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16日

男人的Fantasy (二四零)手信

2019_08_16_sit menclub
網上資料圖片
 
我有兩個感情好好嘅異性朋友,一個圈外人阿詠,從小一齊成長;一個圈內人阿寧,陪我呢個老新人由入行開始成長,陪過我經歷失敗咗嘅婚姻,同埋好多個失眠嘅夜晚。
 
要花多少少篇幅去講,呢兩個女人同我都無任何愛情瓜葛,佢哋嘅性格都非常討我厭,又冷暴力又高傲,但佢哋好不幸都係我好朋友咁解。
 
阿詠應該係我人生最親近嘅女性,有時我同佢嘅距離比起親人仲要近,因為親人都未必會好似我哋咁隨時開戰,只要見到對方唔順眼嘅事,即時開打唔使商量。
 
不過佢都對我幾好,每次去旅行,盡可能都會買手信俾我。但就好似我哋嘅關係一樣,相愛得嚟又要相殺,阿詠會極力買手信俾我同時,佢都會極力咁買一啲我應該唔會中意,又或者係唔等洗嘅嘢。
 
好多年前佢已經喺日本買漫畫廁紙俾我,其實份手信係精美,但因為太精美,所以根本唔會拆嚟用。最後廁紙不成廁紙,漫畫亦都無緣欣賞。近年佢開始轉風向,令我最難忘嘅係一支「醬油味可樂」,我份人係好怕兩極嘅事,咸甜嘅嘢好少可一齊放入口,所以呢份手信最後都係留嚟欣賞之用。
 
呢一種習慣,令到我好鼓勵佢去旅行,好想睇吓佢去到每一樣地方,點樣精挑細選一件明知我唔會中意,但又會一直放喺身邊嘅手信。
 
至於阿寧,佢就正常得多,佢同我一樣,其實都唔算太熱衷買手信嘅人,呢一點我自己係承認,因為又要周圍搵,搵到又唔知對方中唔中意,返到香港仲要約交收,都係一件幾煩嘅事。
 
但一向唔太表達情感嘅阿寧,內裡係一個對朋友極之珍惜嘅人,只要你開口同佢講要手信,佢點都會敷衍吓你。
 
就好似今次佢去台灣,我突然又想麻煩吓佢。但我最愛嘅洪瑞珍三文治,無論購買嘅時間、地點同保存方法都太麻煩,阿寧就算買咗都會鬧到我PK,我呢啲只係想掏個開心嘅人,都係叫佢買返啲普通嘅嘢就好。
 
「我要食鐵蛋。」
 
「咩嚟?」
 
「妳去搵吓,台灣一定有。」
 
然後我哋又閒話家常,我介紹佢去華山行吓,佢又同我分享喺台灣嘅所見所聞。最後我都知道佢未必會買到鐵蛋俾我,因為佢同我一樣,搵咗一次都搵唔到就會放棄嘅人。寫緊呢度時我收到阿寧訊息,佢同我講搵到嘅蛋太難保存,求其買一碌男性生殖器官嘅鳳梨餅俾我就算,我好開心咁話好,雖然呢舊嘢我八年前已經逼我細佬喺台灣街頭表演過生吞。
 
因為喺大家感情愈來愈容易放棄嘅年代,有兩個朋友每次去旅行都會買手信俾你,點講都係一個福利嚟。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IG:sithoching

Read More
2019年08月10日

男人的Fantasy (二三九)唔識講道理

IMG_5772
 
網上資料圖片
 
最近呢兩個月,我成日問自己,到底呢個世界,道理係咪咁難見到?
 
最近城市都分成兩邊,我從來唔係一個非黑即白嘅人,喺兩邊當中,各有自己嘅朋友同親人,有時你見到佢哋張牙舞爪咁對立,有時係某一方劍拔弩張,有時又係另一方悲痛莫名。
 
有時企喺中間,我會一直諗,我到底可以點樣,將呢個裂縫拉返埋,令佢哋好似以前咁…睇到呢度嘅你哋,個口都已經講咗一句:
 
「你都低能,有咩可能?」
 
呢個評語,又真實、又沉重。
 
咁如果眼前情況我自己都控制唔到,我可以點做?我諗咗一段時間,最後隨住新聞不斷出現,我就發覺我跟本唔使諗,唔公平已經出現,我只要用我對眼,去分析去細聽,其實根本唔難發現,自己應該企喺邊一個位上面。
 
當我認為,一班賤種喺街上面拎住藤條亂咁打市民,執法嘅人唔係遲到就係轉身走,呢一幕咁嘅景象,沉重到我第一次為唔係切身嘅問題而失眠。
 
我唔係怕自己會係下一個俾人無差別襲擊嘅人,我係為已經發生咗嘅事而傷心;但更傷心,你會發現自己曾經認識嘅朋友入面,會將呢啲事評定做「抵死」。
 
呢一種二次打擊係最痛苦,傷口第一次破裂,永遠唔夠舊患加上新傷嘅痛苦咁透徹。你搵咗一百個原因,都解釋唔到,點解佢可以面不紅氣不喘咁講一句「抵死」?
 
好有違人性,好喪失理智,但慢慢我就知道,呢一種係圓謊。
 
好多人都清楚自己情況,亦都知道自己所需,就好似我哋坐住一間車直奔烏托邦,當我哋都滿心歡喜,以後要點享盡榮華富貴時,路中心有一隻牛行出嚟。
 
車速太快,停唔切;就算停得切,都可能會影響車上面嘅情況,宜家可以點做?所有人都開始諗…
 
「其實係隻牛啫」
「咁我都唔識佢嘅」
「睇落隻牛好似唔多健康,會唔會有病?」
「時間唔夠嘞」
 
當大家一齊考量到七七八八,道德線愈來愈低,你想打佢一鎚咁我踢多佢一腳都唔係好過份丫嘅時間,終於有人講一句:
 
「不如撞死佢。」
 
呢一句說話真係太好,全車人都高呼撞死隻牛,呢一隻係同大家唔認識嘅牛,係對我哋完全無影響嘅牛,只要架車夠快,一下撞開隻牛,大家就會繼續,向我哋嘅烏托邦進發。
 
呢一種想法,令到好多人搵唔到道理。只因為佢哋怕,只要唔小心執起呢個道理,就好似隻牛攔住架車咁,去唔到自己要去嘅地方,搵唔到自己想要嘅生活。
 
你只係一隻牛,就算你係一個人,只要我唔認識你,其實你死唔死,對我又有冇關係?
 
道德?有一車人陪我,至少有一車人同我同一標準,我有我嘅世界,你哋唔好阻住我。
 
我都唔識你,道理仲有咩用呀?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IG:sithoching

Read More
2019年08月03日

男人的Fantasy (二三八)悔婚的人

25550474_10213037197419657_5521004582030261248_n
 
網上資料圖片
 
朋友最近悔婚,結婚前兩日,單方面向所有人宣佈悔婚。
 
一時間,成個世界好似要爆炸咁,講完悔婚後嘅佢,買咗一張機票,飛咗去台灣。閂咗電話,唔上Facebook,只用一部舊電話偷偷地用微訊向我求救。
 
「阿姐,我點救你?你Book咗四十圍酒席,妳姨媽喺美國飛緊返嚟,妳仲一聲唔出飛咗去台灣。」
 
「我唔想嫁。」
 
「我宜家梗係知妳唔想嫁啦,但妳咁嘅處理方法,似唔想做人多啲,我驚妳阿媽斬死妳。」
 
佢叫阿Mi,一個我識咗十幾年嘅朋友,我哋唔係經常見面,但有意見時總會問吓大家。
 
「我唔想嫁…」阿Mi只係重覆呢句說話。
 
「點解唔想嫁?佢有第二個呀?」
 
「無……」
 
都未講完,Mi就開始喊。佢三十幾歲,男朋友行咗六年,差唔多係生仔臨界點,就喺佢差唔多完成要趕住完成嘅人生大事之前,佢喊住咁話唔嫁。
 
我未見過Mi喊,更何況係大喊。
 
佢喺電話入面喊咗好耐,期間我試圖插幾句咀:
 
「佢有第二個?」
 
「妳有第二個?」
 
「妳發現佢原來爭人好多錢?」
 
「佢老母唔中意妳?」
 
「佢玩Tinder俾妳發現咗?」
 
統統都估錯。
 
Mi話俾我知,就喺結婚前一個星期,佢哋兩個約好食晚飯。喺呢一餐晚飯入面,男朋友開始講兩個人結婚後嘅計劃,例如會先暫住奶奶屋企,跟住生仔,生仔頭幾年奶奶會幫手湊住小朋友,佢地跟住儲錢買樓,跟住好多跟住……
 
Mi一路聽,一路覺得好驚,點解自己曾經嚮往嘅人生路,放喺眼前呢一刻,佢會愈聽愈驚。
 
佢唔想,去到最尾一刻,佢覺得唔想。
唔想過呢啲日子,唔想因為時間緊逼而勉強自己去做;
佢唔想結婚,佢唔想再同呢個人一齊生活。
 
「點解會咁突然?」我問Mi
「乜唔想呢一樣嘢會有預告咩?」
 
Mi覺得無,但我認為有。
 
Mi認識呢個男朋友時剛好三十歲,同前一個行咗八年嘅男朋友分開後好快就同呢個一齊。Mi當時都有同我講,其實唔太中意呢個男朋友,我意識到都係水泡之類老生常談嘅事,就無再多講。後來又見佢同呢個水泡游吓游吓又一年,中間聽過Mi好想同好需要結婚,但男朋友又吊兒郎當,直到今次婚事,我唔知係男朋友突然唔清醒定係Mi突然清醒,反正Mi無端端記返起,呢個男朋友本來就唔係佢嘅最好選擇。
 
因為選擇錯,而勉強一齊;打算用一啲事〈例如婚事〉去鞏固大家關係,直到最後先知,最後一度門打開咗,以後就要用幾倍力氣先可以將呢度門閂返埋。
 
所以Mi承受唔到呢個壓力,佢覺得喺香港就嚟透唔到氣,每日都係親友打電話俾佢問東問西,每一個電話就好似提醒佢一次要回頭是岸,最後佢走到台灣。
 
佢知道男朋友無錯,除咗男朋友慣有嘅唔細心同吊兒郎當之外,佢無犯下大錯。犯錯嘅係Mi自己,開始錯一段感情,維繫錯一段關係。
 
係咪好熟悉?好似我哋曾經發生過嘅事一樣?
 
最後Mi返到香港,當住所有親戚面前,講出自己所想。Mi媽媽係性情中人,當眾打咗Mi兩巴,牙血都出埋嚟。
 
Mi話好痛,但見阿媽轉身離開間屋嗰刻佢覺得好開心,佢知道阿媽唔會阻止呢個決定。
 
Mi知道自己對唔住所有人,特別係佢男…前男朋友。佢開心,悔婚之後佢仲分埋手,打算去台灣過新生活,佢話今次唔會再亂咁揀,就算佢幾趕時間都好,唔會再因快得慢,浪費人生。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IG:sithoching

Read More
2019年07月27日

男人的Fantasy (二三七)第一次打交

download
 
網上資料圖片
 
細個住屋邨,特別怕事。我住喺屯門,當時係新發展市鎮,好多唔同嘅人。成期時,成日都聽到,呢一座有班黑社會好惡,嗰一座又有幾個差仔成日打人,細個成日都求神拜佛,唔好遇到呢班人,如果唔係就好麻煩。
 
無錯,係好麻煩。
 
後來有幾次落街玩,真係同朋友一齊遇到呢類人。輕則身上面嗰十幾廿蚊就俾人搶走,重則嘅俾人打幾巴。我份人比較滑頭,好少會打我,多數都係打最多口駁咀嗰幾個。
 
有一次我哋幾個朋友又準備落街玩,坐電梯落樓下前,我哋有幾句對話。
 
「又遇到班差仔咁點?」〈抱歉唔好鬧我種族歧視,當時對話的確係咁〉
 
「咪走囉。」
 
「走唔甩呢?上次阿明先俾佢打咗兩巴。」
 
「還手囉。」
 
「還手?好麻煩架。」
 
「麻煩?麻煩得過俾佢哋打完仲要搶走啲錢?」
 
最後呢句說話,係阿明講。阿明係一個俾我更怕事嘅人,個人生得高,但膽就生得細。班差仔打佢嗰日,我認為純粹係因為佢生得特別高,特別有威脅。阿明俾人打嗰日我哋無一個人敢幫佢,因為我哋都驚,唔知道還手之後會發生咩事。
 
直到阿明俾班人打咗兩巴,其實有兩個星期既星期六日,我哋都無見到佢出嚟玩,我知道佢嬲咗我哋。
 
阿明講完呢句說話之後,大家走入電梯。電梯入面大家都不發一言,感覺好尷尬,我特別想向阿明講聲對唔住,因為我上次無幫你出頭。
 
直到我哋喺球場踩單車,真係遇到之前班差仔。佢哋一行埋嚟就推阿明,我唔知邊度嚟嘅勇氣,大叫咗一聲:「喂,推咩呀?」嘩,我真係勇敢。
 
成班差仔圍住我,跟住就行埋嚟,有幾個仲食緊煙。
 
嘩,食煙呀,知唔知嗰個年代食煙係幾十惡不赦嘅事,佢哋一定係黑社會嘅重要人物嚟。
 
為首個差仔走埋我度,講都唔講就向我塊面打一拳,我向後一閃,但佢呢一拳都仲係打中我眼角。阿明見到即時上嚟幫我推開嗰個差仔,個差仔電光火石間跌喺我身邊,嗰一刻,我同佢好近距離,近到突然之間諗起之前佢對我哋嘅惡形惡相,我好嬲咁一鎚打落佢塊面度……
 
最後我哋一班人同班差仔,由被恰變成打交,今次都叫打出咗成績,大家都流住少少血咁走,真係有進步。離開之後,我哋一班人走咗去後樓梯,大家繪聲繪影咁講返頭先打交時情況,之前嘅尷尬一掃而空,換嚟嘅係愈來愈好嘅感情。
 
自從呢一次之後,我仲係唔太鍾意打交,但我已經變到唔抗拒打交。以前怕麻煩而會唔想打交,但後來先發現,呢個只係一個自己驚嘅藉口。每個人都要為自己返設一條底線,只要現實中有乜嘢越過咗呢條線,打一次交,先係避免麻煩嘅開始。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IG:sithoching

Read More
2019年07月19日

男人的Fantasy (二三六)再一次惡夢

mother son love
 
網上資料圖片
 
書展唔經唔覺已經開始,今年我有一本新作叫「孫悟空」,如果大家會到書展,可以到「藝文青」呢個出版社幫襯一吓,但書嘅內容,我就唔喺呢度多介紹,畢竟呢度唔係廣告燈箱。
 
最近家母患病,所以令到自己情緒都唔算太集中,媽媽六十有四,唔係年輕但絕對唔可以叫老,我覺得自己都仲係一個細路咁,所以一路都唔覺得阿媽會老。
 
但我哋唔覺得嘅事,多數都會嚟得好快、好急…
 
同好突然。
 
媽媽一直都有久咳嘅情況,因為佢有自己嘅信仰,所以求醫方面我一直都唔俾太多意見。直到佢嘅身體去到出現警號嗰一刻,我先醒覺原來唔係一件小事。
 
從來都無想像過,我要用輪椅推住一個虛弱嘅媽媽去醫院。因為身體太差,氣力不足,所以我要用輪椅將佢送到醫院。
 
去到時,醫院第一句已經問:「婆婆,身體有咩唔妥?」
 
嗰一刻我個腦好似有道光,閃去十一年前,我陪爸爸去醫院時,姑娘嗰一句無心嘅「伯伯」面前。十一年前我爸爸最後都係離開咗我,爸爸離開後,其實我好珍惜同媽媽相處。特別係後生時成日都會同佢嘈交,近年都可以叫做學識用「服務業嘅微笑」,去應付媽媽有時嘅攻勢。
 
而我仔仔一路成長,大家有好多回憶都係開心。一齊食飯,一齊去旅行,我嘅人生從來都唔算幸福,但呢十幾年,我同媽媽嘅相處已經彌補好多。
 
而且每次睇住佢將我寫嘅書放整齊,又或者係嚟我電影首映禮,我都知道,我應該多多少少都有令佢光榮過一刻。正因為係咁,今次媽媽嘅病,令我更加手足無措,完全唔知可以點做。
 
當年爸爸有病,我一直都覺得自己做得唔好。好多時性格使然,永遠做唔到一個好嘅決定,最後令自己好多後悔。所以今次媽媽生病,我已經準備好一個心情,去好好照顧佢。可能我呢個不孝子口中所謂嘅「好」都係別中嘅十份一,但至少自己都要知道應該點做。
 
呢一篇文章講得上文不成文,完全係一篇垃圾流水帳,因為我完全組織唔到,到底自己想講乜嘢。我只係想媽媽身體健康,陪住我同阿仔一直生活。
 
未來嘅事都要一切樂觀,明天一定會好好。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IG:sithochin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