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5

魚涌食記-開始入夏

Image-136-05-07-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91

 

因為一次偶然的和公司樓上大波妹Jennifer相遇,讓我撞返之前在瑜伽Studio中遇過的瑜伽助手,Summer。

 

Well, 其實我不是100% sure到底她是不是那個瑜伽助手,因為,她強調過她不懂玩瑜伽。

 

所以,我覺得有點古怪,因為她當時的語氣,和Catherine平時check我有無瞞住佢出去偷食一樣,有所隱瞞。

 

「無...無呀,我唔識瑜伽架,淨係拿瑜伽服返來賣...」Summer她當時煞有介事地說。

 

「無...無呀,我無在外面偷食架,淨係去見客之嘛...」那是我回答Catherine的model answer。

 

而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決定去尋根問底。而方法,有兩個,一,就係問有在瑜伽Studio上課的熟客Gillian,而二,就是問Summer的表姐,Jennifer。

 

為免打草驚蛇,我決定從旁敲擊Jennifer。當中最大的原因,係因為Jennifer離我很近...

 

「Jenn…」我說,「唔好吹住,有野問你...」我說。

 

「雪雪雪...甚麼?」Jennifer一邊擔著我的弟弟吹到雪雪聲,一邊問道。

 

無錯,我地又趁放Lunch約埋執一劑,地點,係我屋企。

 

「你那個表妹...佢真係唔識玩瑜伽?點解我好似在一個瑜伽中心見過佢...」我問道。

 

「佢呀...」Jennifer抹一抹嘴角上的口水,手繼續在把玩著我弟弟,說,「好似好耐之前問過我要唔要一齊學瑜伽,但我鍾意游水架嘛...咪無理佢lor...做乜搞搞下野無端端問我表妹的事?唔通你...」

 

「係...我認,你吹功太勁,我要想下d無聊野來分散精神...」

 

「真係架?咁你繼續啦!」Jennifer真是一個波大無乜腦的代言人,你講乜,佢信乜。

 

佢真係一邊吹,一邊等我問問題...

 

「咁...你表妹佢...嘩...吹慢少少唔該...」我問道,「佢d瑜伽衫賣得好唔好?」

 

「應該唔係幾好掛...我見佢成日著返自己的瑜伽衫周圍去...」Jennifer說。

 

「真的嗎?上次無留意添...」

 

「咁你得閒咪去睇下佢Lor,不過佢因為要看舖,11:30放飯,你咪摸門釘,無人的話,佢通常都在那間食沙律的餐廳,食沙律。」

 

「佢食素的嗎?」

 

「係呀,所以我成日都唔同佢食飯,你知我鍾意...食肉丸...」Jennifer說畢無啦啦將我下面的丸含了在口中。

 

「喂你咪咬呀...」我立時道。Jennifer給了我一個微笑,繼續起勁的吸啜,呢條女,真心淫底,點解Catherine會識埋d咁既朋友?

 

「你仲有乜想問?」Jennifer啜完我的肉丸之口,轉攻我的大肉腸時說。

 

「呀...你游水?!」我問道。

 

「係呀,你唔信嗎?」她問道。

 

「你唔會阻水嗎?上圍咁大...」我說。

 

「好衰架!」Jennifer說畢,將我的大肉腸夾了在她的大波罅之間,幫我乳交。

 

「你自己射d水上去睇下阻唔阻啦!」她說道。

 

「好提議...」我說,接著不停的在插她的波罅,如此一雙美乳,唔咁樣玩對不住自己。

 

這只是我們Lunch time的第一Q。

 

接著,我們為了省時間沖涼,索性將戰場移師到浴室...在此,我只可以說,Jennifer真係一個好女仔...

 

大戰完一場,傷亡慘重,精流成河,但是,我獲得了重要情報,就係Summer的出沒模式。

 

不知大家有無試過溝賣女裝的Boutique Sales,無端端你行入去人地舖頭,都已經比人眼超超,莫講話開口講兩句野,所以,要接近Summer第一步一定不能在她店下手。

 

所以,我專登早放Lunch,去了那間專食沙律的食店。皇天不負有心人,當我坐低Order完個沙律之後,Summer就走了入來。

 

「Hi Summer!」我站了起身向她揮一揮手。

 

「你係...」Summer好像把我忘記了。

 

「Jennifer個朋友Alan呀!」我說。

 

「呀,哈哈,唔好意思,係喎,你係表姐個砲友...」Summer說。

 

「呀...」我不知點答佢好...

 

「我話 Peng You, 國語朋友的意思呀~~我鬼妹仔,成日講左國語...」真係咁都比佢兜得返...不過見你咁可愛,信你啦!

 

「呀...係呀,係呢,乜你都鍾意食沙律的嗎?呢間d沙律好好食架!」我轉移一下話題。

 

「係呀,我通常有得揀都會吃素,所以咪成日黎呢度食lor,不過舖頭忙的話,我會是旦叫我賣就算。」Summer說。

 

如是者,我們兩個一人一碟沙律一個湯,趁人未多,享受著寧靜的午餐。

 

「係呢Summer,你間舖最近生意幾好嗎?」我再打開話題。

 

「都係咁啦,夠錢交租夠我自己使已經好好。」她說。

 

「唔容易呀,我覺得你好犀利,一個女仔可以頂到成間舖。」適當的讚美,是必需的。

 

「我在外面有其他賺錢方法先頂到咋...」Summer說。

 

「例如呢?」我打蛇隨棍上。

 

「做下model啦,不過唔係行天橋那隻,相對那些Fashion model來講,我又肥又矮。」她說。

 

「其實不是呀,你骨肉均稱,高度正常,你幾高?五尺七?」我問道。

 

「五呎六咋,邊有咁高,我都想...」她說。

 

「係呢,我硬係覺得你好面善,你係咪在甚麼廣告裡面做過model?」我問道。

 

「哪裡呀?我好少拍廣告...」她說。

 

「有無幫d健身室,yoga studio拍過硬照?」我問道。

 

「呀...這個,試過一兩次啦,不過你應該無乜機會睇到,我自己拍完之後收左錢,都未見過成品...呀,你係咪在一些網店見過我呀?我平時會幫自己入的衫影相,放上網...」Summer說。

 

「可能啦...」見問不到Summer甚麼,我就先不死纏爛打落去了。

 

「呀,係呢,我有個女仔朋友就黎生日,佢好鍾意做瑜伽,我想送d瑜伽服比佢,陣間可以來你舖頭睇下有乜衫適合佢嗎?」我問道。

 

「這個...是女朋友嗎?」Summer問道。

 

「不是,我一個認識了好多年的舊同學,可以說是好姊妹吧,哈哈!」我說,「給你看看她的相片...」我將電話打開,在IG上面掃了幾掃,把Gillian的帳號掃了出來。

 

「呀,這個女孩子,好漂亮呢,身材也很棒!」Summer說,「我看她的杯罩應該有D吧?」

 

「不知道呢,你幫我睇下...」我看她見到Gillian的照片時面不改容,應該不認識她,可能兩個沒有在瑜伽Studio中見過面,所以,我繼續掃落去,去到一張相,停了下來,那是Gillian在瑜伽Studio拍的照片,背景清晰地影到成個Studio的環境。

 

「呀...這裡...」Summer見到那張相的時候,稍為動容了一下,比我看見了。

 

「這裡環境不錯呢...哈哈」她說,「你朋友的Cup數肯定有D,我舖頭有些適合她Size的瑜伽服,陣間食完飯我拿給你睇睇?」Summer說,我當然說好,而剛剛好這時多了很多OL進來,嘈到拆天,我和Summer就趕快食完,返佢舖頭睇衫。

 

當我們一邊行返舖頭的時候,Summer若有所思的跟我說:「之前見到你朋友去的那個Studio,其實係我一個客人開的...佢幫我買了好多瑜伽

服賣比學生,我都幫過佢做model拍過一些東西...」Summer欲言又止地說。不過我再追問拍過乜,佢繼續守口如瓶,當然,佢唔使講,我其實睇過曬,人物confirm了,真係Summer。

 

而說時遲,那時快,我們已經回到她的店了。

 

「拿...呢度幾套,你睇睇...」Summer一邊將收埋在櫃入面的貨拿出來一邊說。

 

「我唔識睇呀...咁細件,布又無乜,同Bra top有乜分別?」我問她說。

 

「咁呀...點同你解釋好呢,不如我上網找返呢幾件衫的圖比你睇...不過要等一下。」

 

「咁...不如你著上身會唔會快d?反正Gillian的身材同你差不多」我無講埋落去的,係一句「一樣都有對木瓜奶。」我好肯定,我之前看的那條裸體瑜伽片,那個混血女助手,就係現在眼前的Summer。

 

「咁樣呀...你買多幾套我就著比你睇啦...」Summer害羞地說。

 

「好,快,去換衫。」我說。

 

當Summer換了第一套衫出來之後,我心裡面高聲疾呼卡娃依,Summer著了瑜伽服之後,真的很正,很好J。

 

只怪我之前J得太多Gillian瑜伽服的樣子,條件反射,條件反射。

 

「既然係咁,你順便幫我影幾張相啦,我放埋上網賣。」Summer說,如是者,我就幫Summer用無反相機拍了幾十張相,作為一個半專業(即半桶水)的攝影師,我玩得不亦樂乎。

 

「嘩...你影得好靚呢,你專業的嗎?」Summer問道,well毫無疑問,影女乃係男人必修的專業技能,點可以唔識?

 

最後,Summer拿出來的六套瑜伽服中,我揀了其中三套。話時話,對於衫,我真係無乜所謂,反正最後都要除(I mean做完運動之後身水身汗肯定要沖涼換衫,大家唔好心邪),Summer將我是旦揀好的衫入了包裝盒之後,篤了篤計數機...

 

「計你個靚價啦,見你係我表姐的...朋友」她差點又說了我是Jennifer的炮友。「總共一千六百蚊,零頭唔計你啦。」

 

「嘩,千幾蚊真係抵。」我說,「我去其他地方買,肯定無三千幾蚊落唔到樓。」

 

「係呀,其實賣運動服係幾好賺的,講你都唔信,越少布的衫賣得越貴。」Summer說。

 

「真係?例如?」我問道。

 

「例如泳衣呀,有些設計連Pad都無,我地標價二百幾蚊一件Top都大把客買,你話神唔神奇?」Summer說。等我拿些出來給你看你就明。接著,Summer在衫架上面拿了兩衫套比堅尼出來,Show比我睇。

 

「既然拿了出來,你幫我都影D相好唔好?我放在IG store。」Summer說。

 

接著,Summer又去了更衣室,換了一身鮮紅色的比堅尼出來,她說的沒錯,泳衣真係無乜布,尤其是穿在Summer身上之後,只能僅僅遮到她那對小木瓜奶的一部份(個人認為她比Gillian的更大)。

 

為表專業,我面無異色的叫她站在牆面前擺好pose,按下快門。

 

影了幾張之後,我停了下來,及她看看成果。

 

「好似爭咁少少野...」Summer說。

 

「係,好似爭咁少少野...」我也覺得。

 

「係陽光與海灘!」我和她一起說。

 

真係橋,我地都覺得張相個背景好有問題...

 

「咁...你呢幾日得閒嗎?」Summer問我道。

 

其實,我依家就已經得閒...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