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9

男人的需要(三十五)《我是,兵仔宮城》

20151029_蔣薇MenClub_我是_兵仔宮城

 

圖片來源:互聯網
 
有一種人,他暗地裡不斷付出,卻被忽視,他做的一切也是為別人作嫁衣,只要妳幸福,他就足夠。有一種人,叫宮城。
 
宮城,是最難寫的人,小時候看入樽,留下的印象只有假動作很強、速度很快,在粒粒巨星的湘北中,他雖然是正選,卻比木暮更可憐,木暮沒打被忽視算正常,宮城連最不受歡迎也說不上,因為,他連被談上的次數也甚少。
 
無論他在場上交出多少妙傳,抄走、搶截也好,耀眼的永遠也不會是他。赤木、櫻木、三井、甚至流川,也有被換下休息、缺陣的記錄,宮城呢?你卻數不出來,幾乎打足所有球賽,正因為他的可靠,造就了大家的理所當然。
 
在赤木引退後,宮城成為隊長,那是最好不過的事,如果你有留意的話,赤木雖然是湘北的守護神,但真正帶領著球隊進攻的,控制節奏的,鼓勵並讓球員冷靜下來的,都是宮城。
 
猶記得他喜歡舉起食指,慢慢的帶球說:「再來一球。」
 
小小的身軀,卻是一切進攻的開始。
 
櫻木對山王的第一球入樽,是宮城傳的;三井在尾段追近山王只差一分的三分球連帶罰球是宮城傳的,他擅長的,不是華麗進球,但造就華麗出現的,卻往往是他。
 
入樽出版的年代,還沒有「兵」這詞語,現在重看,宮城明顯就是彩子的兵仔,原來不單單是感情上,連球場上他也是兵仔的角色。
 
兵仔,並不一定喜愛當兵,打控衛也不是宮城的選擇,而是他的身高問題,赤木1.97米,櫻木1.89米,流川1.87米,三井,1.84米,而宮城,矮了一截,只有1.68米。高度對打籃球的人來說是否重要?可以說不是重要,是好撚重要,面對比你高一截的,他走一步等於你走兩步,他站著已經可以封鎖你射球,即使你騙過了他,他還能輕鬆的從後抄走你的球。
 
面對高牆,他沒有高度,亦沒有命中,但他有速度和球場閱讀力,控衛是他的唯一選擇,沒什麼機會得分,沒什麼機會當英雄,重要嗎?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仍能站在這球場上。
 
面對女神,你沒有高度,亦沒有臉孔,但你有誠懇和任勞任怨,兵仔是你的唯一選擇,沒什麼機會親吻,沒什麼機會當男朋友,重要嗎?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仍能站在她的身邊。
 
小時候,你會搶做流川、櫻木、三井、赤木,當那個最耀眼的人,因為你認為進球才是最重要的事,可是如果你夠成熟的話,你會知道,在工作上你未必是那個進球的流川,反而是那個默默傳出漂亮傳球的宮城。
 
人大了,你學會欣賞宮城,球場上,你少了獨食,多了傳送,你能從傳球之中找到進球所沒有的快感。
 
球場如此,情場如此,職場如此,人生,亦是如此。
 
20151029_蔣薇MenClub_我是_兵仔宮城
 
蔣薇
www.fb.com/maydream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