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2

性侵

鐵腕掃毒備受抨擊的菲律賓總統杜特蒂 (Rodrigo Duterte) ,去年12月在上台第100天接受阿拉伯半島電視台專訪時,自揭童年時期遭一名天主教神父性侵的慘痛經歷。他說他在50年代末曾在學校被一位名叫Paul Falvey的神父性侵犯,撫摸他的身體,而他知道當時的受害人不止他一個,但因為當時年紀太小,不太知對錯也加上膽怯怕事,故不敢告發事件。

他稱現在已原諒了對方,該名神父亦已在1979年前死去,他認為因兒時曾有這樣的遭遇,使他性格有變。杜特蒂說:「過去的經歷塑造一個人的性格。這促使我發動反毒戰爭。」在該事件後,他的思想不再單純,更慢慢塑造出現時的性格和治國方法,童年創傷對他今日鐵腕反毒的想法和政策以至價值觀有著很深遠影響。

我記得讀中學時,有一傳聞。有一隔壁班的同學有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的遭遇,給學校的傳道人員性侵了,而他也知道當時的受害人不止他一個,但因為當時年紀太小,不太知對錯加上膽怯怕事,故不敢告發事件,只和一個同學說過害怕。初中的同學當然也把事情說給一個同學知道,然後一個同學也說給一個同學聽,最後大家都知道了。

我們不知道要對那受害同學做甚麼,我們只知道要遠離那個傳道的神職人員。如果在他身邊經過時,我們會盡量行得快,避免給他摸頭和拍肩膊。當然我們會看著那些迷途不知道故事的學弟們被他摸頭、拍肩膊和掃背。我們都會嘩嘩嘩依依依的在叫。

當時那個年紀,那個年代,我們不知道性侵其實是甚麼,就是知道他對同學做了一些有關性的事,具體是甚麼?真的不懂。

問題出在於,香港性教育無能,弄了那麼多年還是一樣沒聲音沒成效。現在的同學在網上找到的正確和不正確的資料,比在辦性教育的團體給學生的更多更豐富。有些學生的性知識比所謂的性教育人員還來得充實,更不需要講實戰經驗了,我看過一次一個男的性教育人員被問到臉紅尷尬。

國外有那麼多不同性教育的教材和方法,請好好參考好嗎?那些在高層的請把你的思想調較到貼近受眾者的需要和思想吧。即是不要用你的老思維標準給年輕人定標準,走在前線的年輕工作者請勇敢告訴你的上司,現在的受眾者需要的是甚麼。

性教育和其他學校術科一樣沒有那科比較特別,特別的只是你對它的眼光是有色的。

更多性 https://www.facebook.com/LienRene 連峻 Fan page

20160831002344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