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24

男人的需要(三十) 《我的低能朋友》

20150923_蔣薇_低能兒2
 
圖片來源:互聯網
 
朋友,有很多種,酒肉朋友、生意朋友、興趣朋友很多很多,但有種朋友,卻是極少,那就是低能朋友。
 
低能,貶義。沒有人會以低能為榮,亦沒有人會透露自己是低能,就像臥底一樣,他不會告訴你是臥底一樣。曾經,我們有顆低能的心,男人的童年,沒有最低能,只有更低能,可是低能在歷史的長河中慢慢磨滅,今天成熟的我們,在工作上、在家庭內、在交際中,再找不出一絲低能的感覺。
 
周星馳和王晶的屎尿屁,給過我們痛快的笑聲,今天再看,可能是看厭了、亦可能是成熟了,即使再笑,也不再是開懷的笑。
 
真正笑到肚痛的感覺,你有多久沒有嘗過?
 
我忘了,直到一次和朋友相約打籃球……因為天氣的關係,球場只有我們三人,三個人,平日可以鬥波,但在沒有對手之下,三個人,連二打二,一打一都有點尷尬,最後,不知道誰提議射鎖匙圈,也就射吧。
 
以飲品作賭注,我們輪著射,眾所周知,這比賽鬥的是準不準,是實力的比試,男人的決鬥,如果是佐敦大戰高比,可能都是一圈全中,鬥得難分難解,我們也是鬥得難分難解……射失得難分難解,有一個規矩是Air Ball要重頭來過,三人份的飲品,也只是說二十元左右的價錢,或者你會毫不在乎,但如果和你鬥的,是低能朋友,性質就改變了。
 
臨近終結時,有人會企在射手的旁邊,說著黃色笑話;有人會企在籃底接Air Ball,這種下三濫的戰術,對籃球高手來說不值一提,但對我們這些業餘中年球員,總會被戳中竅門。
 
「喂你知唔知啊?有次我去㩒鐘仔,上網見到有條女好似周秀娜,咁佢當然狗衝去啦,仲預約埋時間添,點知去到真係周秀娜啊,不過係男人版周秀娜囉,仲有條鼻毛突出嚟添……大家咁熟,不如我出錢請你去感受吓啦!」
 
聽完之後,Air Ball……
 
「喂,你吹我耳仔無用㗎喎!」「咁試吓舔粒Lin!」「屌,你直接幫我吹仲好啦!」「得!無問題!」說時遲那時快,條友就跪低想除佢條褲。
 
Air Ball……
 
Air Ball……
 
「喂,我哋咩都無做過啊……」「屌!我諗住即射等你哋無得出口術,點知都係忍唔住笑……」
 
各出奇謀,鬥得難分難解……對面場有兩個中學都未夠既細路都係射緊鎖匙圈,有一吓我心諗,兩個細路射完可能我哋都未射完……
 
諗返起細個嗰陣,玩遊戲唔係最快樂,而係有幾個賴皮咩嘢上捉上下捉下無穿針無自解,輸咗唔認數,贏咗扮晒嘢嘅低能兒。
 
每個男人,都會有令你放低成熟面具,成為低能到震嘅朋友,佢哋未必同你商議國際大事、未必同你喝盡美酒、更未必對你事業有幫助,但佢哋會提供久違了的快樂,那種由心而發的快樂。
 
想識朋友唔難,但想再識一個能令你變得低能的朋友,買少見少。
 
兄弟,容許我講一句!
 
你哋真係好Q低能啊!
 
你唔係以為我想多謝你哋啊嘛?
 
20150923_蔣薇_低能兒
圖片來源:互聯網
 
蔣薇
www.fb.com/maydream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