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3

《The Phantom Pain》現實的殘酷換來疑幻疑真的痛

(Desktop link: http://blog.menclub.hk/nam/?p=405)

 

月前終於定下決心回到MGS V(Metal Gear Solid V: The Phantom Pain)完成清單上最後一個任務。作為「不經意」為Metal Gear系列劃下句號的一集,此作對我來說已超額完成。小島人早已去,不論蛇粉和島粉也應該收拾好心情迎接他事業和創作上的新一頁。趁Death Stranding發售前的空檔,講一下本集的OST如何配合遊戲去把故事主題和人物心情道出。注意以下有少量MGS V劇透。

 

 

1984

 

 

Donna-Burke-Sins-of-the-Father-Shoot-4

(Image from Metal Gear Informer

 

 

2013年6月的E3,Konami發佈首個MGS V的預告片,長達九分鐘。片中主題曲“Sins of the Father”(本田晃弘作曲)聽到一把不會認錯的聲音:Donna Burke是Konami長期御用的歌手和遊戲配音員(以前也在Sega工作過,還記得Outrun 2中的“Life was a bore”裡面的獨白嗎?)。「痛」這個主題在MGS系列中經常出現,Burke適當利用有力的聲線,配合富經驗的唱功,首先為觀眾設定本集「痛」擔當的角色。在2010年PSP作品MGS Peace Walker中大家應已見識過她唱的“Heavens Divide”(也是出於本田晃弘)好聽之餘,也把「戰爭,子彈,鋼鐵,血,死亡」與及「對追求和平國度的渴望及代價」等信息傳達給玩家。從MGS V的預告片中看到的一些印象深刻場景,例如主角(為免劇透太多姑且稱為Snake好了)扶著失去一臂一腿的Kaz,不忘和戰友講一句「我要他們把我們所有人失去的,全數奉還」,戰爭國家中在兵團與槍械一同長大的兒童,沒有飽飯可吃卻隨手從口袋中取出斗大的鑽石,在幾千里外的國家中只有貴族和富戶才買得起的身分象徵。還記得當時在看E3微軟發佈會直播此預告片時,雖然只是幾分鐘但已經讓觀眾看得熱血沸騰,預告片播放到最後遊戲副題The Phantom Pain與Donna Burke的震音一同出現,台下掌聲雷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MyoCr2MnpM

 

 

The Sins never die, can’t wash this blood off our hands 
Let the world fear us all, it’s just means to an end

 

 

不只Kaz壯士斷臂,Snake在遊戲中的錄音帶紀錄,也講及自己失去左臂後,卻不時感受到左手會「痛」,彷彿從未失去一般。這就是The Phantom Pain這主題的第一層意義。看過戰爭紀錄片或者電影的人會知道幻痛可以是真實到連腦子都瞞過的意識。無論在醫學和心理學上也能找到大量有關研究和論文,主要用作幫助戰爭傷兵和其他遇到意外失去肢體的人身心上康復。

 

遊戲推出前夕,小島工作室再發放了第二支預告片,今次主要環繞主角心理素質。這次聽到新聲音了:來自英國的資深歌手Mike Oldfield主唱,來自其2014年大碟「Man on the rocks」中的“Nuclear”。雖然不是為MGS V度身訂造,甚至在完成版遊戲中未曾出現,此歌卻解答了看罷第一段預告片的觀眾一個重要問題:Snake在此作的立場和角色定位是如何?敵人是誰,是國家?恐怖份子?資本家?從畫面中可以了解Snake不是像系列中其他作品那樣孤身潛入敵陣,他是某個軍隊的首領,有一班跟隨他的士兵。沒有勝利的畫面,只看到一個個蓋著Diamond Dogs軍旗的棺材和Snake失落的背影,還有Snake把戰友骨灰塗到臉上一幕。同時歌詞和音樂的氣氛也是從情緒低落開始,中段爆發,描述了主角的心情,壓抑著,像核子彈一般輼藏著巨大力量,卻有著核原料一樣的不穩定,稍微不慎便一發不可收拾。

 

 

I’m nuclear
I’m wild
I’m breaking up insid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VWRZrobLAA

 

 

2015年9月1日,遊戲終於到手了。玩下去讓我體會到當時第二段預告片開頭為甚麼引用了馬克吐溫的名句“Anger is an acid that can do more harm to the vessel in which it is stored than anything on which it is poured(憤怒是一種硫酸,對盛載它的容器本身的傷害遠超過被它潑上的物件)”。原來Snake最大的敵人是憤怒:拼命尋找失去記憶不果的沮喪,對某些人為金錢權利不擇手段的厭惡。最重要,也是The Phantom Pain的最底層,是眼白白看著情同手足的戰友喪命後,與他們陰陽相隔的痛不停反覆出現,就如確切感受到斷肢的幻痛一樣不能磨滅。失去左手的皮肉之痛,相比起發誓為Diamond Dogs賣命而犧牲的兄弟死去帶來的自責,是何等的微不足道。

 

因此,Kaz忍著男兒淚告訴Snake他自己失了手腳,可以罷休。但回不了家的士兵們的仇,不得不報。

 

MGS-V-Kaz-and-Big-Boss-BagoGames

(Image from BagoGames

 

所以,最初因爆炸而留在Snake右額的碎片,隨著故事發展不知不覺間竟長成了惡魔的右角。見證他漸漸不能停止殺戮的成魔之路。

 

horn

“Kaz, I’m already a demon.” (Image from MGSforums

 

 

V HAS COME TO.

 

 

P.S. 不打電玩但覺得Donna Burke的聲音很熟悉嗎?不出奇的。從2005年開始,日本東海道新幹線月台廣播的英語版本就是用她的聲音。成田機場的Delta Lounge裡用的錄音也是。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