳咁keep到呀?」華叔苦笑說。

 

係喎,唔講真係唔醒起,50歲的女人,應該叫阿婆架啦喎...

 

「所以...」華叔欲言又止。

 

「所有男人都係迷戀後生女的肉體,呢個明的。」我說,並和華叔來了個hi-5。

 

有時候,男人的對話,很多都在心中。

 

不知不覺,同華叔講下講下,咁又過左半個鐘。小薇沖完涼換好衫之後,出來就幫華叔拔了針,我也覺得時間差不多,要走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開始思考我的人生,思考我的工作,思考我的感情,因為,我們都有變老的一天。

 

我行出Richard的大屋,一個人在路上行,心想到底,閉起雙眼我最掛念誰?

 

就在這個時候,我褲袋裡的電話開始震動,并響起了鈴聲...

 

是誰?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