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4

魚涌食記-我愛夏日炎

Image-134-14-06-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73

 

這是一個陽光和雨水夾雜的夏季,盛夏還未到,已經曬到人差不多中暑,相信,這是很多需要穿著光鮮衣著的香港人對這個夏季的共同感覺。

 

我的工作,雖然容許Smart casual,(如果配襯得好的話,老闆直頭會欣賞你添),但長袖恤衫加件Designer’s brand的外套,是出入鰂魚涌這商業地帶不可或缺的衣著,否則要是在附近見到靚女或客戶,或靚女客戶的話,認真不得了,尤其是我們公司的客戶多數都在這區出現。

 

如果大家在太古坊附近工作的話,都會知道一個道理,就是在炎炎夏日,應留在有蓋的地方,因為除了這裡的街上空氣極不流通之外,太古坊入面室內的涼快冷氣,亦是讓人不禁要和太陽伯伯Say good bye的原因,我想,像我一樣,香港有好多人都患上了太陽敏感症,中午時份不喜歡待在街上。

 

偏偏,在公司中,有人相反。

 

「哥哥我出去食飯了,遲D見!」今天是Catherine成個星期連續第四日自己走了出去食午飯,不用說也知道,佢佳人有約,那是之前在玩瑜伽的時候識的Gillian,即係那位最近我成日J的中學時期隔離學校女學生。

 

「同Gillian嗎?」我特登問道,而Catherine則給了我一個微笑就拿著小包包離開了,那距離我們正式的食飯時間,還早了半個小時,還好今天公司只有我們兩個無出去開會,Pam姐和Suki各帶領著一team人出了去同客做presentation了。

 

一個人戇居居地坐在辦公室中,很不是味兒,唯有開著Youtube看看有甚麼特別的東西好看。

 

「喂!你D同事呢?」只見賤精Raymond的頭從我的房門外探了進來。

 

自從Raymond升了職成日要飛大陸之後,我好耐都無在公司見過佢。

 

「出曬去開會呀,佢地。」我很無奈的說。

 

「一唔一齊Lunch?」Raymond問道。

 

「你同我兩個?」我問道。

 

「唔係,仲有Linda。」Linda是Raymond的上司,位職Senior Director,亦是一個我唔想在與她往來的一個死八婆。原因是...Well,呢個世界上總有一D人你係唔會同佢講到野,通常這些人對數字都好敏感...同佢傾Project做Brain storming的時候第一件事就係問我Deadline係幾號,Budget要使幾多,因為佢好多東西都唔係好在行,所以在老闆面前只能先聲奪人,問長問短扮曬野,以表現自己係幾咁Result oriented。

 

好在,我同佢後來唔同Department,否則我的生活不會這麼風平浪靜,細胞都死多幾百億。

 

「呀...同佢呀...你知佢食野好揀擇架喎...」當然,這只是我對她的個人偏見。

 

「喂你考慮下先,我返去急覆個Email,陣間行過順便Pickup埋你!」Raymond說畢之後就將個死人頭縮返出去。

 

如是者,我二話不說,拿起剛叉滿電的電話,起身走人。

 

「叮!」說時遲,那時快,電梯已到。

 

「呀!係你!」電梯中有把女聲道。

 

「Jen...Jennifer?!」我隱約認得她是誰,因為嚴格來說,我並不是太認識她。她其實是Catherine的「朋友」。

 

Jennifer是誰?未見過她的讀者,可以睇返之前的文章:

 

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267

 

來一個quick recap的話,according to Catherine:「Jennifer係我地公司同一棟大廈,16樓律師樓做Admin,有幾次乘電梯我地見到佢,你出電梯後都猛話佢正的!」

 

我認得出Jennifer全因為她那對E cup豪乳。

 

「食飯嗎?」Jennifer問道。

 

「係呀,食飯呀,你呢?都咁早?」我問她道。

 

「咁不如一齊丫...」Jennifer無啦啦說。

 

「想食乜?」我問道,因為基本上,以Jennifer這樣楚楚可憐又天真無邪(但大奶)的樣子問到,就算佢帶我去食屎......味的咖哩,我都會照去。

 

「食個快,我陣間有少少事要去做...」Jennifer說。

 

好,點話點好,反正我也不想留在外面太耐,公司無乜人,我要留守起度以防萬一,這是作為成個部門第一把交椅的責任。

 

「今日見到你真係好...」Jennifer說。

 

如是者,我和她就一起走落街找東西吃。不過很奇怪,Jennifer一直都行在我後面,好像我係佢老闆一般。

 

「喂,條街唔係咁窄,你唔使行我後面喎...」我說道。

 

「哈哈...你行啦,唔使理我...」Jennifer古古怪怪的說。咁又係,可能佢驚比其他同事見到有個陌生男人同佢行埋一齊都未定...

 

「就呢間啦,衣家人少少,食意粉,又有沙律。」我指著一間附近的小餐廳說。

 

「呢間好,就呢間!」Jennifer探頭入去望兩望,就決定要食呢間。

 

一入到去,Jennifer就揀了一個最入面而且背向正門的坐位坐著。而因為我們早了出來食飯,成間餐廳無乜人,只得小貓三四隻。

 

「你無野吧?蛇王出來早放lunch驚比老闆見到?」我一邊坐下來一邊問道。

 

「唔係...」Jennifer說。

 

「咁點解...」我不解地問道。

 

「我今日無戴Bra...」她臉紅起來了。

 

說到這裡,我不禁望一望她的上身,先頭在電梯無為意,行了出來又在她前面,這個時候,我才發覺原來Jennifer是屬於比較大汗的女生,在地面行了才五分鐘,她已經香汗淋漓,上身濕透,今天她還穿著輕薄而緊身的恤衫,隱隱約約成對波浮現在眼前,好睇過世界杯。

 

「呀...」此情此景,我真係唔知講乜好。

 

「小姐想食乜?」食店的老闆兼侍應一腳踢地走過來招呼我們。

 

「A餐同B餐丫,兩杯凍檸茶少甜唔該。」Jennifer一邊用餐牌遮住心口一邊飛快地幫我叫埋,我連兩個餐食乜都唔知。

 

我只好對著她微笑。

 

「好彩比我撞到你...」Jennifer說。她放低餐牌之後,又將她那對又凸又透的雙峰擺在我眼前。「同你食飯我好放心。」她說。

 

無錯,因為我已經睇過佢全相(實在一點講,係我、嘉嘉、Jennifer和Catherine曾經在我家四個人分成兩組玩過一個令人很面紅的飯後遊戲),所以我應該對她那對濕濕透透的大波不會感到好奇。

 

「係呢,Catherine呢?好耐無同佢一齊食飯了...」Jennifer說。

 

「呀...佢幾好...近排溝緊女...你呢?找到另一半了沒?」我沒有問她找到男朋友了沒,因為她曾經是Catherine食過的女...嚴格上來說,我同佢可以話係襟兄妹。

 

「我嗎...Date過幾個男仔,未找到Mr. Right呀,好多男仔都只係集中起我...身上...」她說。

 

「明白的,真愛難求,你仲後生,慢慢來。」我說。

 

到未講到幾句,我們的食物就到了。原來A餐是肉丸意粉,而B餐是白汁雞皇飯。

 

「邊位要白汁雞皇飯?」老闆問道。

 

「佢丫,我要意粉。」Jennifer說。

 

「咁...好丫...比我...」我免為其難地說。

 

「Sorry,我少食雞,太多激素...」她說,那也是,都已經發育得這麼健全了,還吃雞來幹嗎?

 

如是者,我們閒話家常,盡訴一下公司的好笑事,同PK同事。

 

「哈哈,原來你公司入面都有個賤精!」我笑說。

 

「間間公司都有架啦!」Jennifer也笑說。

 

「哎呀!?」Jennifer咬左一半的肉丸突然從她的叉上跌了下來,而跌的地方,guess what,就在她的心口。

 

理論上,假如是一個飛機場食這粒肉丸的話,跌下來,應該會掉在桌子上,但現在吃的人,是Jennifer,所以...

 

「Oh no… not again…」很明顯,這是大波妹的經常煩惱。

 

「無事嗎?」我問道,當我拿張濕紙巾出來的時候,Jennifer卻說不用了。

 

「唔使啦...無得救了」Jennfier邊用餐巾印乾肉丸的汁邊說,「不過...」

 

「不過甚麼?」我問道。

 

「不過陣間可以陪我去買件衫同買個Bra嗎?」

 

買...買Bra?!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