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8

男人的需要(三)《隊名,手淫隊》

20150318 MenClub蔣薇

 

Air,Air,再Air。

講嘅係Air Ball。

好耐好耐無打過籃球,約咗三五知己,平均年齡已經三張嘢嘅大叔們去咗球場打波。

望住球場上全部都係一字頭,年輕力壯嘅青年打緊波,不其然諗起當年後生嗰陣,喺球場打波有班阿叔輩埋嚟跟隊,轉眼間,我哋已經成為跟隊嘅阿叔。

難道沒練習太耐,感覺都追不回來。

籃球嘅觸感太陌生,我地由當年打波多過揸波嘅熱血青頭,變成今時今日揸波多過打波嘅中年虧佬。

朋友A:「尋晚同女朋友慶祝三周年紀念日,床戰連連,我唔得喇。」
朋友B:「頭先打完飛機先落樓,唔好旨意我……」
我:「我無搞嘢無打飛機,但我係咸蛋超人,得三分鐘氣。」

三個你眼望我眼,唔願走位,唔願剷底,人射唔衝,人撞唔頂。

20150318 MenClub蔣薇3

 

面對三個青年,我地唔係無優勢!出嚟做野咁多年,橫練功夫無疏散過,今日我擁有以前無嘅身位!(謎之聲:姐係肥啦!)

完事後,我地坐喺場邊,食住煙望住球場,有種疏離感。

「記唔記得當年星期六日,朝早六點半已經有十幾人射緊波?」
「記得,鬥早,遲少少你跟隊都跟死。」
「依家班細路好似唔打波咁。」
「打NBA Live啦,仲打波做咩!」
「以前有個火車頭就好開心喇,我記得有個甩晒皮嘅火車頭好好打,又輕又軟。」

 

20150318 MenClub蔣薇2

 

曾經,籃球係我第二生命,放學,打波;放假,打波;Lunch,打波;飯後,打波。流著汗水,手髒得要死,執著勝負,擁有無限精力不會累。

可是我們擁有愈多,生活便愈複雜,我們有了不同的飯局,有著不同的工作,多了喝酒唱K,睡到黃朝百晏。有時想起,為什麼當年重視的第二生命,不知不覺變得一毛不值。

或者那二十多個會陪你跟隊,吹水,飲汽水的人都不見了。
或者我喜歡的不是籃球,而是打籃球時的情誼。

一個人站在球場,射入,無人歡呼;Air Ball,無人取笑。

「不如,我地約多啲出嚟打波啦。」
「次次都咁講啦,有幾可約到先得。」
「咁又係……」

圖片來源:互聯網

蔣薇Facebook Fan Page:
www.fb.com/maydream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