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5

魚涌食記-Catherine的周末日常

Image-127-06-04-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35

 

我不經意的在Catherine面前秀了一下之前Rachel幫我剃光光的身體後,Catherine一直已來只是掛住打機的心態,終於都回復過來了。

 

「哥哥...麻煩你出一出來...」我正在房間換衫,Catherine就已經在房門前敲門要我出來了。

 

「等等,著埋條褲先,唔好急!」我說。

 

其實這個反應,我是預計到的,而我也想,這樣應該會為她帶來一點點的刺激。

 

我慢慢的將褲子穿上,之後將房門打開,這時,只見Catherine一臉憤怒的站了在門口看著我。

 

見到如斯勢頭,我頓時將之前的得戚收下,也一臉認真的反問Catherine,道:「請問...乜事呢?」

 

「你說...我的好哥哥...你做了些甚麼出來...」她說。

 

「我...我去了修剪一下...」點講好呢...「自己的毛髮...」我說。

 

「有必要這樣做嗎?」Catherine帶點老羞成怒的情緒問道。

 

「怎麼...不...不可以嗎?」我問道。

 

「你在做這件事之前,有沒有和我商量過?」Catherine問道。

 

這一刻,我好似返工做錯野比人省鑊甘的咁,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Catherine氣得,徑自走回出客廳。

 

無啦啦被生了一面屁,我還未能定過神來,整理好衣服後,也慢慢的跟了出客廳。

 

「你...怎麼了?」我問Catherine道,「怎麼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不是好像...是直頭生氣!」Catherine說,「你想過我的感受嗎?」

 

當她問我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有點不知道應該如何去回答,所以,我低下頭來,看著地下。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上一話中我原本以為是一支Hori格鬥手制的那個黑色的東東,原來是一座小型的震動器,我原本以為係搖杆的那個位置...原來係另一種類,Catherine特別喜歡的「Joy stick」。

 

看來,Catherine一個人在家打機時,悶得滯,會用上這個東東...

 

「你這個...」我指著這機械道。

 

「是淘寶貨來的!」Catherine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說來也是,香港地,如此巨型的東東,真係唔知起邊度有得賣。不過,這個插電的...不怕會爆炸嗎?

 

「那它一直也放了在我家嗎?」我好奇地問道。

 

「是和芒享差不多時間一齊運來的」她說。「我會收埋在一個你找唔到的地方!」

 

咁我就明白了,有人為了玩這隻game會訂定好多杯麵解決三餐,Catherine則訂了一個自慰機器解決生理所需,可算用心良苦。

 

「咁我剛才未回家,你又組隊屠緊龍的時候,有用到這個嗎?」我指著這部機器說道。

 

「不要叉開話題!」Catherine紅著臉說(咁我就好肯定佢有了),「你趁我掛住打機,做了些甚麼事情出來?」

 

「就...去整理一下身上的毛髮罷了...」我說。

 

「咁我有讓你剃埋下面嗎?」Catherine問道。

 

「你都無唔比...」我細細聲的說。

 

而且,何時我做甚麼都要她批准了?

 

「這關乎到我的感受呀!」Catherine緊張的說。「你剃之前會Send個message來問我一下嗎?」

 

「那...唔剃都剃了,你要試試是甚麼感覺嗎?」我問她道。

 

「來...給你的好妹妹感受一下...是怎樣的感覺...」說時遲,那時快,Catherine就將我的褲子拉下,用手去盡情感受著我下面光脫脫的皮膚。

 

沒摸了多久,我就將Catherine的褲子脫下,將她按在沙發上,準備和她那個那個了。

 

「哥哥...」Catherine用她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我說,「你也好久沒有好好地和我愛愛了...」

 

聽到這句說話,不知怎的,一陣心酸的感覺就湧了上來。到底,是我冷落了Catherine嗎?還是,我和她的熱情已經不再了?

 

「對不起...我...」我想向她道歉。

 

「有少少吉肉...」Catherine打斷我的話,還在我的下面不停的嘗試磨著。

 

我和Catherine,一直也是肉體關係高於情感的關係,得,收到。

 

「好像我兩日無剃鬚的感覺是嗎?」我問道。

 

「是的...不過...還好,很有新鮮感...麻煩大力點...」Catherine說。

 

不知大家有沒有這個經驗,就是跟在一起很久的女生做愛,和跟初相識的女生做愛,整個過程是一件很不一樣的事情。之前跟Rachel在她的Studio中,搞到我慶烚烚,無論激情還是激烈的情度,跟現在我和Catherine,有很大的分別,我們除了在各自的肉體上獲得滿足之外,還更會閒話家常。

 

「啊~~~對了...」我一路抽插Catherine的時候,她一邊說。

 

「後天放...放假...陪我去...做瑜伽...可以嗎?」Catherine說。

 

幹嗎無端端講埋咁既野?想分散我注意力嗎?

 

「我做facial那裡...送了張二人同行的...體驗...coupon...」

 

「打機打得多,想...想去運動一下身體嗎?」我問道。

 

「啊~~對~~啊~~」Catherine一邊叫一邊說道。

 

「我們現在這樣...運動...不是很...好嗎?」我大大力的插她,一邊問。

 

「不...夠...」Catherine說。

 

就是這樣,這個最近日日都對住部PS4的大懶蟲,周末就約了我去做瑜伽了。

 

之後我就射了。

 

星期六的早上,我擁著Catherine睡到自然醒。這個小女生,只要不沉迷打機的話,還是個很可愛的小鳥依人。

 

早上我煮了個雞翼米粉和熱咖啡給大家做早餐,Catherine亦教好時間,聞到咖啡香就走出來了。

 

「要刷了牙才吃早餐嗎?」我問Catherine道。

 

「不要!當然是吃完早餐才刷牙的!你有沒有常識?」Catherine笑說。

 

我們有時就是會因為這些生活上的小事而互相取笑。

 

「今天去做瑜伽你準備好了嗎?」Catherine問我說。

 

「我應該是陪你去做吧,我都未做過的,除了運動衫之外,還要準備甚麼?」我說。

 

「算了,那裡應該甚麼都有,不過你要洗臉的話,還是帶定支洗面膏,和帶樽水飲吧。」她說。

 

講真,做瑜伽還真的不是我那杯茶,我除了在一些兄弟結婚當日去踢門接新娘的時候被那些冷血姊妹(雖然,食過幾個)要我們學做那些動作之外,還真是門外漢一名,所以,我換好衫,步入去課室的時候,有點戰戰兢兢的感覺。

 

正當Catherine在熟練地在瑜珈蓆上面拉筋準備上課的時候,我則四處望,因為整個課室之中,只有我和另我一個男生,班入面其餘的,都是女生。

 

瑜伽導師準時的入到課室,當她在環顧著四周的同學時,一個女生的身影急急地跑了進來。

 

這裡的瑜伽課是這樣的,當老師準備好開始授課的時候,遲到者就不准再進來,所以,這位剛剛好趕到的同學,坐在我旁邊的瑜伽蓆空位時,是氣來氣喘的。

 

我看著狼狽的她,她也向我望了一眼。

 

「Alan?」她對我說。

 

「你係...Gillian?」我好似認得出她來了。

 

Gillian是我中學時期唱合唱團的時候所認識的隔離女校學生,她比我小一屆,想當年,我們兩間學校時常聯合組隊一起參加男女合唱的比賽,目的,當然不是為了要贏。

 

「表哥...她是?!」我身旁的Catherine好奇地問道。

 

醒目!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