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6

魚涌食記-照顧日本妹

Image-140-16-08-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16

 

出來了!太陽出來了!

 

那個早上,我甚麼都出來了...

 

話說,Summer有一個很簡單但又很難搞的要求,就係要我陪佢睇日出,還好我在石澳遇到蚊蚊的爸爸Richard,在他的豪爽商借下先可以有一個舒適的地方和Summer過了一個浪漫的晚上,再在劇烈的運動下迎來她第一個親眼看見的日出。

 

當然,有第一個日出,一定有第二個日出,在交還條匙比Richard之前,我也善用了這間房子一陣,不過那是後話,有機會一定再講比大家知。

 

我把鎖匙拿在手上,想還給Richard,但發現,原來我無Richard的直接聯絡,不說不知,當你借了人的屋企鎖匙,要還返比人,真係很巧妙功夫的。我心思熟慮過後,發現,第一,如果我交帶Richard的女伴小薇幫我交還的話(我有佢微信),即係話Richard個鐵竇即時揚左(雖然他說是用來放租),Richard未必喜歡我咁做,以女人的直覺而言,你無端端問小薇佢條佬的電話,佢一定打爛沙盤問到篤,到底找佢乜事,而如果我問蚊蚊拿Richard的聯絡呢?雖然Odd,但又好似行得通,就算唔直接問Richard的電話,只要找到佢那忠心耿耿的司機華叔,亦一切容易辦。

 

好,就咁決定,從蚊蚊那裡著手。

 

「那Alan哥哥你現在在哪裡?」我在Whatsapp上問蚊蚊現在在哪裡,而蚊蚊卻反問返問我道。

 

「我就快收工,現在在公司。」我答道。

 

「太好啦!我地在超市買緊菜,你快d收工過黎一齊玩煮飯仔啦!」蚊蚊說。

 

「煮飯仔...咁好玩?」我說,講真,真係未見過蚊蚊煮飯,可能我食埋先上去會好少少...

 

「係呀,Riona姐姐今晚教我地整日式炸豬扒咖哩飯!」蚊蚊說。

 

前日本愛情動作片女星教煮咖哩飯?正喎!

 

「咁你地買多兩塊豬扒,我即刻到。」其實我真係好鍾意食咖哩飯,尤其是日式咖喱,貪其既香且甜少少辣,配合炸雞或肥牛同一支冰凍可樂,就更加是天下美味。

 

美食和美色當前,工,還是不要那麼努力做的好!

 

「叮噹!」我按了按門鈴,無人應門。

 

「叮噹!」我再按了按門鈴,都係無人應門。

 

「Alan哥哥乜你咁快?」琪琪拿著一袋二袋超市食物微笑地看著我說。

 

「有咖哩飯食,梗係唔執輸。」我說。

 

可能對Riona來說,教蚊蚊和琪琪煮飯,咖哩飯是最易上手的一項,期待幾時可以食到去她們煮的懷石料理。

 

「Alan哥哥,我的第一次又要比你了!」蚊蚊在琪琪身後走出來,說。

 

「係,而我,亦都做埋你第一隻白老鼠添!」我笑說。

 

這個時候,Riona亦都拿著大包細包的從電梯中走出來,她一見到我,就既優雅又含蓄和地和我點了一點頭,這個初熟的日本妹,氣質果然唔同。

 

「煮個咖哩飯,使唔使買咁多野呀?」我問道。

 

「你要知道,我們這個地方是三個女生住的呀,買東西當然是買三個人份量了!」蚊蚊說。「快點幫我們開門吧,你沒有鎖匙嗎?」蚊蚊說。

 

話說,呢間屋的鎖匙,其實我真係有,自從蚊蚊和琪琪租了這個地方之後,就給了我這條後備鎖匙,我現在懷疑,蚊蚊和她爸爸都有一鋪比鎖匙人的癮...不過,蚊蚊家的鎖匙,我好少用,除了是因為我不常常過去之外,我亦喜歡按門鈴,喜歡有人在家中為你開門的感覺。

 

「Home sweet home!」我說。接著,就把一眾女生拿著的一袋二袋拿入屋中。

 

「請Alan哥哥在這裡等我們將食物烹調出來吧!」Riona一邊幫蚊蚊綁好圍裙,一邊說。

 

「要我幫忙嗎?」我問道。

 

「不用,今天這個廚房男生不能進入!」Riona笑說。老實講,都不知幾耐無聽過這一句說話了。還是得閒多點過來吃飯比較實際。

 

說時遲,那時快,飯和咖喱都煮得七七八八,遠處傳來炸物的香味。

 

「炸豬扒最好就是分開兩次炸,這樣才會炸得鬆脆...」Riona在悉心教導蚊蚊和琪琪怎樣炸豬扒。日本人對炸食物真的有一手,由控制油溫到炸的時間方面真的一絲不苟,煮食工具亦多。琪琪將炸好的豬扒排在碟子上,件件金香四射,令人食指大動。

 

飯桌間,蚊蚊幫大家倒啤酒和汽水,琪琪在忙著為食物拍照,Riona則幫她手夾起塊炸豬扒擺角度影相。

 

「嘩!真好味呢!咖哩香甜辣都剛剛好,完全是我之前在日本吃過最好的咖哩飯的味道!」我看著這三個女生說,逗得她們笑逐顏開。

 

「真的嗎?太好了!還是Riona姐姐教導有方,第一次整就成功了!」琪琪說。

 

「那你多吃一點!」蚊蚊說畢,將更多的咖哩汁倒到我的碟上。

 

「哈哈!蚊蚊小姐,咖哩汁的份量也要剛剛好,才能配合米飯的口感哦!」Riona笑說。

 

「對了,Riona,最近工作怎樣了?」是咁的,說過她來了香港後會照顧她的我,用自己的人脈,幫她找了一份進口日本高級擺設的進出口工作,文書職位,不用見人亦不用走來走去,老闆亦都是一個從來無睇過Riona演出的老太太,這對像Riona這樣的半名人而言,是一份無憂無慮的工作。

 

「還好吧,不過...只是有點悶...」Riona說。這也難怪,一位女明星走去做OL,跟之前幕前的工作實在相差得太遠了。

 

「能準時下班已經很不錯呀,Riona姐姐,而且又不用過海,公司還要在北角,方便到呢...」琪琪以羨慕的語氣說道。

 

「我說呢,我們的Riona姐姐可快要悶死了!」蚊蚊說。

 

「慢慢來吧,先適應一下香港的環境,工作這方面,隨時可以轉變。」我說,「最重要的,是在這裡生活得開心。」

 

「那Alan哥哥多點來陪我們,我們就高興了!」Riona率直地說。「很高興,能夠有這個機會在香港重新建立自己的生活圈子。」

 

可能Riona從日本愛情動作片女星的崗位上退下來後,一直想找的,就是像這樣無憂無慮,沒有被人以有色眼鏡來看待的生活,以她現在笑得寬容,和我認識她的時候相比起來,Riona真的找到自己喜歡的生活環境了。

 

「來,為了Riona的新生活,我們飲杯!」我舉起手上的汽水,說。

 

吃完飯,我坐在沙發上玩電話,同Summer傾計,三個女生則在廚房洗碗清潔。

 

「呼!終於都洗曬d碗了!」琪琪說。

 

「那麼,要過來一起看電視嗎?」我問道。

 

「不用了,我們去換件衫,你在這等等我們。」蚊蚊說。之後,三個女生互相對望笑了一下,各自各返入自己房。

 

真的,我自己坐在她們屋的客廳中,無聊了好一段時間。

 

就在我想,不如返屋企的時候,三個房的門同一時間打開,蚊蚊,琪琪,和Riona分別著住不同顏色但同一款式的貼新喱士內衣裙站了在門前。

 

Riona穿了淺紫色,琪琪穿了粉紅色,而蚊蚊,則穿了黑色。

 

「Alan哥哥...今晚要你揀的話,你揀入邊度門?」琪琪倚著門邊,兩眼充滿渴望的跟我說。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