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5

男人的需要(三十三)《我是,三井壽》

 

三井
 
圖片來源:互聯網
 
我是,三井壽,一個永不言棄的男人。
 
吹捧他的文章太多太多,今天讓我們來挖一挖他的傷疤,說說他放棄了籃球的兩年。永不言棄的男人,確實的放棄了兩年籃球,更成了不良少年,帶頭到得到流川和櫻木兩名新力軍加入的湘北搗亂。
 
三年級的只有赤木、木暮和三井,代表著三種人生,赤木向著目標奮鬥走在最前,木暮跟著赤木的跑著,三井卻停步了,像旁觀者一樣看著赤木木暮兩人在球場上奔跑。
 
夢想很簡單,人生卻複雜無比,人愈大,便有愈來愈多的因素讓你的夢想不再純粹,學業、事業、家庭、身體、愛情、意外,種種種種的原因,像欄一樣妨礙著我們向夢想奔馳。
 
成年洗禮中,第一課便是學會放棄,社會不停的灌輸你生活的概念,夢想可以當飯吃嗎?在我眼中,三井的腳傷就像生活的倒映,這名為生活的傷,讓我們不得放棄曾經很重視的東西,中途必定有所掙扎,如三井一般,他的腳剛剛復原便再次興奮的踏入球場,誰知高興過後傷得更重。
 
慢慢,我們從場內,變成場外,偶爾經過球場,看著裡面的人來回奔跑,身穿西裝的自己不禁會問,到底我在做些什麼?不少人像三井般,當自己得不到,也不想別人得到,加入了那個生活的邪教中,一起否定仍在為夢想進發的男兒們。
 
三井與不良少年在一起的兩年是領頭,很是風光,卻活在迷失之中,渾渾噩噩的過生活,我們在笑,心不是笑;我們沒哭,心卻在哭,人前的我們努力的扮演著一個「人」,跟四周的「人」沒啥分別。
 
直到那天他帶著人到球場鬧事時,才喚起心中埋藏很深的籃球夢。
 

三井3

 

放棄過,才明白重要,他哭得很痛,並不單單是熱愛籃球,更是因為丟低了兩年籃球而發洩的痛。
 
或者你也是三井,也曾因不同原因放棄過夢想,在生活中,你能醒過來重新說出那句「我很想打籃球」的話嗎?在兩年後?五年後?還是二十年後?
 
能說出永不言棄這句話的人,大多是放棄過的,因為他們知道放棄的可怕,放棄的悲哀。
 
三井壽讓你看得心疼,不單是他的經歷,更是他一棍敲在你的傷疤之中,那道因為放棄而造成的傷疤。
 
三井們,記得安西教練說的那句:「如果你放棄的話,比賽就到此結束。」你的人生比賽,結束了嗎?
 
d86397

 

蔣薇

www.fb.com/maydream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