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8

魚涌食記-騎行體驗

Image-124-08-03-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15

 

本來想到髮型屋找Rachel執執個頭,順便去探一探佢,點知被我發現原來這個很懂賺錢的女生原來一直也有在她工作的髮型屋附近和其他幾個女仔合租一間Studio,各有各時段使用,用盡自己放假的時間改賺外快。

 

因為剪剪下髮,Rachel話我有好多細毛,我地講講下就講到脫毛呢個問題上...

 

「如果你想脫的話,我呢度有床有工具,可以幫到你的。」Rachel看來真係不放過任何一個賺錢的機會。不過,脫哪個部位的毛好呢?

 

「就全身吧!」我無啦啦說。

 

「甚麼?!」Rachel面紅紅的望著我說。

 

「就全身吧!」我重申。

 

其實,我一向都對我身上的毛髮有著一種不一樣的想法。很多男生都對自己的體毛不以為意,但我卻被一些女伴說我的體毛比一般男仕多,而Catherine亦很喜歡在家我們在看電視的時候伏在我的大腿上,冷不防拔下我一條腳毛,痛得我呱呱大叫,她就歡天喜地。

 

「那...那要很久的...而且...你第一次嗎?」Rachel看來被我拋到了。

 

「你時間夠嗎?」我問道。

 

「等我看看時間…」Rachel拿出她的電話看日程。

 

「呀…我之後那個客戶…她剛 send message給我說要取消Appointment…那… 我們的時間應該夠…」Rachel面紅起上來了。

 

真是連個天都幫我了。

 

「那麼… 是想做全身的脫毛嗎? 包括腋下部位?」Rachel問道。

「這個… 應該不用, 老實講, 我覺得男人腋下無毛,和下巴唔生鬚一樣咁古怪...」我說。

 

「是的,感覺好Gay。」Rachel笑說。

 

「我可不是gay的,咁點算?」我問道,「有無方法令我睇落乾淨企理又唔gay?」

 

「那我用女生的角度和髮型師的專業來幫你看吧。」Rachel說。

 

「好的,那應該...怎樣做?」我問道。

 

「首先...脫衣服...」Rachel尷尬地說。

 

就這樣,剛被剪完頭髮的我,就將衣服脫下,只穿著內褲,躺了在Studio的按摩床上。

 

「來,睇過...」Rachel將旁邊的光管亮著,開始仔細地幫我查看身上的毛髮。

 

「你的體毛其實都算幾濃密...」Rachel仔細的檢查著我的身體,「係一些位置的細毛我建議幫你除掉,尤其是背部的那些,咁樣就會整潔好多,否則你全身都脫毛的話,太過光滑,很容易被人以為你沉迷玩健身,或者係gay...」她的語氣很專業的說。

 

「有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我說,當然,我不想一脫下衣服之後被女生笑,你知Catherine,真係乜都做得出。

 

「我們這裡用的是熱蠟脫毛,一般比凍蠟脫毛痛一點點,但效果亦相對地好。」Rachel說。

 

「痛一點點...即係有幾痛?」我問道。

 

「我都唔知點答你好,你試試就知道了,我這裡全身當計你脫4個部位啦,計埋折比你,$800埋單。你平時去美容院要過千蚊落樓架...」

 

去到呢個位,唔通幾百蚊都要講價還價嗎?況且,表現大方,係男人的加分之本,我當然欣然地接受了她的報價。

 

我平躺在按摩床上,Rachel將手機和藍牙喇叭接上,放出讓人舒服到想訓覺的音樂後,慢慢地走過來,輕輕的把手放上來,並幫我的肩頸作按摩。

 

「先放鬆一下吧,不用緊張。」這就是自己開Studio自己做熟客的好處了。

 

「呀...好正...看來以後按摩不用去北角的正場了...」我忍不住說。

 

「咁你下次來咪Book我按摩加剪髮lor,兩個鐘,乜到搞得店。」

 

「你咁講乜意思?」我問道。

 

「哈哈!你唔好心邪,我話剪髮加按摩咋,不道德的,我們這裡不做的!」Rachel說。

 

呢一刻,我都唔知幾想佢問我加唔加錢...

 

就這樣,我的身體開始放鬆,和熟悉Rachel的手指在我身體上的按壓。

「有些熱,你忍一下。」Rachel按按下突然說。

 

「甚麼?!」我話都還未說完,一股火熨的感覺就自我的背部肌肉上傳過來。

 

「之後有少少痛,忍住,我數一...二...三...」Rachel說,我在她數到三的時候,咬緊牙關。

 

「四...五...」Rachel繼續數。

 

「你係咪玩野」話未說完,背部就傳來一下痛楚的感覺,毛髮瞬間被連根拔起了。

 

「呀!」我大叫道。

 

「哈哈,係咪好刺激,好好玩呢?」Rachel問

 

「你...你個死人頭...」我忍著痛說。

 

「痛痛下你就慣架啦,如果唔慣的話...」她欲言又止,「有排你捱!」

 

呢一個Moment,我開始後悔告訴她我要脫全身的毛。

 

如是者,我身上的毛髮一條一條的被Rachel拔去,由背部,頸後,胸前,大腿等地方,均無一倖免,還好Rachel真的很細心地幫我分析到底哪裡要脫,哪裡不要,這讓我覺得很安心。

 

「好了,Alan哥哥...」Rachel說,「現在到最後一個部位了。」

 

她指著我身上的內褲,面紅紅的說。

 

「呀...這裡嗎...應該不好意思吧...」我這時亦開始面紅起來了,畢竟,是敏感的地方呀!

 

「那麼,你平常有整理那裡的毛髮嗎?」Rachel問道。

 

「這個呢...自出娘胎之後,都完全沒有理過,除了沖涼會搽洗頭水當洗頭之外...」

 

唔知各位讀者有無呢個習慣呢?話曬都幾茂盛下架嘛...

 

「咁都好,你有清洗乾淨。」Rachel鬆一口氣的說。「來,讓我看看!底褲子脫下!」

 

接著,Rachel讓我把內褲脫下,並遞來一塊毛巾蓋著我的重要部位,將之慢慢揭開。

 

「嘩!乜咁茂盛...你知道,其實香港有超過六成的土地都係綠色的生滿植物的嗎?」Rachel見到如此奇觀,看來是亂說話了。

 

「咁...」我一時間對答不了。

 

「要脫!」她說。

 

「但係,好痛架喎...」我回想返之前的痛,如何能夠apply落去我敏感的下面?

 

「咁呀...不如...」Rachel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如第一次幫你剃,等你熟習一下啦!」Rachel無可耐何的說。

 

「剃...OK嗎?」我問道。

 

「返正都會生返出來的,你要是那裡受不了痛的話,先試試剃吧,到你覺得成日要剃好麻煩了,就會索性一脫為快的了,哈哈!」Rachel發出奸詐的笑聲。

 

「好吧...那你來吧...」我心中有點兒覺得被騙了的感覺...

 

說畢,Rachel便手執一支噴霧,一支剃毛膏和一次性的剃刀走到我弟弟面前。

 

「唔好心邪...」Rachel說,「如果我碰到你的話...」

 

「當然唔會,做野姐,做野姐...」我說。

 

接著,Rachel便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揭開蓋在我下面的小毛巾,說:

 

「職業關係,幫你洗一下先...」接著,她便噴了一些香香的東西在我下面的毛上,開始幫我清洗,估計那是用來無水洗頭的噴霧。

 

「咁樣陣間會容易D...」她說。

 

老實講,下面被Rachel這樣的搞,我下面已經有著一種想硬的感覺,不過記返起Rachel之前講那一句「唔好心邪」,我覺得我應該努力地集中去想一些其他的事情,例如公司有甚麼Project要做,之後要去見甚麼客,etc…

 

不過,Rachel咁樣幫我下面郁來郁去,我都係男人黎架...身體的反應最直接,我真的無可避免地半硬起來了,下面的那條毛巾,蠢蠢欲動...

 

「呀...忍耐一下...好快洗完...」Rachel說。

 

這個moment,就好似過了一輩子一樣,不知幾咁尷尬。

 

「好了,洗好,現在幫你剃...」Rachel說。

 

呀...尷尬的時刻終於過去了...

 

不過當Rachel將涼涼的剃毛膏塗在我下面之後,我感覺到,她隔著小毛巾,用手捉著我的小弟弟!

 

「呀...」我不禁叫了起來。

 

「不要心邪,我按著他,才能好好的幫你剃...」Rachel說。

 

好吧,既然係咁...我無說話好講,不過弟弟他要發大,卻不是我能夠左右到的事情。

 

說時遲,那時快,當Rachel剃了無幾耐之後,我的弟弟已經不是她能一手掌握的狀態,現在,就好像一把關了的直傘一樣,小毛巾僅僅能蓋著他,而Rachel卻仍然沒有放手之意,一邊握著我的弟弟,一便剃我下面的毛髮。

 

「不如我地講下其他野等你分心一下...」Rachel主動對我說。

 

這個時候,我唯有點頭。

 

「你有無...玩過那些共享單車?」Rachel失驚無神的問我道。

 

「無呀,我住港島區,好少去其他地方,共享單車這玩意,不在我的生活圈之中。」

 

「我都係呀,不過之前都有同朋友去大埔玩的時候騎過,其實幾方便。」Rachel說。

 

「咁好唔好玩?」我問道。

 

「肯定無自己單車咁好騎啦,而且聽我的朋友講,最近條街多左壞車。」Rachel說。

 

「係呀,我睇一D文章,佢地話其實有一些共享單車的質量不是太好,搞到推出市面之後一段日子就要維修。」我說

 

「係呀,我朋友話,市面上有不同的共享單車的話,騎乘體驗便變得十分重要。不過,甚麼是騎乘體驗?」Rachel問。

 

「其實分好多種的,首先講,你在街上面容唔容易找到單車,都你比錢開鎖的時候整個過程暢唔暢快,到整架單車的剛性,有無分波段,上斜加速容唔容易,每一個微細的detail都能夠影響到整體的騎乘體驗,好多時候用戶就會因為我在電話上解鎖要按多幾次電話,或者要開多一個額外的app,而轉用另一家同類型的service provider。」我說。

 

「即係話,之前Facebook messenger分開了app來用,搞到好多人圍插,都入用戶體驗呢條數?」Rachel問。

 

「Exactly,裝多個app,理論上霸佔了你電話的內存位置,如果部電話慢些少的話,更加搞到你好唔方便,這就是為甚麼咁多企業都強調用戶體驗的原因了。」我說。

 

「哦...咁...騎行體驗對單車來說,都真係幾咁重要喎...」Rachel若有所思的說。

 

「係架,做得唔好,會搞到好大件事。」

 

「咁...Alan哥哥...你有女朋友嗎?」Rachel忽然的問道。

 

「下?我無呀。」我梗係話無,而事實上我亦都真係無。

 

「咁性伴侶呢?」她問。

 

「咁就有,都很固定的。」我一向坦白。

 

「如果係咁的話...Alan哥哥,你不要心邪...」Rachel說

 

接下來,她的舉動,令我呆了,她徐徐地將褲子和內褲脫下,下面光脫脫的對著我,而我說她光脫脫,實在不為過,因為她把下面的毛毛全都脫光了!

 

「我幫你剃好了,如過係剃的話,觸摸落去的感覺係咁樣的...」她將我的手放在我下面去感受剛剃好的皮膚。

 

「而如果用痛一點的方法的話,感覺則是這樣...不要心邪...」她把我的手放到她的下面。

 

兩種感覺真的截然不同!而Rachel,我忍不住多摸她幾下,反正無端端有如此良機嘛...

 

「好了,夠了...接下來,我們討論一下你的騎行體驗好嗎?因為我都想知...」Rachel面紅紅的說。

 

當我還未來得及反應的時候,說時遲,那時快,Rachel輕輕一躍,就跳到我的身上,並慢慢的坐在我弟弟前面,用她的妹妹在我剛把毛剃掉的地方輕輕的摩擦著。

 

「不要心邪...這個體驗,我必須知道。」她認真地說,接著在我上面輕輕和慢慢的繼續磨擦。

 

「那...體驗好嗎?」我問Rachel道。

 

「呀...有點吉...老實說,不太好...」她說。

 

「不過...」她猶豫了一下,說。

 

「不過甚麼?」我正經地問道。

 

「不過...啊~~~我喜歡...」Rachel輕輕的呻吟了一聲,說。

 

這個時候,我感覺到我們正在磨擦的那個地方,有點濕...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