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1

魚涌食記-食貓飯

Image-121-1-2-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00

 

大件事...

 

在蚊蚊、琪琪,和Riona的家中,我們玩得很大,卒之,我的身體有了異常的反應...

 

「Alan哥哥...」Riona在我和蚊蚊發完了第三發「地圖砲」之後說道,「你之後一兩個星期內,還是多點休息身體...」Riona說。

 

「為甚麼?」我問道。

 

「我見到有血...」Riona說。

 

What?! 我literally不敢相信 Riona所說的話。

 

「射出來的...真的有血...」琪琪也說。

 

我不敢去望,因為,我...我怕血,無論在我弟弟裡出來的,只要帶血,真的很濕滯。

 

「不過,一點點,不用怕」Riona說,「只要不是成日係咁就得,呢個情況我見過很多次...」

 

係喎,忘記Riona見過的場面,比我和蚊蚊琪琪加埋,多好很多。

 

「這段時間好好的休息恢復一下吧,最快三四天就沒事了。」Riona說。

 

「真的嗎?那Alan哥哥又可以再來玩了!」琪琪說。

 

Well...年青真好,可惜,我不再年青...

 

蚊蚊這個時候也起來了,二話不說的,拿起紙巾往她的肚皮上面抹。

 

「哇!真的有血呢!你要不要留著拿去看看醫生Show比醫生睇下有無事?」蚊蚊問道。

 

喂,有少少惡心喎真係..

 

「不用了,」Riona說,「我剛剛拍下來了。我cap張相比你睇」

 

接著,我的手機傳來了一張蚊蚊肚皮上的照片...仲更加惡心...

 

WTF…

 

「Riona小姐,你們今晚拍了多少我的黑素材?」我問道

 

「等Riona剪好片之後給你看你就知道,Alan哥哥」蚊蚊說,接著在電視櫃拿了一部GoPro出來炫耀。

 

蝦條!

 

「乜Riona識剪片咁犀利...咁我公司d片可以判比Riona剪喎...」我笑說。

 

「這個容後再談吧,Alan哥哥你要不洗個澡先?」蚊蚊說,「你不洗,我洗先架啦,要不一起洗!」

 

「呀...我返屋企好了...謝謝你...」因為我唔想同蚊蚊一齊洗,點知佢洗洗下會唔會又洗左我其他野出黎,現在的我,頂唔順。另外,女仔如果屋企無阿媽或工人,個廁所肯定污糟過男仔個廁所,而且成個廁所都會係一樽二樽,找沐浴露都有排找,咁呢間屋有三個女仔住...我都係返屋企算啦,反正兩步路。

 

如是者,我和她們三個道過別之後,就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地行出了門口,一走在街上,即刻腳軟軟要扶住路邊欄杆。

 

還好,我和她們的家只是一街之隔,雖然我比平常用多了一倍時間先行到返屋企,仍然只係用了8分鐘左右,她們三個真是,我的好鄰居。

 

到了家門口,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才把門匙插上,慢慢地打開了門。

 

「回來了,哥哥!」我無親妹妹,呢把聲,當然係Catherine

 

「是的,我回來了。」我說。

 

「買左你的貓飯,放了入雪櫃,你肚餓就丁返熱來吃吧!」Catherine說道。

 

「貓飯?!」我問道。我地屋企都無養貓,(狗就得一條,剛剛虛脫咁返到屋企),何來貓飯?

 

我望望Catherine,她卻全神貫注地在打機,我看看畫面,她在玩芒享

 

「呀...乜已經出了嗎?」我問道。

 

「係呀,出了...」Catherine仍舊看著電視畫面隨隨便便的答我。

 

「你比炒價買的嗎?咁快買到?」我問道

 

「不用買,我同Game舖老板好熟。」她說

 

熟到唔使比錢可以有隻芒享?斷估她口中這為老板,應該係佢D兵。

 

「咁我都可以拿隻唔使錢嗎?」我問道。

 

「可以的...如果你有呢度的話。」Catherine指著自己心口和我說

 

我好肯定那隻係兵

 

「咁...」我接著說

 

「哥哥我好難先組到團出發,可以讓我打一陣先嗎?」Catherine說

 

「你不可以Pause一陣嗎?」我問道

 

這一句我是特登說的,我當然知道打 online game 尤其是係團練的時候,霎時間係停唔到的。

 

「哥哥...not now」她說。

 

當你有一個比你更喜歡打機的女生住在你家的時候,其實有好有唔好,好的是,你打機的時候,她不會用仇視的眼光望住你,但當她在打機的時候,你試試走去搔擾她,仇視的眼光就出來了。

 

可能你會話,兩個一齊打咪OK  lor! 不過,實際上,現今世代玩 console機,你有幾可會玩2P? 籃球足球那些,又通常係互相對壘(你會和人合作打同一隊嗎?我就好少了...),超任時代的雙打情景,講真,我好懷念,所以,我買左部街機600合一配三和掣和棍,但好可惜,Catherine唔係那個年代...

 

Anyway,講真又真係有少少肚餓,所以我打開雪櫃,拿出之前Catherine幫我買的那盒「貓飯」,打開來一看,是時菜班腩飯。

 

「這是一肉一菜的貓飯吧?」我從廚房裡叫了出來

 

「吃吧,好吃的」Catherine回了我一句。

 

當我坐在她旁邊一邊在看她屠龍,一邊在吃這盒「貓飯」的時候,Catherine終於都開口了

 

「咁夜返,去邊黎?」我是想她這樣問我的。

 

「我呢一兩個禮拜都唔返屋企起度住,回家太遠了」Catherine家在天水圍,跟和她初相識時不同,現在要是沒甚麼事,她倒常回家的。你問我的話,這個女孩子開始成熟了。

 

「家太遠...係因為你家同部PS4太遠咋呱??」我問道。

 

Catherine 終於都望過來了,對我笑了一笑,親了我一口。

 

「可以比我玩一陣嗎?我好耐無玩芒享了。」我說。

 

「我的好哥哥...」Catherine忽然轉了語氣似的...「看你樣子好像很累似的,行步路都無力,你去哪了?要不早點上床休息?」

 

呀...仲以為佢掛住打機唔會問,唔通答佢剛才去左玩4P無佢分嗎?

 

「呀...如果無我的事,我沖個涼去訓了...」我說

 

就係咁,Catherine每日一到放工時間,都一刻都唔蝕比公司,按時工作,按時收工,唔知道的話,仲以為佢要返夜校學英文。而我呢,則返到屋企都係食貓飯,又無機打,又未有體力和膽量上蚊蚊她們的家住,所以呢幾日放工,我不是去睇戲,按摩(正骨),就係去一支公食飯,苦悶無比(回家睇Catherine打機仲要幫佢斟茶遞水)

 

所以,當我放工前去廁所洗手照照鏡子見到自己個頭應該有一段時間無剪,就決定去剪髮了。

 

「下班了,要買你貓飯嗎?」Catherine又係剛從洗手間走出來。

 

「不用,我今晚去剪髮」我告訴她,仲想告訴她食太多飯盒無益,不過她已經逃之夭夭。

 

我走在街上,不知去哪剪好,因為我沒有用開的固定髮型師,所以索性去到邊剪到邊,反正我個頭,好易剪,只要同個髮型師講聲千祈唔好鏟青就得了(如要鏟的話,我會去中環的Salon找個貴的,皆因鏟得型同鏟得MK,只係一鏟之隔,好易賴野,而我因為要見Corporate客的關係,一般頭髮不喜歡太短,保持一下專業形象嘛。

 

卒之我飛的去到銅鑼灣的唐二樓區,是但見到有個Salon的標誌就走入去。

 

還好不用等太多個人,我一邊玩電話,一邊等,等了20分鐘左右,忽然間一隻冷冷的手在摸我的頭,嚇了我一跳。

 

「我估你好耐無剪過髮了吧?」一把女聲傳到我的耳邊。

 

我望一望前面鏡子的倒影,原來係一個女髮型師。

 

她的手還在我的頭髮內摸來摸去。

 

「你個頭形都幾靚」她說。

 

「係呀...我媽咪都讚我個頭幾靚幾大架...出世的時候雖然辛苦左佢少少...」我看見這個髮型師之後,無啦啦亂說話

 

「哈哈哈哈!你都幾好笑,我叫Rachel」她說。

 

「Hi 我叫Alan...」我說,眼睛仍望著她無離開過。

 

我今次的髮型師,不得了,她雖然個子小小,但眼睛很精靈,看著我個頭的時候好像在跟我個頭說話一樣(她不是看著我的眼,如果係的話,我會死)。再加上她的髮型很前衛,不長不短的髮型將她的面部輪廓展現了出來,她眼鏡大大鼻子高高的活像一個美日混血模特兒一樣,又有少少王敏奕的影子(利申:真心覺得王敏奕靚女),真的很卡嘩衣呢!

 

看著看著,她向我越哄越埋,一股清香撲鼻過來。

 

「我知你應該唔鐘意太短,但如果你信得過我的話...」她說,

 

「你願意跟住落黎那半個鐘的時間,將你個頭完全交比我嗎?」

 

喂,我願意呀!我願意呀!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