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2

魚涌食記-秘密基地

Image-123-22-02-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10

 

晚上,在家,我一邊看著Catherine獵龍,一邊摸摸自己的頭(上面那個),還在想著之前女髮型師Rachel給我剪的那個頭。老老實實,講剪得靚唔靚,一定不能同其他大師級數比,而我亦覺得有少少唔係幾見得人添,畢竟,我去了一間專剪女仔頭的髮型屋,不過,服務質素,則屬Number one,因為那個女髮型師,搞到我春心蕩漾...

 

我拿著她的卡片看了又看,上面寫著簡簡單單的幾個字:Rachel, hair specialist, 和她的電話,連公司名都無寫到。咁到底應唔應該打電話比佢好呢?

 

最後,我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就係add佢Whatsapp

 

點解Add佢Whatsapp係一個錯誤的決定?因為我等左半個鐘之後就發覺,呢個電話號碼根本就唔係佢個Whatsapp號碼,好可能係佢飛線用的。

 

咁,好唔好打電話比佢咁呢...

 

「過一兩日先打比佢啦,咁樣好似好D喎...」我的良心同我講,咁又係,咁急進,好似幾無禮貌呀呵...況且,佢好似當了我係怪叔叔,即刻找佢,好可能講唔夠兩句就比人收線,變左安德尊...

 

「使乜打電話呀?」我另一面的良心又加把口進來,「直接上去找佢咪得lor...」因為,經驗所知,我有兩面的良心,而這反面的良心通常都比較有智慧,信佢肯定有運行,所以,我決定唔使打電話,直接過兩日收工去找她,反正她邊度返工,我知。

 

忍了兩日返工返得唔型棍,仲比Suki問我使唔使介紹佢個髮型師比我識,捱了兩日,我終於都的起心肝早點下班走去銅鑼灣找Rachel再整整個頭髮佢。我戴上了近視眼鏡(之前我話我係大近視),一步一步的走上那唐樓的樓梯上。

 

每走一步,我的呼吸都沉重一些,一陣間我見到Rachel應該講乜好呢?其實,我心入面已經有一個答案,就係話,就黎新年,成個月唔剪得頭髮,所以特意再找她來修一修個hair,咁講法,大家好黎好去,因為instead of找佢救亡,不如讓她知道我很信任她的手藝(其實唔係),呢個其實係男女建立關係的第一步。因為,好多時候,當一個女仔知道你對佢有十足信任,態度會對你有極大改變。

 

我一上到去髮型屋,就被門口的職員問我來幹甚麼...

 

「找Rachel執執個頭。」我說。

 

「Rachel?今日唔返喎!」職員說,「你第日來,定介紹個髮型師比你?指定髮型師收$499」職員問。

 

「咁...唔使啦,我...有另一個相熟的髮型師在附近...」見摸門釘,唔通真係又再剪多次髮咁無聊嗎?

 

行到落樓下,本來想找間茶餐廳醫肚,無啦啦想去食碗仔翅,所以我去了十字路口那間燒賣檔,食港式自助餐。

 

「碗仔翅加多份辣魚蛋丫唔該。」這個combination從來都是絕配,缺一不可。

 

就在我落好單比埋錢,想拿個電話出來問使唔使買煎釀三寶回去比Catherine食的時候,我身後有人拍了我膊頭兩下。

 

來者,係Rachel。

 

「乜又起度見到你?」Rachel問我道。

 

「剛剛去了髮型屋找你,你不是今天Day off嗎?」我問道。

 

「係呀,今日無返工,呢度係銅鑼灣,撞到人,好出奇嗎?」Rachel大概見到我喜出望外的樣子,有點詫異...「做乜想找我,兩日前不是幫你剪完了嗎?」

 

「無...就黎新年,想執執個髮型過年之嘛...」我照之前想好的劇本說。

 

「哦...咁樣...今日我唔返公司呀,你係要剪的話,跟我去我Studio啦,隔離街行過少少就到。份碗仔翅拿埋上去食啦,我都買了外賣。」Rachel展示了一下她手上的翠華外賣膠袋,說。

 

甚麼?佢仲有另一個Studio?咁真係要見識下喎...「好呀,過年前,會唔會加價?」我作狀都要問一句。

 

「加,一定要加,行規嘛,不過肯定加得少過我工作的髮型屋,三十蚊。」

 

錢,從來無人話嫌多。

 

「做乜叫你打電話比我先,你唔打,自己走上去公司?」Rachel問道。

 

「...呀...以為你實起個度嘛...」我地一路行,我一路答她,說時遲,那時快,兩個路口就行曬,我地又去到另一棟唐樓。

 

「今次要行多一層,你OK嗎?」Rachel問。

 

「放心,行十層八層都唔氣喘!」我說,雖然,通常行唔過五層樓我就會腳軟。

 

還好,四層搞店...

 

Rachel用鑰匙打開了其中一個小單位的門,我跟了她入去,大約有500呎左右,內裡的擺設,除了一個布置得非常舒適的小客廳和幾個大木櫃之外,就放了一張桌子,一張沙發,幾張摺椅,和一張按摩床。

 

「呢度我同三個網上識的女仔朋友夾的,大家都係做返Shift的工作,所以一個星期總會有一兩日放閒日的假期,所以,就合租這個地方,放假的時候可以在外面接些Side job來做,自己亦有些私人的空間,例如我返工專門放周四和周五,呢兩日間Studio我用,其他日子,除非約好, 我地一般都不會接其他客。」Rachel說。

 

「咁得意?幾錢租呀?」我問道。

 

「好平,因為要行樓梯,所以我地每個月只係夾幾千蚊就可以。」

 

「所以我估,你一個Friend係做Gel甲,另一個做按摩,而你就做剪髮,係咪?」

 

「差不多啦,一個做甲, 另一個係做脫毛的。」Rachel說,「那張按摩床,亦是用來做脫毛用的,我則有一些做Facial的客,和按摩的女仔客。」Rachel說。難怪,佢按摩按得咁好。

 

「咁你可以好輕易咁從髮型屋收D facial和按摩客過來,係咪?」我一言驚醒,唔使講,Rachel一定係咁做。否則,佢張卡片唔會咁神秘。

 

「反正佢地都要去做Facial同按摩架啦。」咁即係話我估中了。

 

你好難睇得出,像Rachael這些後生女,會咁識得賺錢。

 

「你估做髮型師真係咁好做,唔賺多個錢,根本不會有好一點的日子過,莫講話買樓,護膚品都唔夠買,而且,我地幾個女仔亦都會你幫襯我,我幫襯你,年終省不少錢在扮靚方面。」Rachel說。

 

「咁你爭個賣衫的Partner…」我說。

 

「唔使,隔離店咪賣韓國衫同明星二手衫,大家都係大家的客仔,亦都會互相彈客比大家,在店內派Coupon。」

 

我無言了,她們真係識賺錢。講真個句,Rachel呢個方法,可說係穩中求勝,一邊打住份工一邊創業,再利用互惠互利的優勢比少d租金及做最直接的marketing,亦不用接太多客來應付昂貴的租金,可惜我唔係女人,否則我都會想咁樣做生意。

 

「你有機會咪介紹你女朋友或者老婆過來做下 treatment lor」Rachel說。

 

「我都好想比多d生意你做,不過女朋友嗎?我仲未遇到那個她...」我說,這個當然是個公式的答案,反正,我身邊的女生,無一個話要爭做我女朋友...

 

「咁你日日係咁做,小心身體好喎,年輕人不要恃住自己後生就做壞身體...」都說我年紀大,幾年前,呢句說話只有其他人同我講,永不會出自我的口...

 

「有陣時做到累想放假,咪在公司咋病lor,反正我髮型屋的老闆不會給有薪病假。」還好,Rachel都叫識得work-life balance。

 

「來吧,我個半鐘之後有人來按摩,食完野就幫你執執個頭先,你想點剪?再短少少?」

 

「好吧...你決定...」我說,反正我的目標,不是個頭。

 

「不過老實講,我真係好少剪男仔的頭,除了係Tomboy那些,不過男仔同女仔的頭形同面形始終有少少不一樣...」Rachel說。

 

「無事,按照你原本想的意思去做好了,你辦事,我放心。」我說,而她,亦給我展現了一美滿的笑容。

 

我看得出,她很開心我對她放下十分的信任。

 

我們三扒兩撥的將食物吃光,就即席開始剪髮了。

 

「嘩你頸後面好多細毛...」Rachel說。「你全身都好多毛的嗎?」

 

「我...係啦,其他男人我無乜點望,但我身上都應該幾多毛髮的,日常生活都帶來幾多尷尬的情況。」我說

 

「所以我想找間中心去睇下脫毛應該可以點做,但係脫毛的中心不都是男生禁止入內的嗎?」我說。

 

「都唔係的,有好多男生都有需要脫毛的。」Rachel說。

 

「那同你夾租呢度的朋友有做男仔的脫毛客嗎?」我問道

 

「她應該沒有做男仔客了,女仔客d毛佢都脫唔曬...」

 

又好有道理喎...否則點解我識親d女仔,個個身上都無乜毛可言...

 

「不過如果你想脫的話...我呢度有床有工具,可以幫到你的。」Rachel說,佢唔係咁想賺我錢呀?

 

「你睇下你有無需要,例如腋下、心口之類的部位...」她說。

 

「梗係有需要,就全身吧!」我反面的良心衝了出來幫我說了。

 

「甚麼?!」Rachel面紅紅的望著我說。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