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04

《還是覺得你最好》

我叫阿強,茶餐廳伙計。

大早起身,循例先檢查Facebook各美少女最新圖片,可惜今日我既Facebook竟然比一隻膠鴨瘋狂咁洗我版。

「痴線,都唔知有乜咁得意。」我將電話掟落床,然後準備梳洗返工。

落到街,我習慣咁行去文記買我食左二十幾年既蛋治做早餐,去到既時候文記竟然冇開門做生意,我再望望閘上面既告示,先知道禽日原來已經係文記最後一晚做生意,原因?
⋯⋯
咪就係文記又做左最新一位領匯加租兇器下既受害者囉,我好似失望既小賓女咁企喺文記既大閘前,嘆左一口大氣就離開,因為我趕唔到呢一班巴士就會遲到,勤工獎又會同我講拜拜。

趕到巴士,望一望個價錢牌,

「點解又貴左六毫子既?」我天真咁問

「係呀,加左價丫嘛。」巴士司機用一個最侮辱我智商既答案去答我

「哦,原來係咁。」我無奈,只可以交出我既八達通任由宰割,因為我根本冇得選擇,我唯一可以選擇既就係快手小小俾完車費再極速去揀個靚位訓覺。

喺我幸運咁揀到個靚位並就快訓到好似入左深切治療既同時,車突然停左,司機伸出個龜頭講出一句非常恐怖既說話:

「壞車呀!」

就係咁,我地全車人落左馬路等下一班車既出現,但上班繁忙時間,又有幾多車有空位可以俾我地上呢?最後我等左三十五分鐘先上到一架逼到好似沙甸魚咁既車,當我塊面貼住車門玻璃好似富貴逼人入面果個董驃既同時,我口入面只有一句說話:

「仆你個街價你又識加,仆你個街價你又識加,仆你個街價….」

返到公司,老闆黑哂口面,我當然立即做嘢,點知老闆叫我入廚房洗碗。

「老闆我嚟做伙記樓面架喎。」

「有乜辦法?最低工資愈搞愈低能,有人冇工做就有工冇人做,特別係我地飲食業連請個洗碗都請唔到,最低工資實施左,走左成大班人去做保安果啲又有冷氣唔使點做既工,剩低果班阿姐知自己吃香呀,個個唔做長工同你打遊擊,邊度人工高就去果度做三幾日,你知唔知我出到五十蚊一個鐘都冇人洗?

而家冇人洗,唔通我洗呀?快啲入去洗啦!」

我無奈,但生活逼人,我幾唔鐘意都要去洗,好辛苦咁去到下晝終於可以食Lunch,打開個電話睇,見到立法局有人動議捐一億大陸赈災,仆你個街阿爺大把錢,你俾十蚊李嘉誠托咩,拎返嚟派俾香港人好過啦。

食飯時,望住舖頭既電視講緊碼頭工人罷工,老闆一邊睇一邊搖搖頭:

「呢班搞屎棍,唔想做就唔Q好做囉,又冇人逼你,而家工又唔開阻住哂個地球轉,我挑!」老闆係典型商家佬,從來唔識諗打工仔既諗法,本來我想出聲同佢討論下呢一樣嘢,但我知唔會有結果,不如留番啖氣一陣入去洗碗。

就喺我食緊我果一盒星洲米走蝦既午餐同時,我突然聞到一陣好強烈既味,係屎味。

我轉身一睇,仆你個街原來我隔離枱果對強國夫妻,用張報紙放喺地下俾佢果個好似三歲咁上下年紀既小朋友屙屎。我幾時都話強國人係自強不息,做人永遠唔會退步,以前喺公園屙,而家大膽到去人地餐廳入面屙,佢地完全唔會理其他人到底會唔會俾佢地影響到。

「先生,大便到入面吧。」曾經沉過一條江西妹船既我,國語絕對冇問題

「先生你說什麼?」仆街扮傻?

「我說….先生,叫你的小朋友大便到入面吧。」我好霸氣咁指指廁所,因為我唔知旁邊有冇人會錄起呢段嘢放上Youtube,所以一定要型左先。

「先生,不如你講廣州話啦,我地廣州人嚟。」屌你識講白話就早響啦。

「我話你地小朋友要屙屎就入入面廁所啦,呢度人地食嘢架。」

「你喺枱食,佢喺地下屙,冇問題呀,你地香港人真係小小包容既心都冇,唔係我地大陸,你地唔好話屙,就連屎都冇得食呀。」

我無語,最後件事由老闆調停,我又繼續走返入去洗碗。

放工,好辛苦先捱到放工,放工之前,老闆突然拎住一張支票俾我。

「阿強,呢度你今個月既人工,你聽日唔使返工喇。」

「下?點解呀老闆?」

「唔係你做得唔好,係呢間舖既業主將間舖賣左俾大陸佬,大陸佬唔租俾我地,我都係做埋呢三日就唔做架喇。」

「哦…………..」

離開舖頭,我漫無目的咁周圍行,失業既壓力令我突然間多左好多煩惱,突然一陣涼風吹過,我著涼左一下,唔受控制咁打左一個「乞痴」,咁啱前面有一個中年女人經過,俾我兜口兜面咁打中….

「仆你個街你打「乞痴」就擰塊面去一邊啦,而家分分鐘有新Sars,就係你呢類冇公德心既賤人搞到傳染得咁快,知唔知好易死人架?你有冇屋企人呀?你冇我有呀仆街…….(*@(&#&*#)(*()#*()」

我就係咁原地俾佢鬧左我五分鐘,但我冇還口,因為由佢眼神入面我真係感受到,佢係真心覺得我呢個「乞痴」入面係帶有H7N9既細菌,佢先會有咁既狂態。

始終,十年前果場Sars對香港人影響實在太深。

俾阿姐鬧完,經過百老匯,見到電視入面既新聞講緊立法局拉布既情況,我旁邊既伯伯一見到就大叫:

「又係呢三隻死人仔,次次都出嚟搞亂檔搞到人收唔工,拉布拉布,拉柴去啦仆街死人仔。」

「阿伯,又唔係咁講呀,佢地都係幫我地香港人作出訴求之嘛。」一個年青人非常好禮貌咁向阿伯搭訕

「我訴你老母,當想年打仗,如果俾我見到呢幾個死人仔我就一槍打撚瓜佢地,唔使佢地喺度阻住個地球轉…」

「阿伯你唔使郁下就講人老母下?」

我離開,冇再聽落去,因為我覺得呢個地方真係太嘈。

最後我坐火車返屋企,落車果時聽到好大聲既抗議,我睇睇,原來又係果班反水貨客既組織,佢地講就兇狠既作風我已經見識過,多數班水貨佬如果襯佢地人少果時大聲兇佢地兩句,佢地就會作鳥獸散,但其實佢地咁樣嘈已經維持左一段時間…

好唔容易咁返到屋企,阿媽知道我失業之後又開始哦我,話屋企想買樓,但首期儲極都儲唔夠,而家我失埋業,即係有排都唔使買樓…

我頂唔順阿媽既音波功,走返入房,打開部電腦,呢一刻終於可以正式停止今日既所有煩惱。

我再打開Facebook,見到我女神放果張鴨仔相,我欣賞左一陣,先發覺

鴨仔,原來都係你最好睇。

 

DUCK

COMMENT