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7

魚涌食記-白汁雞皇飯

Image-133-07-06-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67

 

就在我和Gillian的慾火透過做裸體瑜伽燃燒起來,及後又用我的精華液在Gillian的體內將其稍稍淋熄之後,Catherine透過社交媒體的蛛絲馬跡找到了我和Gillian,向我們推介了一種Fusion瑜伽,不過她沒說過的,是這fusion是以印度的「國技」兼古文明,Kama Sutra為基礎......

 

結果係點,大家唔使講,這個時候,一次過食完Gillian又食埋我的Catherine,hi到反曬白眼,亦可能她實在從我們身上 Chur得太盡,喘著氣軟軟的扒了在我身上。

 

「呀表妹,你就爽死了,但我下面仲硬緊...」我沒好氣地告訴Catherine。

 

「係喎...咁點算?」Gillian問。

 

「接...接力...」Catherine說畢,自我的身上慢慢地滾下來,而當她滾了下來的一刻,我的弟弟剛好就一柱擎天的出現了在Gillian的面前。

 

「嘩...好濕呢...」Gillian摸著我那沾滿了Catherine分泌物的弟弟說。

 

「不知是甚麼味道...」Gillian說畢,就用舌頭大大啖地從我弟弟的根部開始舔到去龜頭頂。

 

「啊~~~」

 

人生總有低潮,這個時候應該屏息靜氣,默默耕耘;而當你遇到高潮時,請大大聲的呻吟一下。

 

以上一句說話,這是我人生的座右銘,起碼有得 high 下,叫返聲先。

 

其實,之前Gillian說過Catherine變態,我認,但在我們三個人當中最性饑渴的,應該是Gillian。她在我的定海神針上舔下舔下,又自動自覺地騎到我的身上,做她的西部牛女。

 

「Alan, what happened here… stays in here…」Gillian一邊騎著一邊說了句這樣的英文。可能她第一次被插入,是在一個意外情況之下,而現在,則是以一個自願的姿態。

 

「刺激嗎?」我問她道。Gillian用呻吟聲來回答了我這個問題。及後,我見Catherine之前買落的Kama Sutra影片仲播緊,就趕緊試一下當中的其中一招打則進入。

 

「呀...好深~~~啊老公~~再深D」Gillian又再一次將我代入做她幻想中的理想老公。

 

「嘩...」Catherine這時開始回氣,聽到她叫我老公,不禁望了過來。

 

「仲話我變態...」Catherine和我打口形說。「DKLM」

 

搞搞下,Gillian仲主動地按照Catherine那條所謂Kama Sutra fusion瑜伽的影片所示轉埋體位,可見她平時實在太缺乏運動,或者,她喜歡耐唔耐就轉轉動作(畢竟做慣瑜伽)

 

「啊啊~~~啊啊~~好香!」Gillian呻吟地說。

 

好香?!忽然之間,我也聞到有一陣食物的香氣自Gillian身後傳了過來。

 

「表妹你在吃甚麼?」我的視線被Gillian擋著,所以看不到Catherine。

 

「之前叫過來的白汁雞皇飯嘛,仲熱架。」這是Catherine的習慣,搞完野之後,她總喜歡找點東西吃。

 

「頂...好香...」我流起口水出來了,這個時候,我也有點肚餓,畢竟做了成日「瑜伽」。

 

「啊~~~啊~~~我...也餓了...」Gillian邊騎邊說。

 

人地搞緊野的時候在旁食飯盒,我覺得Catherine真係好唔尊重場合...

 

「我又要~~~啊~~~白汁~~雞皇」Gillian說。

 

「得...等等,好快有!」我盡力插多Gillian幾十下,就在我差不多要發射的時候,我將弟弟拔出,走到Gillian面前,毫不猶豫地顏射了在她的面上。

 

我最期待的畫面出現了。其實我之前一直在IG上面J 這位我認識了很多年的美女,腦開中其中一個J佢的畫面,就係噴到她一面都係...

 

「好多...」Gillian閉上眼睛略帶驚訝地說,之前在她體內發了一砲,現在仍能夠提供咁大容量。「不過Alan你誤會我了...」

 

看來Gillian並唔係想被顏射,她只係覺得肚餓,想食白汁雞皇飯。

 

這個時候,我好站著和正在爬飯的Catherine打了個照臉,只見她一邊吃飯一邊看著我們的互動,好似睇戲咁睇,而難得的是,她見我向Gillian派白汁,竟然無損她的食欲...

 

可能她一直吞慣...

 

而Gillian在獲得上下的滿足後,急急地沖了個涼。

 

「睇到個飯擺耐左凍凍地,又好似唔係幾食得落...」Gillian沖完涼出來望住個盒飯說。

 

「其實白汁雞皇飯入面的青椒搞到D汁的味道同表哥那些好接近。」Catherine說。

 

「頂...表妹你唔好再講...」Gillian有點受不了。

 

「放心,叮返熱就唔同曬啦!呢度有無微波爐?」Catherine問。

 

好在,Studio入面又真係有部微波爐,相信是Studio的導師或者她那個混血鬼妹助教用來叮飯用的,而當Gillian在叮飯的時候,她更告訴我一些她在加拿大留學時的趣聞。她說那邊的鬼妹在大學要飲熱水,好多都用微波爐叮,無人煲水,而電水壺,係外國好難在店子買到的東西...呢個舉動我覺得好低B,但她說叫我問一些從北美返港的真.竹升妹,佢地通常都會同你講她們煲水的故事。

 

信不信由你,不過通常我和那些真.竹升妹傾計,好少會傾到去煲水咁遠...

 

Anyway,最後我地三個人,用左差不多成個鐘的時間去將導師個Studio回復原狀。

 

「個地拖點算...」Catherine一邊拖地上的殘留物一邊說。

 

「掉左佢吧...」Gillian猶豫地說。

 

最後,我Catherine都係事L旦將個地拖放返原位就算。

 

「表妹你過幾日有無時間一齊食個Lunch?」Gillian無啦啦說。「有些女生的事我想向你請教。」

 

「呀...這個...」Catherine望了一望我。「梗係得閒!」還未待我給反應,她就已經爽快答應了Gillian。

 

佢兩個約食飯?今日仲食唔夠嗎?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