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9

魚涌食記-陽光與海灘

Image-137-19-07-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998

 

我好奇,所以走去Summer成日食lunch的地方去撞她;我好玩,所以當她叫我幫忙為她的貨物影幾張相的時候,我義不容辭。

 

Summer還是穿著剛被我影完的少布比堅尼,一對小木瓜奶在我面前蕩來蕩去,我想望去第二度,但卻不能,因為Summer間舖豆腐潤咁大,無乜野好望,我唯有盡量和她眼神接觸。

 

唔知大家有無試過在一些很尷尬的環境下雙眼好難集中到要望或這打死都不能望的地方。我就成日都係咁,因為工作的關係,跟我打交道的人通常都係女人多,而在香港這個先敬羅衣後敬人的城市,職級越高的女仕們通常返工都會選擇穿上低胸的Top再加多件外套,可能在其他女人面前,個胸越大講句野都大聲d呱...而通常我遇到呢d情況,都會盡量和她們 Eye contact only,一來不會讓她們覺得我在望佢對波,二來係 send out 個message: 你大波我唔一定要望你!

 

不過,此時此地,唔望真係對唔住自己。

 

「係呢,Alan哥哥,你真係得閒同我去影相?」Summer問道。

 

「係,無錯,依家就去!」我想也不想就說,反正,今天應該沒有甚麼事比和Summer去街更有趣了。

 

「你唔使返工嗎?」Summer看著穿上恤衫西褲的我問道。

 

「工呢家野呢...其實好多人食完午飯都會因為食物中毒所以要入醫院的...」我打趣地說,但其實,我同Catherine以前試過食完飯因為想睇戲,所以打比Pam姐說先頭D壽司有問題,要入廠洗胃。

 

「咁樣呀...」Summer好似還未分得清楚我是否在搞Gag。

 

「你執好野先,只係拿要影的衫去就得啦,我返屋企拿少少野兼換件衫就開車過來,街口等!」我說,之後就一支箭的飛奔回家,翻箱倒籠的將一些攝影裝備和沙灘用品拿出來,再換上Tee恤和泳褲,走去拿車。

當我的車到達街口的時候,Summer已經穿上背心熱褲,拿著一個旅行袋企定定在等我了。

 

「我地去邊度影呀?Alan哥哥...」Summer上了車後第一句就是問我這個問題。

 

「唔使講,香港島最方便的海灘,石澳!」我說。

 

假如你家在港島東,最方便快捷能夠到達的海灘有幾個,一係淺水灣,一係赤柱的聖士提反灣,而另一個則是石澳海灘,而信我,入石澳的一條路,開車的話,會開心過入赤柱好多,而且泊車位多,亦充滿漁村風味,呢個咁有趣又咁方便的地方,任你去勻全世界各地,都好難再找到第二個。

 

當我正在聚精匯神地攻灣,以最快的速度飛馳的時候,Summer不停的在自拍,Post IG。

 

「係呢Summer,其實你都幾多瓣數架喎...」我稍為收了油的說。

 

「香港地賺錢難呀,當你一開始做自僱人仕的時候,賺得一蚊就一蚊,同有份正職好唔同,你肯定想將自己一天的時間都塞滿工作的。」Summer說。

 

「咁你點解唔去打工?」我問道。

 

「可能...可能我份人比較唔識同人溝通吧...以前返過幾份Office工,無一份做得長,可能我唔識得講野吧...」她說,「你睇我間店開得咁隱閉就知,我自己開店都係做熟客咋。而網上店的客戶,她們一般都只係同我message,唔使交流,價錢一就一,二就二,唔買過主,咁樣賣野法我比較comfortable。」

 

「我仲以為,你咁靚女,做model唔使憂。」我說。

 

「我都做過架,我有在一D 細細間的模特兒公司掛單,不過近年來個社會變曬,個個女仔都上曬網做IG網紅,執完相之後個個樣靚身材正,自此之後模特兒公司開始無job找我啦...」Summer說。

 

「無錯,我識D模特兒公司的booker,她們都話依家佢地D model好多都無啖好食...」我無奈地說,咁又係,當大家都在FB / IG 上做自己的推廣,而KOL又個個省鏡肯露肯sell產品而且又會有fans做埋engagement的時候,model真係好唔抵用。

 

就在這個時候,Summer收到whatsapp message,看過之後,她面色一沉。

 

「乜事?」我問道。

 

「呀...無事...又有賺錢機會...應該開心先係...」她說。

 

「真係無事嘛,無啦啦面都青埋,係咪我開車開得太快?」我問道。

 

「唔係,無事...係呢,我地先頭講到邊度?」Summer問。

 

「頭先講到...model公司的生意好多都比那些網絡紅人拿下了。」還好我仲記得自己講過乜。

 

「呀...對,所以呢,我都因時度勢地改變自己的客路。」Summer說。

 

「即係點?」我問道。

 

「如果我話你知,你可以應承我幫我做一件對你來說易過借火的事嗎?」Summer突然問道。

 

「乜事?」我說。

 

「你要應承左先...」Summer說。

 

「咁呀...只要唔係殺人放火或者犯法的事,OK」我說「因為殺人放火對我來說都是一件易過借火的事…」我懶認真的說。

 

「哈哈!表姐講得無錯...」Summer說,「你真係一個好...有趣的人。」

 

「我...其實...係一個壞男人...」我用呂奇的聲音繼續演落去。

 

「哈哈哈哈!你好無聊!」Summer說。

 

無計,後生女通常鍾意無聊,慣左。

 

「你應承了,咁我講架啦...其實...我現在幫我舖頭的女性客戶...做無底線的模特兒。」

 

「即係點...」我問道。

 

「比方說...我有時候,會著住自己舖的內衣褲...影性感相比我的相熟女Client...通常著衫越少,收得越貴...而我的性感程度係...無底線。」Summer說。

 

「點解只做女Client?」我有點奇怪。

 

「其實一開始的時候,是有個女Client叫我著我入貨的內衣比佢睇,因為我的身形同她的女朋友相似...過了一排,她說比錢我,要我拍一些更性感的照片給她...」Summer面帶委屈的說,「那個時候,我剛好無錢交舖租...而最後,竟然在一個傳一個熟客的介紹下,我多了好多這種生意...」

 

之後,她對著我發出一個牽強的微笑,內裡包含住她的委屈,但我從她的眼中也看出了她的堅毅。看到這,我回了一個充滿溫暖的笑容給她。

 

「其實想開一點,好多女生也會對自己性別的身體有興趣的,而且可能係大家都係女仔吧,這些客戶的安全性高好多,佢地好少會在網上開心Share公諸同好,而且我約法三章,在我為她們拍影片或照片的時候,我都會先Cap低交易的對話,拍攝的尺度,同要佢地影埋身份證作紀錄,有乜事的話,我隨時報警告佢地。況且,她們大多數每次都額外幫我買多好多衫,我先可以頂到又交到租,自己又有份糧...」Summer說。

 

「真係唔明...有女生會喜歡J你的嗎?」我說。

 

「如果呢個世界有一半人口係女人,而當中只有一半係鐘意男人的話...」Summer以故弄玄虛的口氣說。

 

「我明,全個世界有四分一人口都係你的潛在客戶丫嘛!」我說。

 

「條數係咁計...」Summer笑說,「而這些客戶多數都比得起錢,另外,我對拍攝的題材,亦有限制的,不是所有的Job我都會接…」

 

「咁有乜Job你係唔接?」我問道。

 

「便宜的job,哈哈!」她伸了一伸舌頭。

 

「咁一輯裸體瑜伽的教學短片你收幾錢?」我問道。

 

「我以前...只係...拍過一次...裸體瑜伽」Summer面色一沉,望住我片刻唔出聲。

 

「咁我都唔轉彎末角啦,其實我有個女性朋友之前找我一齊做裸體瑜伽,她的老師為我們拍了一條短片,我咁橋就係那個瑜伽老師的所謂學生。」

 

「Oh no… 佢又話那課堂的學生只係女仔...」Summer臉色一沉說。看來,那個瑜伽導師也是Summer的老客戶...

 

「放心,佢的學生絕大部分都係女生,所以條片應該好安全,只有我同我朋友做 private session時睇過。」我說道。

 

「好吧...不過...你睇過條片,即係睇過我全相,所以我要...」她若有所思的說。

 

「要甚麼?」我問道。難道她要嫁給我嗎?這個是甚麼年代的社會呀~~

 

「我要插盲你雙眼!」Summer嚴肅地說。

 

「喂,小姐,我衣家開緊車...」我說。

 

「咁...其實我都係講下笑,不過你要保守呢個秘密。」Summer說。

 

「你想點都無問題,我Alan講野一就一,二就二!」我拍心口說,需然唔知自己講緊乜,但Summer看來安心多了。

 

說時遲,那時快,經過一個大迴轉處,我地就到達了石澳村,將車子停好,拿好東西後,我們就開始找地方拍攝Summer和她要放IG度賣的泳裝。

 

「Here we go! 陽光與海灘!」我下車後伸了一伸懶腰說。

 

「嘩...好多人呀...」Summer望了一望旁邊海灘上的人和太陽傘,說。

 

「係呀,開始放暑假啦嘛,小朋友個個無野做。」我說。

 

「咁點算好?我那些泳裝,件件都好少布...」Summer問道。

 

「跟我來吧,呢度,我熟路。」我說。老實講,對於成日都趁太陽未落山蛇王飛入來曬曬太陽的我來說,在石澳要找個比較僻靜的地方曬太陽,易過借火。

 

「咁快D帶路吧...今日好熱,我想快D剝左件衫佢,你陣間也幫幫我吧...」Summer對著我略帶害羞地笑說。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