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8

男人的需要(十九)《男人需要拋妻棄子》

拋妻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拋妻棄子啊你!」

 

阿標笑笑口咁離開家門,的確,佢真係拋妻棄子,因為佢相約咗當年中學四大天王一齊入Camp兩日一夜,結婚生仔後,人生變咗家庭為主。曾經每日放學流連球場、機舖,依家自動自覺返屋企,唔好話去Camp,連出去食個便飯都少,講咗N年嘅Camp終於去得成。

 

當年去Camp,總會約埋一班女同學一齊,當中自然有明戀暗戀的目標,有咩好過成班少男少女玩通宵、沙灘嬉水、飲酒談心咁易得手?但今日個個唔係有頭家,就係就嚟成家,反樸歸真的一次HEHE營,絕對係男人嘅浪漫。

 

「嘩,阿健無見你幾年,搞咩肥到成隻豬咁?」阿標一副十三億人都震驚咁款:「阿健我記得你當年係籃球校隊,六呎高配上130磅,身型完勝,做咩搞成咁?」

「挑,幸福呢味嘢,係會令人肥㗎喇,你又好得我好多咩?」阿健有少少死雞撐飯蓋。

「多口問句,你依家幾磅?170?180?190?」咩係兄弟?崩口人忌崩口碗,呢種叫朋友;傷口上灑鹽仲問你爽唔爽,呢種叫兄弟。

 

說時遲那時快,另一個被譽為仆街中嘅仆街,十三歲已經係班入面嘅咸書供應商,閃咭炒家,出貓首領嘅大佬發都到咗。佢望到我哋,然後衰衰咁問:「咦,乜阿健同阿Kent未到咩?」

 

阿標同阿健兩個聽到震晒,分別係,阿標笑到震,阿健嬲到震,明顯佢認到阿健,但佢偏偏就扮認唔到,大佬發仍然係當年嘅仆街,之不過,佢仆街昇華咗一個層次,以前有心而發,依家由外到內,再有內到外。

 

「唉,都唔知行咩衰運,竟然神推鬼撞咁出嚟同你哋三條麻甩佬入Camp,咁大個人,如果我哋一齊上東莞救國,我都理解,一齊去船河,我都明白,但一齊入Camp喎,格劍咩,我把劍,從來都唔會對男人用,係一把王者之劍。」大佬發望嚟望去,搵緊最後一個人,阿Kent,同大佬發比,一個太陽,一個月亮;一個水,一個火,當年班主任完全唔明點解呢兩個人會熟。

 

「喂喂,我醒起一樣嘢,早排我食完下午茶無聊上去一樓一掃樓嗰陣,你估我撞到邊個?」大佬發一副猥瑣樣,都知唔係講好嘢。

 

「最咸濕嘅陳大文同學?」

「情聖Ivan?」

「班花Christina??」

「嘩,乜你咁講嘢啊,估人做雞都有?如果係我都想幫襯吓。」

 

估咗一輪,突然一把聲係佢哋後面出現:「唔駛估喇,係我啊!」講嘢嘅竟然係阿Kent。

 

「乜你唔係做警察嘅咩?」阿標好愕然。

「話唔定佢出去掃黃呢?」大佬發笑到收唔到聲。

「如果我掃黃,一定拉咗你條仆街先。」阿Kent還擊一隻中指。

 

時光可變,世界可變,人情亦許多都變遷。

 

一片笑聲中,不變?幾廿歲人早就知道不可能,好人變壞人,浪子變爸爸,萬人迷亦已經褪色,仆街變得更仆街。

 

我們不再是小孩,在世俗薰陶下,友共情,不變?

 

這一段拋妻棄子之旅,是喜?是悲?是重聚?還是分離?

 

圖片來源:互聯網
 

蔣薇 Facebook Page:

www.fb.com/maydream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