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24

《變成凡人的超人》

2016_06_24_蔣薇_MenClub Column
 
圖片來源:互聯網
 
誰是你心目中的超人?一拳超人?咸蛋超人?美國超人?對我來說,我爸才是我的超人。
 
童年回憶中,他永遠都是高大的、嚴肅的、可靠的、溫柔的,回憶中面目模糊的他,事事也是依靠他,遇上難關、受到傷害,第一聲叫的便是那個只屬於我的超人。
 
曾經他能隨手把我抱起,人大了,我們重了,懂得自己走路,有困難也不會再大呼小叫我們的超人,只會自己處理或找朋友商量,有一天你會發現,超人倒下了,不但抱不起你,甚至連自己都撐不住;有一天,你才發現,超人只是凡人。
 
超人之所以是超人,只因能人所不能。
 
成長過程中,你接下了超人的任務,困難堆在你身上讓你喘不過來,你第一次明白當超人的痛苦。
 
幾年過後,習以為常的生活,你才發現自己也可以是超人,神話隨即破滅。
 
從午夜的咳聲中,你開始發現他的脆弱,開始反過來去擔心他。
 
出入醫院,頓然發現,有天你會失去他,時間一算,太少太少,他會在的這個習慣,被迫改變。
 
由他撐起來的家,擔子放到自己身上,誰不害怕?雖然家早已是你撐起來,他已經幫不了什麼,可是有天他不在,難撐的,是寂寞。
 
小時母親,大時父親,了解男人的只有曾經走過同一條路的男人,父子間言語不多,但隻字片語經已足夠。有些事有些人,你早就習慣藏在心底,吶喊與沉默之間,爸爸再次成為我們的宣泄口……一罐啤酒,在黑暗的廚房中,或者燃起香煙,兩個男人無聲交流著。
 
男孩長大,變成男人,但每個男孩著實不想長大,偏偏社會卻容不得我們幼稚;唯有在爸爸的眼中,我們永遠是長不大的孩子。
 
變成超人的我們,是時候反過來帶他飛,是時候反過來保護這個凡人。
 
以這方法告訴他,你已經能照顧自己。
 
走在路上,緩下腳步,瞧著他的背影,回想一下這位昔日的超人吧。
 
蔣薇
www.fb.com/maydream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