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3

魚涌食記-歐盟黑人與我

Image-141-23-08-2018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blog.menclub.hk/somethingwong/?p=1023

 

我其實唔係成日去人地屋企食飯,不過,Riona教煮日式咖哩,我無理由唔去食。

 

在三娘教子的情況下將桌面上的咖哩飯掃曬落肚,又唔使自己洗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以後都係要多d黎呢度食飯先得。

 

蚊蚊、琪琪,和Riona洗完碗清潔完廚房後,她們各自入了自己的房間援返件衫,我心想,她們一定時剛才清潔搞到成身汗,換過件衫舒舒服服,合情合理。不過,女仔換衫真係有排等,就正當她們換好之後,不知是否夾埋,三間房的門同一時間打開,蚊蚊,琪琪,和Riona分別著住不同顏色但同一款式的貼新喱士內衣裙站在門前,狀甚挑逗。

 

「Alan哥哥...今晚要你揀的話,你揀入邊度門?」琪琪倚著門邊,兩眼充滿渴望的跟我說。

 

這個Moment,真係好難揀,究竟我在呢個時候,係揀人,定還是揀顏色呢?

 

假如你現在問我在三個女孩子之中最喜歡哪個的話,我真係答你唔到,Riona給人的安心,琪琪的清純,和蚊蚊的小公主個性,都是我喜愛的,所以,琪琪問我的這個問題(想入邊度門),我好耐都無回答,直到...我靈機一觸!

 

「請問一下,照實用面積計,你們三個哪間房最大?」我問道。

 

「當然是蚊蚊了,Alan哥哥,份租她也佔最大份。」琪琪說。

 

「那麼,好簡單,細房又點夠擺得落我們四個人呢?」我理直氣壯的說。

 

「哈哈!這個是IQ問題的答案嗎?」蚊蚊爆笑了出來,之後,她自門邊往後退,讓我們都進入她的房間。

 

「我唔理呀,聽日你地要幫我洗床單!」蚊蚊在Riona和琪琪入來的時候,對她們說。

 

「得啦,蚊蚊,放心啦!我會負責洗。」琪琪一邊脫下她的內衣裙一邊說。

 

看著琪琪那白晢的皮膚,我吞了吞口水,之後Riona從後向我攬了過來,慢慢解開我的褲頭,將我的上衣脫下。

 

「Alan哥哥,你好耐無陪過我地了...」蚊蚊說,接著,她也將自己的內衣裙脫下來,可能是之前夏天她常常去曬太陽的關係,古銅色的膚色下,留著一點點的比堅尼曬痕,這個時候,她就好像穿上了一件隱形的比堅尼在身上一樣,看得我十分興奮。

 

「你看,那麼快便出來了...」琪琪摸著我那開始硬起來的弟弟,說。

 

「那快點拿出來看看吧!」蚊蚊說,接著,將我全身的衣服都脫了。

 

「兩位妹妹的服侍真周到!」Riona說,「把他放到床上吧。」

 

接著,蚊蚊和琪琪就將我放到床上,不過卻用力的把我的手和腳壓住,令我動彈不得。

 

「Alan哥哥...這是...你這段日子以來欠我們的!」Riona用一個非常嚴肅的語氣跟我說,嚴肅到一個地步,令我有點心寒,好似睇緊日本恐怖片咁...Riona真不餽為係一個專業的女演員!

 

正當我的手腳還在爭扎的同時,我的第三隻腳又在同一時間被控制住...Riona在說完剛才那番說話之後,已經用她的舌頭輕輕的舔著我弟弟。

 

「唔唔...唔唔唔...」Riona發出了享受的聲音。

 

「Alan哥哥...你不會亂動的,是嗎?」琪琪問道。

 

「我...呀...咁舒服...點會亂動...」我說。

 

「那好,我不按住你,你自己捉住床頭條鐵吧!」琪琪說。

 

「你想怎樣?」我問道。

 

「我想...加入戰團...」琪琪說。原來這個時候,蚊蚊已經沒有按著我的雙腳,一早就已經加入一起舔我的小弟弟了。琪琪這樣做,是不想執輸吧...

 

「琪琪...你...加入吧...」我說。接著的事情,就好像三個在沙漠迷路的口渴女生在爭一支插了在冰懂可樂中的飲管一樣。當然,那條飲管,是粗飲管。

 

「呀~~好舒服...」我忍不住說。

 

「那是Riona姐姐教我們的技巧,粗中帶幼...」蚊蚊說。

 

「呀...真的好舒服...Riona小姐所教的...」我一邊享受一邊說。

 

「好了...蚊蚊小姐...請你把黑人二號和歐盟四型拿出來吧...」Riona說。

 

「甚麼歐盟四型?」我問道。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咁心急做乜?」蚊蚊說,接著,便走到床頭櫃中,將一黑一白的兩條電動玩具拿了出來。

 

不用說,大家也應該知道是甚麼吧?

 

「你所改的玩具名,還真貼切...」我望著蚊蚊手上那兩條玩具,笑說。

 

「哈哈,蚊蚊在這方面很有天份的!」Riona說。

 

「Alan哥哥你不要笑得那麼開心,你都有個花名的!」蚊蚊說。

 

「我?叫甚麼?」我問道。

 

「不告訴你!哈哈!」蚊蚊說。「快起來!」

 

「幹嗎?」我問道,好地地被服侍得舒舒服服,我真係唔係好想佢地停。

 

「Alan哥哥,接下來,辛苦你了!」Riona說畢,就將一個黑布袋蓋著我整個頭,還好整個布袋十分透氣,否則真係會被焗死。

 

「你今次...扮演被綁架的富二代...」蚊蚊說。

 

「呀~~不是吧?」我問道,玩咁大?

 

「咪嘈!係咪想打呀?你乖乖地的話,讓你好過一點!」蚊蚊說。看來,她實在十分入戲。

 

「接著我們三個會輪流分享你,你只要同我老老實實的硬起來的話,保證不會傷害你!」琪琪扮著劫匪的語氣說。

 

「咁贖金方面...使唔使我爸爸準備一下?」我問道。

 

「等一下你還有命的話才傾贖金吧!」Riona冷笑道。

 

「那...你們...來吧...」我伸手過去想摸她們。

 

「縮手!」蚊蚊說,接著用她手上的黑人二號(它比較軟,歐盟四型是裝有摩打會轉的硬膠一條)打我的手。

 

「不準碰!你現在是我們的人質!」Riona在發施號令,說。

 

「呀...好吧...如果無乜特別事的話...」我話都仲未說完,就已經感到下面有種濕濕的感覺,原來,不知道是誰,竟然將她的下身卡進來了。

 

「呀~~~富二代哥哥~~動起來!」聽聲,說話的是琪琪。

 

「那我不客氣了!」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我唯有乖乖的聽她說話,動起來。

 

「啊~~~啊~~~」

 

「啊~~~好舒服!黑人二號~~~」

 

耳邊忽然發出兩個不同的呻吟聲,看似,蚊蚊和Riona都一起動起來了。

 

「富二代哥哥~~你也努力點~~」琪琪說。「否則我要換歐盟四型的了...」

 

原來,這個遊戲中,我係和黑人二號和歐盟四型鬥硬鬥好玩...

 

「呀~~~好舒服~~蚊蚊小姐,要不要試下我這個?」Riona問道。

 

「等一下~~啊~~等一下~~~」蚊蚊肉緊地叫著,她好像玩黑人二號玩到不亦樂乎。

 

「Riona姐姐,讓我試試你的!」琪琪說。

 

「好!來!轉!」Riona說,之後,我感覺到琪琪自我的身體脫出,之後,換了一個Riona插進來。

 

「啊~~~這個更好玩!大力點~~」Riona在抵受著我的抽插,說。

 

「真的嗎?我又要!」蚊蚊說。

 

這一刻,我想,在這個時候,我這個血肉之驅,根本就同兩條膠無乜分別。

 

如是者,她們換來換去,我則被矇著眼睛一個打三個,不過單憑她們的叫聲,我也能夠分出邊個打邊個。

 

「大力點!啊~~大力點!」蚊蚊說。「未食飯嗎?大力點~~」

 

蚊蚊是一個很特別的女生,在她而言,就算你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她還是會將你 push to the limit。

 

「呀...蚊蚊...我忍不住了...」與其比佢折騰,我不如早點交貨走人。

 

「不!不要~~」蚊蚊緊張地說。

 

「對不起~~忍不了~~」其實話未說完,我已經準備好放鬆下身,讓我的千億精兵攻佔她的內部核心。

 

「等一下啊~~~今天不能射進去!」蚊蚊說畢,伸手將我正在野出來的弟弟拔出,並幫我盡情地打在床上。

 

「嘩...好多...」Riona說。

 

「真的要洗床單了...」蚊蚊說。

 

「Alan哥哥你不能這樣的!」琪琪說,「你老是給蚊蚊...」

 

「我也不想的...」我一邊將頭套摘下來,一邊說。眼前的琪琪,雙眼水汪汪的,讓人看得很痛心。

 

「對了,Alan哥哥,你這次來找我本來是想幹甚麼啦?」蚊蚊一邊回氣一邊問。

 

「呀!想找你爸爸Richard!那天出街撞到佢,話找佢飲茶,不過無佢電話號碼...」我說。

 

「我爸爸嗎?等一下彈個contact給你吧...」她說。「呀!對了...Riona姐姐...提起我爸爸,我醒起他那邊有一份兼職工作會很適合你!」蚊蚊一邊摸著Riona那雪白彈滑的身體說。

 

「呀!真的嗎?」Riona一邊用紙巾幫我清理弟弟上的液體,一邊問。

 

「哈哈,是的!」蚊蚊笑說。

 

怎麼我會有種不詳的預感?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