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0

男人的壞嗜好(二)《男人抽的煙》

IMG_6943

爸是個老煙槍,隱約記得他提過自己十六歲就在抽煙,十六歲的我卻在學校中被告誡著要循規蹈矩。對煙,我從來都沒反感,反倒是弟弟自小有鼻敏感,每次老爸抽煙都會唸唸碎。

 

每次到內地時,爸也會買一整條煙,在內地他抽得特別厲害,我陪坐著泡茶,圍繞的都是煙霧,那邊送煙不是一支一支,而是一盒一盒,一個小時他們就燒光一半,而我和弟弟就坐在一邊玩遊戲機。

 

抽煙是成人的世界,我仰望的大人,十之八九都是抽煙的。中五的時候,我隔壁同學每次午飯回來也會一身煙味,他很有條理的把煙味去除,把毛衣處理、含著薄荷糖,除了他比我壞之外,他看起來也比我成熟,或者先入為主的感覺,我已經把抽煙和成年連成一線,而邏輯上當然完全無關。

 

問老爸為什麼要吸煙,每次也答不出來,弟弟勸說老爸戒煙均不要領。直到老爸退休了,糖尿也讓身子變差,爸爸開始讓步,可能他老了,我們長大了,他再不能高高在上的指揮我們,現在他每次抽煙也是到廚房裡頭,關上門,打開抽氣扇,可是弟弟在房中仍能皺眉低罵。

 

弟弟跟我的性格很不一樣,他愛一個人總是想他好,我愛一個人總是想他快樂,分別是,「好」是弟弟覺得的好,「快樂」是老爸覺得的快樂,有次他們因為抽煙的事而吵起來,弟弟丟下一句:將來你老了我不會給你錢買煙。老爸生氣氣得說不出話來,我靜靜的說:將來你要抽什麼的我給你買。聽到我說的,爸很開心,有人說人老了,會變回小孩子,那一刻我感覺到。爸從小就對我有點偏心,我知道的,所以現在我也偏心了他。

 

我的第一支煙在二十六歲,這是一個成年人的年齡,法律上的合法年齡。可是成年不等於成熟;合法不等於合理。不好抽,這是第一個感覺,為什麼大家都要花錢去吸入雲霧,再輕輕吐出?可樂是甜的,我喜歡;煙卻是苦味,喉嚨、口腔、肺像是被虐待,跟我第一次喝酒的感覺一樣,亦跟喝酒一樣,十八歲呷了一口強自吞下去後,便喝了十年,苦的、辣的、黑的、白的都喝過了,在別人眼中還是很會喝的,想到這,頓時有點明白,第一次在遊樂場坐海盜船是快樂的,坐多了,快樂變得輕薄;苦也一樣,習慣了,也沒啥感覺。海盜船給你的快樂再少,也是快樂,煙給你的痛苦再薄,也是痛苦,為什麼我們不選擇習慣快樂,而是習慣痛苦?可能快樂的磨蝕是痛苦的,痛苦的習慣卻是快樂的。

IMG_6941

 

仰望的成人世界本是迷霧,但長高的你愈看愈多,愈看得多就愈看不明白,但看不明白的,我們都在做,反正人人在做的就沒差,因為這個社會之中,多人做的事就叫正常,太清醒的人在某些時間會被稱為瘋子。

 

抽著老爸抽的牌子,我嘗試去了解他的世界,卻發現我連自己都弄不懂。

 

IMG_6942 (1)

 

蔣薇

Facebook page:

www.fb.com/maydream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