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8

魚涌食記-火熱的夏至

Image-135-28-06-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78

 

話說,因為Catherine和Gillian相約去食Lunch,我又無乜飯腳(除非我想同賤精Raymond和那個我好憎的Linda食飯)我就提早了出門吃放 lunch break,亦咁叫比我在夏日炎炎之下撞到了返工無戴Bra件衫又鬼咁透,公司樓上的大波OL Jennifer。

 

半推半就之下,我和她一起光顧了公司附近的餐廳。怎料,她的上衣被肉將意粉的汁液沾到,而又在半推半走下,我食完飯要陪她到附近的店子買衣服和胸圍替換。

 

天呀...何必偏偏選中我?Anyway,反正我比起公司其他人食飽飯無野做的時間更多,當食飽飯行下消消滯也好。

 

鰂魚涌是一個很奇怪的地方,這裡的辦公室林立,而在辦公室的旁邊有很多不同的隱世小店開設在購樓的商舖位置裏面。有的是賣高跟鞋,有的是賣各種不同類型的辦公室服裝。看來,有很多OL喜歡在午飯的時候到附近的小店子買鞋買衫,Jennifer即是其中之一。

 

因為她身上透曬點的關係,她在我後面一邊走一邊指導著我轉左轉右。走呀走,我終於都忍唔住問一句:「我們到底要走到哪裏?不是已經經過了很多間店了嗎?」

 

「前面轉左再轉右就是了。」她說。

 

就在我轉到快要迷路的時候,終於和Jennifer行到一條畢直走廊的盡頭。那裡有一間粉紅色門面的小店,櫥窗上面擺設着不同類型的服裝,感覺有點像迷你版的 Top shop,即係乜都有得賣。

 

「是這裡了, Alan哥哥。」說畢, Jennifer 就從我的身後鑽了出來,跑了進去。

 

這個女生真是...

 

我慢慢的走過去,當未入到門口的時候,就已經聽到Jennifer在跟店員細聲講大聲笑地聊天。

 

「唔係嘛!咁都得,哈哈!」裡面的店員大笑了起來。

 

「你咪笑,夏天戴住個厚Bra你估容易架?有無一些薄而透氣的給我拿出來!」Jennifer說。好明顯,佢未為夏天作好準備。

 

「那...這是你男朋友嗎?」看店的女孩見我入來就問道。

 

「他不是呢。表妹你知道我現在無男朋友的。」Jennifer說。

 

「那即是炮友?」店員悄悄地問道,不過也給我聽進耳。其實這間店不是很大,蟻俠行過都一定聽到(變細時)。

 

「你不要咁大聲啊!」 Jennifer說,之後尷尷尬尬的望着我微笑,那個店員,亦都有點尷尬的望住我依起鵬牙笑。

 

「Hello你好我是Alan,是Jennifer的朋友。」一直以來,介紹自己,都是最原始但最有效Break the ice的方法,尤其是對女人,其實當素未謀面的女性在眼超超的望住你的時候,很多時她們腦裡面都只得一個疑問,就係:「你邊Q個?」

 

「哈哈你好,我叫 Summer,係 Jennifer 表妹,唔該晒你護送佢過嚟架。今日冇左你佢真係唔知點算。」原來這個女孩子叫Summer,望真少少,佢輪廓分明,眼大大鼻高高的,幾靚女。

 

「係呀,呢個係我表妹,混血兒來的,靚唔靚呀?」Jennifer說,「我姨丈係英國人,所以個表妹生出來咪係Mix...」她好像想解答點解佢表妹係混血兒,但在我的心裡面,我的問題是...

 

點解你表妹咁面善?!

 

無錯,我好肯定呢個混血女生非常之咁面善,在哪裡見過呢...

 

「我表妹好好架,佢開呢間服裝店的貨其實有大半都係為我而入的,你知我的身材...買乜都好難架,所以呢度除左有返公衫之外,亦有內衣褲同瑜伽服。」

 

瑜伽??係啦...就係瑜伽,這個混血女店員,就係之前我和Gillian玩瑜伽的時候,那個瑜伽導師的助教...

 

「係呀,我地呢度D衫多數賣比好似我表姐呢類大波妹著,哈哈!」Summer說,「其實呢度乜野女人都有,好難同其他店爭生意,反而如果我專攻一類客,唔使入咁多貨。」

 

在現今的營商生態上,要做到差異化才能交生存,明白的。

 

「係呀,你唔好睇佢咁瘦,Summer其實都係大波妹!」Jennifer笑說。

 

「表姐呀!」Summer臉紅紅的投訴著。「我唔理你啦,我依家要去銀行過數交租,你幫我睇住舖先,半個鐘左右返來。」好明顯,Summer就係比佢表姐搞到好唔好意思,可見,其實Summer係一個好怕醜的女仔。

 

咁但係點解佢會同瑜伽導師一齊拍裸體瑜伽的教學影片比Gillian同我一齊上堂呢?

 

真係唔明...

 

「表姐你試好左就照舊mark返編號比我啦,有客就照幫我賣野就得啦!」Summer邊走邊說。

 

「我呢個表妹,佢好怕醜架,而且一有男人在場就會金蟬脫殼,開舖頭賣女人衫就最適合!」Jennifer看著Summer一邊落慌而逃,一邊說。

 

「真係好少見,尤其是係鬼妹仔...」我摸摸頭說。

 

「咪睇佢成個鬼妹仔咁,佢其實係純正的香港人,我地成家淨係得佢老豆係鬼佬之嘛,我表妹佢以前讀好傳統的女校架!」

 

「唔會係聖士提反個隻女校呱?」我問道。

 

「都差唔多啦,不過起九龍讀。」

 

「哦...咁我明...」其實,香港地邊有咁多傳統的女校丫。

 

「Well, 依家得我地兩個...」Jennifer說,「不如試衫啦。」說畢就走到門外將大門鎖上,並將「營業中」的那個牌反轉,之後熄了門口廚窗的射燈。

 

 

「下,乜你唔係要幫Summer睇舖嗎?」我問道。

 

「邊有咁多大波妹黎買衫呀,呢度香港黎架,有大波妹都比人影左擺上網變埋新聞啦,你一日見多幾多單呢d新聞?」看來,作為大波妹的Jennifer,在這個界別實在將事情看得通透。

 

「紅定紫?」Jennifer拿了掛在內衣架上面的兩套內衣給我看。

 

「好難揀喎,兩隻色的花紋都唔一樣...」我一臉認真的說。

 

「咁呀...著上身比你揀啦」說時遲,那時快,Jennifer就已經在脫上衣,「如果你覺得唔好意思,可以擰轉面...」

 

正當我真的不好意思,想擰轉面的時候,她補了一句:「不過反正我的身體你都看過了...」

 

說的,是那次Catherine帶了她回我家,我們玩了好久的大人遊戲...

 

「呀...又係...」我又將頭擰返過來,欣賞她脫衣和著內衣的狀況。這個時候,Jennifer剛把恤衫的扭扣解開,她那對雪白的乳房就從衣服中應聲彈出,而她這時又下意識地用前臂來扶一扶對波,導致到她的北半球發出像音波波紋一般的震動,好看到暈。

 

「Oops!」她不經意地叫了出來。

 

「無事嘛...」我問道

 

「不好意思...」她說。

 

「明白的...明白的...」我目不轉睛地望著她那對豪乳,其實係我唔好意思先真。

 

不過講到換衫,其實我比較喜歡睇女人戴Bra多過睇佢地剝衫。請大家不要話我變態,其實,女人戴Bra,好有學問。先在這裡不說甚麼Cup size要戴幾大個Bra的技巧,單是在將兩個罩戴上去之後點樣將心口和腋下附近的肉推來推去形成一雙完美的山峰,就已經係藝術。當然,細波有細波的推(即係要好了解上半身邊度有肉可以推有些女生更會買小一個cup size來將自己的上圍堆得豐滿一點),大波有大波的處理方法,Jennifer當然,是以推出一條深坑和能承托到她一對豪乳為主,胸圍,她一定不能買太小的了。

 

而當她在推她的雙峰的時候,老老實實,睇到我硬硬地。

 

「哈哈,我戴Bra其實幾麻煩...」Jennifer一邊推她的波一邊對我說。這一刻,我覺得她真的很hot,可能我一向喜歡一些真性情的女孩子吧。

 

「好了,可以幫我拍張照嗎?」Jennifer問道。接著她站在一幅佈置得很漂亮的牆前面,開始擺Pose。

 

「可以呀,你電話在哪?」我問道。

 

「呀...好似比堆衫蓋住左...無所謂啦,用你電話咪一樣,我拍來比較下之嘛。」如是者,和她拍拍換換的,我電話上已經儲存了四五套她穿內衣的相片。

 

「來,比較一下...」Jennifer說,接著把身子靠過來我懷內,開始看我電話內的相片。我聞著她的體香,身體接觸著她那嫩滑的肌膚,再加上她一對豐滿的奶正貼著我的上半身,我的身體頓時感覺到一陣麻麻酸酸的,很是享受。

 

「還是要套紫色藍色,和粉紅色吧...你話呢?」Jennifer問道。這個時候,如何她要我送她全部咁多套內衣褲的話,我都會肯。

 

「好的,很適合你...」我說。

 

「那...Alan哥哥...你說我...穿內衣還是沒穿內衣吸引一點?」Jennifer問道。

 

「這個...」我有點猶豫。

 

「你老老實實答我。」Jennifer十分認真地說。

 

「你...我覺得...你穿內衣的時候吸引一點...因為承托好一點,而且條事業線真係...殺死人...」我老老實實地說。

 

「所以...如果要挑起一個男人的性慾的話,著住內衣來挑...會好一點?」Jennifer咬住嘴唇地問我。

 

喂...呢個問題...點答好...

 

但其實,我嘴吧和身體都很老實,所以一般在這個狀況之下,我講唔到大話。

 

「係...係的,其實你衣家已經挑起了我的性慾...」我唯有誠實告之...

 

「那...我們來吧...」Jennifer繼續用她的表情,聲線,和肉體挑釁著我的底線,而我的手,亦已經在她的身上開始撫摸。

 

「唔...好舒服...」Jennifer一邊在享受著我的撫摸,一邊在摸我的褲檔,幫我解開西裝褲的鈕扣,不知不覺間,我的褲子已跌了在地上,她的手亦已經進入了我的內褲,在掏東西。

 

「來吧...趁我表妹未返來之前...」Jennifer說,當然,她是說在她表妹未返來之前執一劑,沒有其他。

 

「點解...無端端...」我問道。

 

「其實...」Jennifer望著我說,「上次在你屋企,唔係幾夠喉...」上一次的活動,看來她真是念念不忘...

 

「唔~~~」我趕緊一邊和她打茄輪,一邊在探索她的私處。

 

「脫下來先吧,陣間我仲要著...」她將我的手放了在她的底褲邊,咁又係,濕左陣間又點著呢?非常合理,不過,個胸圍我則沒有全個脫下來,掛了半個在她身上。

 

說時遲那時快,我已經將我的弟弟插了入她的私處,將她按了在之前拍照的那幅牆上,紮好馬,慢慢地推進...

 

「呀~~好粗~~啊~~~」Jennifer邊呻吟邊說,而我,則出盡奶力,用下身沉實的在頂她下面。

 

「大力...大力點...濕...濕曬了...」Jennifer一邊享受著我和她的魚水之歡,一邊語無論次地說。

 

「Summer…Summer佢返未?」我自言自語道,因為時間好像過的好快似的,她說出去半個鐘,時間應該快到...

 

「咪理...度門鎖左,佢入唔到黎...但你已經入左啦...」Jennifer說。

 

我覺得她又幾有道理,所以應該活在當下,盡好自己本份。

 

「啊~~~啊啊啊~~~Alan哥哥...」Jennifer隨住我的抽插呻吟道。

 

因為場地所限,我沒有和她玩甚麼高難道招式,一招從後突入,一邊在刺激她的胸脯,已經讓她投降。

 

「可能...要...快...快點...」Jennifer催促我說,「大力點」她好像覺得還未夠力度似的。

 

「呀~~~呀呀~~~」我一邊喘著氣一邊抽插她,只怪剛才食得太飽,飯氣仲頂住頂住。

 

「表妹...應該...就返...」Jennifer說。

 

「呀~~我也頂唔住了...」我覺得我在這種壓力之下,雖然刺激,但影響了持久力。

 

「啊~~等等...唔好...亂咁射...」Jennifer說,「人地仲要做生意...」

 

說著說著,Jennifer從我身上脫出,跪了下來,用她的嘴吧將我弟弟大半條含住,開始吹了起來。

 

「唔~~唔~~」Jennifer吹得起勁,面容亦很享受,如果踢波有快樂足球這回事,她現在的,應該是快樂吹奏...

 

「呀...我頂...唔順...」Jennifer的吹功還真的不錯,不到一分鐘就已經將想爆的我吹爆,我感覺到,我的千軍萬馬走直接射進了Jennifer的嘴唇內,她一邊用嘴唇吸,一邊用舌頭刺激著我的龜頭,手也在我的根部不停的「劣」,務求將我吸幹吸淨為止。

 

「唔唔...」吸不突止,她還將我的千軍萬馬全部吞了落肚,一滴不漏。

 

「咁就乾淨了...」Jennifer舔舔嘴,說。

 

「咁啜法,真係蛇都死...」我笑說,聽畢,她也笑了出來。

 

不說不知,原來時間真係剛剛好,正當我和Jennifer著返衫開返個鎖之後,Summer亦剛好回來。

 

「表妹,我就要呢幾套內衣,同埋要多件恤衫啦,已經記好數架啦!」Well, 好明顯無,Jennifer呢次來真係又食(我)又拿(佢表妹)。

 

「我地趕住返去開工啦,表妹交返個場比你!」Jennifer說。

 

「好...唔該曬表姐同Alan哥哥。」Summer說。

 

對於Summer,我有點念念不忘,「係呢Summer,我見你呢度都有瑜伽服賣,你係咪都有玩瑜伽的?」我臨走前問道。

 

「無...無呀,我唔識瑜伽架,淨係拿瑜伽服返來賣...」她煞有介事地說。

 

其實我好肯定上次在瑜伽Studio入面的那個助手就係Summer,究竟點解佢要否認自己識玩瑜伽呢?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