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7

男人的需要(二十六)《自由斟》

20150827_蔣薇_MenClub
 
圖片來源:互聯網

 
逢星期一起床,桌子上總會放著一百五十元,這是作為一個中學生一周的零用,算法是早餐十元,午餐二十元,那年,十三歲。
 
三十回頭看,總覺得不可思議,今天我早餐一杯奶茶和一碗餐蛋麵,承惠二十九元;假日吃個全日早餐配即磨咖啡,連女朋友的帳單一起付,肯定超過百五大關。

 

籃球場後,每人手持一支寶礦力,抽著煙,頂住肚腩,人到中年,總喜歡說當年。來自五湖四海,不是一塊長大的幾個朋友,說起自由斟,原來不分年代、不分疆界、不分貧富,都有著同一個經歷。
 
「最高記錄自由斟斟多少次?」像拍賣一樣,三次、六次、八次,原來最高記錄是十次。猶記得一群窮小孩,不要說一人一支寶礦力,連買五元的自由斟也要夾錢,店員阿姨已經再沒好氣責罵我們,一杯汽水,四支飲管,邊斟邊喝,汽水根本跟不上我們吸啜速度,大汗淋漓的臭小孩,喝個飽後還打包一杯滿滿的走。
 
小賣部四元一個大光麵,那便是我的早餐,把味精湯全喝光後,飲品是學校免費的水機,午飯選擇比較多,有十元連飲品的燒味飯、十三元三餸車仔麵、以及八元的鹵水雞髀,一天三十元的零用錢,全盛時期可以餘下一半以上。
 
娛樂?沒錢便去圖書館借書、跟朋友借漫畫看,Gameboy的遊戲也是換來換去,盒帶玩不到?吹兩吹再重開,帶點濕氣有助開機。現在被喻為笑話的「明將壽司」,曾經是我們的高級餐廳,三文魚是否新鮮誰懂分?吞拿魚壽司在我心目中是那像嘔吐物的東西,今天的地獄,曾是昔日的天堂,那三十九元再加一的餐費,需要跟母親鬥智鬥力的申請。
 
那時候沒能力擁有什麼的我們,今天總想買回那些遺憾,玩具如是、漫畫如是、遊戲如是、食物如是,可能我們長高了,目光也跟以前不同。
 
什麼也不缺,卻像什麼都缺;什麼都缺,卻像什麼都不缺。
 
擁有得再多,伴隨的總是一絲孤獨一陣寂寞。
 
動人時光,回看時你會發現,那段窮得發慌的時光,吃著大光麵的總有人伴在旁,喝著汽水總有人伴在旁,看著漫畫、打著遊戲通通的一切,讓人難忘的並非物質,而是伴在身邊的瘋子們。
 
今天的我們,不再窮,我的美酒、跑車、相機、金錶,也講究,可是當你戴著金錶,坐在跑車上用你的相機拍下美酒時,你擁有的,亦僅止於此。
 
自由斟,任你斟無限次,你一個人喝得下嗎?
 
蔣薇 Facebook Page:
 
www.fb.com/maydream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