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30

一人一故事 – 黃家駒的六月天

一人一故事 – 黃家駒的六月天

終於到了6月的最後一天,這年,2013年特別多的報紙雜誌報導有關黃家駒已經離開我們20年的故事。

我發覺近幾年香港人對90年代離去的巨星們的懷念感越來越強,應該是現在樂壇的非常不濟,更能反映佢地嘅重要性,沒有了他們的樂壇,紅館不再是神壇,只是一個時租體育館而已

落筆時分針已踏入2013年5月31日晚上11時59分,年中、6月已離我們不遠,然而也是Beyond樂隊的靈魂人物黃家駒離開了我們20年的日子,但彷彿時間也離我們不遠。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很喜歡Beyond這隊樂隊,不知何時開始,每到6月的時候都會寫一篇有關Beyond樂隊的靈魂人物黃家駒的文章,他在1993年6月時離開了我們,當時鋪天蓋地的報導,亦使整個娛樂圈都靜寂下來,由那時開始彷彿每年6月就是屬於他的,夾著夜空的色調,顯得此時此刻也份外的blue……

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我那麼的喜歡Beyond,到現在為止,相信80後很多人覺得他們很out、90後相信認識他們的也沒幾個吧…… Beyond 的少年十五二十時,當時還是認為夾band就是“長毛飛”的年代,黃家駒得到了朋友搬家而遺下的一支結他,他不想浪費了那支結他便每天放工後在家中埋頭自學結他,到了一段時間就開始夾起band來,當然亦有參加了很多的比賽表演等。那幾位三更窮五更富的年青人憑著對玩音樂的熱誠,自資開演唱會、出盒帶等,最後得到經理人的賞識加入了樂壇。

我認識的Beyond其實並不喜歡娛樂圈,不過一向有遠見的黃家駒認為這亦是一個讓局外人好好了解“樂隊”、“音樂”的機會,他們創作的歌曲由對世界不公的憤怒、對社會不滿的控訴、到勉勵年青人向前,當然還少不了自由及宣揚和平與愛。黃家駒早在90年代講過“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簡短的一句話便能道出今時今日誰能擺個靚post便能在紅館開show的年代,這句話很到位吧!

當年還是小學生的我,沒有經濟能力令我坐在紅館欣賞四子的演唱會;當我有能力坐在紅館內欣賞他們的表演時,已經是2004年,當年亦是黃家駒在天國彼岸的第11個年頭了。

我很欣賞黃家駒跟李小龍一樣,除了有自學的天份外,還為了實現自己的目標,就算途中做一些自己不願的事情也會盡力去做,因為他們都知道“要出頭前,先要學會出醜”,而在這個過程中充分顯出了他們先知的領導才能,他們不停向著自己的目標在背後做事,試問香港這個現實社會、金錢世界,有多少人懂得欣賞人家為了自己的目標而在背後做的事呢?

近10來年,香港人最喜歡睇人“仆倒”,嘲笑的比鼓勵的多,你一句 「有無錢賺架?」,他一句「憑你做得到?」好比千支針刺在心,但他們看的都是遠方的目標,Beyond的歌曲改變了父母對“玩band”的睇法,他們告訴父母們“真的愛妳” 、“報答一生”,他們告訴一些仍在迷失中的年青人,告訴他們要“讓生命衝開一切”、“青春正在燙滾”、“不再猶豫”、“天空滿是色彩”,甚至改變了我!

黃家駒成功扭轉大眾對玩band的睇法,令樂隊由地下走到地上,用“樂與怒”去表達他們的“樂與怒”。
可惜上天永遠都喜歡跟人們開玩笑的,1993年,正正他們如曰中天,高聲唱著“仍然自由自我”的時候,不幸在日本錄影一個“遊戲節目”時,黃家駒從高處墮下頭部著地……享年31歲,最諷刺的是他不是卒於“樂壇”而是“娛樂圈”,而日本新聞卻在“體育版”報導。

黃家駒離世至今,他們的音樂仍然具有一定的影響力。Beyond三子往後的日子推出了幾張唱片後便於2005年解散,當中涉及很多令人痛心的不和傳聞,直至前幾天有更令人痛入心的罵戰,你們舊日的足跡已經變成我們的集體回憶。

“今天我好好”是今年2013年紀念黃家駒的口號,我相信大眾樂迷都過得好好。Beyond 樂隊成立30年、黃家駒逝世20週年,不過一向處事成熟的鼓手葉世榮已表明不會有任何記念演唱會,因為Beyond已經解散……相信一眾Beyond樂迷都一定很失望呢!我們亦希望他們將來會好好,能再帶給我們新的樂章。

 

Beyon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