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2

男人的需要(三十七)《山王之後》

1

 

圖片來源:互聯網
 
「使盡全力來對抗山王的湘北,在第三回對愛和學院時,輸得一塌糊塗──」
 
二十八字,終結了湘北的全國夢。
 
或許,我們看得太多大團圓結局,而井上雄彥畫的,卻是殘酷無比的真實,完了,再光耀的一剎,再頑強的鬥志,也可以敗,留下淡淡的遺憾。
 
當年喜歡入樽的,數數手指,快二十年了,我們由像青澀幼稚的中學生,搖身一變成為沉實成熟的男人。
 
赤木,可能是大公司的經理級別;三井,有機會成了公務員;宮城,或者在維修店修車;櫻木,養好了傷跟晴子結婚還生了孩子嗎?漫畫的時間,凝住在結尾的一剎,他們永遠不會長大,但我們卻慢慢變老了。
 
記得櫻木說過:「我就只有現在啊!」老頭子們,問問你們,你們最光輝的時刻是什麼時候?是現在嗎?
 
踏入社會後,男人營營役役的被社會推著走,我們不再說全國夢,不再爭取第一,什麼時候,我們開始接受自己只是平凡人,甘心的作為機器中一顆毫不顯眼的齒輪?
 
十多歲,我們說著夢想;二十多歲,我們質疑夢想;三十多歲,我們放棄夢想;四十多歲,我們懷念夢想;五十多歲,我們後悔沒有追尋夢想。
 
可是,一切都已成定局。為什麼說起男兒當入樽,我們都被感動,被燃燒,正因為,那群永遠不會變老的主角們,站在我們面前跟你說著你還是
 
十多歲時聽到的話,而我們,早就變了,像三井一樣放棄了夢想,直到我們說出:「我很想打籃球」這句話時,再踏到場上,也不復當年勇。
 
湘北的黯然失敗,並未完結,結尾時他們正為冬季選拔努力,是勝是敗,沒有提及,井上雄彥雖然現實,卻也清楚的告訴你,「我們也有輸的時候,這是很珍貴的經驗」「如果你放棄的話,比賽就到此結束」這兩句話。
 
男人到了某個年紀,少說了將來,談多了過去,放棄了現在。
 
如果櫻木一直長大,我肯定他直到今天也會說:「我最光輝的時候,不是當年對上山王的時候,而是現在。」你呢?
 
後記。
 
有人說,不如寫寫仙道、福田、牧、安西、魚住、藤真等等……
 
坦白說,寫第一篇的時候沒想過會寫這樣多,湘北寫完了,的確可以再寫下去,但把一切都寫爛了,便很不男兒當入樽了。始有時,終有時,多謝支持。下星期我們離開漫畫世界,繼續說說男人的事。
 
2
 
圖片來源:互聯網
 
蔣薇
www.fb.com/maydream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