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20日

男人的Fantasy (二四九)生死

2019_09_20_ Sit Menclub
 
網上資料圖片
 
香港呢三個月嘅抗爭氣氛,無論你會夢遊定係不問世事;係深黃或者泛藍,都總會受到一定嘅感染。呢種感染令你生活改變,令你作息改變,嚴重嘅可能令你嘅生命改變。
 
城市入面,好多人都慣性失眠,幾想瞓都瞓唔到;又有啲人好想瞓,但忙到唔夠時間瞓。而香港近來,一般都係「唔願瞓」,因為驚有好多突發嘅事會發生,好怕突然間有壞消息,更加好怕錯過好多好消息。
 
我都係「唔願瞓」嘅成員,呢三個月無天光都瞓唔到,好多時打開個電腦百無聊賴,我就會上網睇古怪嘅短片。
 
最後,我睇緊一啲引渡人往生嘅國內短片〈利申;經Youtube的〉。
 
話說國內一個地方,有一間佛教善終服務嘅佛院,好多重病嘅病人,都會喺人生最尾一段時間,俾家人送到去呢度,走人生最後一段。呢個佛院無咩特別醫療,平房幾間,大量佛法嘅經文同佛畫,病人走入自己嘅房,每日就係俾一班善眾圍住你唸經,近距離俾一張佛畫你睇,耳邊不停同你講,快啲去極樂,唔使牽掛之類。
 
整個過程可能係幾星期,有啲可能係幾個月,佢哋會將整個過程都拍低,片段入面會見到位病人由精神飽滿,可能鏡頭一跳之後已經係十日之後,身體已經變得明顯地瘦,再一轉又可能係「往生前六小時」,下一鏡,多數已經會係離世之後。
 
起初時,我會為片入面無時無刻有一班人圍住一位病人叫佢快啲往生而煩悶,覺得如果我係呢位病人一定會唔多快樂,但慢慢我睇過好多條片,好多片入面嘅病人,都喺愈接近死亡時,愈多笑容,又或者係愈誠心唸經。
 
佢哋唔係因為害怕死亡而唸,而係每一日都有一大班人陪住自己,覺得快樂而唸;又每一日聽到呢一班未死過嘅人講死後極樂有幾好,好多位病人都異口同聲地表示:「我真係好想快啲去極樂」……
 
不可思議。
 
然後好多位病人死後,善眾都會為佢換上衣服,再唸經二十四小時。整整一日後,佢哋會屈曲瞓喺床上面呢位先人嘅手腳,嚟顯示佢身體無一般凡人死後嘅僵硬,反而係柔軟有致,好似未過身一樣有彈性。
 
而好多家人呢個時侯都會依住善眾指示去摸一摸人嘅頭頂,好多個都會帶住微笑點頭,呢一種微笑令人心痛,又令人覺得安慰。
 
善眾表示,被佛帶走修道嘅先人,全身點樣冰冷,頭頂依然有一股熱流。家屬感應到呢一股熱流,所有人都會滿意快樂咁離開,陪住親人走嘅最後一段路,完美得令人感動。
 
好多人覺得呢一班病人點解要咁快放棄,走去唔係自己生活嘅地方,過人生最後一段路。但每一個人,生難計死難定,可以控制得到生命入面嘅事,真係寥寥無幾,只要覺得值得,生死只係長短問題,意義先係我哋追求嘅真正目標。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IG:sithoching

Read More
2019年09月13日

男人的Fantasy (二四八)日本足球

2019_09_13_Sit menclub
 
網上資料圖片
 
今日,突然想講吓足球,而且仲要係日本足球。
 
九十年代,日本聯賽比起而家受歡迎,因為好多啱啱退出國家隊嘅世界級國腳都會去到嗰度搵食,情況同而家嘅澳洲卡塔爾同中超之類聯賽都幾似,因為當時去得日本搵食嘅球星,好多都返唔到主流聯賽。
 
當中出名嘅有幾位:
 
史杜高域,﹝八鯨﹞:南斯拉夫近代球王,佢當年仲可以一邊喺日本搵食一邊踢國家隊,可以壓得住效力世界勁旅AC米蘭嘅沙維斯域著國家隊十號,就知佢有幾勁。
 
米高勞特立﹝神戶﹞:第二個異數,1998年幫丹麥打世界盃嗰時佢都係喺日本搵緊食,佢同佢細佬白賴仁勞特納喺法國世界盃上面嘅表現,應該係直到而家為止,丹麥隊喺世界盃上最亮麗嘅一頁。
 
鄧加﹝磐田﹞:94、98年世界盃巴西隊隊長,巴西防守足球典範,不過踢波就叻,教波就麻麻。
 
佐真奴﹝鹿島﹞:94年巴西隊世界盃正選。
 
巴治禾﹝紅鑽﹞:90年德國隊正選世界盃。
 
不過勁人入面點都會有啲特別耀眼,當年有一個球員喺94年世界盃16強比賽入面打爆咗美國隊拉莫斯頭骨之後紅牌出場,就好落魄咁去到日本嘅鹿島搵食,以佢當時25歲嘅年紀嚟講,好多人都以為佢好快收皮。
 
點知呢一位94年巴西隊同白蘭高爭左後衛嘅球員,去到日本之後著起件十號,喺鹿島擔起指揮官嘅角色。嗰一年嘅鹿島嬴咗咩我唔記得,只係記得非常主攻非常好睇,呢位球員對橫濱飛翼仲入過一球金球。
 
佢一個人喺禁區入面挑過對方五個球員再射入,呢一球亦成為咗當年播精華時必睇嘅片段之一。
 
後來佢效力鹿島一年,就令人驚喜地重返歐洲球壇去咗聖日耳門,當年聖日耳門仲未好似而家咁係一隊豪門,但重返歐洲聯賽,已經令人非常意外。最後更加盟米蘭,成為克羅地亞球皇波班正選位置主要競爭對手。
 
收山後佢教過米蘭雙雄,最後返咗去聖日耳門做總監,整個足球生涯都似係驚喜百出,但睇真啲原來又係有跡可尋。
 
巴西人嚟講佢個樣拍得住卡卡,佢亦擁有一個明星嘅名,佢叫李安納度。
 
P.S.後來有一個叫侯克嘅變型俠醫,都好似李安納度嘅足跡一樣,由日本,再走返去歐洲最高賽事競技。
 
今日見到亞洲好多國家都擁有水平唔錯嘅聯賽,更加開始大量招攬唔同國籍嘅球員成為本土國家隊隊員,但比起其他國家早行二十年嘅日本聯賽,反而有一種英雄遲暮嘅感覺,同昔日一出到亞洲比賽就橫掃嘅表現相比,仍然有一段好大嘅距離。
 
可能世界就係咁樣,合久必分之外,仲會盛極必衰,希望有生之年可以見返呢個童年足球回憶嘅地方,可以重上高峰,上演一幕「衰極重盛」嘅好戲俾我呢個老球迷還個心願。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IG:sithoching

Read More
2019年09月09日

男人的Fantasy (二四七)黑白

hk black and white
網上資料圖片
 
香港呢三個月一役,徹底改變咗好多人嘅路。就係「黑白」呢個問題,令好多家庭破裂、友情不再甚至交惡、反目。
 
好多小朋友稚氣未除就拎起「爭取」嘅旗幟,本來只有玩同瞓嘅暑假,最後變成紅色嘅回憶。
 
好多人都會問,點算?香港會點算,我哋又會點算?
 
的確,呢三個月,連我自己都睇清楚好多人嘅道德線同底牌,有啲人口裡中立,其實眼界入面都係立場,呢一種人嚟得更討厭,因為「中立」係佢哋喺呢個風風火火年代入面依然捍衛住嘅假面具,兩邊各有各打就最好,你哋可以搵我做朋友,適當時我先會表少少態,而且仲係限量發售。
 
有好多人咬牙切齒,大叫:「搞還搞,唔好搞到人搵食丫嘛。」
 
我經常都話佢哋講得無錯,呢個只係眼界嘅問題,佢依然關心緊未來一個星期嘅事,而一班仲未成年嘅朋友,佢哋講緊係十年甚至係二十年嘅事。回頭一諗,多數大叫「搵食至上」嘅朋友都比我年紀大,我今年四十歲,如果睡眠時間唔夠,過多十年八年,都可以準備做「銀髮族」嘅行列。
 
所以我明白,唔係唔想望遠啲,係佢哋連自己條命都望唔遠,仲點望香港嘅將來可以望得更遠,可悲又可憐。
 
呢個根本係一個租約嘅問題,一份協議五十年,講到明每年加幅,你哋住喺呢度可以馬照跑舞照跳,但過吓一年過吓又一年,平時冷氣機壞咗又唔肯整,天花漏水你又話唔關你事,仲成日嚟我度自出自入,門都唔叩一次。
 
如是者過咗廿年都忍你,突然間有一日話要大幅加租,如果唔肯就入嚟打我。我明白屋係你,過多三十年都係要還,但合約就係合約,如果你呢份合約唔履行,支持佢嘅人,係咪同意世界上所有合約都唔成立?
 
我係一個生意人,從來都尊重合約,我只係覺得白紙黑字,寫好嘅事就要做好,唔係持住呢十幾年食得大隻咗少少,就衝門入嚟想見人就打,言不通名不順。
 
但呢個時間你會發現屋企有其他人,一直同你講加比佢啦,轉個頭你先知道原來呢個包租公嘅世界先係你呢個原本家人嘅嚮往,佢哋為咗自己心目中嘅「往外跑」,望住你講黑嘅嘢係白色,被斬嘅人唔夠一部受破壞嘅機器咁重要,隨街有人襲擊平民係唔夠返唔到工咁嚴重,你唔需要勸佢哋,佢哋都知道情況,只係揀咗,永遠都唔會講,因為棍仲未打到佢哋身上。
 
其實包租公嘅世界,好多人只係心入面自己嚮往,其實根本沾唔上邊。但本來擁有嘅家人,就因為呢件事而永遠割裂,直到其中一方百年歸老,又或者直到其中一方好似二戰時嘅日本兵一樣,突然發現,自己曾經為名利,對自己嘅家園,做過一啲乜嘢錯事。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IG:sithoching

Read More
2019年08月30日

男人的Fantasy (二四六)無網

call2
 
圖片來源:夠pop
 
「你有咩就call我啦,你寫低咗我新call機number未?」
 
「得喇,到時call你。」
 
趕住出門口嘅我,好快咁收咗我女朋友線,無辦法啦,我趕住拎份申請表去旺角,如果今日趕唔切,我就趕唔切參加個足球班交流,聽講有現役球星出席,不過上次收音機講嗰時我聽得唔清楚,一陣去到再問一問嗰度嘅人先。
 
頂你個肺,架巴士又遲,好在今日唔係好熱,啱啱打過電話去天文台,話今日29度,七月頭嘅天氣29度,可以接受啦,不過巴士可唔可以快少少嚟,係唔係要我打27454466去投訴?不過九巴呢個電話服務都算唔錯,上次我搵路,打電話上去叫佢Fax個路線圖俾我,都好快幫我搞掂,一個電話做到晒所有嘢,唔錯唔錯。
 
坐巴士係我平日最中意嘅節目,坐喺一架非常好風嘅巴士上面,沿途欣賞屯門公路嘅風景,望吓望吓就會瞓著。我話俾大家知,巴士瞓覺係最舒服嘅享受,如果無過站嘅話,哈哈。
 
不過今日我就有啲重要事做,因為一陣交完表格要搵女朋友食飯,而佢同我講,食飯前想睇返套戲,好在上車前我買咗份報紙,可以打開娛樂版入面,望一望有邊間戲院會上映女朋友想睇嗰一套戲先。
 
咦咦咦係喎,尋晚英超賽果我仲未睇,老死立仔仲打電話俾我叫我開有線睇波,但係老豆同阿媽睇緊無線個節目,搞到我不知幾無癮,原來咁大比數,早知打電話俾立仔,去佢屋企度睇啦。
 
諗吓諗吓,又到站要落車,我即時跑住去交表格,跑跑吓call機突然響,我女朋友做咩咁早就到,我仲未搞掂呀。我一望個call機:
 
「媽咪:今晚回來吃飯嗎?」
 
嚇死我,仲以為我遲到。我三步當兩步咁跑,終於都跑到交表格嘅地方,交完表格後,我再望到牆上面有關呢個次交流班嘅海報,原來真係有球星,仲要係我嘅偶像山度士,對上一次見佢已經係入去旺角場睇波,如果可以同佢近距離影張相,咁我就開心喇。
 
交完表格,我即時行入7仔涼涼冷氣,仲換咗兩個一蚊打電話。
 
「請問貴姓搵陳生?」
 
「機主覆機,密碼981276345。」
 
「媽咪call你,問你返唔返屋企食飯。」
 
「媽咪再call我,話佢知我唔返屋企食,夜晚返去買糖水俾佢。」
 
「無問題機主仲有冇其他?」
 
「女朋友如果call我,同佢講我喺旺角信和門口等佢,唔該哂。」
 
「無問題,覆一次女朋友call,同佢講機主喺旺角信和門口等佢。」
 
「係唔該你。」
 
覆完機,行咗兩步,見仲有一蚊,我再行返轉頭打多個電話返屋企:
 
「喂,阿媽呀,我今晚唔返嚟食飯呀,我去睇戲,今晚返嚟買糖水俾你同老豆,綠豆沙好唔好………仲有呀,叫老豆幫我錄九點半明珠台,係呀,重做星球大戰,我上次錄嗰盒俾老豆唔小心用咗嚟錄馬,好啦唔該阿媽……」
 
我曾經嘅無網世界就係咁快樂,驚你呀?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IG:sithoching

Read More
2019年08月26日

男人的Fantasy (二四五)我家

2019_08_26_Sit MenClub
 
圖片來源:STD
 
唔知係我唔本事,定係我太怕改變。咁多年嚟,無論我自己嘅人生高定低,又或者係香港好定唔好,我都無諗過移民。我想像唔到自己去到另一個地方,放棄晒多年來建立嘅人同回憶,去到一個我覺得生命會安好嘅地方,我會點樣過生活。
 
我係一個喺香港屋邨長大嘅男人。
 
成日都覺得自己好幸運,我趕得上七十年代最尾一班車,懂事期剛好係香港最盛世嘅時刻,每晚歡樂今宵開開心心過一晚,喺九龍城見過飛機喺頭頂飛過,去過青龍水上樂園,叫衛奕信做港督,最後睇住香港回歸中國。
 
香港回歸嗰晚,我同阿爸用咗好多盒錄影帶去記載呢一件未必個個人有機會見證嘅大事,我仲記得自己係聽住林海峰嘅「彭小姐」去望住呢個世紀時刻,睇住肥彭個二女上船,我覺得自己對未來充滿好奇,無錯我係一個幾無前瞻嘅男人,我永遠唔會太快驚人哋驚嘅事,因為我本來就覺得,所有事會發生就會發生。
 
雖然呢二十二年,香港一日比一日改變,以一個香港人嚟講,呢個改變絕對係差,好多身邊嘅朋友都話要走,呢個諗法令我諗到,我十歲左右時,香港都曾經因為九七而有過一段移民潮。
 
最後好多人走完又返,九七後返完又走,佢哋帶住「邊度好就去邊度」嘅心態,我唔反對呢種諗法,良禽又好劣禽都好,反正世界上所有生物都係擇木而棲,只係我做唔到,因為其他地方俾唔到香港「家」嘅感覺我。
 
由我呱呱落地一刻開始,我都好嚮往「家」俾我嘅安全感,以前無論去邊度,去幾耐,只要一踏足香港,無論發生咩事,個人都會定好多,安心好多。
 
就算呢個家一直改變,變到唔似我哋心目中嘅好,我都唔願意揀離開,去到另一個地方,唔快樂咁生活。
 
眼前係好多問題,但我哋仍然有同伴,呢幾個大家嘅成長,仲有香港人遺失咗好耐嘅香港心,都喺苦難入面慢慢體現。我哋都會有難過嘅時候,但同時都有感動嘅一瞬,我驚嘆你嘅勇敢,你多謝我嘅關心。
 
同舟人,誓相隨。
 
呢段說話只代表我,唔需要人同意。
 
我哋都要加油。
 
薛可正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sithoching
IG:sithochin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