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09日

三代同堂的家居設計

 

 

三代同堂的家具普遍是最棘手的設計個案,因為家族成員年紀分隔頗遠,對生活上的要求和基本需要到大所不同。嫲嫲已是退休年齡,每天在家享受嫲孫樂,看看雜誌嘆嘆茶,欣賞窗外美景,享受退休的幸福。兒子和新抱就正在搏殺期,早出晚歸。孫仔則是學行階段,往後五至十年仍有很多變化。

 

 

 

在同一個空間,我們要設計一國家去符合所有人的需要,除了基本的安全、用途、實用性方面,更要處理他們三代的各自喜好和心理需要。嫲嫲需要私人空間,所以睡房是自給自足,套房廁所當然不在話下,更有小型茶水間、工作枱、影音設備、鋼琴. 全屋的傢俬亦盡量避免有尖角、令孫兒和嫲嫲都得到安全的保障。嫲嫲很喜歡藍色,所以全間屋都圍繞着藍色來設計,但是同時亦不可以太誇,來照顧全家人的口味。所以我們用了帶灰色的淺藍,並借景把室內的海洋藍色與室內的灰藍色找到一個和諧點。共享的空間例如飯廳和客廳裡,家庭每個成員都有不同意見,我們如何平衡和找到共通點呢?嫲嫲很喜歡比較新式的家俬設計,兒子和新抱就喜愛50年代的北歐設計。一般人眼中,覺得這兩樣東西不可共存,但其實北歐設計是長青的,只是要我們選擇timeless 的經典設計,就與新式的歐洲傢俬可以共存在同一個空間。北歐的餐椅和燈飾配對在新款意大利雲石枱面,得到出奇的配搭,沒有任何違和。要做一個好的家具設計,除了客人和設計師之間的溝通外,最緊要就是家人與家人之間的溝通。就像這個例子,我們基本上有兩組不同的客人,雖然設計只有一個。我們分別與兩組用家深入的溝通和了解,然後所有人再一起討論找到和諧點。就像廚師手頭上有不同配搭的材料,有時可能貌似並不相關,但是經過廚師的細心微調,可以煮出很美味的fusion 。

 

03 08 10 11 18 19 23 24 26 27

 

 

Read More
2018年11月25日

巴黎Maison and Objet 家居設計展

巴黎Maison and Objet 家居設計展覽會到今年已經是第二十三屆。剛剛這一屆於九月中完滿結束,有超過三千一百個參展廠商及設計師展出最新的家居設計產品,吸引超過七萬六千人次來到巴黎參觀。五天的展覽期間,除了展銷會外,地有各種設計硏討會、新秀設計師比賽和講座等活動。由於我們正在籌備自己的生活雜貨及傢俬店,於是到了巴黎取經,順道爲讀者報導一下。

 

Vitra 的攤位在會場入口的正中。雖然顏色低調,但位置十分搶眼。這個已經六十八歲的瑞士家居品牌在M&O展出了重點產品,例如血透設計界的Ronan and Erwan Bouroullec兄弟的木鳥,重新數碼化的Eames radio和Front Studio所設計的熊人大cushion。

33163083

 

1946年Eames設計了這收音機,隨住科技的發展,今年Vitra把它變成數碼化,限量999部。

 

 

33190280

設計師組合Front喜歡觀察動物睡覺的姿勢,啟發他們設計了這個熊形cushion,讓人看到他得到安寧。

 

L-Oiseau-000126D1-b

用楓木製造的木鳥線條相當簡單,除了是北歐一貫風格外,更保留了人們的想像空間。

 

 

DSC07865

 

DSC07866

 

DSC07869

 



DSC07882
DSC07884

 

 

世界知名的芬蘭品牌Marimekko當然也有參加M&O,經典的Unikko花花圖案有了新的顏色配撘。1964的圖案用上2018的淡色,令它更容易配襯在各種風格的家居室內之中。與會場中的marimekko負責人交談,她也大讚香港的marimekko近年推廣北歐的生活態度,亞洲人慢慢地開始懂得欣賞北歐的慢活。雖然在亞洲市場中,fashion仍然佔大部份,但作室內設計師的筆者看到他們對經典圖案的顏色新設計,相信很多設計師也會更喜歡用他們的產品作室內裝飾和配襯。

 

 

 

MAISON & OBJET PARIS 2018 - VISTA ALEGRE
swayimage

 

Field-002

 

PEN是新晉的澳洲墨爾本設計品牌,他們的成名作是由Nick Rennie設計的不倒翁地燈「Sway」,這支無線充電地燈可以任意移動,輕輕推它一下便好像不倒翁般不停搖擺。而Helen kontouris設計的餐桌轉盆「Field」取材於一級級的梯田。轉盆和田都是為人提供食物,這個比喻柑當有趣和有詩意。

Read More
2018年11月18日

可能是新界東唯一的Barber Shop

作為男士,你一定要了解這文化。作為女士,你亦要了解這文化,因為將要介紹給你的另一半。

最近幫我的髮型師設計了他的solo發展的髮型屋,嚴格來說是一間Barber Shop。Barber Shop主要是提供男士經典髮型,和眼眉及鬍鬚的修剪處理。作為男人,我定時定候要去見另一個男人,這種感覺有點奇怪但是很bromance。我們會談及設計、頭髮、音樂、啤酒、足球、籃球、Beckham和Lebron的髮型,短短半小時卻是頭髮和生活的refreshment。比起普通髮型屋,Barber Shop比較直接,沒有染髮,沒有負離子,男士與髮型師的關係並不是客人那麼簡單,而是兩條麻甩仔吹吹水飲支啤酒的活動。阿Vic 和我都是80後,每次飛髮時聽著bon jovi 和suede,是我減壓的方法之一。

在英國,更是爸爸帶兒子去扮靚的活動,是一代傳一代的理髮文化。由飛髮(Fading) 到剃鬚,見證着男人的成長。當男人變得成熟,要處理的事務有很多,無論工作和家庭都花了很多時間,所以男士需要一個直接簡單容易打理的髮型,同時帶着很多detail顯出品味。

classic84_hintegro_02 classic84_hintegro_03

 

Barber 阿Vic入行已經20年,做了兩年junior就開始剪頭髮,正式成為剪男士髮型的Barber只是這兩三年,他說男士理髮是一種興趣,把一個毒毒變成型男,是其滿足感。當然每天返工可以與麻甩仔粗口滿天飛,什麼都可以講,沒有普通理髮店裏面那種複雜的人事關係,沒有這個啊太不喜歡那個啊太的是非。

阿Vic很喜歡經典的事物,除了髮型也有音樂和各種各類的理髮用具。我問他為什麼要儲存那麼多把同款不同色的電剪 。他說:「你做設計師也搜集不同的椅子吧,你有幾多個屁股?」在設計店舖期間,阿Vic走了到坪石邨的上海理髮店購買了兩張二手60年代日本製的理髮椅子,據說以前還有按摩功能,可惜現在已不能再動。Barber Shop就是這麼經典,除了傢俬,電剪和各式各樣的理髮工具、髮蠟、爽身粉都有背後歷史和文化。

順帶一提,這可能是新界東暫時唯一的Barber Shop。

Classic’84 Barber Shop

沙田石門安群街1號京瑞廣場二期1樓101A13號

Whatsapp: 7071 0602

FB: www.facebook.com/BarberVic/

 

classic84_hintegro_01 classic84_hintegro_04 classic84_hintegro_05

Read More
2018年11月18日

【設計倫敦】(3/3)

第二天起來,計劃去Covent Garden的Transporation Museum 看看有沒有巴士模型買給朋友的兒子,可是沒有看中巴士,離開時卻遇到一間新開業的咖啡和小食店。我點了一個煙三文魚Bagel和Latte,並與店長傾談起來。原本老闆是兩位學校朋友Max和Michael,同時是兩位咖啡愛好者。他們畢業後,在Old Street Station內搞了一間pop up 咖啡店。後來越來越受歡迎,於是把Pop Up 變成固定店,座落於Covent Garden的Henrietta Street,並且開始賣小食和包點。他們所用的外賣餐具都是可被循環再用或是生物降解的。還記得那個Bagel,厚厚的煙三文魚,那些新鮮的火箭菜和濃淡適中的Sour Cream,被夾在煙韌的Bagel中間,成為我在寒冷的倫敦中一點慰藉。

DSC05468

 


DSC05472 DSC05474

 

在Host Coffee旁邊,我找到了問有趣的眼鏡店Bailey Nelson,牆壁上掃了我很喜歡的淡如綠色。原來它在英國、澳洲、新西蘭和加拿大都有分店。眼鏡的價錢並不太昂貴,大概一百英鎊就有交易。店員很友善卻不會硬銷,可惜亞洲人的頭骨普遍較闊而且鼻樑沒有英國人高,我作為常常買眼鏡的人雖然找到心頭好,卻不合頭形大小。他們應該開始好像其他牌子一樣,研究出一個亞洲size系列。

29 Henrietta St, London WC2E 8NA

 

DSC05481 DSC05498 DSC05500

 

香港這幾年突然興起了Barber shop。但是其實Barber shop當然不是潮流,而是一種歷史悠久的男人生活態度,尤其是英國男人。我的頭髮很硬,根本不能留長,所以一直都是把兩側和後面的頭髮飛短(fade短),頭髮一長出就不整齊,所以這種髮型要保持住兩星期剪一次。慢慢地,fade髮變成我的生活,也是每兩星期給我refresh一下時刻。在倫敦,基本上處處都是Barber Shop,有英國人開的和印度人開的兩大種。在Covent Garden的這一間Murdock,除了是一間Barber Shop,也是售賣髮型用品的小店。我看到把Made In UK 的梳子,立刻買了。雖然我的髮型兩邊和後面都是剷到青,可是頭頂仍然要梳理整齊吧。

Read More
2018年11月11日

【設計倫敦】(2/3)

離開酒店可東行再走泰吾士河就是St Paul Cathedral,而它的旁邊就是一座新的商業complex。以前這裏是一條小巷,是用作交易貨物的一個小區,其後在2010年重建成為商業大樓和商場 One New Change。那天我參觀完St Paul Cathedral大教堂後,突然下起大雨來,於是急急地走向商場避雨。看到這建案物創新前衛的外型,便立刻Wikipedia一下。不出所料,真的出自於大師的手筆。而今次的大師就是Jean Nouvel。倫敦就是這樣神奇,當你剛剛看完幾百年歷史的聖保羅座堂,一轉身又可以參觀現代大師的建築作品。商場由幾個小建築羣交錯形成,有Jamie Oliver餐廳、各大時裝店、Barber理髮店等。而St Paul Cathedral 成為商場重要的背景。

Jean Nouvel 的設計就是這樣經典,永遠有人類估不到的形狀和最難做的結構,而最重要的是他對城市歷史的尊重。雖然這是一項重建計劃,但是他仍然保留空地讓小商人擺賣小食、花卉和藝術品。而且每條巷仔都見到St Paul Cathedral的蹤影,這絕不是巧合,而是建立於建築師對城市的愛。雖然Jean是法國人,可是設計就是這樣浪漫,是世界的語言。

休息一下之後,已經差不多進入地鐵的繁忙時間。為了避開多人的地鐵,我決定向西步行入倫敦市中心的中心。這一刻,寒冷、濕涷,加上時差,我極之需要一些咖啡因和熱牛奶。一間裝修很合心意的咖啡店出現在我旁邊。(室內設計師職業病又發作) 橡木造的室為裝潢,又有我最鍾情的水磨石枱面,我沒有籍口不幫襯。這問英國品牌架啡店設計不像日本的這麼細緻,但亦不像意大利的隨性,恰到好處。橡木配上dusty pink的枱面,你認為它女性就女性,你要它男性也男性。我就是最喜歡這類男女均可的餐室。至於主角咖啡,在這裡我示劇透了,留待大家下次共倫敦發掘。但是可以透露,它是一間有自己烘焙咖啡豆產品、有French Press、有Filter Coffee和有心的咖啡店。

DSC05422 DSC05423 DSC05429 DSC05431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