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08日

設計與生命的環環相扣,從日本及香港的靈園,感受療癒的生命延續

設計與生命的環環相扣,從日本及香港的靈園,感受療癒的生命延續

Photo credit: 北海道真駒內滝野靈園、食環署、政府建築署

 

常說設計與生活脫離不了關係,試想想,由出世的一刻,你在睡的嬰兒床,用的奶樽,都是經安全考量的產品設計。人成長了,穿的每件衣服、住過的每個家,每個階段,每個選擇,都是設計。直至我們離開了,還是需要設計,因為好的設計,不但只為了令使用者更舒適,雖說死者已不能感受設計,但設計還是能潤澤生者的心靈。

位於北海道真駒內滝野靈園,於30周年時邀請了日本建築大師安藤忠雄為園區的大殿設計了名為「頭大佛」的佛像。從遠處看只能看到衪從山丘露出半個佛頭,被一環又一環的薰衣草環繞著。這座高達13.5米的大佛被安置於山丘中,即使從上空也不能看到全貌,必要先經過靜謐的水池,再進入以清水混凝土建造的隧道,才能窺見大佛的全貌。單從外在看,沒想像過這會是一個靈園,日本人的生死觀,構建於神道教及佛教理論之上,從古至今,都不認為死亡是完結,更是生命的延續。他們並不懼怕死亡,反而視之為一個生命的美麗過程,櫻花盛放並非最美,花落的櫻吹雪才是最絢爛的一刻。對於靈園,他們也有不一樣的看法,選擇以靜謐寧靜的設計,帶領生者走過一段最後旅程。安藤說:「無法窺見全貌,反而能顯示佛的大小。」,走過這段路後,待心靈平靜沉澱下來,才能到達佛國,似乎是一段預演,不論你是訪客,又或是剛失去親友的,在這段過程中,都能得到療癒。死亡,也許真的並不可怕。

 

從遠處看只能看到半個佛頭

從遠處看只能看到半個佛頭

 

平靜祥和的水池

平靜祥和的水池

 

小山丘上種滿薰衣草

小山丘上種滿薰衣草

 

必須走過隧道才能到達佛像,是安藤忠雄標誌性的清水混凝土設計

必須走過隧道才能到達佛像,是安藤忠雄標誌性的清水混凝土設計

 

從上以上觀望佛像,更見宏偉

從上以上觀望佛像,更見宏偉

 

近年來,香港新建造的火葬場及靈灰閣都採用了相類似的概念,建築線條簡潔,加入水池及庭園等大自然元素,大量的自然採光,減低傳統上大家對死亡及葬禮的既有恐懼,在告別親友之際,能夠被祥和平靜的環境療養。設計,其實比大家想像的份量更重。

 

和合石靈灰閣第五期

和合石靈灰閣第五期

 

和合石靈灰閣第五期

和合石靈灰閣第五期

 

鑽石山火葬場

鑽石山火葬場

 

鑽石山火葬場的天圓地方小庭園

鑽石山火葬場的天圓地方小庭園

 

不久之前,家母的好友離世,這位姨姨一直對我寵愛有加。小時候,跟她和媽媽去飲茶時,總愛問她夢想中的家是甚麼樣子,然後我就會以紙筆畫下平面圖。想不到成為室內設計師後,真的有機會能為她設計不同階段的家居。在生命的後期,我和團隊設計了她最後一個家,改建了浴室,也加設了不同的輔助工具,如扶手等,以低調也好看的方法呈現,令她不會覺得自己需要被輔助,但也能住得安心又舒適。在姨姨離開後,她的丈夫請我為她做最後的居所設計,於是親手畫好草圖,再請了HAMA Pottery幫忙打造出一個獨一無二的陶瓷骨灰甕,飾以他們的自家灰白色Moonrise釉彩,淡雅素淨,以設計完滿了她人生的最後一程,也能潤飾家人的心靈。

 

HAMA Pottery的Moonrise釉彩

HAMA Pottery的Moonrise釉彩

 

設計的存在,是為了完滿人生的每一程。由開始到完結,設計是為了人而存在。

 

Read More
2021年08月20日

建築大師Frank Gehry:從大膽前衛到平實貼心

建築大師Frank Gehry:從大膽前衛到平實貼心

相對於表現強烈風格的設計,我自問屬平易近人的一類,甚至可以說沒有太顯著的風格,但沒有風格,有時正是風格所在。作為室內設計師,我深信“Forms Follow Function”這個大原則,以功能為本,因為我們在設計的,不是自己的處所,更應以使用者為先。

Frank Gehry這位建築大師,最為人所熟悉是其大膽前衛及不規則的建築構建,如洛杉磯的迪士尼音樂廳及巴黎的LV Foundation,又或是位於香港山頂的Opus Hong Kong 豪宅項目,只要一看,就知是Frank Gehry的設計。一向認為Frank Gehry的設 計並非我杯茶,總感覺他為了完滿有趣的建築外型,浪費了物料和空間。

 

大館對談

大館對談

 

然而早前獲邀出席「大館對談」,講述有關費城藝術博物館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的翻新工程,由Frank Gehry主理翻新、擴建和重新規劃博物館動線,完全顛覆 了我對他的印象。費城藝術博物館歷史悠久,屬希臘復興建築風格, Frank Gehry 旨意保留建築原貌和特色,再配合空間的調整來提升藝術館的體驗。不花心思去了解,也許不能看出這是Frank Gehry的設項目,但在大禮堂 Van Pelt Auditorium新建為開放活動空間Williams Forum,一條全新的樓梯連接了博物館的其 他區域,從設計仍可看出是Frank Gehry的風格線條。他選擇沿用了原本建築的石灰石Kasota stone,讓新改建與原有建築完美融合之餘,現代感也大大提升。在其他訪問中,Frank Gehry 提到這次和費城藝術博物館的合作,是希望尊重前人的設計智慧,再把整個建築的精髓進一步呈現,目標是為藝術和大眾創造空間,讓我重新認識和欣賞Frank Gehry這位大師。

 

費城藝術博物館的新樓梯

費城藝術博物館的新樓梯

 

除了Opus Hong Kong,很多人也許並不知道Frank Gehry在香港也有其他的設計, 大隱隱於市,建築位於屯門醫院中,並不起眼,但有機會看到鳥瞰圖,就會知道是 Frank Gehry的設計。這個銘琪癌症關顧中心Maggie’s Cancer Caring Centre,身處屯門醫院卻獨立在內,為癌症患者與他們的家屬、朋友和照顧者等,提供全方位的免費支援。這幢小平房採用了中式亭台樓閣及庭園的設計,由流水小橋包圍,希望中心使用者能在這個空間享有一刻的平靜。上星期由中心安排,有機會與公司團隊一起到訪參觀,在建築設計以外,更透徹地了解中心的運作和使命。機構於世界各地建立了多個中心,每一幢也具有特色,與我們所認知的醫療中心大不同,銘琪癌 症關顧中心希望透過建築及設計為使用者帶來「家」的感覺。

 

銘琪癌症關顧中心

銘琪癌症關顧中心

 

小橋流水

小橋流水

 

香港的這間由Frank Gehry設計,以木為主要物料,利用不規則的天花及窗戶設計,令大量的天然光能進入室內,配合建築外的庭園和池塘,借景入內,原來這位建築大師,也能根據需要營造出溫暖窩心的感覺。中心同事告訴我們,中心內有三個房間,分別是橙、綠及藍房,中心使用者可根據自己心情狀態,去選擇適合當下的房間,恰巧地在藍房中看到裱起了香港著名藝術家林東鵬的作品,他是我中學時的師兄,在選修室外設計前,他曾給予我多方面的建議,是種奇妙的緣份,中心內也陳設了不同藝術家的作品。中心內有不同的空間,除了可讓使用者交流互動的大圓枱及梳化位置,也分別陳設了單個座位於室內及露台,目的是讓使用者擁有獨處空間,除了實際的輔導工作,中心希望以環境空間去關注心靈。我們團隊中有一名新加入的設計師,在這次的參觀中感覺份外深刻,她說工作多年,已差點忘記最初學到設計應以人為本,這次短短的行程,足以讓她尋回初心。這兩趟活動讓我對於Frank Gehry這位建築大師了解更多,也令我對設計思考更多,風格再強烈的創作者,設計最終還是應以人為本,才為之好的設計。大家也不妨多了解銘琪癌症關顧中心,絕對是值得支持的服務機構,也希望大家有機會在疫情後到此一遊,親眼看看非一般的Frank Gehry設計。

 

感覺平靜安寧

感覺平靜安寧

 

由紐西蘭運來的木構建的天花

由紐西蘭運來的木構建的天花

 

藍房內林東鵬的畫作

藍房內林東鵬的畫作

 

與中心同事詳談

與中心同事詳談

 

銘琪癌症關顧中心

https://www.maggiescentre.org.hk/zh/home

Read More
2021年08月20日

當室內設計師遇上建築師及家品設計師

當室內設計師遇上建築師及家品設計師

近十年來,香港的樓盤建築皆予人「用到最盡」的感覺,而大大忽略美觀與設計,其實每構建一個樓宇項目,在商業的考量外更需要人性化,才能令這有限的空間變成意念無限的居所。作為室內設計師,著眼點多在居室以內,然而一個樓盤項目除了室內設計外,更包括建築構成以及居所內的一切細節。最近有緣認識到The Henley的建築顧問Daniel Chan陳耀揚,經The Henley的協調下,更可越洋與這項目最為吸晴的專利衣帽間LEMA Fashion Box的設計夥伴 – 意大利家品品牌LEMA的負責人Angelo Meroni詳談,嘗試從不同角度來了解一個樓盤項目的更多。

受訪者:

Daniel Chan陳耀揚 —— The Henley 建築顧問。劉榮廣伍振民建築師事務所(DLN) - DLN董事兼建築師

Daniel Chan

Daniel Chan

 

Angelo Meroni 意大利家品品牌LEMA負責人 —— The Henley 專利衣帽間LEMA Fashion Box設計夥伴

Angelo Meroni

Angelo Meroni

 

Keith: 留意到The Henley比其他發展商的項目有更多的公共空間,身為建築師,在住屋土地發展資源缺乏的香港,應如何平衡公眾空間需要以及樓盤項目可發售的面積?

Daniel: 香港的建築項目有最低的公共及綠化空間要求,但我們在設計這個項目時,選擇捨棄一部分可發展面積,在法例規定以外大大提高了公共空間比例,希望為住戶帶來佑大的空間感。15,000平方尺公共空間與會所連接,是整個項目的中心,連花園位置的植物也經過細心挑選,即使身處在鬧市之中,住戶在項目內可享用私隱度極高的綠化空間,在細節上提升居住環境,營造出都市綠洲的感覺。

Keith: 為甚麼會選擇在樓盤中設置不同的藝術品?可怎樣改善或提升住客的身心靈需要?

Daniel: 藝術品不應只存在於虛空之中,更應實在地展示,讓人接觸與感受。我們選擇在項目中陳設不同的藝術品,與建築、室內及景觀設計配合,相得益彰,為住戶提供獨一無二的空間體驗。藝術品的陳設亦要考慮空間的燈光、用色、質感及大小比例,才能構造及提升整體的視覺效果。我們希望透過藝術品令住戶與所在的空間更親密地聯繫起來。

Keith: 在過去的20年間,屏風樓這個現象令空氣污染及暖化問題加劇,在這項目設計中有沒有相關的環境考量?

Daniel: 有的。為了實現整個項目的完整性及質量,在美學及功能性上的追求外,我們更大考慮的就是可持續性。從規劃到建築模式、建材,到每個細節,我們皆以可持續性為大前提,亦是The Henley整體概念最重要的一環。之前提到大量的綠化景觀空間及特別考慮的植物選擇,有助在項目中形成微氣候,可改善環境溫度,降低項目全面的能源消耗。另外,位於2樓的綠化平台公園,是為了滿足人身處都市中大自然的渴求而建造的,除了能加強建築外觀,也有利於空氣流通,身處項目之中,也感覺更通爽。

Keith: The Henley選擇配備有意大利LEMA的衣帽間,但意大利傢品設計對亞洲人來說,以人體功學而言相對大型笨重,尤其是香港狹小的居住環境,你又如何令設計能符合香港人所需?

Angelo: 由於我們團隊在訂製方面尤其出色,能符合不同國家需求,因此近年在亞洲及中東的特殊項目愈來愈多,也令我們更了解當地人的需要。 為了這次的The Henley項目, Lema在過去的兩年與恒地緊密合作,終於為項目度身訂造出名為LEMA Fashion Box衣櫃系統,能充分利用空間的每一毫米,突破空間的極限,以適合香港居住環境。

Keith: 相信在新冠肺炎的陰霾下,不少人都會更著眼於衛生,衣櫃系統中內置的空氣淨化除菌功能,是否也可針對新冠病毒?

Angelo: LEMA Fashion Box衣櫃擁有空氣淨化功效,使用LEMA專利的消毒系統,以納米技術及紫外線燈配合,在衣櫃內產生光催化作用,以天然活性成分消除異味、細菌,甚至是新冠病毒,對有呼吸道系統疾病或過敏人士尤其有幫助。

Keith: 整個項目你又最喜歡哪個地方?又有甚麼任何難忘的經歷或最大的難處又在哪裡?

Daniel: 所有的都喜歡!首先是地理位置,這裡不但是啟德地區最優越的位置,座擁維多利亞港全景,是其先天性優勢。建築外觀設計獨特,團隊花了大量心思及時間設計嵌入式露台,能大大提高私隱度,設計最終獲得恒地所接納而選用,在香港的住屋項目中獨一無二。建築的流線及弧度的現代化設計也是我所喜愛的部分。

Angelo: 於我而言,最大的挑戰一定是如何改進衣櫃系統的生產及安裝。這類型的步入式衣帽間的組件有一定的高度,在組件分拆及運輸方面已要作詳細考慮,而且單位室內的面積不大,活動空間較少,亦因疫情原故,我們的專業技術人員未能在現場監督,因此第一批衣櫃在裝嵌上更為困難,我們決定創作詳細的影片教學,一絲不苟地指導香港人員逐步組裝,將可能產生的錯誤率降至最低。這一切都感謝LEMA團隊的付出,以及與恒地的緊密協助,才能將這個獨特的合作項目付諸實行。

DSC00054
DSC00043

 

LEMA 2

Read More
2021年08月20日

說侘寂—食之日式美學

說侘寂——食之日式美學   P

hoto: Keith Chan

 

「侘寂」這兩字對不少人來說相對陌生,但說起其發音Wabi Sabi,就應該有聽說過。「侘寂」究竟是甚麼,很難一句說明,是一種思想,也是深受鍾愛日式美學的一個基本——接受生命的消逝短暫,以及所有的不完美。

不完美的美,好像很難明白,其實放諸一切,大自然及生命本來就不完美。與日本神道教的崇拜大自然,以及佛教中的禪相融會,提出了美學概念,侘寂就是欣賞自然中的不完美,以及日常生活中的不完美的細節,學懂擁抱無常,才能明白常理。

 

日本合作夥伴家中的「借景」,在園林中設置視景點,把園外的景色「借」到室內去。

日本合作夥伴家中的「借景」,在園林中設置視景點,把園外的景色「借」到室內去。

 

侘寂雖為美學,但涵蓋的是生活中的一切,庭園、花藝、茶道、金繼修補工藝,比比皆是。民以食為天,日本飲食也能體現出侘寂。不論是懷石料理或廚師發辦,都強調「不時不食」,選擇當季食材,則無需添加過多的調味,品嘗食物天然的味道。不難發現,日本最頂級高貴的美味,並非珍饈百味,而是以新鮮時令為先。食物皆有其原始味道,日本人鍾愛刺身,喜歡其天然野性之味,魚有魚鮮,肉有肉臊,天然味道有時候不一定最好,但美味就是來自原有鮮味。

由傳統町家改建成的Blue Bottle,窗外的陽光與樹木形成的光與影。

由傳統町家改建成的Blue Bottle,窗外的陽光與樹木形成的光與影。

 

日本合作夥伴的柴犬與庭園。

日本合作夥伴的柴犬與庭園。

 

早前受邀請至壽司源一嘗其廚師發辦。店名為源,說明以天然之味為源。正值夏季,菜單中皆為直接從豐洲的時令食材。「不時不食,不鮮不食。」春夏宜吃白身魚,油分較輕,如赤鯥及石斑,簡單配以柚子、紫蘇花等天然植物調味,口感風味更清爽,不取巧也不花巧,尊重食材根源。每件壽司、每片刺身,經料理長的巧手,獨一無二,呈現出食材之原態,不一定完美無瑕,但正是侘寂之美。

學懂從每一口中欣賞自然,懂得在美味中感受不完美,食物也可以是美學。

 

崇尚天然,尊重食材

崇尚天然,尊重食材

 

不時不食,夏天就是環吃白身魚

不時不食,夏天就是環吃白身魚

以天然植物作調味,紫色的花是紫蘇花,味道清香撲鼻,能解海鮮之寒腥

以天然植物作調味,紫色的花是紫蘇花,味道清香撲鼻,能解海鮮之寒腥

 

食材天然就是大小不一,是源自不完美的美味

食材天然就是大小不一,是源自不完美的美味

壽司源

地址:元朗青山公路 1 號珍珠樓地下 10 號(西鐵站 B 出口)

 

Read More
2021年08月20日

從設計看東京奧運

從設計看東京奧運

一得知東京將舉辦奧運之時,相信不少鍾愛日本設計文化的人如我,也對奧運十分期待,以日本人的一絲不苟,不論是場地建築,又或是文宣設計,定必令人刮目相看。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疫情侵襲全球,直到今時今日,東京奧運終能在重重難關下順利舉行。假如說沒有被疫情所影響,定必沒有人相信,早前有傳聞原本的東奧夢幻開幕式是以神作《AKIRA》為題,但卻因種種原因而消失於虛空之中。縱使無人機的立體地球展示,及真人演繹動態圖像依舊讓人驚喜,但總括來說,還是換上了中庸的手法,來道出Moving Forward這個主要訊息。

雖然如此,東奧不少的設計細節仍然讓人津津樂道。先有吉岡德仁設計的火炬,這位設計師善於運用材質光影,以及將日本文化融合至設計之中。東奧的火炬直接了當地以最具日本特色的櫻花為主題,但卻選擇以櫻花紋樣演繹,以新幹線列車相同的鋁擠壓技術製造,一體無縫,更為人所動容的是其材質是311大地震後建造臨時房屋後留下鋁廢料,用災後廢料轉變為和平的象徵,來說明日本的重生。

到了主場館的建築,由本來的Zaha Hadid換成日本建築師隈研吾。先不說Zaha Hadid的設計適合與否及超資問題,我覺得由日本人以日式設計建構東奧主場館,其實更有意義。隈研吾說1964年東京奧運時他只有10歲,但看到日本建築大師丹下健三設計的國立代代木競技館,就立下成為建築師的夢想,想不到東奧再臨,他就成為了主場館的建築師。隈研吾團隊設計的新國立競技場,以日本天然建材為主,大大減低建築成本。競技場位於神宮外苑旁,周遭是大量的綠化空間,相對要構建突圍而出的場館,他寧可建造一座「負建築」,以融入環境之中,名為「生命之樹」。設計貫徹日本講求崇尚自然及可持續性,以本地木材建造,減少木材進口的成本及碳排放,也將地底川河水引入場館下的灑水系統,為草皮灑水亦提供草皮成長所需的能量。屋頂上的塗料可反射陽光,減低場內溫度,而太陽能所產生的能源也足夠提供空調及供暖設備,這是一棵可自給自足的生命之樹。

 

Zaha Hadid設計的新國立競技場

Zaha Hadid設計的新國立競技場

 

由隈研吾設計的新國立競技場

由隈研吾設計的新國立競技場

 

1964年的主場館代代木競技場

1964年的主場館代代木競技場

 

位於東京站和成田機場的中間點的海濱幕張地區,除了有東奧其中一個比賽場地,當中縣立幕張海濱公園內的日式庭園「見浜園」,日本藝術家松田將英名為《Ripples》的裝置展覽亦在東奧開幕的同一天開始展出。半個白色的奧運五環垂直方向置於庭園的池水邊,藉著水的倒影完滿整個五環圖案,明明創新,卻與靜謐傳統的日式庭園配合得天衣無縫。photo credit: 三宅英正

 

見浜園的庭園五環裝置

見浜園的庭園五環裝置

 

五環裝置夜間時會亮燈

五環裝置夜間時會亮燈

 

除了這些大設計,細微之處更見巧思,每個細節也觸動人心。奧運村內的環保紙製床架、向1964東奧致敬的新版項目圖標、以廢棄手提電話及家電提取稀有金屬再造的獎牌,還有頒獎場上的花束。花材產自311大地震地區,福島縣的青綠色洋桔梗曾因災情產量大減,但在當地組織努力下才能讓花卉重生於這片土地上;藍色的龍膽來自岩手縣,顏色與東奧主色相呼應;而產自宮城縣的向日葵象徵的是思念,由災難中失去孩子的父母們栽種,以寄託對孩子們的想念,也將他們的愛化成對選手們祝願,同時象徵日本的Moving forward。

 

奧運花束也大有含意

奧運花束也大有含意

 

雖然實際上的東奧比想像中不完美,但在正值全球低潮之時順利舉辦,總算為世界注入了動力。日本以其細心知微,填補了東奧的不完美,而東奧運的設計及種種,也為世界帶來了反思。Moving forward,東奧教懂我們,原來實際上退後一點,思想上想多一點,才可進步多一點。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