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9

《機舖的末落》

2020_07_09_May Menclub
 
網上資料圖片
 
最近因為要等人所以要搵地方Hea陣,見到有間機舖就諗住入去打陣機消磨時間,假日下午嘅人都係寥寥無幾,近乎七成機都變成馬機、老虎機同埋釣魚機,感覺似賭場多過似機舖……
 
仲記得中學時期,16歲先可以入機舖,當年一夠歲數就入去打機,每間機舖都會有種煙臭味,愈細愈臭,仲有好多入錢位放煙頭搞到膠都溶埋,而呢段打機嘅日子,都真係幾令人回味,唔係講陣煙味,而係一班朋友一齊打機嘅樂趣。
 
全盛時期機舖應該係二千年左右,當年銅鑼灣世貿、旺角麥記地庫、德福、奧海城等等大商場都會有機舖,而人流量真係極大,一班人諗唔到去邊,打機囉,坐低打嘅一班,喺後面睇又一班,仲記得當年睇人打機,見到一個連贏十幾場拳王,後面企成二十幾人都有,選手唔需要回頭都可以感受到一種仰慕感覺。
 
今日香港仲有邊度有大機舖?仲係做得住應該只有旺中地庫嗰間,細機舖執嘅執,轉賭場嘅轉賭場,原因係咩?電話可以打機,家用機又可以打機,電腦又可以打機,足不出戶都可以同全世界人對戰,點解仲要出去一間機舖同人打,仲有時無得打要排隊。
 
街機曾經有種特殊地位,比起家用機,你可以同好多陌生人打,面對高手坐喺你對面時,有種決鬥嘅感覺,輸嘅走,贏嘅留,好似一個擂台咁,當然我都見過好多打打吓變成真人快打,喺後巷打到爆缸都有,所以好多機舖都會用膠椅,鐵椅真係一打就見硬血。
 
當拳王、街霸都可以用400蚊左右屋企上網打時,幾蚊一場嘅機舖已經變成雞肋,喺一個咁差嘅環境,手制分分鐘又殘又舊時,點解我唔用私家機去玩。
 
或者我哋生活水平高咗,有邊個屋企無部遊戲機,就算無你都仲有電話啦,一蚊都慳返,有人會覺得,點解打機課金幾百幾千幾萬時,都唔願意去機舖玩,因為你俾幾多錢打,都無對手無觀眾。
 
空無一人嘅機舖,冷落嘅遊戲機,我入錢打返場吞食天地,三蚊,重拾童年回憶,一如以往,打到曹仁就gameover。
 
三蚊,以前打一場都要小心翼翼,依家打,都唔求贏喇,一路打,一路諗返當年坐你旁邊同你2p嘅人,今日已經唔喺度喇。
 
蔣薇
www.fb.com/maydreaming
IG:maydreaming1123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