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07

《赤木剛憲的工作生活》

download-2
 
網上資料圖片
 
「大猩猩呢?」原本應該作為家屬的他要在門外宴客,但三井和良田一行人卻找不到他的蹤影。
 
「大猩猩在洗手間哭啦!」一把溫柔的聲音從他們後面響外,是平易近人的四眼哥哥,說罷便帶著他們找洗手間。
 
那把能把人嚇死的哭聲從廁所傳出,像極了靈異事件。
 
「赤木,我們來了,你快出來吧,外面的賓客都到得七七八八,你這厚生省的中堅,想別人都知道你在哭嗎?」木暮喊了進去,不久,門便打開了,一個差不多兩米巨型的人影走了出來。
 
赤木和木暮是隊中最早畢業的,不像另外四個吊車尾,兩人都進了很好的大學,大學籃球隊的主力,畢竟,他們也是曾經打敗過最強的人。
 
但幾年大學生活後,一個夜晚,赤木和木暮在一家餐廳吃著烤肉,突然赤木說:「厚生省……給了我工作……另外職業隊也來人了,你說……我應該如何?」
 
木暮頓了一頓,然後笑笑說:「我們的赤木隊長不像是這樣的優柔寡斷呢,打籃球,政府,你應該心中有數吧?」赤木沒有作聲,木暮繼續說:「像花道一樣,流川一樣,他們只打籃球,放棄了學業,以你的能力,打籃球大可以不努力讀書,但你和我很相似,都知道讀書寓意著什麼。」
 
「可是……我平日總叫大家不要放棄籃球,現在自己走了……」
「沒有東西是永恆的,當時有努力過無悔於心不就行了嗎?」
 
「我開始明白當年,魚住的想法了……」
 
心中總是籃球的赤木,離開了……
 
每天早上,他都會仔細看體育消息,每次一看到流川和花道的新聞,都會興奮不已,當年那兩個不爭氣的傢伙,今天都已經獨當一面了,兩個都是籃球界的巨星。
 
有次幾個人聚會回到湘北,都差不多八年的時間,熟悉的體育館味,赤木突然說:「要不然,我們再來比一下吧?櫻木,來一對一,就像我地第一次相遇的一樣。」
 
「哈哈哈,大猩猩,你一定是說笑吧,看你一本正經,那裡是我這個天下無敵的職業選手手腳?我可不會像你當年欺負一個初哥一樣欺負你。」花道哈哈大笑道。
 
「我是認真的。」赤木隨即把籃球丟給花道,擺好了防守的姿勢。
 
花道眼神一變,把球拿在手上,一個完美而流暢的投籃,在三分區外直中目標,當年那個只會走籃的傢伙不存在了。
 
戰事如同花道之前說的一樣,是一種欺負,畢竟職業和業餘的,有天大分別。
 
直到最後一球,赤木一擲籃球,然後便跑向籃板。花道有一刻猶豫了:這一球……
 
在花道發呆的一秒鐘,已經失去了他的防守,他從後強搶不果,看著赤木入樽。
 
「花道,謝謝你……」赤木邊說邊走開。
 
花道一臉茫然的說,謝謝我什麼?
 
後面赤木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說:「謝謝你讓我得到一個完美難忘的籃球夢。」
 
蔣薇
www.fb.com/maydream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