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8

魚涌食記-無戴眼鏡

Image-122-8-01-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05

 

收工,百無聊賴的去了一間在唐樓的樓上髮型屋剪頭髮,點知來者竟然是一美女髮型師...

 

「好,過黎洗個頭先。」Rachel終於都研究完兼摸完我個頭了(利申,很爽)。

 

「呀...偉仔在嗎?」Rachel在店內不停的找這個叫做偉仔的東東。「乜話?!收左工?!」

 

「有事嗎?」我見到Rachel的火氣開始有點大。

 

「呀...無事...我地個Junior今日早左收工...頂佢...咁你唔介意的話,我幫你洗好嗎?」Rachel問道。

 

喂我又點會介意。即刻乖乖的坐直,讓她幫我在頸後圍上毛巾隔水膠紙(之類啦,剪左咁多年髮都唔知那塊野叫乜)。

 

當我站起身行了兩步準備去洗頭的時候,忽然雙腳軟一軟...

 

「哎呀!」我差點跌了一交

 

「喂,你無事丫嘛?無啦啦腳軟的?」機警的Rachel一把拉住了我。

 

「呀...我...無事...」面對突如其來的跌一跌,我都真係有少少突然,靚女面前跌喎,好失威架嘛...

 

不過,就起呢個時候,我感覺到手臂後有一鼓軟軟的感覺,Rachel不經意地送了個波餅給我吃。

 

即就咁,波餅呢樣野呢,分有意同無意,有意的波餅,好似我女上司Pam姐成日返返下工會請我食那些,就好似食荵油餅一樣,第一啖食落去,幾過癮,不過再叫你食多幾次,日日食你可能已經吃不消。

 

至於Rachel的波餅,我上星期不是說過,她的外型有點似混血兒再加小小王敏奕的嗎?這種波餅,就好像麻薯咁,軟軟的香噴噴的,一食,可以食夠一打半打!

 

「企穩呀你...」這個時候,Rachel的心口還是貼住我的手臂,搞到我一點兒...害羞...

 

「呀...係係...」好明顯我還是陶醉在她的溫柔鄉之中。

 

「睇你精神唔係幾好,仲要腳軟軟的樣子,沒事吧?」Rachel問。

 

「呀...係...我近排個人有點虛...」我說。

 

「搞乜搞到個人咁虛?」Rachel問道

 

「呀...」停一停,想一想,唔通我同佢講話我之前比三條女食完渣都無,其中一條女仲要係日本動作愛情電影明星咁駕勢堂?

 

「無...近排打得...機多...夜訓...」我亂說一通,Rachel這時亦都意會到佢比緊波餅我食,即時彈返開,我唯有企返穩個人,行去洗頭床(又係一件剪左咁多年頭髮都唔知佢叫乜的東東)那裡。

 

好不容易才躺了上洗頭的位置,Rachel也開了花灑在試水溫。

 

「公司規定洗頭時要幫客人按摩一下的」Rachel在我頭頂上面說。

 

「呀...好呀,辛苦曬...」我有點不好意思,但又不好推卻。

 

Rachel聽畢,就伸手在我的肩頸位置給我按摩。她的指力很足,位置又中,絕無渣流灘成分。

 

「嘩...啊...正...」我忍不住說。

 

「舒服嗎?我現在可不是常常幫人洗頭的,你行運了。」Rachel帶點傲嬌地說。

 

「咁整多幾下呢度可以嗎?」我老實不客氣地問

 

「你打得機多傷神,不如我同你按下呢度啦。」Rachel說畢就在我的頭上用手指按了又按,即時個頭麻一麻,真係死都比佢按返生。

 

Rachel幫我按摩,十分落力,搞到我成個人又軟返曬,這時,我忽發奇想,如果Rachel去正骨場度做,應該仲好生意...而且,我發現佢按摩無敵,但洗頭方面則好鬼渣流灘。

 

「好,搞店,起身。」Rachel係咁易落少少洗頭水R幾下個頭,再幫我過一過水就用毛巾包返住,帶我回到之前的坐位上面,準備剪髮。

 

「呀...Alan,你...要不要...」Rachel問。

 

「好呀,我要呀!」Rachel未講完我走已經舉手話要,話之佢丫,唔通佢無啦啦會問我要唔要捐錢比東華三院嗎(Which我成日捐,by the way)?

 

「都係無野啦...」Rachel說。

 

「你未問我你又點知我唔要?」我反問返佢。

 

「無...本來想問下你要唔要睇雜誌...不過我地呢度得d少女雜誌...你應該唔睇的...」Rachel說。

 

「呀...咁都得?」我問道。

 

「先生...其實我地呢度通常做女仔客多,後生個隻,所以甚麼乜周刊物周刊,真心欠奉...」Rachel說。我環顧四周,又係喎,點解呢度的裝潢有咁重少女味道的呢?我今晚發雞盲無睇到邊間就是但入去剪髮,應該係入錯髮型屋喇...

 

「無問題,講起乜周刊,我以前成日追佢地的專欄...」我轉一轉口風的說。

 

「我其實未睇過乜周刊...」Rachel說。

 

當下,我看一看Rachel,這個廿歲出頭的年輕少女,未睇過,好正常。

 

依家都有年輕人表示無玩過FB啦!

 

「咁...無雜誌睇...我唯有同你傾計啦。」我打蛇隨棍上。

 

「我好少同客剪緊髮的時候傾計的,你可以玩電話。」Rachel這時冷冷地說。接著,她全神貫注的在摸著我的頭髮,看應該怎樣剪。而我,則死都唔拿個電話出來,腦裡在思考,這個冷冷的髮型師,我應該怎樣和她進一步交流好呢?

 

我們的剪髮,就在一個這樣Odd的環境下進行。我好肯定,Rachel現在直頭當正我係老餅怪叔叔(哥哥都好丫...),如果唔係做乜無啦啦走左入一間定位係年輕女生的髮型屋剪頭髮?

 

「你條的水要留幾長?」Rachel終於都問了。

 

「呀...一半丫唔該」我說,而這亦都係我一向留開的長度。

 

「即係咁多?」Rachel在我的臉上比劃,說。

 

「上少少...」我一邊享受著Rachel在我的的水位置用手指掃下掃下的感覺,一邊望著鏡子上Rachel那可愛的倒影說。這個時候,Rachel和我四目交投,比佢見到我牛咁眼望住佢添...

 

Rachel見狀,沒好氣的給了我一記微微的白眼。

 

「咁多好啦,呢個年代...如果唔係就真係成個怪叔叔咁架啦!」Rachel說,咁好明顯,Rachel已經當了我係怪叔叔了,oh no…

 

「係呢...你地呢度開到幾點?」我快快地轉一下話題。

 

「我最晚做到8點半,之後要食飯,否則胃痛。」Rachel簡短無尾音地說。看來,我真係阻住佢收工食飯。

 

「哦...你胃唔好...咁可以叫外賣架嘛?」我建議說

 

「就係因為叫外賣在公司食無定時,所以先唔叫外賣。」Rachel又冷冷的說。

 

好吧...既然大家講野無乜火花,我全程收聲。

 

「你做乜無啦啦走左上黎我地度剪頭髮?」Rachel無啦啦又反而問我道。

 

「我收工出來時唔記得帶眼鏡,所以睇得唔清楚,求其見到有個髮形屋咁上下的牌就走了上來...」我說。

 

「咁你幾多度近視?」Rachel問。

 

「左眼600,右眼500」我說。

 

「嘩,咁你唔戴眼鏡咪乜都睇唔到?」Rachel說。

 

「係架...所以先頭至會眼花花跌親...」我說,當然,其實我真係人虛腳軟而已。

 

「同埋,我到衣家都睇唔清你個樣,淨係見到你應該眼大大,面尖尖咁...不過把聲就幾好聽。」我說。

 

「哈哈,原來係咁...我仲以為...」Rachel說。

 

「仲以為乜?」我問道

 

「都係無野啦。」Rachel說。

 

「唔好介意我咁問,其實你係咪一個靚女?」我無啦啦問道。

 

「甚麼?靚女?你咁問,我點答你?」Rachel面紅紅地說。

 

「OK啦,有d朋友話我個樣似混血兒。你話呢?」Rachel問。

 

「我都睇唔清你個樣,點話你知?」嘩...差少少比佢陰到。

 

「等我嘗試睇清楚先...」接著我就老實不客氣的望著正開始幫我剪髮的Rachel。

 

就係咁,我呢半粒鐘,就很名正言順在望著她幫我剪髮,過足了癮。Rachel滑溜的手在我的頭上遊走,每次被她撫摸著我的頭髮,我都有著一種像春天鳥語花開的感覺,再加上有時又站在我旁邊跟我貼得很近的幫我剪某些位置,再看著她那可愛的倒影,青春結實的Fit爆身材,我只想我的頭髮,可以再長一點,難剪一點。

 

剪髮期間,Rachel不停的望住我個頭,又望住我對眼,好像有話要說似的,不過最後又吞番落個肚度。我看得出,一丁點兒的曖昧氣息...

 

「你前面想留幾長?」Rachel問道。「不如咁長,之後咁樣好嗎?」說畢,她又將上身哄了過來,為我比劃額頭頭髮的長度,有意無意之間,軟軟的胸脯又壓了去我的頸背,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即時打了一個冷震。

 

「呀...唔好意思...慣左手勢...」睇起上來,Rachel真係無乜男客人可言。

 

就在這種不經意的誘惑之下,我很辛苦(亦都很爽地)才剪完這個髮。

 

「雖然你無戴眼鏡,巡例都要比你睇一下後面剪成點。」她說。

 

我這個時候,扮曬眼矇矇的在看著她端來的那面鏡子。

 

「嘩,真係唔係點睇得到,如果你剪得我好Seven咁點算?」我開始調戲她了。

 

「你返到屋企睇睇,覺得有乜唔滿意的話...可以再來,我免費幫你搞返店佢。」Rachel說。

 

「拿,你話架,唔好蝦我四眼仔呀。」我扮曬委屈的說。

 

「無問題,呢張我卡片,早少少打黎我洗定較剪等你。收工,食飯。」Rachel說。

 

這個頭,剪了300蚊,話平唔平,話佢貴,又唔算(起碼爽)。

 

當我比完錢,正要落樓的時候,Rachel亦拿好袋正要離開。

 

「使唔使扶你落樓梯?呢條樓梯跌死無命陪...」Rachel問。

 

「哈你都幾好人...」我說,「好啦,比你扶我落樓啦!」Rachel又暗地給了我一個白眼。

 

就在Rachel扶住我落樓梯的這一刻,我忽然有一種暖暖的感覺,而在呢一個Moment,我就決定,打鐵趁熱,呢一兩日一定要再找Rachel執執個頭...

 

但,應該如何告訴美女髮型師,佢剪得我個頭好Seven而又不傷自尊呢?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